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性学教授的访美日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 一九八三、五、十五  地点:美国 □□

 
在一个雨天的夜晚,我们一行五人,被一辆车子带到郊外的一家豪华的别墅去,别墅的主人是当地侨界的一个知名人物,他的名字叫陈仰高。
 
今晚,是在他的家中举行一个舞会,顺便算是为我们洗尘接风。
 
晚宴的时候,除了他一家六个人之外,还有一位十七八岁的当地小姐作陪。
 
席间,陈先生为我们一行人逐一的介绍。
 
原来,这位美丽的金发少女芳名叫安玛丽,她是陈先生第三位掌珠的同班同学,现就读于此间的一所高中学校。
 
她因为听说我们这一行人来自台湾的观光客,便特地要求能来一块聚餐,好能多了解一点有关东方的文化以及风土人情。
 
她的英语自然是十分的流利啦,当然我受的教育程度使我的英语也相当的不错。因此,彼此在交谈的时候,很能沟通彼此内心的意思。
 
现在容我逐一介绍陈先生家人,让各位认识:
 
陈先生有一妻子叫李淑贞,有三个女儿。
 
大女儿叫陈素梅,今年二十一岁,就读于洛杉机大学企管系三年级。
 
二女儿叫陈玉梅,十九岁,就读于加州大学国贸系一年级。
 
三女儿叫陈贵梅,十八岁,就读于此间的一所私立中学。
 
在宴会中,当然气氛是很融洽,有说有笑的,尤其是那位安玛丽小姐,对我更是献殷勤,并且非常的健谈。
 
我对她并没有说了几句话,只是一些客套话而已。而她却不然,一有机会便对我谈个喋喋不休。
 
她告诉我,她的母亲是瑞士人,父亲是美国人,难怪她长的那么漂亮又大方,因为是混血儿之故吧!
 
虽然她是一个混血儿,但她有天生的充沛的青春活力,热情洋溢,给人一种十分赏心悦目的感觉。
 
一头黄金色的秀发,高挑的模特儿身材,白里透红的肌肤,银铃般的声音,和一双迷人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简直是仙女下凡呀!
 
宴会终于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随后举行舞会。
 
在舞会中,那位安玛丽不断的与我共舞。她十分的热情,每当跳慢的舞步时,灯光暗淡音乐迷人优雅,她便将整个身子都仰靠过来。
 
她的一对硬挺的玉乳,便实实在在的贴在我的胸膛上,我注视着灯光下的她,脸儿微微透红,是那么的迷人,我几乎忍不住要低头吻她了。
 
不过,因为是初次见面,不便如此鲁莽,便一直与她保持适当的距离。
 
但是她大概不懂得这些,与我共舞的时候,不顾一切的贴在我的身上,巧小的樱唇很巧妙的在我身上索吻。
 
天啊!若不是我是一位客人,而此地又不适宜,我大概会立刻将她推倒在地上与她大干起来的。
 
舞会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结束了,随后我们一行人谢绝了陈先生的款待,便回到了下榻的旅馆,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着的都是安玛丽,这个金发美女的影子,和她身上的那股女人的特有香味。
 
不知不觉,近午夜了,这才进入梦乡中。
 
□□ 一九八三、五、十六  地点:美国 □□
 
第二天下午。
 
我在早上逛了半天的市区之后,回到了旅馆,准备洗个身子好好休息一番,说不定今晚又有什么宴会要参加呢?
 
于是,当我做完了一切准备,也洗了个热水澡之后,便躺回床上休息。
 
正当我渐渐沉入梦乡的时候........
 
突然,房门传来一阵叩门声。
 
我便爬起来,披上一件衣服,走到房门边问道:
 
   “是谁?”
 
   “哈啰!亲爱的中国朋友!”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悦耳。
 
我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门,也不管自己的穿着适度不适当。
 
当我的门打开的时候,只见身前站着一位身着入时,而且美丽迷人的少女。她穿的是一件低胸的紧身衣,以及一条哈合裤,脚上是一双纯白色的低跟便鞋,整个人看来极俐落而悦目。
 
她比昨晚显得更有韵味些,大概是因为她微微画了一点妆吧!
 
   “安玛丽!请进,有何贵干?你的来访实在使我很吃惊,也很荣幸!”
 
   “唔!不要这样吗?不过是顺道来拜访你,昨晚我们的谈话很愉快,不是吗?”
 
   “哦!是的,那么请进!”
 
柔和的灯光,把她的脸照得更是明媚动人。
 
她坐下来之后,便不再说话,一双水汪汪碧绿的眼睛不停地望着我,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包含了无数的热情与需要。
 
我心中暗暗一惊:
 
   “这岂是对一位刚认识的异国朋友的态度,简直就好像一对热恋中的**嘛?”
 
正当我思索方罢,她开口道:
 
   “啊呀!你怎么不说话呀!”
 
只见她微笑着,走上前坐在我的腿上。我心中一惊,手上的杂志都掉落地上。我极力想压抑心头那个似有似无的**。
 
我颤声道:
 
   “安玛丽小姐,你究竟有什么事呢?”
 
我连忙站起身来,向后退了几步,故作镇静样子,但是........
 
相反地,她却像一块胶似的,贴在我的身上。她垫着脚尖,翘起小嘴,一脸‘我就要这样,你能怎么办’的表情。
 
我被这位天真又热情的异国女郎,弄得啼笑皆非,真不知如何是好?既不忍推开她,又不好弃而不顾,而后者更不是我所愿意做的。
 
怎么办?我只好苦笑着说:
 
   “哎呀!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的磨人吗?也不怕难为情!”
 
谁知不说还好,这样一来她竟把身子猛向我怀里靠过来,双手便紧紧的抱起我的腰,贴在我的胸膛上撒起娇了。
 
像这种情况,我这么大的人,又是如此一个研究社的成员,自然是遇上了不少回,但还是不曾遇到像她这样漂亮热情的女人,于是心中暗想道:
 
   “好呀!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那我就顺水推舟成全你了。”
 
这时安玛丽那丰满又诱人的身体,隔着低胸的紧身衣,不停的在我的身上磨擦着。
 
就像是一道道的热流,传遍了我全身的每一根神经。
 
天啊!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令人心动的女人呢!
 
我全身热血奔腾,几乎忍不住要一下子把她抱到床上,跟她来一场大战。
 
但是我顾及了往后的颜面,便没有一开始就主动起来,只是顺着她圈着她的肩便是了。
 
   “安....安玛丽....请问....你来此......到底有什么贵干呢?”
 
   “没....没什么啦!不过顺便来看看你。”
 
   “可是,这样子不太好吧!”
 
   “哼!要我站开,是不是?不过你必须对我赔个礼,否则你不是太不懂待客之道吗?”
 
我像没头没脑的让人敲了脑袋一下,又不得不给予道歉。
 
   “好好,就算我错了,对不起!”
 
可是她却不屑的把头甩到一边。
 
外国的马子的脾气究竟和土产的不同,我简直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手足无措了。
 
   “那请问,我要怎么样的赔法,才能称你的心呢?”
 
   “哼!那就要看你啰!你先说说看要怎么赔法。”
 
   “要我为你在床上服务吗?”
 
我干脆对她开门见山的说明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女子不伦大学 (二) 下一篇:不吃葱花的许同学 by 秦墨北 (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