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黑之断章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一连串的事件,由手法来判断:凶手应是男性。五人中的男性:有三浦和杜松。如果真犯也是住户,或许,和被害人无利害关系的本松才是嫌犯。(但,这稳重的男人会是凶手吗?)

 
凉崎和草薙来到了杜松的住处。杜松的事业重心在美国。为了寻找古物珍品,常往来于世界各地。这次回日本,目的是想将家人接到美国。
 
   “才刚回到日本就发生这种事,让我想赶快搬家呢...”杜松笑着说,内心似乎相当苦恼。
 
   “你在日本还有住处吗?”草薙问。
 
   “没有。所以和家人团聚,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
 
   “恭喜你了,马上...就要回去吗?”
 
   “嗯,我要回缅因州。”
 
凉崎闻言,表情微微地变了。草薙也吃一惊。(凉崎在美国出事地点...不就是缅因州?)
 
杜松似乎没发觉异样,解释着:“缅因州,在美国东北部的乡下地方...”
 
凉崎将左手放在耳上,中指抚着耳窝。他以前精神无法负荷时,就会出现这种动作。(难道,和那事件有关!?)草薙惊讶地想,心跳得极快。
 
--果然和那时有关,是什么事?
 
   “----喔。”
 
   “咦?”
 
凉崎大叫了一声,没听到杜松的话。
 
   “你怎么了?”杜松讶异地问。
 
   “啊...我想到一些事情。”
 
   “哈哈、果然是侦探,常会想到事件吧?”
 
   “没有啦。缅因州...有令人赞叹的自然景观喔!”凉崎额头渗着汗说。
 
杜松点点头:“是呀...我想赶快把家人接去。”杜松抬眼望着天花板。
 
这男人会是杀人犯吗?凉崎和草薙怀疑着。
 
杜松的书架上,有拉丁文的“秘法抄本”,不知道作者。镶金装饰的封面颇引人注意。
 
   “这本书记载了举行神秘仪式的方法。读了它之后,会对现代医学感到厌恶。”
 
凉崎听到“秘法抄本”时,不安的反应更明显。
 
   “秘法...抄...本...。”凉崎喃喃自语。
 
   “凉崎...没事吧?”
 
   “没什么...。”
 
草薙发现杜松的左右手指,有尸斑似的黑斑。
 
询问杜松时,他说:“皮肤容易敏感的缘故...。我相信民间疗法,那是藉心灵手术和魔术来治疗...效果很神奇喔!我的手没什么好担心啦。”
 
(这男人如此相信民间疗法...)草薙愈来愈感到疑惑。
 
   “你觉得...那男人如何?”走出杜松房间时草薙问。
 
凉崎默默不语按下电梯钮。
 
   “你怎么了?睡眠不足吗?”
 
   “...”
 
   “喂!”
 
   “我听到缅因州...好像想起来什么。”
 
   “不要担心...你太累了啦。”草薙笑着说,表情有点不自然。
 
凉崎记忆深处中的部份,终于要解开了吗?
 
第五章 怨念
 
不知是睡不够还是其他原因,凉崎的头剧烈地疼痛。
 
   “等一下再去调查,先去休息吧!”
 
草薙建议,但凉崎迳自地走向30C号濑尾直美的房间。明日香昨晚在她家玩,凉崎打了招呼。
 
直美说:“明日香和今天早上来的警察...把事件都告诉我了。”她仍然没精神地微笑着。
 
   “他们说了什么?”草薙赶紧问。
 
   “他说...‘要小心凉崎这个男人’。”
 
   “哈哈哈、这是名言呀。”
 
   “草薙,不要笑好不好?”凉崎内心苦笑。
 
   “源...有问你的不在场证明吗?”
 
   “我说:昨天和明日香聊到很晚。他说:和明日香在一起的话,我就相信。”
 
   “源以前就满疼明日香呀!”
 
   “她昨晚十一点回去以后,我渐渐失去了意识,直到早上才清醒...好可怕!我没有告诉警察。”直美难为情地低下头。
 
   “情绪不稳的关系吧?去看医生,或直接到70C号室找我也可以。”草薙关心地说。
 
   “他是精神科医生,不用怕啦!”凉崎笑了笑说。
 
   “我也不是坏人喔。”
 
直美的表情稍微缓和,却沉郁地道:“这栋大楼已有七个人被杀了,连小孩在内..太恐怖了!昨晚明日香回去后,我一个人很害怕。销门时突然听到窗外有声音...”
 
凉崎背脊一阵寒冷。是自己侵入蛭田房间发出的吧?
 
   “我不敢开窗查看,只隔着窗望望外面。然后,上面的楼梯传来了‘喀喀’的声音。”
 
   “你告诉警察了吗?”凉崎不安地问。
 
   “嗯。我说了之后,警察脸色大变地跑出去...有关系吗?”
 
   “对了...我们还有事,该走了!”凉崎拉着草薙离开。
 
   “怎么这么慌张?”
 
   “笨蛋!你想:源知道了昨晚的行动,谁会先被怀疑?”
 
   “???速水遥?”
 
   “快走!”
 
到遥和希房间时,源和寺田及数名警察在那里。
 
   “源叔,你们做什么?”
 
   “我们要将速水遥,以重要关系人的身份带走。”
 
   “什么!?你们有证据吗?”凉崎逼问源。
 
   “记得抗酒剂吧?速水遥曾在药房购买。还有:在蛭田的浴室地板、上衣发现她的毛发。而且,她和被害人有过接触。最后是濑尾直美的证言:昨夜似乎有人侵入蛭田房间。调查结果,发现被打开的秘密保险箱,没有破坏的痕迹,因此推断凶手逼问蛭田说出密码。还有什么疑问?”
 
   “...”
 
要说出:是自己潜入的吗?
 
   “犯人是男性的可能性并未排除。你也是嫌疑者,似乎常去找速水遥?”
 
   “她是我的委托人呀...”
 
   “委托你去杀人吗?”源瞪着凉崎说。
 
   “我认为是你闯入蛭田的房间,这是我个人的想法。”
 
   “源叔、我...”
 
他打断凉崎的话:“一切的情况,待我们询问速水遥就知道了。如果她没有嫌疑,就会让她回来。”
 
   “不会妨碍你调查的。她是我的委托人,我要见她一面。”
 
   “凉崎先生,草薙先生...”遥声调颤抖地说。希躲在她的身后。
 
   “不要担心我。这段期间,请你们...照顾小希好吗?她这种情况,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
 
凉崎点点了头,弯下身询问希:“到我们家来住吧?”
 
希害羞地移开了视线,点头答应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黑之断章 (一) 下一篇:不吃葱花的许同学 by 秦墨北 (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