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小宝贝 by 随意蹦跶(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情有独钟 甜文 成长

 第1章 

  凄冷的秋雨淅淅沥沥下得不停。
  空气中弥漫着y-in冷的潮味。s-hi润的田径留下了不规则的泥印,指引的方向是一间普通得有点儿不起眼的平房。
  空荡的房里似乎没有人,却又偶尔传来几声躁动的鼾声。昏黄发着热的灯泡暴露在空气中,灯丝燃烧带来几分焦味。嘶,啪嗒,嘶。
  黑暗的厨房令人有几分气闷,空气中是腐烂的果蔬气味。布满灰尘的灶台旁边,蜷缩着一个气若游丝的小男孩。男孩估摸五、六岁的光景,浑身s-hi透了,衣裳紧紧地贴在瑟缩的身躯上。皮肤布满了红紫的狰狞伤痕,男孩的嘴里像是被一团黏腻的东西塞住,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秋季的寒风拍打着窗户,若不是男孩的手指在轻轻颤抖,也许被人误当做一具尸体也不为过。
  一阵风若有若无地带过,灯光摇曳起来,几秒后,渐渐地暗去了。
  而这栋普通的平房只不过是不起眼的边角一隅。已经到了晚饭的点儿,村子里陆续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河边洗衣的老妇们收拾了瓢盆,放羊收草的男人们正下着山。炊火飘荡在挨家挨户的上空,气氛平静而祥和。
  直到一个陌生外地男人的到来。
  雨一直在下。
 
 
第2章 
  “姜队!犯人已经抓到了!现在正在押送回来的路上!”
  茶喝到一半,顾不上拭去嘴角的水渍,姜绍辉匆匆放下保温杯,转身便穿起外套:“走!去现场。”
  午夜两点,县派出所依旧灯火通明。警员们焦头烂额地处理着案件,气氛显得格外压抑。谁能料到这宗普通的抢劫案,最后竟然会突然发展成严重的杀人刑事案!
  姜绍辉带着小队争分夺秒地赶往案发现场,紧张得心揪成了一团。
  “昨天起,我们得到消息,犯人在附近的村落频繁地活动,可能是想找一个落脚之地藏赃物。就在刚刚,我们接到报警,有个疑似犯人的嫌疑人出现在东村一户人家门前。我们立马派人出警,可是,等赶到的时候……那户人家的夫妇已经被谋杀。”
  姜绍辉心一沉:“我们本来有机会阻止他……”
  “被害人年龄均在40岁左右,被害男子姓李,在睡梦中被杀害,谋杀手段很残忍……随后他妻子回到家,也被杀害。犯人的反应很快,手法熟练……抓捕过程中,有几名警员还受了伤。最后在凌晨一点左右,犯人在后山那片稻草地被捉拿归案。”
  姜绍辉揉着太阳x,ue,撕裂一般的疼痛让他闭上了眼睛。
  两天前,就是抢劫案发生的第二天,姜绍辉就接到消息,嫌疑犯在他负责的区域有过活动。姜绍辉立马带人出警,没想到消息不慎流露了出去,等他们一队人赶到了犯人窝藏的宾馆,那里却早已人去楼空……现在酿成了一桩杀人案,两条人命!这个悲剧他本来有机会阻止!那对夫妇是无辜的……
  姜绍辉赶到了案发的平房,房内已是一片狼藉。尸体被搬运了出去,带着血迹的地板被标记圈了起来。那是一间老旧的瓦房,三个房间,一张潮硬的木床。踩在木凳碗筷的碎片上,姜绍辉的脚步越发地沉重。愧疚、沉痛感砸得他喘不过气。
  警员忙碌地做着记录,姜绍辉来到了厨房的门前,眼神不经意地往灶台的方向望去,几秒后却蒙上了几分疑惑。
  年久失修的灶台旁堆满了浸发着潮味的柴草。锅底黏着馊了的食物,看上去已经放了好几天。房间背阳,屋内只有昏暗的几缕光。
  “姜队?”
  一个警员停下脚步,上前关切地问道。姜绍辉挥了挥手,打开手电筒,缓慢地靠近灶台,小心翼翼地掀起了大锅——
  眼前是一个缩成一团的孩子。身体弓成不自然的形状,光着身子,皮肤上沾满了煤灰,身旁是扒拉得乱七八糟的柴草。
 
 
第3章 
  下午四点半,第一小学的门前簇拥满了前来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们。小朋友背着书包欢笑着从校门里跑出来,扎进爸爸妈妈的怀抱里。
  校门旁停了许多叫卖美味小吃的小摊贩,是孩子们放学后流连忘返的宝地。这天姜烨早早地写完了课后作业,打算放学后用零花钱买一串烤肠回家路上吃。妈妈说今天允许他看半个小时的电视节目,他一定要早点回家。
  可出了校门没几步,眼尖的姜烨却一眼看见了人群中不断踮脚眺望的妈妈。
  “妈!”姜烨开心地朝她小跑而去,“你怎么来了?”自从他念三年级起,妈妈就没再接过他放学了。
  妈妈揉了揉姜烨毛茸茸的脑袋,笑道:“今天起就是六年级的大朋友啦,感觉怎么样?”
  姜烨自信地点了点头:“感觉很好啊!”
  妈妈笑了笑,牵起姜烨的小手:“来,今天我们不着急回家。爸爸临时加班,没办法和我们一起吃晚饭了。我们去外面吃吧?”
  姜烨的脸上顿时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好!”
  妈妈带着姜烨去旁边的路边取了自行车。姜烨熟练地爬上车后座,脚踩在固定车轮的铁棍上,脑袋有节奏地晃动着哼着歌。
  妈妈和姜烨去了家楼下的面馆,点了一份牛r_ou_面,一份肥肠面。楼下的面馆味道很好,姜烨吃得很香。一碗面条下肚,胃里也暖暖的。最后喝一口辛辣的面汤,接过妈妈递来的餐巾纸擦了擦嘴:“妈,我吃完啦。”
  妈妈莞尔:“吃饱了没有?还要不要再点份汤?”
  姜烨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会,突然又小声道:“妈。”
  “嗯?”
  “爸爸……最近为什么总加班?昨天晚上十点钟才回家。”
  姜妈妈顿了顿,眼神里顿时多了些情绪。但也淡淡一笑,只道:“爸爸工作忙。”说着用餐巾纸擦了擦手,笑着看了眼姜烨,“吃完了?那我们回家吧。”
  “弟弟……?”
  似乎是对这个消息有些消化不了,姜烨紧锁着眉头坐在沙发上,眼神飘忽不定,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吃完面后,母子俩回到家,没想到加班的爸爸今天很早就到了家,正襟危坐等待着他们俩回来。
  姜烨刚想欣喜地上前问好,姜绍辉却没给他机会,大手一挥示意儿子在自己面前坐下来。姜烨只好乖乖地找了个凳子坐好,一头雾水的时候,母亲唐代荷也换下了外衣,在姜绍辉身边站定。
  看着阵势,家里应该有大事要宣布。姜烨不由得有点儿紧张。
  可从父亲嘴里说出的事,实在有点超出了姜烨的想象范围。
  “家里要多一个弟弟了。”
  看样子不像是商量的口吻,更像是通知。姜烨的脸色一下就变了,盯着妈妈的肚子看了半天,和往常没有什么差别啊。
  “妈……”姜烨试探性地开口,唐代荷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姜绍辉沉默了一会,道:“你妈妈没有怀孕。”
  姜烨更加疑惑了。
  这件事情特殊,一时半会俩夫妻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儿子说明。但这次已经下了决心,就算再难以启齿,事实也已经是板上钉钉。
  姜绍辉深呼一口气,道:“是爸爸工作的时候遇见的一个孩子,今年7岁了。那个孩子的爸爸妈妈……前几天遇害了。我们就决定收养那个孩子。姜烨,以后,他就是你的弟弟。”
  姜烨的脑袋嗡的一声:“什、什么意思?”
  姜绍辉叹了口气,眼神闪动了几下。
  “半个月前,我在忙一桩抢劫的案子。抢劫犯逃去了隔壁的一个村子,冲进了一户人家里,把夫妻两个人都杀害了……家里的孩子藏在灶台里,没被歹徒发现,才生还了下来。”姜绍辉望着姜烨,认真道,“我和你妈妈已经商量好了。过几天我会把他接回家。以后,他就叫唐黎,跟着你妈妈姓。”
  唐黎!姜烨的手一抖,碰掉了茶几上的水杯。热水洒了一地。姜烨下意识去用手擦,却烫得吃痛地喊出声。
  唐代荷着急地起身拿了冷毛巾敷在姜烨的手上:“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
  姜烨摇摇头,一双眼睛紧紧凝望着姜绍辉:“爸……为什么?”为什么要收养那个小孩?难道……是因为姜烨犯了什么错误么?让爸爸对自己失望了么?
  唐代荷叹了口气,将姜烨的手掌握在手心,“姜烨,我们收养弟弟,并不是因为你。即使家里多了一个弟弟,爸爸和妈妈对你的爱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耍诈克劲敌》 by 元湘 下一篇:小宝贝 by 随意蹦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