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爱上冤家 by 嫚霓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一章 
  沉重的钟声浑厚的响起,圣华高中的学生们大都已经步入教室里早自习。 
  大部分的班上此时此刻都在利用宝贵时间进行平日验收学习评量的小考,三年六班今天就要考数学。 
  「各位同学,请把课本、讲义统统收起来!」班代站在讲台上,以如震雷般的吼咙大声宣布。 
  「对!把课本和讲义都收起来,小抄拿出来!」一名喜爱作怪的同学马上接话。 
  他说的话内容其实有点旧、有点冷,但由于长相天生就喜感,加上浑然天成的喜感嗓子,还是引起了哄堂大笑。 
  班代推了推架在鼻梁上厚重的镜片,半笑不笑的睨了那名喜感同学一眼,最后忠实的继续执行师长交代的任务,「好了!课本收起来,快点!」 
  「再等一下下啦!」一名号称蛀书虫的同学还在专心看着课本,企图在考前记得一个数学公式。 
  「快点收起来了!不然时间会不够,你待会反而算不完的!」班长好心的提醒。 
  「不会啦!」 
  「厚!快点发考卷啦!不要再ㄍㄧㄥ了!又不是第一次考不及格了,怕什么?」另一名同学不耐烦地催促。早死早超生嘛!怎么不阿莎力一点呢? 
  「喂!还有人没来啊!我们要为她着想,不能让她的权利受损啊!」蛀书虫说着不合逻辑的话,想拖延时间。 
  事实上,如果真要等到全班学生到齐的话,那才是让大家的权利受损呢? 
  「哈!借口!盈盈有考跟没考又没差多少,而且她哪一天不迟到的!」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笑开来了。 
  「好了!开始考试,不收起课本的话,以作弊论!」说着,班代便走下讲台,开始发考卷。 
  班代的话立刻吓住了蛀书虫。他是圣华高中里难得会认真念书的学生之一,而且他是标准的乖宝宝,他可是一点都不想让师长们对他有一丝不好的印象! 
  王恺浩望了望隔壁空空如也的座位,低头冷笑了一声。 
  哼!果然如他所猜测,她今天果真又迟到了。 
  他口中的「她」是魏盈盈,她是全校众所皆知的风云人物,一张亮丽的姣颜,注定是众人注目的焦点。 
  打从两年多前她步入圣华高中就读时,每天就有一大票如过江之鲫的男同学争相追求,纷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鲜花、礼物从不间断的赠送,只为求得住人的青睐;她掳获了大半男同学年少的心。 
  在众人之中,她就像个骄傲的女王,又像宝贵易碎的明珠,被小心翼翼的宠爱着,只要她轻轻皱了皱秀眉,就有一堆傻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忙着讨她欢心;只要她芙颊梨窝浅现,那些爱慕者大概觉得心都醉了,眼前也看不见什么了。 
  不过,她再怎么美,也不关他王恺浩的事。她可能万万没想到,一向深得异性欢心的她,竟会有人逃得过她的手掌心,对她不屑一顾吧? 
  他一向对于那些故意讨好她的男同学嗤之以鼻,总觉得他们的父母亲真可怜,竟然会生出那种像哈巴狗、性喜讨女人欢心的笨蛋,尤其姓魏的这个女人还是个空有虚华外表、内在却空无一物的花瓶。 
  他摇摇头,叹口气,心里着实为那些人的行为感到不值。那个女人只不过是个草包美人,每天除了被奉承阿谀外,从来不知努力,也不求上进,他横看竖看,就是看不出她有哪里好了。 
  王恺浩是个很有自倍的人,跟魏盈盈一样,他也是圣华高中人尽皆知的人物。 
  他优异的成绩,使得校方对他寄予厚望。 
  他将来肯定会是个杰出人物!人人都如此认为,包括他自己也是深信不疑。 
  而跟魏盈盈不一样,他是个对未来相当有规画的人,不像她只会浪费时间、虚掷光阴。 
  他和她就像两条并行线,永远也不会有所交集。 
  虽然自古以来,才子配住人就是人人所乐见的,但在圣华高中里,从来没有人会将他和她的名字放在一块儿,因为他对她总是一脸淡然。 
  虽然和她同班近三年,可是除了必要性的交谈之外,他和她从来没有多说过一句话。 
  由于他们的座位是依身高安排的,她虽然仅是一名高中生,身形却已发育相当成熟,一百六十七公分的她在班上的女同学来说算是高的了。 
  而他自小喜欢打篮球,加上得天独厚的遗传,所以同样也是人人称羡的衣架子身材。因此,班上的座位和升旗队伍排列,换来换去都是那几张熟悉的面孔,不会相差太多。就算他不愿意,可是这两年多来,他几乎每次换位子总会发现她的位置就在附近。 
  她向来对课业不是很用心,尤其是数学,几乎每堂课都在打瞌睡。 
  他呢,虽然上课也不是很用心在听,更常常埋首于真他课外的程序研究,或是医疗信息中,但好歹他就是能保持满分的纪录,两年多来始终如一,第一名的位置从未拱手让人过。 
  所以,他认为自己和她是不能放在同一天秤上比较的。 
  睡过头对魏盈盈而言是家常便饭,不算太异常,况且以她的数学程度来说,其实有考跟没考真的相差无几,所以今天她最快铁定也是第一节课开始才进教室。 
  王恺浩望望四周,看见有人满脸苦恼的咬着原子笔,似乎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却还在做着无谓的挣扎,他不禁觉得那种表情很好笑。 
  也有些人整张考卷上只写上名字和选择题就急忙交卷,和魏盈盈同属于数学低能儿人物。想到此,他的笑容不禁加深,还添加了一点苦笑。 
  看了看考卷,他这才开始动笔计算。其实以他的程度来说,就算是一般大学数学系的数学题目,他也能应付有余,所以这份考题对他而言根本是小儿科,简直有辱他的智能…… 
  ☆★天长地久的踪迹★☆ 
  魏盈盈一直到早上第一节上课的钟声响起才进教室。 
  今天她又睡过头了,因为低血压,所以早上起床对她而言,实在是一项艰难的任务。 
  所幸学校里的男同学们对她都相当的和善,常常热心主动到她家门口接她上课。 
  世界上,很多事情常常是身不由己,就算她躲到角落,但她那天生丽质的花容月貌就是逃不过大家赞美的目光。 
  况且她本身个性就属于活泼偏外向,又随和好亲近,喜欢利大伙儿玩在一块儿。要她耍孤僻,根本是违背她的本性,做不来的,只除了班上那个怪人……正确来说,应该说是全校力捧的超级资优生,不然正常人都希望有个人陪在身旁,不是吗? 
  说出来实在很难令人相信,身边总是聚满人群的她,和那个资优生同班近三年了,和他却没有过太多的言语交谈。 
  像她这种无心机、好亲近的人都和他无法沟通了,更何况是一般人呢? 
  说实在的,魏盈盈实在搞不懂王恺浩到底是在不满什么,每次看人的眼神总是相当不屑、充满鄙夷的模样,活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他似的。 
  难怪他的身旁总是没有朋友,不要说他瞧不起别人,其它人恐怕也没有被虐待狂,会想每天看到他那充满轻视、填满愤世嫉俗的冷漠表情吧? 
  ☆★天长地久的踪迹★☆ 
  记得入校没多久,人缘极佳的魏盈盈就发现王恺浩总是形单影只一个人,喜欢广结善缘的她,当下决定要让他融入人群里,三不五时就主动的找他谈天。 
  「你好!我叫魏盈盈,你呢?」 
  他却没有回答,当时她还不清楚他的为人,以为他只是内向害羞,于是又主动的找话题。 
  「哦!很高兴和你同班,也很荣幸位置就在你的隔壁。你是哪所国中毕业的啊?」她热情大方的露出洁白贝齿,爽朗的朝他绽放一笑。 
  他仍旧不发一语。 
  「我是中华国中毕业的啦!ㄟ……我觉得教我们数学的那个老师长得爆像河豚的说,刚刚上课啊,我盯了他一整节课,差点笑出来,忍了很久耶!你不觉得吗?」她说着、说着,又想起数学老师那张滑稽的脸,就忍不住狂笑起来。 
  他却还是一脸漠然,还一副当她是白痴的眼神。 
  会不会是哑巴啊?不然怎么都不说话?她眨着无邪清亮的大眼,小脑袋瓜想着。 
  忽然,她觉得他有点可怜,有口不能言,想要表达什么,无法用言语让人清楚的明了。换成是她的话,她可能也笑不太出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被管坏的金丝雀 by 初禾 下一篇:类似爱情 by 上官芹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