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上错床了啦! by 七喜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浪漫

 

 
  第一章 
  「庆爱、庆爱……」 
  有个像老鼠般大小的声音唤着元庆爱。 
  庆爱一愣,立即回头,东张西望地找着,却没看见人影,只听到「噗哧、噗哧」的声音。 
  「我在这里啦!」 
  声音从不远的前方传来。 
  庆爱定神一看── 
  要死了,是宛凌! 
  庆爱奔了过去,同宛凌一样矮着身子,两人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妳在做什么?」 
  为什么宛凌在自己家还得像个小偷似的? 
  「妳别这么大声,要是让严大哥知道我找妳,那就惨了!」 
  「严西聪不准妳跟我在一起?!」庆爱一听,眼瞇细了起来。 
  那个严西聪真是好样的,竟然敢阻止宛凌跟她友好,他也不想想看,她跟宛凌是什么交情! 
  「他以为他是谁啊?他凭什么阻止妳跟我来往?」 
  「庆爱,我拜托妳小声一点啦!妳这样大声嚷嚷,会被严大哥发现喔!」宛凌的胆子就跟米粒一样大。 
  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严大哥生气,偏偏庆爱跟严大哥两人总是不对盘,一见面就吵架,他们就像天生相克一样,彼此看谁都不顺眼。 
  「总之,庆爱,妳跟我来吧!我有话跟妳说。」宛凌拉着好友的手。 
  「哦!」庆爱站了起来,打算跟宛凌走。 
  「蹲着。」宛凌连忙又拉低庆爱的身子。 
  「怎么了?」 
  「妳得蹲着,要不然会被严大哥发现。」 
  「什么?为了怕被那个大**发现,我还得矮着身子走路?真他妈的见鬼了!廖宛凌小姐,我为什么得为妳牺牲到这种地步?」 
  「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妳是我唯一的知己,除了妳,我不晓得还能去找谁谈心。」 
  宛凌可怜兮兮地讨饶着,让庆爱不爽的心情立刻消减了一大半。 
  「行,就听妳一次,跟妳走就是了,妳别再摆出这副泪汪汪的脸来装可怜。」交到宛凌这个朋友,算她交友不慎。 
  「GO!」庆爱果真够义气的矮着身子,偷偷摸摸的跟在宛凌屁股后头,溜到另一个房间。 
  「严先生,惨了,宛凌小姐又跟元小姐在一起了。」 
  元小姐?严西聪眼瞇细起来,「是元庆爱?」 
  「是的。」 
  「她什么时候潜进来的?我不是吩咐过,不准那个女人再踏进我家门一步吗?」 
  严西聪一改平时稳健、事业有成的模样,一听到元庆爱那个小妖女又来他家,立刻像个毛毛躁躁的年轻小伙子一样,三步并成两步气冲冲地跑到会议室,想把那个小妖女丢出他家。 
  会议室里一大片的电视墙由七十二台TFT组合而成,可同时监看这屋子里十个房间的情况,还有各个走道跟房子死角。 
  现在他的特助把画面放大,七十二个TFT全部播映着两个女孩子像个小偷似的趴着身子,以匍匐前进之姿、偷偷模摸地潜进二楼最里侧的房间,那里鲜少有人进去。 
  元庆爱那个小妖女又想干什么了? 
  难道她非得把他的生活搞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她才开心是吗? 
  严西聪气冲冲的冲出去,打算将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臭丫头赶出他家门,不准她再踏进他的地盘一小步。 
  他冲上二楼,直奔最里侧那个房间。 
  本来他打算直接进去兴师问罪,但是在门口他听到宛凌的惊呼声,他下意识的停下脚步。 
  元庆爱那个祸害是做了什么,让宛凌那丫头惊喘连连? 
  严西聪知道偷听是件见不得人的行为,但是…… 
  好吧!他承认他的确是很好奇,所以他悄悄的拿了钥匙,将门拉开一小缝,他看到宛凌捂着嘴巴、瞠大眼睛瞪着站在对面的庆爱。 
  「妳叫我色诱严大哥?这……这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妳不是很爱妳的严大哥?可那个大木头心里就只有他的事业、他的公司,根本没把妳这个未婚妻放在眼里。」 
  看吧!那个小妖女果然是在造谣生事,说什么他没有把宛凌放在眼里!他哪有这样! 
  「庆爱,妳不该把严大哥说得那么坏,其实……其实严大哥对我……对我很好的。」 
  「怎么好法?把妳关在屋子里,让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现在连妳唯一的朋友我也不肯让妳见,这样叫做为妳好吗?」 
  她就觉得奇怪,宛凌生日,严西聪干嘛搞个化妆舞会?原来是宛凌提议的,目的就是要偷偷把她偷渡进严家。 
  「我觉得妳的严大哥是个大**,他企图掌控妳的生活、妳的思想……」 
  庆爱看了宛凌一眼,宛凌脸上的表情摆明了不喜欢她说严大哥的坏话,OK,那她闭嘴,她不说了,这总行了吧! 
  「我知道严西聪在妳心目中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我知道身为妳的好友,我不该讲他的坏话,但是我真的非常不爽那个叫严西聪的臭男人。他以为他是妳的未婚夫,妳就活该活在他的羽翼下,任由他掌握,而妳这个小白痴……」庆爱气不过,还用手指戳着宛凌的额头。 
  她觉得宛凌笨死了。 
  「妳为什么要爱那个男人?」 
  「他是我的未婚夫耶!」她不该理所当然地去爱严大哥吗? 
  「妳如果不爱他,那就勇敢的去跟他说 NO,说妳不爱他,请他去娶别人吧!」 
  「可是我爱啊!而且很爱、很爱。」宛凌再三强调,让人听了真觉得无力。 
  「对喔!妳爱。」 
  庆爱被宛凌这么一提醒,才想到宛凌要是不爱严西聪,今天也就不会那么烦恼了。 
  宛凌就是因为爱严西聪,今天才会来找她商量的。 
  一想到这,庆爱整个人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显得无力。 
  「既然爱,那就去色诱他啊!让生米早日煮成稀饭……」 
  「为什么是稀饭?」不是生米煮成熟饭吗? 
  「这根本不是重点好吗?」宛凌干嘛跟她讨论这个无关爱情的问题?「总之,妳先下手为强,先把妳爱的严大哥给吃了,那么他就是妳的人了。」 
  「是我的人之后呢?」 
  「妳就能名正言顺的赶走他身边的狐狸精。」 
  「可是严大哥洁身自爱,他身边没有狐狸精啊!」 
  「宛凌!」庆爱叫了她一声。 
  「干嘛呀?」庆爱为什么要这么叫她?好象她已经病得无药可救了一般。她说错什么了吗? 
  「妳真以为严西聪外头没有女人吗?」 
  「应该没有吧!要是有的话,现在狗仔队那么猖獗,应该早就被揭发出来,供大众当茶余饭后的娱乐话题了吧!」 
  「宛凌,妳到底知不知道严西聪多有钱?」 
  「不知道。」她从来没去留意过,只知道严大哥在外头一呼百诺,严大哥只要打个喷嚏,就可以让股市上下震荡个百来点,而这样的严大哥……很厉害吗? 
  她不晓得,她只知道严大哥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就像爸爸一样,他是她的靠山,是她一辈子的依靠。 
  「上个月刚好有全世界百万富翁排名,妳的严大哥名列第十一名,总资产少说也有上百亿美金。妳说像严西聪这样的男人,要真让八卦杂志逮到了小辫子,他会怎么做?」 
  「我……不知道。」宛凌摇头。 
  庆爱为什么突然问她这么严肃的问题?她除了谈情说爱之外,对别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见好友是这种态度,庆爱都快被气死了。 
  宛凌怎么这么笨,连举一反三都不会,难怪严西聪把她吃得死死的。 
  「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他的丑事要是被人知道了,他当然是在第一时间买通杂志社上下的人,用钱把大家的嘴给堵住,更何况,妳觉得妳的严大哥长得怎么样?」 
  「唔……严大哥虽然老蹦着一张脸,但是他棱角分明、五官端正,精悍的长相看起来就像是个不荀言笑的白马王子,可是我知道在严大哥冷峻的外表下,其实有一颗温柔善良的心──」 
  「喔!好了,妳不用再讲了,总之,妳的严大哥在妳心目中就只有『帅帅帅』三个字可以形容。」而她早知道宛凌已经无药可救了,为什么还要自找麻烦问她这个问题?她早该知道从宛凌嘴巴里吐出来的字眼,严西聪可称得上是超完美的男人,而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押寨小王妃 by 四月 下一篇:小叔叔 by 番茄的妄想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