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请射给我,运动员们_高h》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洋子走过去,说话间反而多了几分礼貌:

 
    “崔代表,希望你不要挣扎了,我只是想和你做爱一次而已,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但你如果剧烈挣扎,你的身体上就会留下伤口,甚至有可能造成损伤,那你明天的比赛可就悬了,我相信您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崔永俊果然渐渐停了下来,只是冷冷的看着两人,眼神似乎能杀死人.
 
    这是洋子第一次在别人明显不情愿的情况下做爱,男人看她的眼神里满是冰冷和鄙视,这倒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似乎有种‘强抢民男’的感觉.
 
    洋子用手在男人身上滑弄起来,这人作为运动员,身上肌肉紧实,特别是下肢部分,充满了力量,洋子的手来到男人的双腿间揉弄,然而好几下过去了,居然还是没反应,随即听到男人的声音:
 
    “我对你这种女人没兴趣,我有妻子,也不会出轨,你死了这条心吧!”
 
    啧,相当有原则啊!
 
    然而洋子瞟了瞟男人攥紧的拳头和额角不停冒出的汗水,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p>
 
章节目录 27.不好意思,不吃黑鸡巴!(h)
 
    请射给我,运动员们_高h 作者:无聊抖抖腿
 
    宽敞的套房里,一面目冰冷的男人全身**躺在床上,娇小的女孩躺在她的双腿间,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关键的部位,而在女孩的身后,还站着一个男人,此时挺动着粗大的肉棒,从后方狠命肏弄着
 
    那是一根很长的肉棒,正在飞速进出着,赤黑肉物慢慢当当堵着娇嫩嫩的紧窄肉缝,无数汁液被挤压溅射而出,不少都喷在了床上,喷在了躺着的另一个男人身上.
 
    洋子忍不住仰起修长的玉颈,绷紧了身体,花穴里的嫩肉有些害怕这种使劲往里捅、捅出圆洞的感觉,却又不受控制的不断绞紧,她努力摇摆起臀部适应这种节奏,一张纯洁可人的脸上满是春情,就那么带着哼叫、咬着唇看着崔永俊,但凡是个男人都会动情.
 
    奈何这个硬木头还是不发一言,似乎毫无所动,倒是身后的安闲宰,挺动的更加卖力.
 
    洋子咬咬牙,从床头柜拿过一杯茶水,温热的,顺着崔永俊半软的肉根往下浇灌,双手就着水珠上下搓弄起来,这肉根颜色浅淡,看起来干干净净的,也没什么异味,让她有了几分食欲.
 
    她用茶水细细抹过每一处缝隙,突然的俯下身,用嘴轻轻含住那东西,柔软湿热的口腔将整个肉柱裹覆的严严实实,舌尖也探进马眼里,绕着整个龟头打转,娇嫩的手指还不忘揉搓沉甸甸的囊袋,一吸一放间,饶是木头人崔永俊,也受不了的颤动起来,肉根越来越热.
 
    身后的安闲宰有些妒忌,为什么自己无比配合,却只能听从命令行事,而崔永俊这样的,不但不受罚,还能受到这样的待遇,太不公平了!
 
    心里不甘,他只能拼命挥动肉根,撞击的更加用力,每一下都打的洋子的臀瓣发红,那本就紧窄的花洞更是剧烈的收缩起来,将那粗长的鸡巴含得紧紧的,还不断翕张着往里咽.
 
    安闲宰不得不承认,这穴是他肏过最棒的,又紧又嫩,天生阴道短又极为敏感,再弱的男人都能轻而易举插的她汁水四溢,但是同样的,遇上他们这些人,就有些辛苦了,常年累月的训练下,没有哪一个运动员是软脚虾,若是放开了肏,安闲宰相信这女人会泄死在床上,想到那样的画面,男人更加兴奋,力度又加大了几分.
 
    “嗯……唔……”
 
    含着肉棒的洋子被撞的猝不及防,嘴上蓦的收紧,牙齿也磕到了嘴里含着的龟头上,崔永俊发出一声闷哼
 
    似乎就像是童子功被破了,那已经发热半软的肉根刷的挺直起来,完完全全撑满洋子的口腔,上面的青筋一跳一跳的,棒身似乎克制不住,胀大到难以想象的尺寸,即便洋子努力张大嘴唇,也只能含住一小块,大量的口水顺着男人红热的棒身滚下来,将底下的耻毛沾染的一塌糊涂.
 
    由于极为不高兴身体的不受控制,崔永俊紧抿着嘴,闭上眼,一副不想参与的样子.
 
    洋子却被挑起了兴致,她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有点恶趣味,这个男人越不情愿,她就越兴奋
 
    她想看这个冷淡自制的男人变得疯狂,那时候他的眼里一定布满了羞耻感,心里极端厌弃自己,却还是忍耐不住做出了有违道德的事情,这样的复杂情绪,让洋子有种犯罪的错觉.
 
    她哑着嗓子,用舌尖裹着大龟头,却偏偏不用力,说话间的气声全部打在棱角分明的龟头上:
 
    “爽吗?”
 
    崔永俊皱着眉,眼睛都没睁开,就像是极为不屑和洋子对话一样,然而在无人看见的角落,男人的手指尖已经深深陷入到皮肤里,只能靠着这种疼痛感维持些许理智,从腰后处传来的酥麻简直要人命,若不是意志力惊人,他只怕早就臣服了.
 
    他没有理会女人的**,反倒是身后的安闲宰,迫不及待的接起话来:
 
    “爽,哦……你的穴真是会吸……怪不得要两个男人肏你,真是天生的骚货……老子,干死你……哦……”
 
    洋子冷哼,吐出嘴里的肉根,用手止住安闲宰还想再进一步的动作,硬生生将那沾满汁水的长肉根推了出去,还在放肆流着水液的花洞摇摆着来到崔永俊的双腿间,扶着崔永俊的粗大肉根坐了下去
 
    已经被肏弄过一回的花穴又软又滑,差点有些塞不进去,洋子只好用指尖拈住两瓣小花唇大大朝外扯开,在将男人狰狞的肉根放在肉洞口,看着那东西被一点点吞下去.
 
    “啊……”
 
    真是舒服,除了身体上的快感,还有一种心里上的优越感,这个满脸骄傲的运动员,还不是只能躺在自己身下,任由自己的肉穴吞吐它的肉根,他那只肏自己妻子的鸡巴,在此时此刻,硬的不像话,被自己这样一个他看不起的女人的花穴紧紧包裹着,什么坚贞,都不过是不够刺激罢了.
 
    看着这两人肏起穴来,一旁的安闲宰颇为不服气,自己的肉根插得正爽,就这么被“撵”了出来,任谁都不能好受,他转转眼珠,带着还滴着水的长肉根来到洋子侧方,有棱有角的龟头在洋子唇边移动起来,打的什么把戏一目了然.
 
    “取开!!”
 
    洋子的语气很冷淡,这玩意不知道插过多少穴,她可不想吃,也不看看自己什么颜色,能和崔永俊的肉根比吗!!
 
    再说,就算真的是放浪不羁的,你也得有足够的魅力吧,像沙利那样,足以让女人臣服.
 
    对于这个安闲宰,洋子不想花费半分心神.
 
    她此时专注于身下的狰狞巨物,这东西虽然被肉洞吃进去了大半,但是撑的要命,洋子可不敢快速移动,只能慢慢的上下摩擦起来,肉棒和嫩屄初次见面,还有些生疏,且由于实在是太大了,饶是洋子这般多水、又被肏开了些的,都有些受不了.
 
    “啊……你的鸡巴真大……我要被撑裂了……崔代表……你不是只要你的妻子吗,怎么现在这么硬,还在我花穴里发颤,是不是想让我快一点……只要你说,我就加速……”
 
    “或者,你可以挺腰,这样大鸡吧就能推开这些褶皱,撑开花壁,捅在最里面,把小妹妹操的哭出来……”
 
    “要不要?你要不要?”
 
    洋子一边说着话,一边深深坐到了底,将整个硕大又棱角分明的东西完完整整吃了进去,甚至能感觉到男人耻毛的剐蹭,又酸又痒.
 
    崔永俊睁开了眼,目光沉沉的看着身上的洋子,抿紧的唇不发一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请射给我,运动员们_高h》 (一) 下一篇:你叫我什么 by 酥九哟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