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我的男人是玩具 by 童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一章 
  这天是康磊私立高中新生训练的第一天。 
  迎风将飞扬的过肩长发勾在耳后,张绮琪看了看手表。再过半个钟头,开学典礼才要开始,与其坐在教室里发呆,不如自己先四处晃晃吧? 
  她随意将黑得发亮的书包背上肩膀,长而翘的睫毛眨啊眨的,隐隐露出一双猫儿似晶亮的瞳眸,俏挺鼻子下那双红润的唇,勾著一抹让人心生好奇的微笑。 
  徐徐行走进一条林荫小径,她仰起头,闭上眼作个深呼吸,芬芳的青草香味让她发出好满足、好满足的叹息声。 
  这才叫人生嘛!可爱的虎牙轻咬笑开的唇瓣。她可是花了一年的努力才考进这所顶尖的私立高中,没有好好享受一番,怎么对得起去年所牺牲的时间呢? 
  她的家境小康,在康磊高中开出“榜首人学,三年学费全免”的优握条件,及学校整体的表现与市立第一女中不分轩辕之下,张绮琪决定进入康磊就读。 
  若少个二点一分,她这榜首的宝座就要让人了。 
  她望著被绿荫遮住的湛蓝天空,再次庆幸自己的好运气。 
  一阵细碎脚步声从身后响起,张绮琪转过身,一名娇小的女孩也跟她方才一样仰头、深呼吸。  她也是个懂得享受人生的人吗?张绮琪一点也不介意被人打扰,相反的,她对来人可是好奇得很呢! 
  张绮琪走近她,对她挥手,“早安。”看见对方雪白的衬衫上和自己一样绣著一条蓝色横杠,“你也是新生?” 
  女孩睁开眼,回个温柔的微笑,“嗯!你也是啊!真巧。” 
  她轻浅的笑容让张绮琪心中升起好感,“我叫张绮琪,是一年一班的学生。你呢?可以告诉我名字吗?” 
  女孩有点惊讶,“你就是张绮琪?” 
  没想到人学第一天,就已经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啦?她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对啊!” 
  我就是张绮琪。 
  顽皮跳上女孩的双眼,“这样的话,我想,我的名字对你来说,应该不会陌生才对。” 
  为什么她这么笃定呢? 
  张绮琪脑子一转,立刻了解她的意思,双手一拍,“哦!我知道了!你是纪梅君对不对? 
  真的好巧呢!未来三年我们都是同班同学,这三年还请你多多指教罗!”她大方的伸出友谊的手。 
  自己险胜两分赢过的女孩名字,张绮琪怎么可能会毫无印象? 
  纪梅君原以为摘下榜首的会是一个鼻孔朝天、狗眼看人低的女生,但是从张绮琪清澈的双眼、丝毫不做作的态度中,纪梅君知道她是个开朗、善良的女孩。 
  纪梅君握住她的手,“你可是榜首呢!我才要请你多多指教。” 
  张绮琪乾笑两声,“别叫我榜首啦!听起来怪别扭的。” 
  “别不好意思了,开学典礼你还要代表高一的学生上台致词呢!”纪梅君保守估计,至少这半年内,张绮琪都会受到大家的注目。 
  “我那天可不可以请假啊?”寒毛一根根从张绮琪身上站起。她一点都不喜欢像野生保育类动物般被人注视啊! 
  “看开点吧!榜首小姐。”纪梅君同情的望著新认识的朋友。 
  张绮琪没作声的瞟了她一记,惹得纪梅君轻笑不止。 
  “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像猫咪啊?”方才那一眼,还真像只酣睡被扰醒而恼怒的猫儿呢! 
  “你大概是第八十八个问过我这个问题的人。”张绮琪翻个白眼,抬起手腕,大吃一惊。“哎呀!都已经超过新生集合的时间啦!我们还在这边悠哉的聊天,真糟糕!” 
  两人连忙朝礼堂跑去,金黄色的阳光洒在她们身上,为她们方燃起的友谊作了绝佳的见证,而热闹的校园生活也即将展开…… 
  在母亲的声声催促下,张绮琪只能哀怨的坐上自家轿车。 
  张父从后照镜看了她一眼,“宝贝,怎么这么没精神?” 
  “有吗?”头也没抬,张绮琪有气无力的回答。 
  问不出结果,他转头望向老婆,“女儿怎么了?” 
  张母瞄了后头的人儿一眼,“她今天要上台代表新生致词。” 
  “真的吗?哇塞!这可是天大的事啊!宝贝,我可不可以到场观礼啊?”张父表情充满惊喜。 
  “拜托,我都已经高中了耶!怎么还可能让家长参加开学典礼?”张绮琪一点都不介意泼张父一桶冷水。就算家长可以参加,打死她都不会让父亲去。 
  她已经很不想上台了,若底下还有个拿著摄影机对著自己猛拍,还不停叫她对著镜头笑一笑的父亲……一想到那个画面,她就忍不住头皮一阵发麻。 
  “高中又怎么样?就算你已经四十岁,有了自己的家庭,在父母的心目中,你还是我们的亲亲小北鼻啊!”张父不同意的哇哇大叫。 
  “老爸,少说这些恶心的废话,专心开你的车啦!”张绮琪无奈的用手撑住脑袋。 
  车子一到学校门口,她一点也不同情父亲苦兮兮的模样,丢了句“再见”就下车。 
  走进教室没多久,纪梅君走了过来。 
  “你的脸色有点差。”想到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张家父母,纪梅君隐忍住笑。‘涨伯伯是不是又说了什么?” 
  “你真是我的知己。”张绮琪一边打开纸盒包装的牛奶,一边抱怨她那个宝贝父亲。 
  “他居然想参加我的开学典礼耶!真是受不了他。” 
  “女儿是榜首,又要代表新生致词,做父母的当然会感到很骄傲罗!” 
  咬著吸管,张绮琪吊起眼,没好气的问:“纪梅君,你是不是对我入学考试赢你两分的事念念不忘?干嘛一直强调我是榜首啊?” 
  “我是有点小忌妒啦!但我说的也没有错啊!谁都希望看见自己的孩子上台嘛!说有多风光,就有多风光。” 
  “你不会了解的啦你见过你直属学姊了吗?”张绮琪恨恨的啃完最后一口面包。 
  纪梅君点点头,知道自己考上康磊后没多久,她直属学姊就打过电话到她家里,还希望她加人钢琴社呢! 
  “你直属的学长还是学姊,还没有跟你联络吗?” 
  张绮琪失落感一闪而过,“没有。” 
  奇怪了?她不是才对父亲老把自己当小孩子感到厌恶吗?为什么她会对自己直属的学长、学姊没找自己感到失望呢? 
  算了,就算没有他们的帮忙,她还是能在康磊快乐的过三年啊!她在心中安慰自己。 
  好友的肩膀垂下,纪梅君知道她其实很介意,她柔声的问:“要不等开学典礼结束,我陪你去二年一班问问看?说不定对方忙昏头,忘了找你也说不定。” 
  “没关系啦!反正我没差啊!搞不好我的学长姊被留级,所以不好意思来跟我相认也说不定。”故作轻快的摇摇头,张绮琪满脸不在乎。 
  “张绮琪,外找。”同班同学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外找?在开学的第一天?张绮琪跟纪梅君交换个疑惑的眼神,往门外望去。 
  对方背著阳光,脸孔看不清楚,只知道是个男生。 
  两人走出教室,男孩的五官也逐一清晰。 
  他有一双浓而有型的眉毛,在黑色镜框后是一双温和如水的眸子,直挺的鼻梁下是刚毅的唇,整体看起来很绅士。 
  他明明找的是一个人,为什么出现两个呢?蒋仲霖有些疑惑,“你们……谁是张绮琪?” 
  瞄了他制服上的两杠横线,如果张绮琪没有猜错,这家伙八成是一度被怀疑遗弃她的直属学长吧? 
  说曹操,曹操到,真是好你个学长,比神灯巨人还准时。 
  “你猜。’张绮琪率先抢话。 
  纪梅君看了好友一眼,好奇这家伙是不是在哪里惹过她?否则她不会以这么挑衅的口吻询问对方。 
  蒋仲霖眼光来回打量著眼前的两个女孩,又往女孩胸口的方向望去。 
  当张绮琪正要质问他怎么如此唐突时,他毫不犹豫的指著张绮琪,“你就是张绮琪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我的男孩 by 信渡 下一篇:寄宿学校 by 欲逐轻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