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婚难从 by 廿乱(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婚恋 灵魂转换

内容简介:演员韩景辰一日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正想着“吾命未休”,却悲剧的发现自己穿的是一本**情深天雷滚滚万劫不复死去活来的言情小说,他是恶毒女配的弟弟,还是个私生子……

皇甫君彦:《邂逅亿亿万大总裁》的男主角,他是四大财阀之皇甫彦,他是皇甫财阀的掌舵人;他性格魅惑狂狷、冷酷霸道,嗜血狠辣,雷厉风行,做事快很准!以下省略赞美总裁一万字……

皇甫君彥总裁说:“我是你的男人!”
韩景辰嘴角抽搐:你应该去喜欢外表娇弱但性格隐忍聪慧坚强集于一身的女主……
真是,胃疼。

总之,这是一个关于总裁男主爱上男配的离奇爱情故事。

PS:1V1,轻松,生子(?未知)

PPS: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另外,蠢作者智商低,主角的智商肯定比蠢作者更低╮(╯▽╰)╭。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景辰、皇甫君彥 ┃ 配角:韩家、林家、陆家 ┃ 其它:

☆、第01章 四少

  第01章四少
  蔚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树影斑驳,清风徐徐,午后的太阳是那么的舒服。
  如此美丽的风景对应的应该是一首诗,或者是一首轻柔婉约的情歌,再或者还可以约美女一起坐在大树下纯聊天的美好事情,总之,这么美的景色要是破坏了那就是恶人。
  然而,就有这样一个人。
  他面色苍白,脸上没有多少血色,紧抿的双薄唇几乎要被被咬破,他的额头上包着厚厚的丝布,身体穿着的是过大的病服,双眸里写着无尽的阴郁,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盯着从小树洞爬出来的蚂蚁许久后他才老老实实的坐到一旁的长椅上,看他这副打扮就知道他不是在玩COSPLAY,他真的是一名病人,而且还是因为打架打不过对手脑袋被打破入的院。
  一脸阴郁的韩景辰眯了眯双眼,他将焦点放在前方不远的路灯架上,如果不是他的脑袋上的线还没有拆,估计他现在就去把这种被弄得跟稻草似的头剃光。
  其实,让他纠结不已的不是他此时此刻的造型,也不是他脑袋上还没有拆的线,而是在三天前他醒来后,所经历的一切事情。
  他依然叫韩景辰,但是他却莫名其妙换了个壳子,他不过是因为临近过年,赶太多戏体力有些吃不消,在临时演员休息的地方随便找了个桌子趴着睡觉,醒来后就看到医院白花花的天花板,闻到了浓浓的药水味,脑袋像是被蚂蚁啃似的疼。肯定是因为他睡着之前在心里骂导演拍都是什么天雷滚滚雷死人不偿命的总裁剧会被天收才被老天惩罚到这里来的。
  他坚定不移的觉得导演害了自己。
  好吧,换了个壳子就换了个壳子,这表示他临时演员的演艺生涯也告一段落,能够独自霸占一间单人病房说明这个壳子的主人过得还不错,看这头上不安分的嚣张红毛,就知道肯定是富二代。
  除了护工外,他醒来后的两天都没有看到壳子的亲人来探望自己,要知道富二代都有富二代的苦,父母忙着生意顾不上他,这个,他也能理解。
  果不其然,两天后,一位礼仪举止得到到像极了英国城堡管家的老头儿冒出来告诉他,其实他是本市第一首富韩富天的第四个儿子,富二代呀,他做梦都想当富二代,那样他就不需要每次都在剧组里又当跑腿又当临时演员。
  不过,你以为首富的儿子是这么容易当上的么,背后总是有一堆狗血又雷人的身世,大家都懂的好么,韩景辰,你都快三十的人了,怎么还辣么滴很傻很天真。
  本来应该很高兴的,为什么面无表情的老管家要把后面那句话强调出来呢。
  面无表情的管家:“四少,您的母亲是出身比较低微,导致韩家一直没有接您回来,我们知道您的母亲在三月份去逝,请四少节哀。另外,由于老爷子的家族事业也需要人扶持,老爷特意让我接您回去,并接受良好系统的教育。”
  等等,这逻辑是不是有点问题?什么壳子的母亲出身低微,导致韩家不接纳这个儿子?这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还有这样的说法。良好系统的教育……
  为什么感觉新壳子有种坑爹的感觉,能七天内退货吗?可以投诉卖家么,无良奸商要不得好么,要遭雷劈的!
  所以,老管家你这才两句话信息量怎么就这么大呢?刚高兴没有两秒就被人泼了一大盆加冰的水,他决定以后去麦当当再也不对着服务员喊“加冰可乐来两杯”,真真是透心凉啊,从头发丝凉到脚后根的死皮。
  私生子身份什么的不要来得太快好么,他的心情都还没有平复过来。
  内心挣扎不已的韩景辰脸上依然保持着淡定,其实他现在更真实的感受是,很蛋疼。
  作为一个病人,他自然也要表现出病人内心的明媚忧伤,于是他头朝窗子方向转过去,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嗯,无限忧伤,他真的很忧伤。
  然后还很蛋疼的轻吐两个字:“是么。”
  老管家:“……”四少的脑袋被小流氓打坏了吧。
  不管如何,想到不受欢迎的私生子身份,韩景辰内心就在呕血,他不停的安慰自己,这总比流落街头好呀,还有老管家照顾。
  兢兢业业做了三十年管家的老管家保持着自己职业操守,对刚变成韩四少的韩景辰说道:“四少,等您的额上的线拆了后我会接您回主宅养伤,这医院实在是太小了,主宅的洗手间都比它大一倍。”
  脖子有些僵硬的韩景辰觉得,他继续仰望天空会比较好吧,在今天之前他都觉得这已经是最高级的VIP病房,老管家,您没看到咱的膝盖已经被射中无数把箭了么,咱们先缓一缓,没地儿射了!
  见韩景辰沉默,他侧着脸管家看不到他脸上红红紫紫的表情,于是他当四少在怀念自己的母亲,头都被打成这样,还缝了八针,肯定是吃一堑长一智,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老管家继续说道:“四少,在您出院期间我都会让张妈给您送鸡汤过来,过几天我再过来接您回去。”
  韩景辰依然没有说话。
  老管家觉得他有些不对劲,于是提声问道:“四少?”
  已经快万箭穿心的韩景辰小声说道:“……我脖子好像扭到了。”
  老管家愣了下,按下医院的紧急铃声:“……”
  四少的脑袋果然被打坏了,老管家在心里下了结论。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装逼的时候一定要看清自身条件,盲目装逼是不对滴,装过头就成了蛇精病。
  以上就是前三天发生的事情,也让韩景辰明白了三点:一、壳子的生母去逝了;二、他是韩家的私生子;三、好说歹说他也是个富二代了,呵呵(hehe,念第一声)。
  本着船到桥头自然直膝盖被射多了就没有知觉的念头,拆了线之后的韩景辰坐上了韩家的私家车,很宽敞很舒服,如果老管家不解释这车子的来历的话他会更舒服!
  坐在身侧的老管家解释道:“四少,很抱歉,由于二小姐今日外出购物,家中的车都被开了出去,这辆是大少爷六年前刚进公司的时候韩老送的,可能坐的没那么舒服,您先忍忍,一会儿就到家了。”
  正想在车上大摸特摸的韩四少立马收回自己的爪子,改放入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握成拳头,呵呵(hehe,念第一声)。
  他!一!点!都!不!想!摸!这!辆!又!老!又!旧!的!矫!车!
  内心与外表成反比的韩景辰淡定的点点头:“嗯。”
  老管家,你这是简直就是炫富,就是卖弄,真是太过分了,嘤嘤嘤,不要欺负他这个拿了驾照却没有车开的人好么,会遭天谴的!
  时间缓缓流逝,无论韩景辰的内心在吐槽着什么,老管家都不会听见,因为韩景辰脸上的表情可用平静两个字来形容。
  下车前,老管家心依然说道:四少的脑袋果然被打坏了。
  而被断定已经坏掉了的韩景辰在进韩家大门时就震惊了,土豪,土豪,这就是活生生的土豪啊!这大豪宅肯定占地上千亩,入眼的大门两侧有两个保安,在往里走入第二个门又有两个保安,不远处还能看见正在巡逻的保安,尼玛,这真的不是地下组织,真的不是么!
  事实告诉我们,这真的不是地下组织,它其实就真的只是豪宅而已,而已……
  进了第二个门后终于来到主宅,与其说它是别墅,还不如说它是城堡,说它是城堡真的一点都不过分,还跟洛可可风格极其的相似,噢,不,它应该就是洛可可建筑风格,幸好拍过几场关于总裁剧,不然他也不可能知道这么多。
  现在还没到吃饭的时间,老管家帮韩景辰拎着那一小包行李往他的房间走去。
  先是走进一条雕刻着各种壁画的走廊,眼看就要到大厅时,老管家指了指大厅说道:“除了不回家吃饭的,所有人都必须在晚上七点准时出现在餐桌上,老爷不喜欢他人迟到。”
  顶着一头被理得乱七八糟的红发的韩景辰应了声:“嗯。”
  老管家:“四少记住就好,接下来我带您去房间。”
  从大厅的右侧楼梯上去就是二楼,楼梯的扶手被擦拭得非常光亮,几乎找不到他人的指纹,可见这里的佣人工作是多么的用心用力,福利应该不错吧,不知道有没有提供五险一金,包吃包住吧。
  韩景辰开始天马行空的时候,老管家说道:“四少,到了。”
  来到自己的房间,他发现这里果然很宽很大,足够他一个人在里面玩跳绳,从左边跳到右边,再从右边跳回左边,哦,别问为什么一定是跳绳这种运动,这是他最擅长的。
  韩景辰将自己的那少得可怜的行李放进衣柜之后,便想起在车上老管家提到的二小姐。韩家其实是大少爷,二小姐,三少爷,然后是他这个突然出现的四少爷,所以,前面三人都是原配生的,只有他是有爹没爹疼的私生子?这是多么蛋疼的一个壳子。
  白天的主宅里主人们都出去了,就只有他一个闲人,韩景辰也没有到处跑,借着自己是病人的身份下午睡了个长长的午觉,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
  泡了个舒服的澡后,他在内心挣扎了下才下楼去寻觅晚餐,现在离晚餐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现在他是要去大厅里等?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见家长而已也没有什么不可以,长痛不如短痛,去大厅吧。
  还没有转进大厅,他就听见父女温馨的对话。
  女儿:“爸爸,我今天给您买了个袖扣,我给你带上,你看好看不?”
  父:“嗯,还不错,我女儿菲依的眼光就是好。”
  以下吧拉吧拉说了有五分钟,直到老管家的声音出现:“四少,怎么不进去?”
  头皮在发麻的韩景辰惊了下抬起头:“……管家叔叔。”
  他刚才好像想起一件事,他正拍的也就是被他骂的导演执拍的新剧,女配似乎就叫韩菲依,她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最小的弟弟是个私生子,这个私生子弟弟最后被她害得很惨……
  所以……这,是,什,么,节,奏?
  老管家:四少脑袋果然被打坏了。
  幸好,他提前告诉了老爷。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求撒花!
  本文奉行的宗旨是:雷雷更健康!╮(╯▽╰)╭
  

 

 

☆、第02章 胃疼

  第02章胃疼
  巧合这种事情总是发生在运气好到爆表的人身上,像韩景辰这类走路能够撞到路灯柱吃饭能被噎到喝水能呛到的人根本不明白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奇妙感受,现在他总算明白什么叫做巧合,这种巧合就像哑巴吃黄连似的,有苦难言。
  内心不停奔腾翻滚的韩景辰被人发现后,他面无表情硬着头皮出现在那两父女面前。没有原壳子的记忆的他只能少说话,有道是说多错多,他现在索性就变成个不爱说话的人,再怎么样还能把还没有完全好的脑袋拿来当借口,嗯,他头上有伤,不适合说话。
  他不知道这是韩父与他第几次见面,就在迈开腿往前走的时候,老管家直接抓着他的手臂往前走,嘴里还说道:“四少还没有见过老爷吧,不要害羞,老爷其实很好说话的。”
  韩景辰默默的咬了咬下唇,他没有害羞好么,面对的老头儿和一个长着狐狸眼的女人谁会害羞,老管家你确定不需要去眼科挂个号看一看吗?您这是什么眼神哪。
  他们的动静这么大韩父与韩菲依自然就顺着老管家的身影望了过来,这是韩父韩兴振第一次见自己的小儿子。韩依菲倒不是第一次见他,在他母亲去逝之后父亲让她看了看他的处境,并且在此后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了父亲,如果不是她,韩景辰又怎么会回到韩家。
  韩景辰微垂头走到他们的面前,老管家虽说是习惯了严肃,但是在韩老爷面前他还是表现出自己的衷心和热心,他给韩景辰介绍道:“四少,这位是您的父亲,这位是二小姐。”
  坐在单人沙发的韩兴振抬起头,脸上还挂着被女儿逗开颜的温意,不过在看到韩景辰时已经收敛了很多,这个儿子他根本没有接触过,又听闻前段时间闹出来的事情,再加上看到他额头上的伤,心里就有了计较,对韩景辰便没有多少好印象,不过,好歹他还是自己的儿子,不会怒脸相对就是了。
  韩景辰从韩兴振身上能感觉到作为父亲的威严,可是他一不是他儿子,二这位父亲年轻时又是个搞外遇的,对他立马就有了嫌弃之意,不过嘴上却是平淡地对他们两人喊道:“父亲,二姐。”
  刚过十八岁的韩景辰也到了上大学的年龄,对于他的过去韩兴振也不想多问,只是提点两句:“现在你也是个成年人,我让秘书给你找好了学校,去学校之前就好好在家里呆着别到处惹事生非,去学校之后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跟管家说,家里不会短了你什么。你大哥二姐三哥他们都是忙人,等他们有空了再给你指点指点学业,无论怎么说以后家里都有你的位置。”
  这里所说的位置肯定指的是韩氏集团得到的利益么,如果韩景辰没猜错,这就是说韩家不会亏待他,现在说这个虽不早,但是也没有承诺什么,听听也罢。
  韩景辰乖乖地站在一旁听韩兴振,他这副样子怎么看怎么都像是韩父在教训他,况且他脑袋上还顶着一大块纱布,站在一旁的老管家都于心不忍了,四少脑袋都被打坏了,老爷还要教训这可怜的孩子,虽说老爷说的这些话都没有错。
  当了这么多年的演员,说他的演技没有磨练出来都不太可能,眼神、动作、姿势、站的角度他都拿捏得非常准确,此时,他就是要在韩父面前示弱。
  委屈的姿态,略苍白的脸色,配上一双渴望父爱又不敢表示的双眸,韩景辰低声说道:“我知道了,父亲。”
  见韩景辰这副样子,韩兴振原本想硬起来的心倒也没怎么硬起来,只是随意的摆摆手说道:“坐下来吧,你这么站着让我看得脖子疼。”
  拜托,他的脖子也刚好没几天好么,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父亲,您真坏!
  躯体微震的韩景辰成功的坐在长沙发上,老管家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去厨房交待事情。他一坐下来,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韩依菲也坐了下来,并且是在韩景辰身侧,她的位置与韩兴振挨得很近。
  作为韩氏集团的二小姐,韩依菲继承了她母亲姣好的容貌,特别是那双非常有象征意义的狐狸眼,好吧,其实狐狸眼跟丹凤眼很相似,二姐姐你不要担心别人说你是狐狸精,大部分人都不会相信滴。
  脑子正在转的韩景辰忽然感觉到手臂一紧,接着看到一又红唇在自己眼前放大,然后娇滴滴的声音响起:“景辰,姐姐今天知道你回家,特意给你买了套衣服,晚饭后试试合不合身。”
  怎么听都没有听到这里面有包含多少诚意,可是韩景辰还是得装出一副受宠受惊的表情:“谢谢二姐。”
  妆容精致身上飘着玫瑰香水味的韩二小姐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说道:“你是弟弟嘛,爸爸从小就告诉我要爱护弟弟,我不疼自家弟弟疼谁呀。”
  回想起那新剧的剧情,韩景辰浑身就发毛,他面前的是谁,是传说中每部狗血剧天雷剧每本不要钱似的撒狗血的言情小说中必备的恶毒女配,这位美若天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女配同学您能不能高抬贵手不要拽着我的手臂好么,你那柔软而挺立的酥胸都贴到了,我对你没有兴趣啊,真心没有兴趣啊,要知道我是你弟弟,亲弟弟!
  女配姐姐完全没有接受到韩景辰内心无尽的咆哮,她依然抱着这位脑袋受伤弟弟的手臂,并还把半个身子都靠在他身上,真不知是有何居心。
  实在吃不消的韩景辰非常想把这位女配姐姐从自己的身上撕下去,可谁知道韩景辰却保持着这个恶心的姿势与韩父看新闻联播直到上桌吃晚饭才得已解脱,他到底是哪里得罪这个小气的女人,都说女人的脸变得比天还快,心比针还要小,估计是真的吧,是真的吧。
  遇到这样的女配,你说这是什么巧合,什么运气,还不如走路的时候撞撞栏杆或者撞撞电线杆呢。晚上用餐只有他们三人,老管家并没有上桌吃饭,偌大的餐厅和餐桌只吃有偶尔从韩景辰盘子里发出来的清脆响声,这种食不言,寝不语的制度真是让他的膝盖无限的被插箭。
  另外,看着手中这金灿灿的叉子,他好想收到自己的兜里肿么破,他恨土豪,他恨大土豪,他恨吃饭都要用金子做的勺子和叉子的大大大土豪!不过,虽说用的是金子做的勺子叉子,但敢不敢来碗香喷喷的米饭和普通的家常菜,而不是这一块半生不熟的羊排,什么当天从澳洲空运回来的羊肉那都是人家骗你的好么,地沟油苏丹红什么的才是老百姓吃的好么,砖家都说了能抗癌,你们到底懂不懂。
  唉,其实吧,他们真不懂,他们是土豪,不是小老百姓,嗯,他们不懂。
  本着不浪费粮食的原则韩景辰将最后一口羊肉吞下去,然后抬起他那张无比苦涩的脸,此时的餐厅老早就只有一个人,韩父和韩依菲吃饱就离开了。韩兴振的盘子除了点生菜叶之外,倒是吃得干净,那位韩二小姐的盘子还是满满的,只有装奶油汤的精致小碗是空的,真是不知什么是粒粒皆辛苦的大小姐哪。
  双眼几欲冒火的韩景辰在心里说着:他一点都不羡慕他一点都不妒忌他一点都不恨……
  咬了咬小叉子,他好像没有吃饱。
  “四少吃饱了吗?”老管家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
  咬着叉子的韩景辰摇了摇头,朝老管家眨巴着灵动的大眼,其实他内心几欲滴泪,他一个正在发育的男孩纸晚上不吃饭当然不会饱,要知道如果晚上不吃饱饭玩保持身材这种重口味的游戏,以后出门肯定会给人造成‘身材这好脸蛋这么可爱的一定是个男孩纸’的误会,这不是他要的结果啊!
  “那四少想吃点什么?”老管家问。不过,他的脸一直都没有笑容就是了。
  才四分之一饱的韩四少立马掰着手指头开始点菜:“我要吃米饭,要吃糖醋排骨,特别辣的水煮鱼,培根炒四季豆,猪肚蘑菇汤!”不多不少,三菜一汤,足矣。
  老管家:“……四少胃口可真好,我马上让人给您做。”
  想到自己刚才不客气的表现,韩景辰正经八百的把金勺子顺手放到口袋里,说道:“我正在发育。”
  老管家撇了眼他的动作,没说什么:“……”
  不过却在心里说道:四少脑袋坏了后胃口变好了?
  半个小时后,韩景辰如愿以偿吃到合胃口的饭菜,并且把所有的菜都扫得一干二净,把老管家看得心惊肉跳,四少的胃不会被撑破吧,他待会还是准备点胃药以防万一比较好。
  摸着圆滚滚的肚子韩景辰在无人的大厅晃了一圈后便爬楼梯回房间。
  走到大厅的转角处,心满意足的他却被人用力抓住了:“哟,我的好弟弟这是吃饱要回房间休息了,生活得可真是悠闲。”
  如此尖酸的语气,不用说他也猜到是谁了,韩景辰回头说道:“哦,二姐还没有休息。”
  这个时候正是保安和佣人们交班的时间,周围没有管家,也没有佣人,他们说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吧。
  一改之前的温和到腻死人态度的韩依菲抱臂对韩景辰冷笑道:“韩景辰,可不要忘了只要能回到韩家什么你都会帮我做的事情的约定,否则我要你好看,哼。”
  高傲的韩依菲说完后扭着她那丰臀离开,也不等韩景辰是会回什么话。其实,她看到他脸上诧异的表情就心里有数,这个蠢货居然想着韩家的钱忘记他是怎么进来的,就让她来敲一敲,私生子永远是私生子,永远没有继承权,哼。
  半晌,韩景辰才反应过来他刚才应该扬起尔康手喊道:女配姐姐,你不会说的是真的吧!不是真的吧!我不是你亲弟弟啊喂,我跟你没有协议啊喂!
  所以,他可以看到韩家四少凄凉悲催惊险又刺激的未来了么。现在,他更意识到,他穿越到一本言情小说的事实,为什么说是言情小说,因为电视剧在他滚过来的之前还没有拍出来啊!迎风流泪不要太感人……
  那个让人脑壳疼眼睛疼鼻子疼胃疼蛋疼菊花疼的文名他终于在这一刻想起来了,那组合起来的中文字他想记不住都不行。这便是本世纪最**情深最感人肺腑最让人心碎的言情总裁小说——《邂逅亿亿万总裁》。
  胃疼。
  嗯,是真的疼。
  十分钟,韩家四少在老管家诡异的眼神下就着温水吃下两片胃药。
  老管家温馨提醒:“四少,下次少吃点。”果然备着点胃药是正确的。
  韩景辰:“……”
  作者有话要说:  咩哈哈!
  来给我们悲催的主角撒花吧~~不要大意的射,液体吧~~总裁爱你们!╮(╯▽╰)╭
  

 

 

☆、第03章 女主

  第03章女主
  在《邂逅亿亿万总裁》这本小说里,韩家号称是黄南市首富,以韩景辰临时演员身份,他是几辈子也赚不到韩家的十分之一,这剧本实在是雷人,不过为了那可笑的职业操守,韩景辰还是仔仔细细地看完剧本,虽没有到达对剧本所有人物性格特征都熟记于心的程度,但大概的内容剧情走向还是知道的。
  回想起那剧本中写出来的遣词造句,这位编辑真是对原著一生黑的节奏,在韩景辰还肯定认为写出这样雷剧的人肯定是个不简单的女人时,网上爆出编剧其实是个男的,而且还有个XX妈妈的称号,据说因为剧本的事情还被二线男演员赏了两巴掌,你说一个男编剧要不是总是写雷剧或者心里有问题怎么会被人呼巴掌,韩景辰只能默默的在心里给这位强悍的二线演员点了三十二个赞,您实在是太有能耐了,人品值必爆涨到破表啊。
  既然穿越到与这本书的故事背景来,不得不说的就是这本小说的男女主角,也就是整个故事的大纲,说白了也就是通常言情文里‘我爱你你不爱我你又爱我我又不爱你了最后我们又相爱了’的老套总裁文剧情。
  在这个文里可以看到总裁文中总会出现的各种不同类型的总裁的其中之一二,比如睿智冷静型的撒旦总裁,用肉体报复女主的复仇总裁,钱多的能砸死人的豪门总裁,一不贩毒二不走私三不勒索小学生的黑道总裁,温润表面下邪恶和霸道兼并的腹黑总裁。这些总裁特性必须是在我们传说中的男主身上,他们还必定是身材颀长,有着如雕刻出来般的脸部线条,眼神深邃,一眼望不到底,总裁们都会吸星大法,只要看他一眼必定会万劫不复。
  正常人遇总裁必须是:总裁你好,总裁再见。
  当然了,那是正常人的表现,我们的女主可不是正常人,言情文中的女主最好是灰姑娘,她可以外面软弱,外表清纯,外表调皮,但是内心一定要善良,坚强,隐忍,聪慧,不然我们的那魅惑狂狷的总裁们怎么会爱上她。
  想到以上内容,拎着行李准备上车去学校报到的韩景辰默默的在心里给自己点了根蜡烛,为什么?不要问为什么好么,这么惨烈的事情叫他如何开口。
  事情是这样的,这还要从一个星期说起。
  话说一个星期前的下午,他这个病患坐在大别墅东区树底下乘凉,忽然一个乱入的身影就那样明晃晃的闯入他的视线,噢,他记起来了,老管家早上说过下午会有韩父的秘书过来告诉他入学的注意事项。
  秘书吗?原来是个男的。
  没关系,上学嘛,他很乐意的,要不是以前在学校没有好好念书学技能,他又怎么会靠当临时演员过活,重新享受青春,重回的校园感觉一定很美好。但是,当庞秘书出现后,并给他一本学校的简介书后,刚才还在美好幻想中游弋的韩景辰直接就被KO了,按那计程车司机听的说书应该是这么解释的。
  “真是好一句‘你未来念的学校是皇甫贵族第一大学’,只见那韩景辰大气不敢喘,直把自己的脸憋的通红,其实他中午吃了五谷杂粮中的番薯,那是想放屁了。”
  噗……噗噗……噗噗噗……放完了。
  坐在地上的韩景辰用力把学校的简介捂在脸上,经这么一遭,他的脸啊,他的这张刚用没多久的脸啊,以后要往哪搁啊!
  依旧有着年轻脸庞的庞秘书本想严肃着脸给这位新新少爷入校上学的流程,谁知道对方这突如其来的天籁之音把他的严肃脸震成了碎片。
  拼命用学校简介捂住脸的韩景辰听到从庞秘书那里传来非常不客气的爆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半晌,憋红脸的韩景辰才露出一双愤怒的眼睛:“庞秘书,可以停下来了吧。”
  不!就!是!少!爷!他!放!了!个!屁!么!
  知道自己过于失礼的庞秘书收敛自己眼里的浓浓笑意,并坐到韩景辰旁边的草地上,清了清喉咙说道:“四少,你想选什么样的专业?以您的高考成绩,我给出的建议是学金融,你的数学成绩是这么多门中最高的。”
  韩景辰:“多少分?”
  庞秘书:“60分。”
  韩景辰松了口气:“那到达及格线了。”
  庞秘书补刀:“数学满分是150分。”
  韩景辰:“……”你个不争气的壳子!
  树可以不要皮,人可以不要脸不要节操,韩景辰为壳子说了句好话:“这是我数学历史最好成绩。”点三十二个赞!
  庞秘书:“那四少是要选择金融系?”
  深深的吸了口气,韩景辰翻开皇甫第一贵族大学简介的倒数第二页指着上面的三个字:“我念这个,表演专业。”
  庞秘书用怀疑的口气再次确认:“……四少,你确定?”
  既然有机会再上大学就要去上表演专业,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韩景辰双眼放光用力的点点头,他之所以一直都是临时演员,并没节操没下限的演过数不清的配角,就连老太婆妖冶的小三他都演过,就是没能当上一次二号男配,或者是三号男配,主要是因为他不是科班出身,没有谁会看上他,况且他还没有小白脸的样貌,更不要说‘辣么可爱的一定是男孩纸’。
  当天晚上,韩父给韩景辰的卡上打了一笔零花钱,看到银行卡入账的通知短信,韩景辰默默地钻到背窝里暗自流泪,这笔零花钱有点多,噢,不是有点多好么,是非常多,这是他五年也赚不到的钱好么,你们这些土豪,我要代表月亮姐姐消灭你们!
  以上就是为什么会出现韩景辰会以忧桑的神情拎着行李准备出发的画面的原因,他当时一定是脑子发烧才去那间皇甫贵族第一大学,要知道,这间皇甫大学的是由皇甫财团投资建成的。
  为什么韩景辰听到这个名字就双腿打颤,那是因为《邂逅亿亿万总裁》男主是皇甫财阀的掌舵人,贫穷励志的女主是这间学校的学生,他们邂逅在某次学校组织周年庆上!
  作为即将成为这个学校一员的韩景辰满脑子都是他为什么手贱嘴贱这么快就决定来这里上学,男主和女主肯定是在韩家私生子回到韩家之后相遇的,这说明他有可能见到正在上学的女主,以及到学校参加校庆的超级大豪富总裁本尊,求别说。
  “四少,在想什么,上车了。”老管家指挥司机把他的行李放到后备箱后说道。
  韩景辰摇了摇头,他现在是半喜掺半忧,叫他如何是好啊,还是先上车。
  学校并不在本市,而是在临市,两市都是全国一线城市,但是相比之下,他学校所在的嘉庆市要比黄南市更加的霸气威武,这是老管家说的。韩景辰并没有在韩家住多长时间,也就两三个星期,这段时间他就见过韩三少一次,韩二小姐两次,韩大少零次,见过的基本上没有多余的交谈,也就是点头的打个招呼,可见韩家人都不太喜欢他这个外来人,早点离开去学校也好,但是,谁知道学校是不是另一个火坑呢,好忧桑。
  在前往学校的路途中,韩景辰紧握双拳目光坚定地下决心,他一定要好好学表演,哼哼,以后一定要拿到至少一号男配这个角色,只能说,韩四少,你的目标能不能定高一点。
  当然……
  不能!把自己捧的太高容易摔死,懂么!懂么!
  眼见这车离学校越来越近,韩景辰就有种想跳车的冲动,想到雷剧中的女主和男主邂逅的地点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好暴躁(╯‵□′)╯︵┻━┻。
  这是为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呢,这种作死的节奏是肿么回事呢?
  车内的气压越来越底,直到下车老管家都还没想明白是原因,四少心情不好么,是不是因为舍不得离开他这个老头子,果然,四少的脑袋被打坏了,按照他以前那种性格想必看老头儿不顺眼也会随便揍上两拳吧,在四少被打之前的履历表上可是写着他在去年十二月份的某天还抢过幼儿园小盆友的棒棒糖。
  老管家觉得,四少脑袋就这么一直坏下去还挺好的,老天爷,请别让四少的脑袋好起来,咱们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皇甫贵族第一大学学校门口放着两尊两米半的狮子雕塑,有说不出的霸气威武,今天是新生报到时间,来来去去的都是各式各样的高档名车,看得韩景辰两眼直愣,虽然他坐的车也没有差到哪里去,在外面,韩氏家族还是比较爱面子的,韩景辰觉得自己底气有点足了。
  即便是贵族学院的新生报到也跟普通的学校一样有人接待,只不过这接待的人从学生会临时招来的学姐学长们变成老师和学姐学长们,如此彪悍的场面韩景辰继续看得津津有味,为了不让别人看出自己的马脚,韩景辰从下车到与老管家一起到接待处问路都表现得很淡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夏秋的死后生活 by 观花笑语 下一篇:婚难从 by 廿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