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艳娘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父亲是个爱“玩”的人,所以这个新娘必定是爱漂亮型的美女,但事实就是如此,她的一言一行,总之她的举止一切都很有女人味,而且非常理智。她的黑发不长不短,光亮而充满光泽。她的一身冰肌玉肤,白澈如云。眼睛是丹凤眼型而非常热情似的。她那种美丽,愈看愈有深度,扣人心弦。

 
芳彦甚至在刹那间吃了父亲的醋。后来听说,她原来是电影明星。后来由于在演艺界并不很适合,后来干脆就宣布退休了。父亲是由同样属于名贵汽车玩作的电视公司的一个制作人。当时父亲对芳子,竟然一见钟情,立即展开猛攻,硬是把她追到手。
 
芳子今年才二十九岁,与芳彦的父亲结婚之后更加妩媚。看了一下那部红色的进口车,穿过后院,到里面去了。他在与事物所同样的建地内,看到了有屋顶屋瓦的潇洒的二楼建筑。
 
他想:“既然来了,顺便看看阿姨再走。”走过院子时,看到那儿晒着一些衣物。那里面有白色的乳罩、三角裤,还有一些粉红色、黑色的内衣。他的一颗心怦怦跳起来。
 
   “原来这些都是阿姨的...”他想伸出手去,摸摸那黑色的三角裤。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突然完全清醒了。
 
   “不行!我这个人怎么搞的?”走到了后面的边门,那边门都是半开着,她可能到邻近地方去买些东西。
 
   “阿姨在家吗?没在吗?...我是芳彦。我要上来了。”他一面喊着,一面脱鞋上去。可是没人回答。屋子很大,可能即使有人在,也不一定听得到。走进长长的走廊,走了几步,却微微听到了一点有人说话的声音。于是他窥探了一下客厅;却看到阿姨芳子,背对着这门外.在电话里不知与谁在聊天..
 
   “...那不行。唉...请别这么说...”芳彦听到与往常大不相同,话里还带有些媚气?这到底又是为什么?对方到底是谁呢?芳彦感到自己忽然产生一种不该有的**,本来他对这位年轻的阿姨,也就是自己的阿姨,印像很好而自然抱着好感,却从末意识到她为自己的性的对象。可是刚才在院子后面的晒衣架上,看到许多阿姨的内衣裤的时候,却突然产生了不该有的非份之想——非份之**。
 
现在看到阿姨,又好似与她从前的男友什么的在聊天,他又难免勾起了一种非份的冲动。芳彦竟然感到自己长裤下面股间跨下的那根肉棒,又像刚才在晒衣架下面时那样,忽然膨胀起来,压也压不住了。芳彦不免重新看看穿着一袭紧身黑色洋装,简直令人流涎三尺似的她那一身美妙身材。一方面他将偷窥到她的半裸模样,因而感到有点怪怪的;另一方面他也感到兴奋非常,兴奋的是或许他能就近看到她的裸体。她万万不知道芳彦躲在窗帘后面,面对着芳彦,脱掉了洋装,她先露出了肩膀...。他的肉棒子开始作怪!
 
现在已经是一柱擎天...被长裤挡住而已。她的双乳耸起,清楚可见,只有一双乳罩遮住而已。她看来瘦瘦的,脱掉外衣,方知她有一身好身材,他贪婪地尽收眼底。现在她外面只剩下一袭衬衣而已。
 
   “喔!我的阿姨啊!你好性感哦...”芳彦心里念着。他注意到了她有一双丰满又修长的玉腿,还有漂亮、肥美的屁股耸起。她收拾了洋装,开始脱掉乳罩。芳彦受不了,咽下了一口口水。记得是在那天夜里,芳彦洗完了澡,走过阿姨的房间。突然!
 
   “嗯,嗯”传来了阿姨的**声。芳彦本来以为是阿姨生病了,想进去安慰,然而又传来了一声:
 
   “你今天的鸡巴特别大我可要好好的舒服一下了。”芳彦本能的把伸出的手,收了回来,好奇的往门缝望去。
 
   “啊!”芳彦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音来。只见阿姨脱得精光光的,一对肥奶在颤,跪伏在床上,手上握着一根又粗又硬的大鸡巴在抽动着,抽得那根大鸡巴青筋暴涨。黑黑的大龟头,真有小鸡蛋那么大。父亲,阿姨的并头,仰卧在床上,一只手止在挖阿姨的穴。只儿阿姨肥大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像是很舒服的样子。
 
接着父亲便把阿姨一拉,睡倒在床上,阿姨自动的把两腿打开,急叫道:“快,快肉我的穴吧,芳子快痒死了。”只见那父亲一翻身,便压了上去,用手握着那根大鸡巴,对准穴口,便用力的往里顶,直抵花心。
 
   “哼嗯,好!好!我乐死了,嗯...嗯...”阿姨舒服的浪哼叫着。那父亲是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的肉着署阿姨的穴。而阿姨却舒服的咪着眼睛,春风满面的淫哼着:
 
   “——使劲——用力——的插,我快舒服死了。”那父亲果真似雷雨交加般,又狠又快的猛抽着。“嗯,哼,大鸡巴肉死我了,再深一点。”阿姨真的丢了,她全身颤抖的浪哼着。她大声地叫了出来。
 
   “快!快来啊!”一声划破天际般的尖叫后,她突然到达了**。他知道女人可以达到好几次**,他站起身,走到她的脚跟部位,将她的双足扛放在肩膀。此时,他目光所及,阿姨的阴户整个暴露在他跟前。他不禁咽了一下囗水。
 
阿姨知道女人最隐密的部分,正彼他一览无遗。
 
   “不要看!请你不要看!”但是由于双足被对方紧紧抱着,扛在肩上,她一点办法也没有。他用舌尖拨开两枚花瓣,交互地吸吮着蜜汁。偶而,用牙齿轻轻咬着,用舌尖抚弄阴核,来回地仔细舐过。
 
   “不要!太肮脏了呀!”她不停地叫着,想阻止他这么做。阿姨自为人妇后,从来没被男人这么做过,包括那位平凡的丈夫。父亲仍旧自顾自地用口含住阴核,舌尖灵巧地来回反覆舔舐。甚至深入内层,啜饮着她分泌的爱液。因为父亲的尽情爱抚,她初次有了爱情的体会。对于那么肮脏的小穴,他什么也不说的,只是用舌尖轻舐,用力吸吮花瓣间的蜜汁。
 
别人从来不做的事,父亲默默地为她做了,这么想着的她,第一次感受父亲对她的无限爱意,由于父亲持续不断地抚弄阴道,身体受到刺激,体内的淫液一直流泻出来。
 
她不克自制地抬起腰部,将裂开的花瓣对准男人的人中伸去。他毫不在乎张口啜吸着流溢出来的爱液,前庭润滑的蜜汁几乎被他吸光了。父亲啜饮爱液发出“啧!啧!”的声音,阿姨的阴户也发出“咻!咻!”流泻蜜汁的声音应和着,而且,在她咬紧牙关的口中,断续地喊出:
 
   “怎么会这样?我受不了了!”她左右手紧紧抓住床单,后背几乎拱成弓型地挺了起来。同时,头用力向后一仰。
 
父亲知道她又到达**顶端。他用二根手指,拨开润湿的花瓣,缓缓的伸进阴道口搅弄,舌尖不住地舔舐阴核。又是一次**。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知道自己被一次又一次袭卷而来的欲潮淹没。
 
好几次,她茫然不知所措的大叫,悲鸣的**声断断续续,双手朝空中乱抓。“进来吧!快进来吧!”她谦卑地要求着。
 
父亲抬高扛在双肩的腿,立起上半身,将旱已膨胀红黑发亮的肉棒,一鼓作气往裂缝中的小穴贯穿进去。龟头直捣子宫,她嘶喊道:“太爽了!”
 
他将肉棒紧紧插入阴道内部,腰部开始以圆圈似动作慢慢回转。澎胀的男根,插入深处,前端几乎到达子宫里面。
 
她紧闭着双眼,粉面涨的腓红,头部急速的向左右摇摆。父亲将腰部动作时大时小地回转,一只手顺着浑圆的**揉捏,另一只手不停地摸抚着阴核。她大声呐喊。“不行!我快死了!”说着,头部又向后用力一仰。
 
他开始用力抽送,他的抽送动作,和丈夫和男抽送的动作比起来,更胜一筹。腰部迥转时大时小,拨开肉璧,改变抽送速度及进攻角度.逼便她到达**的顶端。她迷乱地将头用力左右摇摆,一次次地尝到绝顶的性**。父亲虽然已有五十几岁,但是性能力相当惊人,甚至还有令人膛目的持久力。
 
他将阿姨的身躯转到背后,从后面插进去。阿姨从来没有过这种经验,初次体会奇怪的性交体验,令她成为一个爱欲下发狂的女人。他在她后面,双手横抱着她的身体,继绩作活塞抽送动作,右手伸向前去,揉搓丰满的**及硬挺的乳头。她伏着身躯,头部上下摆动,口中一直发出愉悦的**声。男根直达子宫,男人的下腹部紧贴着她的膣口,插进又伸出的龟头舞弄着阴核上的?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妈妈快要射出来 下一篇:性**陷阱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