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为幸福加加油 by 七喜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甜文

 

 
  第一章 
  「幸福咖啡馆」是一家仿造地中海沿岸建筑特质的浪漫咖啡屋,阳台外推之後露出的大梁被修整成拱状,地面以小卵石衔接白色的地砖,让整个咖啡屋充满了度假的氛围,所以就算这家咖啡馆的名字取得很女性化,但杨柏庆跟沈元介两人有空的时候,还是习惯在这里小聚一下,也好过在乌烟瘴气的PUB内消磨。 
  然而今天很不巧的,杨柏庆有事耽搁了,他心想,不晓得元介走了没? 
  杨柏庆急急忙忙的推开幸福咖啡馆的门,却看到沈元介正要付帐离开,他连忙走过去拉住好友,解释著,「对不起,我来晚了……」 
  沈元介却一手挥开他,「我现在没空理你,我有急事要办,我们改天再聚。」 
  沈元介丢了两千块给WAITER,心急地想要马上走人。 
  看到好友这种态度,杨柏庆急了。 
  「你该不会这么小气吧!我又不是故意要迟到的。是我妈啦!临出门前叫我送她去牌搭子那里打牌,去了之後,那些婆婆妈妈又拉著我,不让我走,直说要帮我做媒……总之,我只是迟到而已,干嘛不理人?」 
  「我没有不理你。」 
  「那就是在生我的气罗?」 
  「没有,我只是想去追人。」沈元介指著前脚刚离开的那两位女孩。 
  他本来想跟柏庆解释的,但又怕一解释,自己就要错过那位与他有一面之缘的有趣女孩了,所以最後只好拉著好友一起走,「你跟我来。」 
  「去哪?」被沈元介拖著,杨柏庆趺跌撞撞地跟在他身後。 
  两人才到门口,沈元介就看到那两个女孩坐上计程车。 
  「该死的。」来不及取车了! 
  为了追那个女孩,沈元介只好拉著杨柏庆跟著跳上计程车,「追前面那台车号八七七六的车子。」沈元介趴在驾驶座跟副手座位中间,两个眼睛直直的盯著前方的车子。 
  杨柏庆到现在还满头雾水,「她们欠你钱喔?要不然你干嘛追她们?她们欠你多少?一百万?一千万?」否则元介不会这么急! 
  不,也不对,依元介的身价,她们可能欠了元介好几亿才对。只是她们是谁啊?这么狠,一次A了元介好几亿。 
  「你别瞎猜了,她们没欠我钱。」沈元介大概的把刚刚遇到她们的事说了一遍…… 
  「你是说,你对那个替朋友出气,把那个劈腿男人狠狠削了一笔钱的女孩一见锺情?」 
  「我没有对她一见锺情。你别瞎说。」 
  「不是一见锺情,那你干嘛追人家?」 
  「只是觉得她有趣,所以想认识她。」至於能不能谈恋爱,就等到他追上去,两人谈过话之後,再决定也不迟。倒是这位司机先生,开车有够慢的。 
  「司机先生,你能不能开快点?」他不想追丢那个有趣的女孩,但很显然的,他坐到一辆龟速至极的计程车,他开车慢又有一大堆藉口。 
  「先生,我们赚钱不容易,要是超速或是闯红灯,我今天跑的全白费了。」 
  司机罗哩巴唆的,实在烦死了。 
  沈元介从皮夹里抽出几张千元大钞给他,「今天的罚单算我的。」 
  司机一看到钱,两个眼睛马上亮了起来,明明很爱,但又要装作不好意思,「这样……不好啦!」 
  「没什么不好的,你只要专心开车,开快一点、快一点!」沈元介咬牙切齿的说,很怕就此跟那个女孩错身而过,一辈子都遇不到了。 
  「好好好,我开快一点。」司机忙不迭地点头,一边加快油门,一边还得抽空把沈元介给的钱收进口袋里。 
  杨柏庆坐在时速失控的车子里,很没胆地冷汗直流,而且恐怖的地方不只如此而已,司机竟然一边开车一边收钱,没看见街口突然冒出一个女鬼……呃!不是啦!是人啦!只是她穿著白衣服,又长发披肩,猛一看,真的很像鬼。 
  「快踩煞车!」沈元介也看到那个女人了。 
  她走路不看路的吗?像个游魂似的在街上飘荡,她想死是不是? 
  沈元介急得从椅子上站起来,倾著身子探到前头,帮司机将方向盘转到左边,配合司机的煞车…… 
  他们都在第一时间做了处理,但车子还是撞到那个女人了。 
  车停了之後,司机马上从照後镜往後看。 
  「夭寿喔!她趴在地上溜!怎么办?」司机好想当作没看到,肇事逃逸,但是他车上的客人似乎不认同他的作法。 
  沈元介立刻打开门,街下车,蹲在江纬苹的旁边,神情焦虑地看著她,「你还好吗?要不要紧?我送你去医院。」 
  她看起来很虚弱,身子单薄得像是风一吹就会被刮走似的,沈元介很担心她的身体状况。 
  「我不要紧。」纬苹摇摇头。 
  她刚刚只是闪神,才没看到急驶而来的车子,所以一看到车子,才会惊惶失措的跌倒,事实上,车子根本没有撞到她。 
  「你真的不要紧吗?」杨柏庆跟著下车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女孩脸色惨白,看起来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真的不要紧。」为了证明自己好好的,纬苹撑著身子勉强站起来,事实上,她早就被工作逼到四肢无力,能站起来已经算是很好的体能状况了。 
  「你膝盖流血了。」沈元介连忙拿出手帕压住她的伤口。 
  纬苹见状,羞得直拉裙子,想遮住伤口,「你别这样……只是擦破皮。」他犯不著如此紧张。 
  「我看我们还是先送你去医院好了。」杨柏庆觉得这样处理,良心上才过意得去。 
  「先生,你们不追人吗?」一直站在两人旁边提心吊胆的司机看到纬苹没事之後,才敢靠近。 
  经司机提醒,沈元介这才想起自己正在追人,但他头一抬,他追的那辆计程车早已不见踪影,他上哪去追人?还是先处理这桩意外事件比较重要。 
  沈元介当机立断地决定,「我们先送小姐去医院。」 
  「不用了,我真的没事。」她还要赶著去上班,哪能为了这点小伤去医院。 
  见她如此坚持,沈元介也不好强人所难,他想了想,从皮夹里掏出名片。 
  「如果你真的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请务必让我知道。」本来他是想给钱的,但是他又怕给钱太伤她的自尊,所以决定留下自己的名片。 
  纬苹刚收下,她等的公车也来了,她跟他挥挥手之後,连忙跳上车子。 
  「她走路一拐一拐的,不晓得会不会留下後遗症?」司机觉得那个女孩太善良了。现在的社会难得遇到这种有钱又善良的凯子,很少人不狠狠削一顿的,那个女孩却什么都不要,这不是很难能可贵吗? 
  哎呀!司机眼尖地看到沈元介的脚旁有一个女用皮夹!虽然那个女用皮夹看起来已经很老旧了,但他还是装作漫不经心地用脚踩上去。 
  「你在干嘛?」沈元介看到了。 
  「哪有?」司机装蒜。 
  「没有?那你脚下踩著什么?拿起来给我看。」杨柏庆跟著起哄。 
  「哎哟!只是一个女用皮夹啦!看起来破破烂烂的,铁定是别人不要的。」司机边说边把皮夹从脚下拿起来,翻开来一看,「呋!只有一百块!我就说吧!这个皮夹是别人不要的。」 
  司机把百元钞收进口袋,把那个捡来的皮夹随手一丢,换来沈元介的白眼一记。 
  「那个皮夹本来就是别人不要的,我……我这样又不算乱丢垃圾。」这位客人干嘛这么有公德心啊!还瞪他咧!他又没怎样。 
  沈元介懒得理他,走过去,弯下身子捡起那个女用皮夹。 
  刚刚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他仍然看到里头装著身分证。 
  一个被丢掉的女用皮夹,是不会放著重要证件的。 
  他打开来一看,果然是刚刚那个女孩掉的。 
  杨柏庆伸长脖子,也看到那张身分证了,「真难以相信,她的皮夹里竟然只有一百块,而且连张信用卡都没有。」 
  那个女孩是活在现代吗? 
  现在的小孩哪一个不是一堆信用卡、现金卡的,像他哥哥家那个不孝子,还在读书,光是信用卡就办了四张! 
  「拿来。」沈元介的大手往司机的方向伸过去,看得司机一脸莫名其妙。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坏掉的三角形 by 存微 下一篇:请不要挑逗我 by 谁家少年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