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他的香烟 by 露露泡泡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温馨 攻宠受

 

 
  1
  达米安·索克罗夫今年二十二岁,是本市一家私人健身俱乐部的教练。作为一个十六岁就公开出柜的同性恋者,他一向很懂得打理自己,下巴和脸颊的胡子剃得很乾净,发型是特意修剪过,每天都用了发胶往後梳,身材更不用说了,他自己就是一名健身教练,六块腹肌对他来说是最基本的,更不用说刻意练过并且靠着饮食严格维持的胸肌丶手臂和背部的肌肉,还有挺翘的臀部了。
  他前几个月和男朋友分手了,走出情伤之後每天下班就会和朋友们去gay bar喝酒跳舞,遇到了看对眼的bottom和对方共度火热的一夜也是常有的事,毕竟达米安长得高大帅气,身材健壮,在gay圈里是很受欢迎的长相。
  今天晚上他下了班,冲澡并且打理过自己之後便赴了朋友的约,到市中心一家叫做「独角兽」的同性恋酒吧玩。
  他到达的时候好有文森特已经坐在吧台前了,正喝着啤酒,看见达米安便向他打了招呼。
  「哟,终於来了。」文森特是个金发的年轻小伙子,和达米安差不多年纪,见到达米安来了,向酒保要了另一杯啤酒,推给达米安。
  「等很久了吗?」
  「不久,我也才刚到呢。」
  两人坐在吧台聊了一会儿,开了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聊天的内容无非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啦丶时事丶以及圈内好友的一些八卦。
  很快地,两人的酒杯都见底了,又向酒保要了另一种啤酒。
  独角兽的吧是长方形的,四个边上都能坐人。这个时候,达米安和文森特对面的座位上的人下了舞池,一名金发男子坐进了空下来的其中一个位子。
  达米安立刻就注意到了他。男人看上去大约二十五六岁,打理过的金色长发留到胸口,微微有些卷度,一边拨到耳後,露出黑色的耳钉。他的皮肤很白,并不是病态的苍白,而是一种丝绸似的奶白色,眼睛很大,笑起来的样子让达米安想到妹妹养的长毛宠物猫,非常漂亮。
  男人注意到达米安的目光,朝他笑了一下,一旁的文森特吹了个口哨。
  「他在看你。」文森特说,顽皮的对达米安挤了一下眼睛。「那我就先下去跳舞啦。」
  说着下了吧台的座位,随着酒吧的音乐微微摆动,走进舞池里去了。
  达米安向酒保点了一杯调酒,给坐在对面的男人。
  酒保把调好的酒递给男人,两人笑着说了几句话,随後男人似笑非笑的看了达米安一眼,举起那杯调酒,朝他坐了一个敬酒的姿势。
  於是达米安拿着酒坐到了对方旁边的空位。
  男人叫做赛西尔,达米安和他聊了会儿天,都是一些无关仅要的事,其间不乏有人来搭讪他们,但他们似乎都对对方更感兴趣一些。
  赛西尔漂亮丶风趣,这个时候已经喝下了两杯调酒,突然靠到达米安身边,在他颈边嗅了嗅:「Aqua di Gio Essenza,我喜欢这个味道。」
  达米安有点讶异於赛西尔的举动:「这你也能注意到?」
  「只是确认一下。」赛西尔歪着头说,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是解开的,露出精致的锁骨,十分性感。「我试过这款香水,很喜欢,可惜不适合我。」
  赛西尔说完,从口袋里拿出菸盒,打开来是一排黑色的香菸,滤嘴是金色的,身长比一般的香烟还要更长一些。他拿起一只叼着,并给了达米安一支,他虽然并没有烟瘾,但仍然从善如流的接过。赛西尔笑了一下,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显得艳丽,然後将两人的香烟一起点上。
  说到底,在酒吧耗费了那些时间聊天喝酒,都只是为了打上一炮而已。在赛西尔表示可以去他家之後,达米安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虽然达米安喝了很多,但到赛西尔家楼下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点晕。
  赛西尔的家在本市的黄金地段的一栋崭新气派的公寓,赛西尔在电梯里按楼层的时候竟然还是他妈的顶楼!
  「赛西尔你是做什麽的?」
  被**的对象这麽问,赛西尔眨了眨眼睛,说:「一个晚上而已,很重要吗?」
  达米安摇了摇头,他工作的健身俱乐部多的是有钱人,爱故弄玄虚的不在少数。
  赛西尔笑着亲了他一下,达米安趁机捏了一下对方的屁股,这个时候赛西尔的家的楼层到了,他熟门熟路的打开公寓的门,脱下外套丢在沙发上。达米安跟在他身後,打量了一下这间公寓,装潢时尚而简约,很衬赛西尔。
  「嘿,帮个忙,从上面那个柜子拿两个酒杯。」赛西尔说,指了冰箱旁的柜子,自己从厨房里翻出一瓶红酒。
  达米安把两只玻璃酒杯递给赛西尔,後者打开红酒的瓶盖,在两只空杯子里都倒上了一点。
  这个时候达米安有点忍不住了,在赛西尔放下酒瓶的时候一把把人揽过来,按住对方的後脑勺就吻了上去,一只手还色情的揉捏对方的翘臀。
  赛西尔很顺从的张开嘴,让对方把舌头伸进来,达米安有些猴急,赛西尔让他吻了一会儿才轻轻推了一下他的胸膛,达米安退开,不满地看着赛西尔。
  「怎麽了?」
  赛西尔舔了舔嘴唇,迅速地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还有半小时。
  「我必须先准备一下,冲个澡。」赛西尔说,把一只酒杯递给达米安,後者会意地点点头,同性恋做爱就是这麽麻烦。
  「动作快点,我等不及了。」达米安说,拍了一下赛西尔的屁股。
  走进卧房里的浴室後,赛西尔确实只是简单地洗了个澡,事前准备他早就在今天上酒吧之前做好了。
  想到待会即将发生的事,赛西尔忍不住心情愉悦,那是一种几乎称得上是恶劣的快感。他哼着歌,穿着浴袍走进更衣间里挑衣服,突然看见挂在最角落的一件棕色的皮草。雷格纳去年冬天买给他的,他说他最喜欢这种骚包的款式,赛西尔被这话气得没有拿出来穿过。
  赛西尔脱下浴袍,**着身体把皮草穿上,长度恰好遮住他的臀部。他对着镜子看了一下,换了几个角度,对自己的身材和身上的皮草非常满意,朋友们总说他是自恋狂,他并不否认。
  他看了一下手机,还有一点时间,顿时有些焦躁,在卧室的抽屉里翻出一包烟,打开包装叼起一根点上,抽了半只才夹着香菸走出去。
  赛西尔走出房间的时候达米安看得简直眼睛都直了。
  他披着浅金色的长发,全身上下就只穿着一件棕色的皮草,骨骼端正优美,上头覆着一层薄而匀称的肌肉,腰肢纤细,腿间的毛发全剃了,浅色的性器垂在两腿之间,两条纤瘦的腿笔直修长。
  「你真有情趣。」达米安说,一手捧着红酒杯,深深地看了赛西尔一眼,觉得下半身开始硬了。
  赛西尔没有说话,在单人沙发上坐下,吐出一口烟雾,灰色的眼睛眯着,那让他的眼神看上去有些不屑。
  达米安笑着上前,抽走他夹在手里的香烟,在烟灰缸里捻熄,然後抬起赛西尔的下巴,有耐心地吻了起来。
  赛西尔回应着对方的吻,有些漫不惊心。他刚才又瞥了一眼挂钟,时间差不多了。
  果然,他才这麽想着,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
  一个穿着修身长风衣的黑发男人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吻在一起的赛西尔和达米安。
  约炮突然被人撞见,达米安有点混乱,下半身立刻被吓萎了。他看了一下门口的男人,又看了一下**着身体波澜不惊的赛西尔:「他是谁?」
  答案其实显而易见了,公寓门口站着的男人比达米安还高了半个头,体格看起来很好的样子。达米安忽然有点庆幸自己衣服还没脱。
  赛西尔笑了一下,灰眸透着一点狡黠,那种笑法虽然漂亮,却让达米安一阵恶寒:「他是我的丈夫。」
  雷格纳冷冷地看着达米安,说:「请你离开,我们有点家务事要处理。」
  达米安这才回过神,咒骂了一声,心想自己怎麽这麽倒霉,赶紧快步到门口,推开雷格纳,走了。
  赛西尔目送约炮对象离开,又看像雷格纳,面上保持着笑容,心里有种恶意的愉快。雷格纳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看着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赛西尔知道雷格纳生气了。
  非常生气。
  ===========
  *Aqua di Gio Essenza这款香水闻起来就像是个帅哥,是作者的爱,墙裂推荐
  *赛西尔抽的烟是Nat Sherman black and gold
  *一丝不挂的美人穿皮草灵感来自一套叫Venus in fur的图,收录在Vogue Italia 2010年11月号,有兴趣可以自己搜索一下
  2
  「亲爱的,这个月的第三次,请你解释一下。」雷格纳把赛西尔打横抱起,往卧室走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我在另一座城市爱你 by 岑僧 (三) 下一篇:我在另一座城市爱你 by 岑僧 (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