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神秘面具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序章

 
被穿上白色拘束衣的男人,被如摔角选手般的巨汉架着,关进了一间有灰色墙壁,周围宽十公尺,窗户紧闭的方形房间。男人被带到这设施中,才不过几天而已。
 
房间中央的桌前,一个穿西装而约四十五岁,前发微白,梳理整齐的男人,以警戒的眼神凝视着穿拘束衣的男人,问:“你叫汤姆吧?”
 
穿拘束衣的男人畏惧地点点头。
 
   “不用那么紧张...放轻松一点。”
 
   “你这么说,是想继续拷问我吧?”穿拘束衣的男人并不看那人,背倚着门,又问:“你还要做什么?”
 
   “没什么...并不想对你怎样,只是想问你一些事。”
 
   “什么事...?”
 
   “嗯...你在宇宙船中的所见所闻,还有,所做的事情,好好地给我想一想吧!”
 
   “即然要问话,在房间就可以,为何带我到这种地方?”
 
   “在这里不会被偷听呀。咦...?窃听可是你最拿手的技俩喔!”
 
那男人轻蔑地笑笑,穿拘束衣的男人畏惧地将视线投向地上。
 
   “你是警察吗?”
 
   “不...这样想也不要紧,你愿意合作的话,大家都方便。不愿意的话,我也不用再说什么。”
 
男人说完便站起来,穿拘束衣的男人急忙阻止说:“帮你的话,我有什么报酬?”
 
穿西装的男人又坐了下来,胜利似地回望着:“让你见你最想见的人吧!让她们做你的主治医师,你接受治疗就好了。”
 
   “这样的话,我答应。”
 
   “这不是强迫,要看你自己的意愿。”
 
穿西装的男人取出口香糖吃着,模样似乎在问那男人:“要吃吗?”
 
   “这个设施内,是禁止吸烟的。像我这种老烟枪,简直是受不了...”穿西装的男人,自嘲地说。
 
穿拘束衣的男人走近桌旁,用腿拉过一张椅子,在穿西装男人的正面坐下。穿西装的男人将口香糖丢进他嘴里,他用力咀嚼着,享受久未品尝的香甜芬芳。
 
穿西装的男人望了望表,说:“你决定怎样?”
 
   “真的让我见她们?”
 
   “当然!”
 
穿拘束衣的男子,绝望地叹了口气:“要从哪里说起呢?”
 
   “从你记得部份开始吧!”
 
穿西装的男人从口袋取出小型录音机,放在那男人面前:“我需要全程录音,你不介意吧?”
 
穿拘束衣的男人点了点头,吐出嚼烂的口香糖,搜寻着遥远记忆似地说:“那男人醒来时,我们在他的脑内,寻找着自己的所在...”
 
第一章 亚当斯
 
朦胧的意识底层,是一片鲜红。鲜红色渐渐变成刺眼的闪光,在脑中激荡着。之后就化为黑色的块状,向四方飞散而去。即使知道是作梦,也觉得是无比恐怖的现实。
 
忽然想起:小时候,和父亲去海边玩的情景。从岩壁深出身子凝视水面时,突然,一个不知名生物从海中窜了出来。虽然只是普通的鱼类,他却惊吓地逃到父亲身边,紧抓着他的腿不放。
 
之后的数日,在黑暗中就感到...那生物化为苏醒的僵尸,向他袭来,而一整晚不敢关灯入睡。现在为何会想起:这些遗忘了十几年的记忆...?
 
在梦中也感到:那不知名的生物,在孺动的情景。想赶快从这恶梦中醒来,但,妖异的梦境却不断地出现。
 
   “喂、他好像醒了呢!”最早注意到患者的变化的雪莉,对另外两人说。
 
   “是麻醉药退去的时间呀!”艾丽莎盯着医疗用电脑,头也不回地答。
 
在墙边整理医药品的青叶,兴奋和不安地望望床上的病患。
 
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
 
   “晤唔...啊...?这里是...?”男人模糊不清地说。
 
   “还不要起来比较好喔!”青叶走到病床旁,亲切地对患者微笑说。
 
雪莉将他手腕上的点滴针拔出,覆盖上脱脂棉。
 
艾丽莎检查了电脑资料,转过身说:“身体机能没什么异常,恢复情况良好。”
 
雪莉和青叶露出安心表情,将男人胸部、额头及太阳穴上的电线熟练地除去。
 
男人疑惑地问:“你、你们是...?”
 
他望着那三个女孩,想下床时,被雪莉轻轻地阻止了...
 
   “麻醉药还没完全退去,你现在还不能起来喔...”
 
你们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晤晤...头好痛!”
 
男人痛苦地靠在枕头上,双手紧按着太阳穴。艾丽莎走到了病床前。
 
   “先对你说明好了!”她以平稳的口吻说着,似乎是这里的领导者。
 
男人盯着艾丽莎,表情像在催促她。
 
   “这里是病房,你知道吧?”
 
看到床旁的点滴瓶,和各种医疗仪器,男人点了点头。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送到这个病房吗?”
 
   “嗯...我...”
 
男人痛苦地扭曲了脸孔。他皱起了眉,沉思了一会儿,表情更加阴暗。
 
   “不行...什么也想不起来...”他放弃似地叹着气。
 
雪莉和青叶的脸色也变得沉重。
 
   “你知道了吗?你丧失了记忆。”
 
   “丧失...记忆...”
 
   “对...我们是为了要唤回你的记忆,才来到这里的。”
 
   “为什么会这...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全想不起来了吗?
 
男人又想了一会儿后,摇摇头。
 
   “那,今年是几年,你知道吗?”
 
男人又摇了摇头。
 
   “可能是麻醉的药力还在,清醒一点以后,应该能想起以前的事吧?不要这么急,慢慢会想起来的。”
 
但男人知道这是安慰的谎言,由她的声音听来,自己的情况比想像中严重。他闭上眼躺了下来,脑里浮出了小小的疑问。
 
(我好像...以前见过她们...我过去和这里,到底有什么关系...?)
 
但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病房中的气氛变得沉重。
 
为了冲淡这种气氛,雪莉说:“不要苦恼嘛!我是雪莉.安尼特,叫我雪莉就好了。我今年二十岁,但常被误认为末成年。现在为了成为心理医生,在医学院辛苦K书中。但...别担心!我可比那些收费惊人的心理医生强,一定能把你治好!”
 
雪莉像结束机关枪一样的自我介绍,拍拍身旁的女孩说:“她叫红叶寺青叶,比我小一岁,但比我稳重多了。她在日本出生,大概八岁时搬到纽约的吧?”
 
   “是十岁的时候。”
 
   “是吗?,她也为了当心理医生,和我在同一间大学就读。这么可爱的心理治疗师,男病患一定都会去找她!我在担心这点...你觉得是不是?”
 
   “嗯...我...嗯...”男人虽不知该说什么。但,表情却缓和多了。
 
   “青叶,你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一定不把我当对手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相机情缘 下一篇:神秘面具 (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