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不吃葱花的许同学 by 秦墨北 (七)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校园

 

 
第61章 第 61 章
    倒不是他真的想做什么,单纯的只是想体会一下与季晚风同床共枕的感觉。
 
    十点之时,寝室集体熄灯,好在月光透过窗户照在季晚风身上,这使得许曦能够在黑暗中看清季晚风后脑的发梢,以及露在被子外的后颈。许曦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从身后轻轻拥住了他,发现对方并没有什么反抗的意思时,便稍稍收紧了手臂,将他抱得更紧了一些。
 
    这是他第一次与季晚风有这般亲密的接触,季晚风的皮肤比他想象的还要滑一些,身体也似乎比他想象的瘦一些,他的手不安分地在季晚风身上乱摸的时候还能摸到季晚风的肋骨。他微微低头,将脸埋在季晚风脖颈间,贪婪地呼吸着属于季晚风的气味,尔后,他张嘴在季晚风的后颈上轻咬了一下,用牙齿轻轻摩擦着季晚风的后颈r_ou_,尔后吮/吸了一下。
 
    “嘶……”
 
    也不知是不是许曦方才咬得那一下用力了些,季晚风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挣开了眼,他朝后望了一眼,便望见了正睁大着眼睛盯着他看的许曦。
 
    季晚风眯着眼看着许曦,问了一声:“许曦?”
 
    看来清醒了。许曦想。
 
    “不对,你没有眼镜,你不是许曦。”
 
    “我只是把眼镜摘了。”看来还是没清醒。
 
    “这样的吗?来,让我看看你。”季晚风回过了身,很难得地,主动伸手去抚摸许曦的面颊。他的指尖轻触在许曦的下巴上,尔后一点一点往上,从下巴到脸颊,从脸颊到额头,尔后向下,到鼻尖,到嘴唇,最后,他将指尖抵在许曦的嘴唇上,轻声说了一句,“是你……”
 
    许曦可以确定季晚风现在仍然处于头脑不清醒的状态,因为季晚风清醒的时候是不可能这样对他的。可他又觉得这样的季晚风真的太好了,至少这时候他能感觉到季晚风或许是有一点点喜欢他的。
 
    就在他内心刚刚有一丝丝窃喜的时候,他却听季晚风说了一句:“许曦……对不起。”
 
    对不起?对,对不起什么?
 
    你该不会背着我找了个小女朋友或者小男朋友吧?
 
    除此之外他还真的想不出季晚风能有什么对不起他的。
 
    “对不起……”
 
    “你对不起我什么?”
 
    “我不是不喜欢你……”
 
    不是不喜欢,那就是喜欢喽?
 
    一阵巨大的狂喜席卷而来,感情得到回应的欣喜让他有一种飞在云端的感觉,可同时,他又注意到一些问题。
 
    为什么这句话前要加个对不起呢?而且,为什么不愿意直接说喜欢?
 
    他很想问问季晚风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可现在的季晚风显然不是在清醒状态下说出这样的话的,明天再问他估计他也不会承认了。
 
    他在季晚风额头上留下一个吻,宠溺地说:“好好睡吧,我也喜欢你。”
 
    ……
 
    次日清晨,季晚风初初醒来便感到一阵头疼欲裂,整个脑袋好像要炸掉了一样。他记得自己昨天晚上喝酒去了,他酒量不好,昨晚又喝了不少,所以应当是很早便喝醉了,至于喝醉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就记不清了。
 
    眼皮很沉,像是压着什么东西似得,他费力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面对的不是平日里所见到的墙壁或是对面的床,而是某个人的胸膛,以及扑面而来的来自对方的气息。
 
    同时,他明显地察觉到对方的胳膊搭在自己身上,那是一个面对面拥抱的姿势,且肌肤与肌肤之间的触觉告诉他,他们两人均没穿衣服。
 
    当发现自己与他人赤身裸/体在一张床上时,他心底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不是对方是什么人,也并没有因此感到惊讶,他的内心完完全全被一种名为恐惧的感觉所占据了。
 
    那些不美好的回忆再次席卷了他的脑海,那些记忆的片段,耳畔的低音,身体的痛觉仿佛再一次降临到他身上。他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还踹了对方一脚,由于动作太大,他的腰磕到了床边的围栏,刹那间,腰部的剧痛和头疼一齐袭来,若不是他及时扶住了围栏,他大概能直接从床上掉下去。
 
    季晚风那一脚制止踹在许曦肚子上,生生把他踹醒了,许曦捂着自己巨疼无比的肚子,刚想问季晚风大早上在做什么,结果就发现对方蜷缩在床头满脸惊恐地盯着他。
  
    他整个人都蜷缩成一团,将被子牢牢地裹在身上,把自己严严实实包了起来。许曦看着他这幅样子,忽然意识到,季晚风似乎是误会了什么。
 
    “你,你听我解释,我什么都没做。”
 
    他现在根本听不进去许曦的解释,只想让眼前这个人离自己远一点,他又朝后挪动了一下,却发现已经无路可退,于是只能朝着对方怒吼:“滚下去!”
 
    许曦向着他靠近了一些,却又遭到了季晚风更加决绝的态度。
 
    “你给我滚!”
 
    季晚风瞪着他的眼神和平日里完全不一样,那是一种惊恐中又带着厌恶的眼神,许曦想,或许是自己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让他想到了魏廷,他才会这样对待自己。
 
    许曦将被甩在床尾的衣服放到了季晚风面前,安抚地对他说:“好,好,我先下去,你冷静一点。”
 
    一直到许曦下了床,离开了他的视线,季晚风才从被子里伸出手,将放在一旁的衣服捞了过来套在身上。
 
    冷静下来之后,他就发现,除了被自己撞到的腰和宿醉带来的头痛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地方感到不适。这一点还是令他有些庆幸的,至少许曦不是像魏廷那样,会乘人之危的人。且他迷迷糊糊之间也回想起了昨天的一些事情,似乎是自己喝醉了,许曦将他背了回来。
 
    今天许曦走得比他早一些,等到他拖着疲倦的身子来到教室的时候,许曦已经坐在位子上了,一见到他来了,许曦就立马站起身让他进去。
 
    季晚风坐到位子上之后,许曦便一直在旁边担忧地盯着他看,想说什么又不敢说,季晚风瞥了他一眼,说道:“你想说什么?”
 
    终于得到解释的机会了,许曦连忙滔滔不绝地说:“我昨天什么都没做,你喝醉了,我就把你背了回来,然后把你抱到床上。当然,也怪我不好,我想试试抱着你睡一晚上,但,但我真的只是抱着你睡,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做。”
 
    “我知道,”季晚风的态度还是淡淡的,尽管他知道许曦确实什么也没做,但早上的事情还是给他造成了很大冲击。他停顿了一下,又说,“我刚才对你太凶了,别介意。”
 
    “不,不介意,本来就是我不好。”能得到原谅已经很不错了,他没想到季晚风还能就态度问题跟他道歉。
 
    宿醉所带来的不止是头疼,还有一整天昏昏沉沉的状态,因此季晚风今天只要是到了下课时间,那除了上厕所就是趴在桌子上睡觉,连动作都没变一下。因此,他并不知道,在他睡觉的时候,许意明来到了他们班门口,将许曦找出去了。
 
    许曦觉得许意明来找自己也是正常的,毕竟许意明昨天才撞破了他们之间的事,不过许意明的表现倒是比他想象的冷静多了,在他印象里,按着许意明的性格,发现这种事情之后不闹个天翻地覆才怪。
  
    但是许意明却出乎意料的冷静,他今天来找许曦的时候甚至都是直呼其名的。
 
    他们两个一直走到楼梯的拐角才停了下来,许意明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们两个是真心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吃葱花的许同学 by 秦墨北 (六) 下一篇:妻子女儿和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