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类似爱情 by 上官芹菜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渣攻

 

 
第1章 
  韩劲琛失忆了。
  他没有慌张,只是很平静的在跟医生陈述事实,“我的记忆很混乱,可能有些事情已经记不得了。”
  韩劲琛纵使失去一部分的记忆,身上依旧带着一贯骇人的气势,医生有些紧张的在做笔录,额头冒着冷汗脸色惨白,一时间都分不清到底谁才是病人。
  齐放此时正在病房里为韩劲琛倒水,听到这话心头猛地一跳,手里的水壶差点摔到地上去。
  好在他跟在韩劲琛身边许多年,自问经历过一些大场面,于是很快他调整好情绪,稳稳地倒了半杯热水,又熟练地拿冷水匀了一下温度。
  等他弄好手头上的一切,医生也有了初步的判断,“韩先生,应该是这次头部创伤的影响,导致出现了一些记忆缺失的情况,具体原因还需要再做一些检查……”
  韩劲琛很轻微地皱了皱眉,“这是暂时性的吗?”
  虽然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情绪,但熟悉韩劲琛的人都能看出来他已经在发怒的边缘。
  偏偏那医生还浑然不觉,继续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冗长的专业术语。
  齐放这个时候走上前把水递过去,同时不着痕迹地改了称呼:“韩总。”
  韩劲琛这时抬头看了他一眼,把水接过去。
  水温都是齐放按照他的习惯调的,但他接过去后却没有喝,而是随手放在了一旁的矮桌上。
  齐放沉默地退到一旁守着,心中升腾起来的狂喜令他浑身都忍不住颤抖。
  韩劲琛不记得自己了。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他称呼的不同,他看着自己时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审视。
  齐放太了解韩劲琛了,如果他对自己有怀疑,那杯水他便不会碰,而事实上他也没有。
  韩劲琛这么小心谨慎,如今就算是失忆,也永远都不会让人察觉到他到底是失去了哪部分记忆。
  但是齐放不同。
  齐放了解他。
 
 
第2章 
  陆明赶过来的时候韩劲琛已经做完了全部检查,正靠在病床上休息。
  韩劲琛这次出的是车祸,受了些伤,直到今天为止人都一直昏迷着。
  至于这场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齐放就不知道了,虽然他当时也在车上。
  那天罕见的是韩劲琛亲自开车,出事的时候齐放坐在副驾驶正在打瞌睡。
  而那场令韩劲琛昏迷数日的车祸,齐放却只是轻微的擦伤,醒了之后便一直在韩劲琛这边守着。
  陆明进来的时候韩劲琛便睁开眼,看到他之后点了点头,“你来了。”
  陆明从十岁出头的时候便跟在韩劲远身边,韩劲远显然是认得他。
  韩劲琛跟陆明打了声招呼,便往齐放这边看了一眼。
  齐放连忙躬身低头:“韩总,没什么吩咐我先出去了。”
  说完,就赶紧退到门外。
  关门的时候齐放看到陆明往他这边看了一眼,齐放也没心虚,朝他点点头才把门关上。
  陆明那一眼其实不奇怪,因为之前韩劲琛谈事情的时候从来都不避着他。
  有一次齐放晚上睡懵了,不知道陆明也在,直接穿着睡衣跑到书房来拿东西,一推门进来正好撞见陆明带着他的几个手下在给韩劲琛汇报事情,看到他进来几个人都下意识停下来。
  齐放愣在靠近门口的位置,一时间进退两难,瞌睡都被吓醒了。
  还是韩劲琛拿手指敲了敲桌子,示意他们继续。
  那几个也都是跟在陆明身边的老人,当做什么都没看到继续有条不紊的汇报工作。
  倒是齐放有些为难,他其实只是想进来拿白天忘在这里的平板电脑。
  最后韩劲琛朝他招招手,他只好老老实实地过去被人拽在怀里。
  齐放被搂着坐在韩劲琛的腿上,韩劲琛一伸手刚好能够到他的脚。
  他那次又忘记穿拖鞋,韩劲琛很自然地伸手在他脚掌捂了捂,随即不悦地皱了眉,“怎么又不穿鞋?”
  正在说话的那名属下声音顿了顿,然后又立即接上。
  那个时候齐放刚跟在韩劲琛身边不长时间,就是这么一个停顿,都让齐放浑身不自在,扶在韩劲琛肩膀上的手指都无地自容地蜷缩起来。
  陆明和另外几个手下倒是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在他们眼里,齐放就只是被韩劲琛养在家里的一个玩物而已。
  齐放离开病房后径直出了医院,最近这几年韩劲琛已经不大限制他的行动,于是守在门口的那些人也没有阻拦他。
  坐上车子的一刻,齐放整个人都止不住在激动的颤抖,心脏都剧烈的跳动着几乎要冲出胸膛。
  “还不到时候,齐放……”
  他握着方向盘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嘴里念念有词地念叨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缓过劲儿来,终于发动车子开出去。
  这个时节外头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在等绿灯的间歇齐放不由自主地往车外看,外面的一切在阳光下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欣欣向荣。
  路边跟他擦肩而过的行人们脚步匆匆,都在为自己的生活奔波忙碌着,看上去却又那么的快乐。
  齐放想到,他本该是他们其中的一个。
  很快,他就会成为他们中的一个。
 
 
第3章 
  齐放一路将车开回韩家,进了门直接去了楼上的卧室。
  他的时间并不多。
  韩劲琛的房子很大,独栋的小楼带着庭院。但是韩劲琛这人不知道是不是防人防的厉害,家里从来没有过常驻的佣人,连负责安保的人也都只是远远的守在房子外围。
  除了偶尔几个佣人定期过来打扫,家务一般都是齐放来做。
  齐放在一楼佣人房旁边有个自己的房间,但他很早之前就已经搬到楼上韩劲琛的卧室与他同住,一楼的房间只是平时他在花园里干活累了的时候会过去睡一会儿。
  但是韩劲琛的私事知道详情的人不多,就算是陆明也不会知道他跟韩劲琛其实早就每天都睡在一起。
  齐放知道他不可能完全抹去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于是只能把属于他的东西全都搬到一楼的房间去。
  好在他平时很少为自己添置东西,这间卧室里的东西大部分都是韩劲琛的。他楼上楼下跑了几次,也就全都搬干净了。
  临走的时候齐放给自己洗了把脸,抬起头的时候他看了眼镜中的自己。
  他前阵子才刚过完二十八岁的生日,镜子里的这张脸看上去依然年轻,可是他知道自己在笑的时候,眼角已经会出现一些细纹。
  虽然,他已经很少笑了。
  离开韩家的时候齐放忽然想到自己跟韩劲琛第一次见面那一年才刚满二十岁,自己那个时候是什么样子呢?
  齐放发现他已经想不起来了。
 
 
第4章 
  回到医院的时候陆明显然已经跟韩劲琛说过自己的事,齐放能明显感觉到韩劲琛对自己的那种警惕已经少了许多。
  他恭恭敬敬地走进去,拿出带过来的保温饭盒。
  韩劲琛现在只能吃一些流食,齐放临出门的时候熬了一些粥。等齐放盛好递过去的时候,韩劲琛没有接。
  齐放便小心翼翼地劝:“韩总,医生说您得吃点东西,我熬了些粥,您试一下。”
  “把头抬起来。”
  齐放心里不可抑制地跳了一下,乖乖放下东西凑过去在韩劲琛床边跪下来,一下刻便被韩劲琛伸手捏住了下巴。
  韩劲琛在打量他。
  这并不奇怪,韩劲琛其实应该算是个双性恋。齐放知道在他之前韩劲琛只有过几个**,全都是当下正当红的女明星。他要是韩劲琛,醒来之后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包养了个男的,他也会想要盯着看一看。
  齐放乖乖配合地仰着脸,视线微微偏向一旁,跟以往一样,他很少去看韩劲琛的眼睛。
  “看着我。”
  齐放身体不可抑制地抖了抖,才敢去跟韩劲琛对视。
  韩劲琛脸上的轮廓很深,眉骨也很高,显得一双眼睛越发幽深,令齐放每一次对视都下意识地觉得怕。
  然而此刻,齐放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审视,怀疑,兴许还有些许不解。但以前那些很深沉,执着,甚至很疯狂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这让齐放感到全所未有的轻松。
  显然现在的韩劲琛对他不是很感兴趣,伸手在他唇上碰了碰,便放开了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爱上冤家 by 嫚霓 下一篇:嚣张贵公子 by 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