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偏心的母亲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我从小就和哥哥不合,甚至于还感到一种敌意,这是因为父母,尤其母亲偏向哥哥,没有把我看在眼里的关系。

 
大概是五岁的时候,现在仍旧记在我心里的一件事是这样的。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晨,父母还在睡觉,我和哥哥在棉被上玩耍,大概是在摔交吧。
 
一不小心,哥哥扭痛脚踝,哭丧着脸钻进妈妈的被窝里,我也准备从另一侧钻进去。这时原以为睡觉的母亲,突然抬起头说:“你到那边去,伸手把我推开。”
 
我到现在无法忘记当时感到的打击,从此我就下决心不向母亲要求爱情,然后任何事都和哥哥唱反调,也引起父母的反感。’
 
这是龙二写自己儿童时代的记录,不知道为什么要写以及写给谁看。
 
‘到中学时,兄弟之间的关系愈来愈坏。在家里几乎不说话,成绩优秀的哥哥对成绩不好的弟弟明显的露出轻蔑的眼光,父母的期望集中在哥哥身上,我只好投入在柔道里解闷。
 
那一次是我上国一的时候,哥哥是国三,半年后要参加高中联考,正全力准备功课,有一个晚上我想借英语字典去哥哥房间。
 
走到门边时,从里面传来很奇妙的声音,好像有人在**,不知为何,我感到心跳,轻轻旋转把手,门开了,我从缝隙向里面望去。
 
刹那间我几乎大叫,急忙闭上嘴,因为看到哥哥把睡裤和内裤拉到脚下坐到床边。在大腿根上长出一点阴毛,从那里长出很丑陋的东西,仔细一看,毫无疑问是哥哥勃起的阴茎。
 
奇怪的声音是从哥哥的鼻子发出来。我的心跳的更厉害,因为有手指缠绕在阴茎上,那是白白细细的手指,我以为是哥哥在手淫,可是哥哥的手在床上。缠绕在阴茎上的手,缓慢的上下移动。
 
把门缝开大一点,有人跪在哥哥的脚下,长长的黑发和白色的睡衣.....
 
那个人是母亲,竟然是母亲在搓揉哥哥勃起的阴茎。
 
我好像被榔头打在头上一样,产生强烈的震撼。这是为什么?母亲为什么对哥哥做这种事.....
 
正是思春期的我会发生多大的摇动,大概能想像出来吧,也许还有忌妒,当时我确实对女孩非常关心,也常手淫,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要母亲这样做。
 
看到母亲抬起头对哥哥说话:
 
   “你舒服吗?”
 
   “嗯,太好了。”
 
哥哥抬起头很陶醉的样子。
 
   “你将来要继承这个家,为了你,我什么事都愿意去做。”
 
母亲这样说完以后,就开使舔哥哥的阴茎。
 
我想离开那里,因为受到的刺激太大,可是我无法离开,因为我的阴茎也开始勃起。
 
   “啊.....妈妈.....”
 
哥哥一面说,一面抓住妈妈的头发。
 
好像吹口琴一样的横着向下舔,然后在阴囊上舔弄。
 
那是还没有色情录影带的时代,当然没有看过女人舔男人阴茎的场面,而且那个女人是妈妈,我几乎感到头晕目眩。
 
实际上,哥哥的兴奋大概比我更强烈,好像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身体也微微颤抖,把肉棒含在嘴里的母亲脸上,也露出陶醉的表情。
 
又听到哥哥说:
 
   “妈妈,我要摸**.....”
 
这时母亲自己解开胸前的钮扣,露出**,不像是养过二个小孩的丰满**。握到**时,哥哥好像很高兴的开始抚摸。
 
我不知不觉的握紧拳头,睡裤前好像支起帐篷,有快要爆炸的感觉。
 
让哥哥摸到**后,母亲又张开嘴把龟头含在嘴里,手在阴茎的根部搓揉。
 
不久后,哥哥仰起头,好像要昏过去的样子,妈妈的动作加快,黑发像降落伞一样飞散在哥哥的腿上。
 
这时候哥哥哼一声,身体随着开始痉挛,从妈妈的嘴里露出白色的液体,顺着阴茎流下去。我急忙跑回房里开始手淫。’
 
丽子一口气看到这里时,强烈的冲动使她觉得心脏快要爆炸。
 
丈夫和婆婆.....怎么可以有这种事.....。
 
可是她的惊讶还来得太早,因为下面的文章几乎不能看下去,
 
因为把那样的关系有更详细的叙述。
 
‘从此以后,我就开始特别注意观察二个人的行动。
 
然后,有一天晚上下决心去偷看二个人一起洗澡的情形,因为我猜想在浴室里一定会发生某种事情。
 
我用学生时代玩过的纸制潜望镜偷看自己看不到的地方。
 
那是一个夏末的闷热日子,哥哥先进入浴室,泡在浴缸里,没有多久,把头发束起,全身**的母亲走进来。
 
进入思春期后,还是第一次看到母亲的裸体,现在母亲的身体很丰满,但当时还很苗条,腰很细,肚子和屁股几乎没有赘肉。
 
母亲好像尽量不去看哥哥的裸体,先蹲在磁砖地上,从浴缸拿一盆水浇在身上,水从光滑雪白的肌肤上流下去,我的关心毫无疑问的在下体部份,很遗憾的被大腿挡住看不见。
 
   “我来给你洗身体吧。”
 
哥哥好像等这一句话似的,立刻站起来。
 
当时的哥哥个子虽然比我高,但很瘦,甚至于可以看到肋骨的形状,他的身体对着我的方向坐在浴缸边。
 
母亲首先用肥皂洗哥哥的后背,然后用毛巾搓洗胸部。我立刻发现哥哥的阴茎开始发生变化,下垂的肉棒很快的抬起头变成冲天炮。
 
   “吆,你已经兴奋了,但在洗完身体以前,不可以动。”
 
当时在母亲脸上出现的**笑容,如今还深深刻划在脑海里,好像看到母亲完全不同的另一个面目。
 
母亲把肥皂抹在哥哥的肚子和胸部上,然后是大腿,连脚尖都洗得很仔细,最后把身上的肥皂冲洗干净。
 
   “现在,只剩下那里了。”
 
母亲说着用双手使肥皂起泡沫。
 
然后母亲做什么事,就不用说了,当然是用双手洗勃起的肉棒,从我的位置正好看不见,只能看到哥哥做出陶醉的表情。
 
就在这时候,哥哥突然说:
 
   “妈妈,我想舔那里.....”
 
当然,我立刻知道那里是指什么地方,果然母亲不仅是给哥哥做手淫而已,二个人是有更深一层的关系。
 
   “现在还不行,等洗完后才能给你舔。”
 
妈妈的声音有奇妙的甜美感。
 
   “不,没有洗才会有妈妈的味道.....”
 
哥哥已经把脸靠在**上摩擦。
 
   “真拿你没有办法,太任性了。”
 
母亲站起来,在蒸气中看到母亲的裸体,是非常美丽的。
 
我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兴奋的几乎疯狂,当然我的肉棒也硬起来,期望母亲的身体能转向我这边,但这个期望落空。
 
母亲站起来后,把双腿分开,屁股向下沉。
 
那是非常**的姿势,我的眼光集中在大腿根上,微微看到隆起的肉,这时候感到心脏快要爆炸。
 
哥哥抓住母亲的大腿,脸向大腿根靠过去。
 
   “啊.....”
 
母亲的屁股开始淫糜的旋转。
 
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几乎要从站得台子上掉下来。
 
从母亲的大腿间看到哥哥的身体,挺起的阴茎紧贴在肚子上,紧靠大腿根的脸上下移动,偶尔还能看到伸出舌头在那里舔的样子。
 
   “啊.....你舔肉豆的技巧进步多了。”
 
真不敢相信平时很少开玩笑笑的严肃的母亲,会说出“肉豆”这种淫语,从谈话的情形看,从很久以前就有这种关系了,母亲用很熟练的动作,抚摸哥哥的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妻子女儿和妈妈 下一篇:我与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