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我与妈妈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对于年纪稍大的男孩子,总会觉得不纯洁、肮脏吧.....

 
而我的儿子似乎故意反抗我,所以经常顶嘴。
 
但这也许就是他的可爱之处。
 
也许每个家庭都一样,男孩子都不太爱说话,弘二今年念高二,他就是这样子,你不问,他决不会主动说话。
 
这只是闲聊,有一天我和弘二在吃橘子时,一边闲谈着。
 
   “弘二,你会和妈妈玩何种游戏呢?”我问道。
 
   “只有我和你,什么也玩不起来。”
 
   “对,二个人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那么洗完澡,我们到棉被里聊天好了。”
 
于是我将床铺成二份,并加上棉被。
 
当我铺好卧铺时,弘二说道:
 
   “妈妈,晚安。”然后很快地就钻到棉被里去了。
 
   “弘二,过来一下,妈妈还想听你说,你住在男生宿舍所发生的事.....”
 
   “无聊!我就是说了也没有用啊。”
 
   “什么话,我是你妈妈,了解你的成长过程是我的责任。而且身为男孩子,我也有义务教你有关女孩子的事。”
 
   “你不用多操心,你应该相信你的儿子。”
 
   “什么话.....好了,睡过来一点,我要教你有关女孩子的身体。”
 
也许我的坚持之故,弘二不太情愿地靠了过来。
 
突然身体微震,兴奋莫名。但是我心里想,今晚我要与弘二结合之。
 
我抓着弘二的手。
 
   “弘二,来,摸摸这里。”
 
然后我将他的手压在我丰满的**上。
 
弘二的手像触电一样缩了一下,但膨胀的**已尝到了快感。
 
快感由弘二的手中传遍全身。
 
   “来,再用力握。”
 
弘二颤颤兢兢的手再度握着我的**。
 
   “轻一点,要像抚摸般地轻轻握着,对!就是这样。”
 
年轻的手指由最初的鲁莽害怕,经过一段时间后,渐渐地大胆了。
 
   “对!对待女人的**就应该轻轻地抚摸!”
 
弘二用力地点着头,吞着口水,眼睛发出爱的光芒。
 
   “这一次用吸的。就像你小时候在吸奶一样。”
 
表情有点紧张的弘二,点了点头。然后我将儿子拉到我身边来。
 
   “哇啊!好棒!要不要试试看。”
 
弘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表情有点害怕地继续吸着。
 
当他的舌头轻轻地舔过后,我全身感到异样的冲击,全身血液为之沸腾。
 
再也忍受不了的我,伸手摸向弘二的下处,年轻男孩的阴茎早已变得
 
又粗又硬的了。
 
突然一握,弘二吓了一跳,嘴唇马上离开我的**。
 
   “不要,妈妈!我觉得很难为情。”满脸通红地说着。
 
   “什么话,不要觉得难为情。感觉很爽吧。”
 
然后我甩开弘二的手,再度握住男人的命根子。
 
   “哇啊!相当大嘛,我以为你十六岁一定还很小,没想到那么大了。妈妈教你,如何让它快活。”
 
我兴奋莫名,只想紧紧包住弘二的肉棒。
 
   “这么大,可以放进去了?”
 
   “妈妈你要作.....”
 
弘二惊讶地问道:
 
   “没关系,待会儿你就懂了。只要照我的话作即可。”
 
仿佛是中鳖的弘二,只有默默点头。
 
弘二向着我仰躺着,我则爬到他身上,结果全身的重量全压在弘二的身上。
 
   “妈妈!好重哦!好累哦.....”
 
   “男孩子不可以这么说。等一下就会好了.....”
 
因此,弘二整个人都被我压住了。
 
于是我将身体稍微浮起。
 
   “弘二将手给我.....”
 
于是我将弘二的手放在我的私处。让他抚摸私处的双唇,此时淫液也大量溢出。
 
因为没有接触过异性,所以对女性的重要部位似乎有些恐惧,异样的情欲打乱弘二的心。
 
   “嗯!这是好事,快进入妈妈体内。”
 
我在弘二耳边轻轻说道。
 
弘二迅速地将手缩了回去。
 
   “妈,我不能作这种事.....”
 
我再次压住弘二的手。
 
   “弘二,你已经是男人了,每个人都要经历这种事,妈妈只是帮你跨过这一步而已,
 
是好事哪.....”
 
   “但是,我有点害怕.....”
 
   “什么话。你只要照我的话作就对了。”
 
我再次压住弘二的身体,并双脚将其紧紧夹住,使其动弹不得。
 
我再稍为将身体抬起来,阴茎的前端很快就插入龟裂处。
 
刚开始先进入一半,然后再推入五、六分。此时淫液满溢,更方便阴茎的进入。
 
刚开始没有不舒服的情况发生,大约二、三分钟后就完全进入。
 
   “感受如何呢?”
 
我在弘二身边问道。
 
   “感觉特别舒畅。”
 
于是我的腰部开始动作,弘二的阴茎摩擦到阴户时,那份快感,另他再也忍受不了了。
 
于是他举起他的腰部,让快感传遍全身,身体仿佛僵硬般。最后我的子宫感到有股热液喷了出来。
 
射出来白浊的液体,滋润了我的私处。
 
而我则是仿佛盛开的花蕊般,好久没有品尝如此美味了。
 
   “怎么样,弘二,感觉很舒畅吧!”
 
我微笑地问着,弘二则害羞地点了点头。他那么可爱,我不由得强吻他。
 
然后,“弘二,妈妈尚未觉得很舒畅,再作一会儿好吗?”
 
不论我作任何要求,弘二都默默点头答应着。
 
我的腰开始动,而爱液则从阴户中不断地流出来,并发出异样的声音。
 
阴茎经此滋润,变得挺润滑地,我也获得更多的快感。
 
仿佛在作梦般,当我腰部动作而产生摩擦时,尤其是遍生耻毛的阴茎,
 
在激烈的摩擦中,更刺激我。
 
不久气喘地我,不由得强吮弘二的嘴唇,让快感布满全身,我终于也达到**。
 
我的身体仿佛泄了气的汽球一般,趴在弘二的身上。
 
   “够了。弘二!很重吧!”
 
说着说着我赶紧起身,为弘二拭去流在他身上的爱液。
 
虽然有点疲倦,但我终于获得弘二年轻的身体,我可是一点也不后悔。
 
当然,我觉得很棒。
 
也许我就是如此骚的女人,也许是太久没有尝到鱼水之欢的缘故。
 
总之,我那里也不想去。
 
我心不在焉地对弘二说道:
 
   “弘二,早点休息吧!”
 
弘二点头道:
 
   “今晚的事是我俩的秘密。”
 
   “当然,是我们母子的秘密。”
 
这种好事,今晚只不过是个开端。
 
以后我们可秘密地继续进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偏心的母亲 下一篇:不吃葱花的许同学 by 秦墨北 (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