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汹涌 by 空梦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穿越

 《汹涌》

  
  主角:孟炎
  
  第一章
  
  死前觉得自己这辈子活得太他妈窝囊的孟炎重生活过来的第二天早上,他妈过来叫他起床吃饭上学,孟炎不耐烦看了她一眼,然後孟妈被他带有杀气的一眼给吓得摔在了地上。
  
  孟炎无语。
  
  孟妈也无语。
  
  被自己儿子吓到腿软摔倒,这可真不是什麽有脸面的事。
  
  饭桌上孟妈讪讪,为了安抚自己,也为了安抚孟炎,多给了孟炎二百块零用钱。
  
  上辈子,也就是孟炎窝囊死掉的那辈子,他妈就溺爱他成x_i,ng,到死都在说我儿子一点错都没有,死之前的前一天还把来抓孟炎的警察拿菜刀砍了出去。
  
  孟炎在昨天醒过来的时候花了一天时间接受自己的重生,不管事情多麽离谱他还是接受了,但只要一想到他那具活到35岁的尸体现在可能在另一个空间里接受别人的尸j,i,an,他就浑身充满杀气。
  
  监狱里的那帮人,死活不忌,终於把他干掉不j,i,an他的屁股?哼,孟炎可没觉得自己有那个运气。
  
  所以就算重生了,一切能从头开始,可一想到这事,孟炎就满心的不快,所以顶著他重生的这张十七岁的脸一脸便秘。
  
  这便秘脸,就跟他以前十七岁的那张一模一样,孟妈也跟以前那样没变,看著儿子这张y-in阳怪气的脸还一脸讨好,“钱够吗?不够妈再给点。”
  
  说著又给孟炎拿了二百。
  
  孟炎看著他妈,更他妈的无语了。
  
  他在监狱里的时候,想到他妈,他就老是想著那时候为什麽她就不打死他呢?或者一出生就干脆把他掐死算了,弄死他这个没良心的蠢货,兴许她就能多活几年,还能得几分清静,或许还能凭著她那张清秀的脸,能骗个男人过个有人依靠的下半辈子,而不是最後为了他死不瞑目。
  
  “还不够啊?”孟妈看儿子还忤著那张死人脸,只好再去打开钱包。
  
  孟炎看得暴躁,起身踢了椅子一脚,拿起孟妈准备好的书包就往外走。
  
  走到门口,觉得自己这畜牲样跟前辈子没什麽两样,他深吸了口气,回过头走到怔怔看著他有点不知所措的孟妈身边,两手扶住她的肩,对她说:“你等会要去上班?”
  
  “诶。”孟妈立马对她儿子展开满脸笑,笑得孟炎心一阵抽疼。
  
  他努力压抑住那股闷痛得神经都在猛抽的疼痛,看著他家的傻女人冷冰冰地说:“那我放学来找你。”
  
  “啊?”孟妈有点惊。
  
  “一起吃饭。”孟炎说完这句就走了,不走他觉得自己肯定会掉泪。
  
  他受不了他妈那惊愣中带著点惊喜的表情。
  
  他没坐电梯,走楼梯通道,他匆匆地快步下楼,眼泪还是没忍住,从眼角流下……
  
  屋内,孟妈傻了半会,还掐了自己一把,这才傻笑起来。
  
  她那个跟她多说句话就想摔桌的儿子放学找她吃饭?天上没下红雨吧?
  
  孟炎在他以前读的那个高中门口看到了胖子,胖子嘻嘻哈哈地走过来跟他勾肩搭背,在他搭到的那刻,孟炎笑了。
  
  然後他把胖子拖到了一家小便利店的後门,狠狠揍了他一顿。
  
  胖子被他打得像个浑身都沾了血的胖馒头,惊恐失声地朝孟炎喊,“孟老大,孟老大,我是哪得罪你了?”
  
  他现在是没得罪,可後来他得罪了。
  
  就是现在这个跟著他的狗腿子,在他背後捅了他一刀,捅得又深又狠,让他连他妈最後一程都没去送。
  
  他唯一的亲妈,唯一对他好的人,他唯一的亲人,最後为了他死了的母亲,他都没去送最後一程。
  
  孟炎觉得他就算死十辈子,他都忘不了当时他跪趴在地上,浑身是血求秦德翼让他去送他妈最後一程的那股钻心痛骨的悲凄与狼狈。
  
  那时候他真是恨不得一刀一刀活活剐了自己啊,那种痛苦,怎麽忘得了?
  
  孟炎居高临下地看著被他揍得浑身是血的胖子,冷冷地扯了扯嘴角,话也懒得说一句,转身去学校。
  
  胖子还在他背後哀嚎,带著哭音在嚎著不明白哪得罪了孟炎的话。
  
  孟炎边听边笑,想著这才是开头呢。
  
  以後你会多惨,你都想象不出,叶宗昭。作家的话:等会还有第二章。
  
  《汹涌》第二章
  
  第二章
  
  在学校的一整天,没谁过来跟坐在教室最後一排最後一个位置的孟炎说话。
  
  前世孟炎满身煞气,在这算得上好的高中里的,背景好的看不起这个谁也不理的拽货,背景一般的,怕孟炎身上那股冷酷的凶气。
  
  他今天进了那个他妈花钱帮他弄进的高三(一)班,跟前世一样,谁都无视他。
  
  至於那个狗腿子的叶宗昭,是别班的,那死胖子家里穷,靠学业好才进的这所高中,跟在孟炎後面也是为了骗吃骗喝,今天挨了一顿揍,估计他一星期内都不会来上课。
  
  孟炎在学校呆了一天,皱著眉听课,不懂的全划拉了出来,准备回头再想办法再补上。
  
  他前世就上了一个三流的大学,还是他妈拿钱买的,这辈子三流大学他是不想再上了,得去考个好点的学校,弄个好点的学历,让那婆娘出去了不需靠凶残让人服威,而是真的拿他得意一翻。
  
  他刚死了复活,信息量太多,脑子想不出太多事,现在最大的想法就是对他妈好点。
  
  至於怎麽个好活,也没全想明白。
  
  先走一步算一步。
  
  但最低限度,他得让她好好活著,不掉泪,不受苦地好好活著。
  
  当然,上辈子对他不住的那些人,他也理所当然地会在这辈子让他们不得好死。
  
  他不是个好人,老天爷竟然让他这种人能重活一次,他要不报仇,他就不是孟炎,也对不住他那十年如同在阿鼻地狱的监狱日子。
  
  孟炎父亲是被人砍死的,他家在这个小城以前很有钱,有钱到很多人窥觑的地步。
  
  後来有人为了一处孟爸先入手的地皮叫黑社会把他爸砍了,孟家被推入到水深火热,亲朋戚友都想从他家分一杯羹的地步,这时孟妈这个别人眼中不成事的弱女子异军突起,抱著只三岁的孟炎疯赶著那群想占孟家便宜的人,饶是她拼了命,也只守住了孟家的存款和那块孟爸为它而死的地皮,其它孟爸的产业,大到百货公司,煤矿产业,小到几处在小城镇买的店铺,全都被孟家的亲戚和她娘家的那些亲戚全部瓜分走了。
  
  所幸那块地皮後来成了城市的中心,孟妈按孟爸生前的意思建立了一个市场,把它划区租掉,而她也拿了一块弄了个百货批发部,每天过来努力挣钱为孟炎攒钱,还她的人生债。
  
  因为她娘家的人抢去了孟爸不少财产,孟妈觉得对不起孟爸,更对不起孟爸唯一的儿子孟炎,於是那几十年里,她任由孟炎为所欲为,觉得怎麽补偿他都不为过,哪怕後来孟炎找了个男人,甚至为了那个叫秦德翼的男人像狗一样地被秦家的人贱踏,她也没怪过她拿来当心肝宝贝的孟炎一句。
  
  在孟炎的前辈子,这个死不瞑目的女人最後的怆惶就是她帮她儿子攒的钱没交到她儿子手里,在得知孟炎会进监狱的那天,她甚至拿著她所有的一切下跪求著那个置孟炎於死地的男人,求秦德翼饶他一命。
  
  可惜,她卑微到可悲的乞求没换来任何东西,只是让那男人把当时的摄像拿到孟炎面前,在孟炎心上砍了一刀又一刀,一年又一年地砍上一刀,又一刀……直至死,孟炎都觉得自己是条他妈怎麽养都养不亲的畜牲。
  
  可能他太过於憎恨自己,憎恨自己的愚蠢和愚昧,憎恨自己到了恨不得把自己都生吃了的地步,憎恨到了这股恨意恨连老天爷都无法忽视那股恶意的地步,所以老天爷都不得不无奈地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无独有偶 by 国王蓝 下一篇:汹涌 by 空梦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