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亲密爱人 by 上官芹菜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甜文

 

 
第1章 
  我竟然没死。
  非但我没死,睁开眼睛看到季天澈人也好好地站在我面前。
  他像是没发现我已经醒了,手插着兜站在窗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概我没死成,他也很意外。
  可能也有点遗憾,毕竟当不成寡夫了。
 
第2章 
  我躺在病床上全身都很疼,闭上眼仿佛还能听到耳边炸药爆炸那一刻震耳欲聋的声音。
  还是我自己拔的引线。
  想来也是倒霉,人家本来是想绑架季天澈的,没绑成就把他的人生伴侣,也就是我给绑了。
  那犯人也是倒霉,本来看我们成天恩恩爱爱,想拿我威胁季天澈引他来救我的,等在我周围绑好炸药电话都打通了,没想到却听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
  我们的婚姻只是个幌子,季天澈爱的另有其人。
  别说那绑架犯懵了,连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当即跟他一起愣在了一处。
  可是太晚了,就在刚刚我已经自己偷偷拔了引线。
  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再说我这条命也不值钱,换季天澈一条命都还算有得赚。
  可是我后悔了,却已经来不及。
  在爆炸的前一刻,我想到我大概知道季天澈说的那个人应该是沈筝。
  而我叫沈笙。
 
 
第3章 
  沈筝是我的亲哥哥,比我早出生几分钟,我们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一张脸。
  从小到大只要我跟他互换了衣服穿,连我们的亲生父母都分不清我们。
  现在想想,也许一开始就哪里弄错了。
  想来也是,当初跟季天澈要好的明明是沈筝,可是有一天,他却突然拉住了我的手。
  我当时整个人开心的都要窜天了,根本没留意到这里面的不合理性。
  季天澈向来瞧不上我,不和我打一架已经是意外,哪里会主动跟我牵手?
  难怪第二天早上我主动去找他一起上学,他看到我的时候那么惊讶。
  想想就头疼,我落得今天这个下场着实不怨。
  我没忍住叹了口气,季天澈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然后在一瞬间睁大了双眼,眼睛里瞬间流露出的喜悦连我都信了。
  他冲到我床前不可置信地问我:“沈笙,你醒了?”
  季天澈的声音低沉动人,如今还有些哑,越发的好听了。
  可是我脑子里却只有听筒里他冰冷的声音,
  “沈笙的死活跟我没关系,你们找错人了。”
  他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所以他大概是没能听到炸弹爆炸的声音,可惜了。
  我这一辈子也就听过那么一次。
 
 
第4章 
  季天澈似乎很忙,在我醒来后的日子里他偶尔会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派助理过来。
  我听说绑架我的犯人也在那次爆炸里受了重伤,人没死,却也一直没有醒过来,医生说恢复意识的几率很小。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能所有人都不会知道了。
  我死里逃生,那次爆炸几乎把我给炸碎了,醒来之后也在病院里住了很久,久到足以把很多事情想清楚。
  比如季天澈既然喜欢的是沈筝,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答案其实很简单。
  因为他舍不得。
 
 
第5章 
  现在回想着当初刚刚跟他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几乎每段回忆都带着疼。
  季天澈跟家人出柜是在一场家宴上,当时季家有头有脸的人物,包括一些沾亲带故的亲友,比如我们一家人,也都在场。
  季母本来是想借此机会给季天澈安排个未婚妻什么的,却未料到季天澈语出惊人,当着所有在场人的面来了句。
  我已经有结婚对象了。
  当时全场都安静下来,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然后季天澈就朝我们这边看了过来,我当时紧张得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喉咙里。那个时候我跟季天澈已经暗戳戳的不清不楚着,但季天澈始终没挑明过,我心里也还是有些没底。
  直到他走过来,当着众人的面牵起了我的手。
  现在想来我长这么大鲜少有过特别快活的时候,唯有那一次,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从心里炸开花的快乐。
  只不过接下来的就太过惨烈了,季天澈当众出柜,气得季老爷子当场就拿起军鞭往他身上抽。季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是部队出身,即使是现在依然身手不凡,那鞭子抽下来的时候甚至都带着风。
  在季老爷子的盛怒之下,在场所有人都一声不吭,只有我不顾一切冲上去挡在季天澈身上。
  鞭子落在身上的瞬间,我觉得仿佛皮肉都要裂开了,当时满脑子想的却还是只有季天澈刚才也是这么疼的吗。
  傻不傻?
 
 
第6章 
  后来我们就正式在一起了,直到结婚之后很多年,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季家明里暗里整治人的手段只多不少,在外人的眼里我们越恩爱,背地里我就被整得越惨。有一些季天澈大概是知道的,可是能让他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
  现在想想,终于明白季天澈当时为什么是明明朝站在我前面的沈筝走过去,最后却牵起了我的手。
  应该是季家当时就已经察觉到季天澈喜欢男人的事,不然不会那么着急给他安排婚事。季天澈舍不得沈筝受苦,于是这个锅只能由我来背。
  而且在此之前,我都背得心甘情愿,甘之若饴。
 
 
第7章 
  等我可以从床上坐起来了,终于又重新见到季天澈。
  我这人没什么朋友,当时为了跟他在一起又跟家里父母断了来往,于是住院这么久也没什么人过来看我,大部分时间里都是我一个人独处。
  季天澈这人话不多,在病床边坐下来之后便在沉默地削苹果。
  过了好一会儿,才问我:“今天还是不想说话?”
  我沉默地看着他。
  自从醒了之后我就没再开口说过话,医生说可能是应激反应,只有我自己清楚,我是不想说话。
  事到如今,我跟季天澈还能有什么可说的?
  倒是他的话变得比以前多一些,削完一个苹果又拿起另一个,唠家常似的跟我说,沈筝这段时间病了所以才没来看你,你不要怪他。
  我点点头并没有太担心,如今他能过来这里,证明沈筝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第8章 
  沈筝从小就是个药罐子体质,小时候家里头请人来看过,那人掐指算了算,然后指了指我们这边说这孩子命薄,活不过两轮。
  后来沈筝确实连着生了几次大病,全家人便越发信了大师的话,用我爸的话说恨不得上班都把沈筝揣兜里,生怕他哪里磕了碰了。
  记得有一次沈筝得了流感半夜发起烧来,父母连夜把人送去了医院,之后几天都在医院里守着。
  可我那时整日里和沈筝待在一起,既然是流感当然不是只有沈筝一个人中招。等家里人从医院回来的时候我已经一个人在家里烧了几天,不过好在我命大,几碗热水灌下去竟然也就好了。
  只不过病好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父母还以为我被烧傻了。
  直到那天季天澈来我们家找沈筝玩,特意跑到我面前来皱着眉嫌弃地看我,问我你是傻了吗?
  说来也怪,当初生病的时候我没有哭,被一个人留在家里晚上够不到灯的开关,最后因为害怕只敢躲在被子里的时候没有哭,却偏偏在这个时候鼻子和喉咙都突然跟着一齐发酸。
  不过我当时还是没有让眼泪流出来,而是扑上去朝着季天澈的胳膊就咬了一口。
  那一口咬得很深,直到现在他的胳膊上都留着两道浅浅的疤痕。
  不过从那之后我倒是又能开口说话了,不知道现在再咬他一口,还能不能立马见效?
  季天澈见我没回应,低着头自顾自地摆弄着手里的苹果。
  我盯着他的胳膊看,思绪尚陷在往事里没回过神来,便听到他突然来了句可能你们是双胞胎有感应,你这边一出事,沈筝就病了。
  我睁大了眼睛怔怔地看着他,几乎不然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恍惚间,就仿佛又回到了许多年前的那个晚上,灯的开关就在我眼前,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永远都差那么一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假想男孩 by 饭饭粥粥 下一篇:亲爱的,请娶我 by 怜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