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汹涌 by 空梦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穿越

 《汹涌》第十一章

  
  孟炎晚上又忙到淩晨,又被艾小龙的车堵住了。
  
  “你这是什么毛病?”孟炎下了车,走艾小龙面前,又给他递了根烟,好声好气地问:“我是被你弄死的,你不找弄死你的人的麻烦,找我的?觉得我这柿子软得太好捏了是吗?”
  
  艾小龙换了套衣服,头发也是打理得整齐,站孟炎前面,又像个小贵公子哥了……
  
  他脸色也比孟炎好,孟炎这半年每晚忙到二三点,回家是四点了,睡到八点,又要赶回来工作,折腾半年,再加上他常穿着工服,好好的相貌也被折损掉了五六分,和艾小龙一比,平时不明显,这时候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差得太多了。
  
  “你就这点出息了?”孟炎给艾小龙点上烟,继续尽量好声好气地说,“要不咱们这么说,你想跟我合作?可那是不可能的事,你想想你上辈子你是怎么对我的,你觉得我有可能跟你合作吗?”
  
  他偏过身,靠在艾小龙的车上,没等来艾小龙的回答也不以为然地继续说,“换谁谁都不可能,你就上辈子看我不顺眼,弄死了我妈和我,这辈子你都还要找我麻烦,你说你都杀我全家了,你让我怎么跟你合作?”
  
  说完他转头看着脸又y-in下来的艾小龙,“要不这样,你们先动手玩着,我不闻不问,谁都不理,等你们弄出个死活来了,你要是还活着,我到时候再找你算帐?”
  
  艾小龙听了冷笑出声,“你以为你是谁?”
  
  就凭孟炎现在这谁都可以捏死的身份,他哪来的底气说的这话?
  
  孟炎弹掉手中的烟灰,眯了眯眼说,“是啊,现在我什么都不是,但说不定哪天我就爬上去了呢,你看看,我被你赶出学校了,可还有着份工作呢,要不,你本事这么大,把我这工作也搞掉怎么样?”
  
  艾小龙又气得发抖起来了。
  
  孟炎回头瞄了他两眼,转过头懒懒地说:“你不是有点心计的吗?你弄死我的时候就那么忍得住,可现在怎么不行了?就你现在这表现,玩得过谁呢。”
  
  说完他起身往自己的车上走,走到半路,回过头对艾小龙说:“我刚才的话算数,你自己想想,当然,你不介意现在多我一个敌手,我也不介意。”
  
  孟炎开车到了码头,停好车正要上快艇,远处有人快步走了过来,还叫了他一声,“孟少……”
  
  私人码头边有盏路灯,很亮,但人离得太远,看不太清楚,等人一走近,孟炎才看清这是常跟他接触的郑律师。
  
  “郑律师……”看清人,孟炎叫了一声。
  
  他这半年多已经学会对人低腰了──这就是现实的“魅力”,只要想活着,困境里谁都得学会弯下腰。
  
  “孟少这么晚回去?”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走近了,金边眼镜闪着光,照亮了他j-i,ng神奕奕的脸。
  
  相比之下,大衣和帽子上还有灰尘的孟炎落魄得就像个流浪汉,担不起他口中的那句“孟少”。
  
  “嗯,忙得有点晚。”孟炎掏出烟,给了郑律师一根。
  
  郑律师接过,对他笑了一下,说:“我跟老板在茶馆里跟人谈事呢,刚听到车声,我猜想这么晚回去的人怕只有你了,就过来看看。”
  
  孟炎看了眼不远处那座半架在悬崖上的茶馆,他自在这个私人码头坐快艇的这段时间都没去过那边,看那样子也知道是个一般人进不得的地方。
  
  “过去坐坐?”郑律师提出邀请。
  
  “好。”孟炎直接点头,他知道这人走这么段时间过来叫他,肯定是佟海威答应了的。
  
  老板要见他?挺好的事,去露个眼,混个眼熟。
  
  在路上,郑律师跟孟炎聊了最近工地上发生的一些事,说过几天,可能还得调孟炎去帮忙新拆迁区的事。
  
  对于前面搞定的拆迁户,孟炎事先做的功课足,哪家哪户有几个人,每个人是干什么的,这家里缺什么短什么,满足他们哪方面的事情可以让他们不废话搬走,样样他都做得足,所以一临到要让人搬空了,他只要把按他们的需求制订的合同一放桌上,没几句就会被人签了走人。
  
  你说他经常冷着个脸让人不好接近,可也就是他,能一天到晚耗在不愿意搬走的人家里跟他们谈处理细节,直谈到人愿意走了他才撒手。
  
  也不是哪个人能早上九点上班,上到晚上一二点才能回头,并且上工地扛包的事他也干,爬楼视察楼板的事他也干,给上司跑腿买水买烟的事他也不拒绝,他这半年来把他的腰弯得足够低,低到佟威海偶尔还会主动打个电话跟他聊几句的地步。
  
  到了茶馆,临海的窗边上只坐有佟威海一人。
  
  “来了,坐。”佟威海穿着黑色的羊毛衫,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很是温和。
  
  孟炎走了过去,把大衣和帽子脱了,里面的工服其实也有点脏,但也不是太明显,孟炎也无心去理会现在的穿着,反正他全身上下没哪次是彻底干净的,他坐到了位置上,这时郑律师也坐下,给他倒了杯温热的牛n_ai,“喝点这个,等会回去能好好睡一觉。”
  
  “谢谢。”孟炎伸出有薄茧的手拿起杯子喝了几口。
  
  佟威海的眼神从他手上扫过,对孟炎说:“饿吗?吃点热的?”
  
  “不了,我妈应该在家做了面条等着我回去吃。”孟炎摇了下头。
  
  “这么晚都等你?”佟威海把一个刚放上来不久的蛋饺夹点了他面前的碟子里。
  
  孟炎拿起筷子塞到了口里,嚼了嚼咽下,把剩下的牛n_ai也喝了,点头说,“等,她就一c,ao心的命。”
  
  他若无其事地说着,佟威海见状失笑了一下,“这也是你每晚都要赶回家的原因?”
  
  “那能怎么办?总不能让她跟着我住外面吗?她出去没了命,我这都图的是什么?”跟佟威海说话,孟炎全部直接说真话,他没那个说出谎话还要猜测佟威海信不信的心思,在这种人面前,最省事的办法就是哪句话都让他挑不出假,不管带不带刺,好不好听都如此。
  
  “你们的事还闹着啊?”佟威海见孟炎一口就是一个蛋饺,又给他夹了一个。
  
  孟炎这次夹起咬了半个,没看佟威海,低头把整个都吃了,才说,“要不我能给您这样卖命吗?”
  
  要不是要找靠山,他能起早贪黑地把自己当驴子使吗?
  
  佟威海这句话真是问得太不轻不痒了,上位者就是这样,爱说以为高明的明则关切暗则怜悯的话,说得倒是随和,可其实这些人里骨子里都凉薄得很。
  
  这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要非装体恤──真是太爱装了,孟炎觉得他不适合那一套,佟威海言语中对他透出的那点熟敛他也觉得没用,哪天要是他没用,佟威海只会直接不用他,而不会因为曾经觉得可怜过他就会帮他一把。
  
  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所以佟威海明面怎么对他那是佟威海的手法,他还是得实打实地干活……"
  
  “你这头倒是低得快,”佟威海说着这句又问了句:“还要牛n_ai吗?”
  
  “不要了,我喝点水。”孟炎伸手自己动手给自己倒了杯水。
  
  “去年见着你,还想着这是谁家这么有个x_i,ng的孩子……”这时有服务生过来,佟威海拿过他端着的盘子中的热毛巾递给孟炎,“擦两把。”
  
  “谢谢。”旁边郑律师见此举忍不住眉毛跳了跳,倒是孟炎没有丝毫慌乱和惊异地接过毛巾就擦。
  
  郑律师见了忍不住想,现在还是蛮有个x_i,ng的嘛……
  
  孟炎擦完脸和手,样子也没变好看,眼睛下就是两坨黑色的影子,脸孔也偏黑,穿的又是工装,实在好看不到哪里去,确实跟前半年的那少爷模样是两个模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汹涌 by 空梦 (一) 下一篇:汹涌 by 空梦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