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原生之罪 by 麟九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第1章 第 1 章
  程捷把最后一杯酒放到客人面前返回吧台后时,酒保米卡正和一位小哥聊得火热。
  小哥面红齿白,含羞带怯的看着米卡,红润的嘴唇抿着杯中的酒,显然两位今晚都找到了可以度过一夜的伴侣。
  程捷不太关心两人聊了什么,也不在意两人今晚会发展出什么关系,他比较在意今晚什么时候下班,或者某一桌订单会不会送到他手里,这样他就不用看到不想看到的人或是可以逃过被某个人看到的命运了。
  程捷看了挂在墙上的是时钟,刚刚十一点零三分——距离下班还有五十七分钟。下班没有指望了,而他的运气显然也不是这么好,米卡给他的订单中就是他不想送去的那一桌。
  从穆城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了对方,身高体长,穿着黑色的T恤,外面套着一件牛仔外套,耳朵上扣着一颗耳钉,耳钉在灯光下折射出熠熠光芒,帅气得很。酒吧的猎手们被这年轻肆意的荷尔蒙吸引得蠢蠢欲动,却又不会丧失捕猎者的耐心愚蠢到立刻上前狩猎。
  穆城对于这些视线熟若无睹,带着身后两个年轻人坐到酒吧的角落中去。那个地方隔绝了大部分露骨的视线,却不会让程捷觉的穆城的身影很难寻找到。因为酒吧贴在墙上的玻璃镜把穆城一举一动都忠诚的同步了——哪怕看到的只是背影。
  程捷端着三杯颜色不同的酒往穆城那一桌走去,脑海里想的却是穆城的耳钉。穆城不会打耳洞,戴的应该是耳夹。
  把酒端到穆城那一桌时,他听到穆城和其余两个人聊着学校学生会的事情。当看到他送酒上去时,几人停止了聊天,坐在穆城对面的青年看到他更是冷笑了一声。
  青年是何锦亦,那是穆城的堂弟,一只是个眼高于顶的家伙。在这声冷哼中,程捷读懂了对方的不屑,也让他觉得难堪——在酒吧打工的难堪。
  程捷尽量忽视内心的波动,他把酒放到穆城的面前,直起身时从对方的锁骨扫过喉结,略过浅色的嘴唇到达高挺的鼻梁——猝不及防的他的视线和穆城的撞到了一起!
  程捷感受到了心脏停止跳动的感觉,穆城的视线犀利极了,仿佛一把利剑,瞬间刺穿了程捷努力做出的平静的外表。他勉强维持着动作的顺畅,转身快步往吧台走去。往回走时甚至撞到了一张桌子的桌角,他被撞到的胯骨很疼,然而不敢提停下,他害怕穆城如影随形的目光,也让他错失了观察穆城是否打耳洞的机会。
  他是生长在黑暗里的一只丑陋的怪物,渴望看到光却无法直视深渊下唯一的光源,那会灼伤他的眼,会将他焚烧成灰烬。
  “哥,没想到他会在这个酒吧工作。”
  穆城“嗯”了一声,收回目光,把桌上的酒杯拿起,薄唇抿上玻璃杯的边缘呷了一口酒。
  旁边的是何锦亦新交的朋友,他疑惑地目光在穆城和何锦亦之间打转,何锦亦一笑,直接往对方身上趟去,笑嘻嘻的转移话题。对方很知趣,知道两人不想提,便跟着说了其他事,和何锦亦在笑成了一团。
  十一月的深秋风,街道两旁的树叶凋零,踩在枯黄的落叶上咔嚓咔嚓作响。
  程捷从酒吧后门出来冷得一哆嗦,随手把处理的垃圾丢到了旁白垃圾池里。
  酒吧的侍者都从后门走了出来纷纷互道别,其中几人找到放在后门附近的小电驴准备上车狂奔回家。
  “真羡慕你们有小电炉的人啊。”程捷把手揣在揣在口袋里,嘴角微微上扬。
  一个男生拍了拍后坐,笑着对程捷说:“过来小橙子,哥载你回家。”
  程捷连连摆手,笑着拒绝,表示自己家就在附近,不需要了。说罢趁着对方开车锁之际溜了。
  都看不到同事的身影之后,程捷在深秋的夜晚沿着大马路开始跑起来。这个时间是没有公交的,而程捷不舍得花钱去坐出粗车,所以他选择跑回去。既可以锻炼身体,也可以节省走回去的时间,更可以节省钱,一举三得嘛。
  他是这么安慰自己的,然而他还没有跑到一千米就喘得不行了,扶着马路边上的一颗树狂喘气。偶然一个低头看到树下是一滩呕吐物,顿时觉得恶心得不行,嘴唇闭合,屏住呼吸又往前跑了几百米。
  跑远后,程捷实在有点难受,脑海里全是刚才那摊呕吐物,怎么都抹不去,自己反胃得不行,直接在草丛旁边吐了。
  穆城坐在车里,深邃幽黑的眼睛透过车窗玻璃看到路边难受的程捷,他嘴唇紧抿,把正在振动进信息的手机扔到后坐,踩下车门往前去。
  夜晚的风比白日冷,程捷把围巾裹紧一些,深吸一口气直接跑了出去。
  头顶的路灯光线昏黄,鞋底和地面接触的声音与喘气的声音在寂静空旷的路上显得那么大声,脚底下被碾碎的落叶咔嚓作响,马路上飞驰而过的汽车犹如一只激射而出的利箭,眨眼间消失在眼前。
  这条路到底有多长呢?
  程捷伸手擦了擦脸,感觉脚已经累得没有知觉了。
  也许自己应该放弃了,叫个计程车什么的,这样可以节省回去的时间,接触到滚烫的热水,喝一杯温热的牛奶,还有柔软的床可以安然入睡。
  一辆黑色从后面驶来,停在距离程捷几米远的人行道旁。程捷没有留意,直愣愣的往前跑去。
  “程捷。”
  经过车子旁时,程捷听到穆城的声音,他瞳孔一缩,僵硬着身子转过身,对上了车里穆城的脸。
  “上来。”穆城说。
  程捷僵硬在原地,嘴唇蠕动,想要说什么,穆城皱眉,狭长的眼眯起:“上来。”
  对于穆城的话,程捷从来不会违反。他拉开车门,坐上了车,车上有股淡淡的草药味,很好闻。香味来源于车上挂着的一个艾草香囊。
  两人都没有说话,程捷安静的坐在副驾驶上看着他发动汽车,快速驶离这条路,窗外的风景飞速往后退去,风从还露出些许缝隙的玻璃窗中吹进来,如小刀,如刺,刮过程捷的脸。
  程捷把脸埋在围巾下,愣愣的盯着衣服上的扣子发呆。
  他不懂穆城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去,他明明看到穆城在十一点半时就已经走了。他的手指扣着衣角,心里觉得有些丢脸,穆城……看到了自己为了省几块钱在路上跑回去的样子了。
  他非常想找个洞钻寄去,哪怕像只鸵鸟撅着屁股把头埋进洞里也好过面对这种尴尬的场景。
  穆城在开车的间隙往隔壁看了一眼,看到程捷缩着身子,头靠在座椅上,脸埋在围巾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车窗玻璃倒映出他不甚安稳的表情。
  穆城把车窗升高,挡住漏进来的风,踩下油门,汽车像在海里穿梭的鱼,避开其他车辆飞速往前跑去。
  穆城回到穆家的时候已经一点半了,程捷睡得很稳,纤长的睫毛时不时轻轻颤动,嘴唇微启,隐约能看到里面粉色的舌尖。穆城眸色暗沉,抬起手凑近他的脸,指尖能感受到程捷呼出的气息拂过手背,是湿热的,带着**的……
  程捷被突如其来的一道铃声震醒,他像只受惊的小鹿,环顾了一下所处的位置,发现已经目的地已经到了。而穆城面表情坐在旁边,后坐的手机正吵闹着让主人接电话。
  程捷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窗外。
  “谢谢哥哥送我。”他说着,推门下车,“哥哥早点睡,晚安。”
  “嗯。晚安。”
  穆城看着他的背影,眼底的色彩晦暗不明,直到看到人走出车库才伸长手去拿后坐的手机。
  “喂?”
  “穆城!你干嘛不回我消息?电话也不接你是要干什么?你懂不懂得尊重我?!”
  寂静的夜晚,手机漏出来的音在地下车库中显得格外响亮。
  穆城说:“不好意思,之前在忙。”
  “忙忙忙!你忙也有时间接一下我的电话吧,电话不接那你好歹回一下信息啊!”
  穆城眉毛微微蹙起,双方交往的目的都不纯粹,邓家世看上穆家的权势,而穆家想要接触正在上升期的邓家。双方都知道这是个交易,但是现在邓西柚分不清自己位置,越界行为对穆城是个麻烦,他懒得应付这样的麻烦,只能提前解决麻烦了。
  程捷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头发上的水滴答往下滑,他抓着白毛巾往头发上擦,随便擦了一下把毛巾放到椅子上准备下楼去热杯牛奶。
  穆城上楼时就看到少年裹着一条宽大的睡衣赤着脚下楼,两人在楼梯拐角处相遇,穆城可以看到少年脸庞被热水蒸得一团粉嫩,头发上的水滴低落到他锁骨上,顺着曲线没入睡衣里,残留水汽带着沐浴露的清香充斥着楼下拐角这一处狭小的角落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尘欲香,夜缠双》 by 紫艾月樱、炼绮尘 (五) 下一篇:亲爱的,结婚吧 by 怜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