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女子不伦大学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一章 剥落的内衣

 
石黑文造正在剥着山叶裕美的衣服。他看着她的身体后,也迅速的脱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他的额头上冒着汗珠。
 
石黑露着酒醉而赤红的双目,看着裕美。他很清楚的看着二十四岁的美人教师的肉体,看着她的感官美,石黑感觉自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石黑昀脸因亢奋而胀红。
 
在晚上时,在同僚教师的送别会上,石黑也在席上,他利用别人不注意时,在裕美的饮料上下了药。
 
那是一种中国秘传的麻痹药。席上的裕美,一直执意不想太多,只要石黑假装劝她喝下最后这一杯,那他的计谋就成功了。
 
裕美出了宴会,正走在走廊上,这时石黑也跟了过来。
 
裕美优雅的眼睛,也因酒精作崇,而发红了,胸部也鸣叫着。
 
裕美感觉有一点不舒服,于是先离席,想去一趟化妆室,她感觉自己走路怪怪的,每走一步,她就扶着墙壁,她想着:
 
难道今天多喝了?怎会醉得这么厉害?
 
才刚想着,便倒了下来。石黑快步的接近裕美的身体,他的手搭在她的肩上,裕美便失去了知觉,倒在石黑的腕上。
 
甘美的化妆水的香味,柔软的肉体,刺激着石黑。石黑把着裕美,别有用意之的离开了送别会的场所。
 
裕美昏迷了,但她有一种模糊的感觉,好像自己的双脚离了地,自己像在腾云驾雾一般。
 
抱着裕美的石黑,眼睛一直盯着穿着纯白色裙子裕美的脚。那是一双均称的、线条优美的腿。
 
石黑抱着昏迷的裕美,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石黑将她放倒在床上,低头看着裕美昏醉的样子,红通通的脸蛋,煞是美丽好看。
 
他毫不避疑的解开她衣服的钮扣,脱下了丝袜,忙得不可开支,才几下子,就把裕美脱个精光了。
 
他将她身上那件绢制的衣服丢在地上,眼睛看着因呼吸而起伏的胸部,终于将那件白色的胸罩也脱了下来。 .
 
那高耸的像两座小山的的屁股,配合着蛇一样的蛮腰,简直成了倒挂的胡芦,那个收进去的肚脐儿,都被衬托得美不可言,全身的皮肤,白里透红,简直可以吹弹可破。
 
目中两眼看得发直,一付快要流口水的样子,连忙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脱个精光。
 
石黑张开他那腐肉似的厚唇,喷了香水在口中,然后用舌头舔了舔嘴角,这时的他,因美色当前,而流出了口水。
 
裕美像是在睡觉,睫毛闭着,胸部有规律的起伏着。石黑的脸,埋进了裕美的肩上。
 
他的舌头爱抚着她的肩膀,然后舔着她的脸颊,像是美味的食物般,她全身雪白的肌肤,都是石黑的唾液。
 
石黑看见裕美如雕刻般的身体,心儿卜卜乱跳,他的口干舌燥,眼睛发直,如痴女醉,如颠如狂。
 
石黑一头埋进她的怀里,先用手抚摸着裕美两个玉峰中间的深谷。
 
他的一只手掌包着白色的,丰满的胸部,捏揉着**,指尖搓着小丸的乳头,荒乱的摇着,**弹性十足,在石黑的手掌中开始起了反应。
 
他淫笑着,视线移到她的下半身,看着腰以下的大腿,以及性感带的下体,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
 
他大胆的抚着,手抚着大腿的鼠蹊部,摸着女体的肌肤,抚着粉红的神秘部位。她的身体那堪得起男人如此的挑逗,昏睡中的裕美,不知不觉的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声。
 
石黑舔着染红的双颊,舌头伸向敏锐的耳朵。他咬着耳朵,舌头伸进里侧,开始的及吮着,舔弄着,将荒乱的气息,吹着了耳中,舌尖搔着耳洞,裕美的身体动了一下。
 
裕美感觉有恍忽的意识,她裕美肩膀、耳朵好湿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有一股不好的气味在她的肌肤在她的肌肤上蠢蠢欲动。
 
她觉得呼吸急迫,一股奇异的压力压迫着她的胸部,感觉自己的**,被有力的搓揉着。
 
(啊~.到底怎么了?我..........)
 
裕美的脑袋中一片模糊,不安的感觉袭上心头。
 
她的下半身,感觉凉凉的。大腿的内侧有指尖抚触的感觉,手指在鼠部刺戟着,手指在女体敏感的部位游移着。
 
另外一方面,裕美也感觉到耳穴有一股莫名的声音,温热的气息,像风一样吹送进耳穴内。不快感包围着她的全身。
 
她眯着眼睛,感觉昏暗的室内,头上一盏小灯浮着。
 
她的身体动了,感觉全身很凉爽,不安的张开了眼睛,开始环顾着四周围。美丽的瞳孔忽然惊讶的睁得大大的,一股羞耻心使她脸红了。
 
耳朵旁再一次听到荒乱的吐气声音,她感觉得不安,头侧着,看到令她愕然的情况。
 
一个裸身的男人正在一手揉着她的**,头靠在她的两脚间,伸出舌头,舔着她的脚趾。
 
裕美看着男人的脸,她觉得胸中激烈的忿怒,自己的身体惨遭**,而这个男人竟然是教务主任:石黑文造。
 
“啊!你这是干什么?教务主任!”
 
裕美叫了起来。
 
“哦!你醒了,你知道的,你醉得不醒人事了。”
 
石黑一付淫相,爱不释手的摸着裕美,一手梳着她黑色的长发,平心静气的说着。
 
另外一只手**的抚着腰部,激烈的在粉红色的下体四周边爱抚着。裕美的下肢散发着浓密的香色,是她无法抑制的。
 
“不要!不要摸了。”
 
石黑的手压着想要逃走的裕美,裕美用尽力气的抵抗着。她嫌恶的男人的手摸着她的无骨的肉体。
 
“你..........我到底是怎么了?”
 
(这里是旅馆吗?为什么自己是在这里,难道我逃不出了吗?
 
裕美不安的哭泣了起来。
 
“哎呀!难道你不记得吗?你离开送别会,然后在走廊上昏倒了,是我带你来这里的。”
 
裕美一听,非常的绝望,她悲呜着、抗拒着,到底谁能够来帮助她,同僚的教师都到那里去了。
 
“没有关系啦!你不穿衣服的时候,也很好看。”
 
石黑靠在她的下体,视线搜寻着她的裸体,裕美冷静的观察着房间的四周,想办法脱逃。看见了角落散乱的衣服,还有石黑的衣服,裕美越看越生气,再一次的忿怒了起来。
 
“我的衣服呢?你凭什么要脱我的衣服,你真是无礼呀!你快点放了我,求求你呀!”
 
这时的石黑嘴角浮现着笑容,用她那一对带着血丝的眼睛看着她那白色柔软的肌肤。
 
“啊!我..........我的身体怎么动不了了?”
 
裕美感觉自己的身体麻痹了,石黑的手在她的下体玩弄着,手伸向她覆盖着阴毛的神秘部位。
 
“啊!不要啊!不要!你这个下流的人。”
 
石黑的指尖在女人的秘洞搓着,裕美悲呜了起来,石黑的手压着裕美乱动的手脚,使她的全身动弹不得。
 
“啊!你不要这样子对待我呀!”
 
“嘘!嘘!乖一点!”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使她感觉好屈辱啊!裕美那清澄、美丽的瞳孔,留下了大粒的泪珠。
 
裕美哭着,燃起了石黑嗜虐的情欲。他的手再度的侵入大腿的根部,手指在裕美的花园移行,强力的抚着。
 
“别哭了!不会感觉很恐怖的,会让你很舒服的。”
 
石黑的声音在她的耳朵响着,低语像猫的声音,抚慰着她。裕美感觉很恶心,身体震动着。
 
石黑徐徐的玩着手的戏弄。指尖压着她分裂的阴部,指尖揉着果肉,有时折回来,在龟裂的上方,向着那花蕊移去,开始刺戟着。
 
石黑老早就计划如何攻击裕美成熟的肉体,他完全不理会裕美哭泣、哀求的声音道
 
“不要!不要!不要..........”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吃葱花的许同学 by 秦墨北 (八) 下一篇:女子不伦大学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