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竹木狼马 by 巫哲(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年下 青梅竹马 都市情缘 轻松文 巫哲


【文案】
 一杰啊,长这么漂亮,将来得找个比你漂亮的媳妇儿才行哦。
 付一杰点点头。
 找个什么样的啊?
 我哥哥那样的。

 年下,竹马,伪兄弟。轻松文,HE。

 搜索关键字:主角:付一杰,付坤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一截儿弟弟

    一放学就下雪,连着几天都这样,付坤缩在自己的自行车旁边蹲着,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到头搁嘴里咬着,挡着一直往他脖子里灌的北风。

    低年级的小孩儿都排着路队从校门里走出来,付坤四年级,已经不需要排路队了,虽然他去年还走在这些队伍里,但现在却特得意,感觉跟这些小屁孩儿一下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了。

    排着路队的小孩儿经过付坤面前的时候都一块儿往他右胳膊上瞅,有个小孩儿还喊了一声:“胳膊断喽!”

    付坤瞪了他一眼,呲着牙一脸凶狠:“再喊一声给你大腿掰折了!”

    排着队的一溜小孩儿都没了声音,全都一个推一个地低着头加快了速度,付坤算是他们三小的刺儿头,对于低年级的小不点儿来说,是个可怕的家伙。

    付坤低头敲了敲右胳膊上打着的夹板,往手上呵了口气儿,没再看那些小孩儿,他在等孙玮,孙玮放学的时候被胡老师拎办公室去了,老半天都没见出来。

    路队都走光了,付坤才看到孙玮挥舞着书包从学校里跑出来,跑半道书还甩出来几本,他又忙着弯腰捡。

    “怎么这么久啊!”付坤慢慢站了起来,蹲这么一会儿他感觉自己都快冻成机器人了,老觉得一动身上就会嘎嘣嘎嘣响。

    “胡椒面儿训我呢!”孙玮把书塞进书包里跑了过来,“还有,你们杨老师还让我上你家去。”

    “上我家?”付坤皱着眉跺了跺脚,“找我妈啊?”

    “嗯,说是让你妈明天来学校,估计这回你够呛能躲过去,”孙玮把俩人的书包一块儿挂到了车把上,“还是我带你吧?”

    “别再给我摔沟里了。”付坤跨到了后座上,孙玮没有车,平时都是付坤骑车带他,手伤了以后就换孙玮,但统共四天时间,孙玮愣是一天一回地往沟里摔,水平都不如付坤脱把骑的。

    今天还成,下了雪,孙玮骑得慢,虽然车把儿一直哆嗦个不停,好歹是没摔。

    快到家的时候付坤看见了路边几个四班的人边走边闹,突然有人叫了他一声:“付坤!”

    付坤没扭头,他听得出这是许佳美的声音,他们三小最漂亮的女生,据说家里有亲戚在台湾,所以她家就给她起了个一听就能跟什么莉什么丹区分开来的名字。

    “付坤!”许佳美看他没动静,又喊了一声。

    旁边四班几个人跟着一块儿起哄:“付坤!你媳妇儿叫你呢!”

    “付坤快送你媳妇儿回家!”

    “停么?”孙玮扭头问他。

    “要停你自己下去走回去。”付坤咬着拉链含混不清地说了一句。

    孙玮没说话,弓着背狠狠蹬了几下,自行车一下窜了出去。

    孙玮骑着车把付坤带到公交公司宿舍区边儿上就下了车,付坤撑在车座上问他:“你还上我家叫家长么?”

    “不去,”孙玮抬手抹了抹鼻子,然后特义气地一挥手,“明天你自己看着办吧。”

    “鼻涕都甩我脸上了。”付坤啧了一声。

    孙玮愣了愣,看了看自己亮晶晶的袖口:“不可能!都吸我袖子里了!”

    “你真恶心,”付坤骑上了车,单手扶着车把蹬了几下,撒了车把儿边骑边挥了挥手,“你快回吧。”

    公交公司这片宿舍都是筒子楼,没有单独的厕所和厨房,到了下班时间,楼里的公用厨房里就挤满了人,整栋楼都弥漫着菜香。

    付坤家在三楼,他捧着胳膊蹦上去的时候正好碰上邻居李大妈端着锅往屋里走,看到他上来,李大妈举着锅就停下了,眉毛在脑门儿上来回挑着,一脸神秘看着他:“坤子,你家来人了。”

    “李大妈好。”付坤伸手揭开锅盖看了看,一锅大白菜,他没什么兴趣,把盖子又盖了回去。

    “没肉就不吃了啊?”李大妈看着他,继续压低声音,“你家来……”

    “知道了,”付坤把书包从肩上拿下来拎手里往地上拖着往自己家走,“来人了,您家不来人啊,老说。”

    李大妈还在身后嘀咕着什么,付坤懒得再听了,这楼里的大妈都这样,什么李大妈张大妈陈大妈的,对别人家的事儿,甭管是什么,都比自己家的事儿还上心,谁家要有点儿什么,明里暗里议论得比谁都来劲儿。

    他对这些都没兴趣,不就家里来人了么,来了就来了,他就知道要是家里来人了,他明天就能跟老师说家里来人了我妈来不了学校。

    但李大妈最后的那句话还是被他扫进了耳朵里,李大妈说,你家来了个小孩儿……

    小孩儿?

    小孩儿!

    付坤突然想起之老爸老妈从夏天开始就商量要给他领个妹妹回来,还带他去过一次福利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领而不是让老妈再生一个,但他还是一直期待着。不过期待了大半年也没动静,他都把这茬儿给忘了。

    现在听李大妈这么一说,他一下兴奋了,是把妹妹领回来了?

    “饿死啦——”付坤推开自己家的门,把书包往里一扔,按习惯先拉长声音喊了一嗓子。

    “先喝水垫垫!”老妈的声音从里屋传出来,“妈这儿有事儿。”

    付坤没回答,老妈没在客厅,不过客厅里有别人,李大妈说的小孩儿就是这个?

    这是个……小姑娘?

    付坤盯着站在他家饭桌边儿上的小孩儿看,小孩儿看着不大点儿,都不够他胸口高的。穿着件红色的小棉衣,戴着个帽子,帽子下面露出几小撮短短的刘海,脸上还捂着口罩,看上去跟个小圆球似的背着小书包,也分不清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就看着眼睛挺大的,感觉像个小姑娘。

    小孩儿不说话,也不动,就那么跟付坤对视。

    “你谁啊?”付坤拿起地上的书包,扔到了饭桌上。

    书包上的小铁扣在桌上砸了一下,声儿不大,但那小孩儿像是被吓着了似地猛地往后躲了躲,一直瞪得挺圆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

    “这芝麻胆儿,”付坤笑了,扭头冲里屋喊,“妈!这谁家小姑娘啊!”

    “什么小姑娘,”老妈终于打开里屋的门,探了个脑袋出来,“是小男孩儿,妈跟你刘姨说事儿呢,你先和面去,晚上咱们吃饺子。”

    “我怎么和?”付坤看着自己右胳膊上的夹板愣了愣,吃饺子他倒是挺乐意的。

    “用左手呗,你不号称左右开弓打遍天下么,要不你先带着弟弟玩会儿。”老妈说完又关上了门。

    是个男孩儿啊?不是妹妹?那就是说这个不是领回来的妹妹了?

    付坤转过头看着那个小孩儿,长得跟个娃娃似的,他弯下腰冲小孩儿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儿看着他不说话,就那么站着。

    “我叫付坤,”付坤想起了学校那些一二年级的小孩儿,觉得大概是自己笑得不够慈祥,于是又咧嘴笑了笑,“你叫什么?”

    小孩儿还是不出声,一直瞪着眼睛看他。

    “得,爱说不说,你站着吧。”付坤的耐心瞬间消失,直起身转身准备出去,跟这小孩儿玩,还不如去和面呢。

    “一杰。”身后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有些怯生生的。

    “啊?一截儿?”付坤停下脚步回头,“这什么名儿啊,我还半截儿呢。”

    小孩儿瞪着他似乎有些茫然,接着就垂下眼皮看着地板不说话了。

    “行吧,一截儿,”付坤觉得他这样子有点儿可怜巴巴的,于是心软了,“我去和面,你来玩么?”

    小孩儿又不出声了,付坤的耐性第二次瞬间消失,这小孩儿什么毛病啊!

    但在他打算跨出门去的时候,小孩儿又用比刚才高一些的声音说了一句:“一杰。”

    付坤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一杰?”

    小孩儿点点头,帽子上的毛线球也跟着晃了晃。

    “有姓一的么?哪个一啊?”

    “一二三的一。”小孩儿终于说出了超出俩字的句子。

    一二三的一?付坤本来准备在脑子里划拉一会看看是什么字,没想到这么简单,对于他这种除了自己名字,能笔划不出错写出来的字儿统共也没几个的人来说,一字最招人喜欢了。

    这小孩儿说话像是怕吵着谁的,始终很小声,大概是因为一直捂着口罩,不过声音还挺可爱。付坤很有兴趣地走回到他面前,想逗他多说几句:“哪有人姓一二三的一啊,你识字儿么?”

    “就是……一二三的一。”小孩儿低下了头,又往后躲了躲。

    “吃虾条么?”付坤从兜里掏出一包咪咪虾条递到了他面前。

    小孩儿一直揣在兜里的手拿了出来,手指在虾条袋子上碰了碰,又缩了回去。

    “口罩摘了,不闷啊?”付坤用牙咬着袋子,左手捏着袋口撕开了,拉过他的手,把虾条都倒在了他手上,“吃吧。”

    “我感冒了,”小孩儿低头摘下口罩塞到了棉衣兜里,捏了一根虾条放进了嘴里,“谢谢哥哥。”

    没了口罩的阻碍,付坤听出了他声音中带着的鼻音,但小孩儿一直低着头,付坤只能看到他翘着的鼻尖,于是干脆蹲在了他面前。

    “一截儿,你长得真像女孩儿啊,”看清小孩儿的模样之后,付坤感叹了一句,“比许佳美长得好看多了。”

    小孩儿没说话,只是垂着眼皮继续低头吃虾条。

    “你有小鸡鸡吗?”付坤逗他。

    “你有吗?”小孩儿抬头看了看他,又很快地低下了头。

    “有啊,”付坤站起来,很威风地拍了拍自己裤裆,“跟这儿放着呢。”

    “不信。”小孩儿吃着虾条不再抬头。

    “嘿,这有什么不信的啊,”付坤乐了,费了半天劲才把羽绒服脱下来扔到一边,“来让你看看。”

    老妈从里屋出来的时候,付坤正低个脑袋准备解裤腰上的扣子,她一看就愣了:“你干嘛呢!抽什么疯!”

    “刘姨好。”付坤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乐了,冲跟在老妈身后走出来的刘姨问了个好。

    “好好,坤子,弟弟可爱吗?”刘姨摸了摸付坤的脸。

    “嗯,就是不爱说话,逗半天才说一句。”付坤抓抓头。

    刘姨走过去拉起小孩儿的手:“一杰,以后这就是你的新家了,喜欢这个哥哥吗?”

    小孩儿不说话,也不再吃虾条,只是盯着自己的手,过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那我就走了,总之呢……”刘姨拉着老妈走到了门口,声音很小,付坤追过去,听到刘姨叹了口气,“谁领养都想要婴儿,不记事儿的容易养得亲,这孩子被他妈扔的时候都一岁了……”

    “什么啊?”付坤没听明白,插了句嘴。

    “边儿去,别闹。”老妈拍了拍他。

    付坤扒着门没动,刘姨冲他笑了笑,继续小声跟老妈说着:“你们是知道的,特别不爱说话,人家来挑的时候看他长得可爱,都想带回去,可怎么逗也不说话,又就都不愿意了,怕以后跟父母不亲……”

    “知道,我跟老付吧,就是觉得跟这孩子特亲,说不说话都觉得亲,”老妈也小声说,“多乖啊,爱不爱说话的,以后适应了慢慢就好了,我家还能让他有个伴儿,坤子性格好着呢,小狗似的见人就摇尾巴。”

    “我看也是,他跟坤子话还挺多。”

    付坤顾不上抗议老妈老跟别人说他跟小狗似的,他还没听明白刘姨和老妈的意思。

    这小孩儿要留在他们家?

    不是妹妹吗?真变成弟弟了?

    他满肚子疑惑,但一直没机会从刘姨和老妈的对话里找到提问的的机会。

    一直到老妈送着刘姨出门了,他才回过神,看了一眼被老妈抱到沙发上坐着的小孩儿,追了出去。

    “妈,那小孩儿要住咱家?”刘姨被送走了之后,付坤总算在楼下逮着机会问了出来。

    “是啊,不是跟你商量过的吗,你不也很想有个弟弟吗,还催着我们给你去捡一个回来。”老妈笑笑。

    “我是想要个妹妹……”付坤纠正了一下老妈,不过弟弟就弟弟吧,“我以为你们都把这事儿忘了呢。”

    “那哪能啊,我跟你爸商量了很久了,你太小,就没多跟你说,来,”老妈把他拉到一楼楼道边儿上,“妈跟你说,这孩子特别可怜,他妈妈不要他了。”

    “啊?”付坤愣了愣,立马想起了许佳美她们班那个叫江欣的小姑娘,听说也是父母不要她了,跟着爷爷奶奶过,每天穿得像个小要饭的,一整个冬天就一件棉衣,脏得都看不出色儿了。

    “把他送到福利院了,但是呢,别人领养都想要年纪小的,他不够小,又不爱说话,所以都没人愿意带他回家……”

    “啊?”付坤瞪圆了眼睛,其实也不是太不爱说话啊,而且长得多可爱啊,居然还送不出去了?

    “他怕生,我和你爸爸去看他的时候,逗一个小时都不说一句话,”老妈叹了口气,“他妈妈不要他,他估计就算记不清,也有感觉了,刘姨说他被扔到福利院去的时候,就一个名字,连姓都没有,那一年到福利院的孩子都统一姓福,他就也姓福了,不过长大了都知道这不是自己真的姓了。”

    难怪只说自己叫一截儿啊,付坤总算是弄清了一件事。

    他又琢磨了半天:“那咱家收养他了?”

    “嗯!”老妈点点头。

    “那他要在咱们一直不说话,你们会把他送回去吗?”

    “瞎说!我跟你爸之前去看过他,都觉得跟他挺有缘份的,他慢慢会好的,”老妈搂了搂他,“再说咱家有付小狗呢。”

    “我不是小狗!”付坤抗议。

    听老妈说了这么一通,付坤觉得有点儿恍惚,跟在老妈身后回了家,进门的时候看到一截儿手里的虾条已经吃完了,正抱着自己的书包坐在沙发上低着头。

    “一杰,”老妈过去坐到他身边,“以后这儿就是你家了,你就叫付一杰,都不改了,好吗?”

    一截儿依旧是不出声,跟睡着了似的只低头脸冲着自己的书包,帽子上的毛线球也一块儿往前垂着。

    “就这么说定了,”老妈拍了拍手,站起来往门外走,“晚上咱吃饺子,妈去剁馅儿,坤子你去和面,你爸今儿回来得晚点儿,咱们先弄着。”

    “嗯,”付坤的眼睛一直盯着一截儿,对于自己突然变成哥哥了这事儿终于有了点儿感觉,他走过去,用很严肃的语气开了口,“付一杰。”

    一截儿继续愣了一会才慢慢抬起头看着他。

    付坤一下就愣住了,这小孩儿的眼里全是泪水,眼看着就要涌出来了。

    付坤对于有人当他面哭这事儿非常头痛,无论是谁,为什么哭,只要跟他在一块儿的时候哭了,所有人都会指着他说“付坤你又欺负人”。

    所以现在这小孩儿突然就要哭,他一下就急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憋了半天最后说了一句:“会和面吗,我教你和面。”

 第二章 我弟弟!多牛逼!

    付一杰?

    付?

    新名字吗?

    看着付坤伸过来的手,他犹豫着,没有回应。

    不过付坤没有收回手,一直那么伸着,看他一直没动才说了一句:“快点儿,你不饿啊?”

    他咬咬嘴唇,把手往兜里揣了揣,没有动。

    这样像他伸过来的手,他见过很多,每次他都期待地牵着这些手,最后却都被甩开了。

    他不愿意再一次被甩开。

    “哎哟,你怎么这么面,”付坤本来雄心勃勃想试着做个有耐心的好哥哥,但这个弟弟实在太不配合,他走过去伸手把付一杰的手从兜里拽了出来,“走,跟我和面去,别哭啊,哭了就用面糊你脸。”

    付坤抓他的手抓得很紧,他觉得骨头被捏得有点儿疼,但没有挣扎。

    这手虽然很凶,却热乎乎的很暖和。

    “书包长你肚子上了啊?别抱着了,”付坤冲他抱着书包的胳膊抬了抬下巴,“扔沙发上得了。”

    付一杰把书包放到了沙发上。

    “你冷吗?”付坤又问。

    他摇了摇头。

    “帽子摘了呗?”付坤试着问。

    他点点头,付坤拎着他帽子上的毛线球把帽子摘了,然后牵着他的手穿过走道往厨房走:“爱吃饺子么?”

    “不爱吃。”他小声说。

    “啊?”付坤回过头。

    “爱吃。”

    “改口改挺快啊,不爱吃也就饺子了,”付坤乐了,“不过我妈包的饺子特好吃,你吃一次就知道了。”

    厨房里做饭的人很多,老妈已经把面粉放在和面的盆儿里了,看到他俩进来,指了指盆儿:“拿屋和去。”

    “哟,坤子都独臂大将了还让他和面啊?”正在炒菜的于奶奶说了一句。

    “没事儿,男孩儿没那么娇气,慢点和呗,”老妈一边剁肉一边笑着说,“谁让他翻个墙还笨得把胳膊给摔折了的。”

    “你这当妈的心可真大。”于奶奶感慨地啧啧了几声。

    付坤松开了牵着付一杰的手,端了盆儿往外走。

    刚走了没两步,感觉到有人扯住了他毛衣,他扭过头,看到是付一杰,这小孩儿看上去很紧张,抓着他衣服的手都攥成拳头了,头也不敢抬,一直盯着地。

    付坤想用打着夹板的右手抱盆儿,好腾出左手去牵付一杰,但试了半天没成功,使不上劲,只好继续往前走:“跟着我,没事儿。”

    “坤子,这谁啊?”不知道谁问了一句。

    “我弟弟。”付坤马上回答,声音特宏亮,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感觉无比得意,我弟弟!多牛逼!

    但想想又觉得有弟弟就有弟弟呗,有什么可稀奇的啊,这楼里七八个孩子,差不多都有兄弟姐妹。于是又挺泄气,端了盆儿走出了厨房。

    经过许姨家门口的时候,有人从屋里走出来,付坤端着盆儿差点一脑袋撞上去。

    “开坦克呢你。”那人按住了他的脑袋笑着说了一句。

    付坤抬起头乐了:“小飞哥。”

    这人是许姨的儿子夏飞,高中念完了一直在家休息,身体特别不好,天天都跟在中药里泡着似的,付坤每回经过他家都能闻到浓浓的药味儿。不过夏飞性格特别好,不跟别的病人似的每天愁云惨淡,他脸上永远都挂着笑容。

    “和面呢?”夏飞拿着个玻璃杯,里面是棕色的中药。

    “嗯,你又吃药啊?”付坤闻着那个药味儿就觉得苦得不行。

    “来一口?”夏飞把杯子递到他眼前,“神药。”

    “不要。”付坤拼命摇头。

    “进来吧,帮你和面,你那胳膊得和到后半夜了吧?”夏飞笑着招招手让他进屋。

    付坤继续摇头,他每次上许姨家玩,老妈都得交待他,不许跟你小飞哥哥闹,他身体不好。

    要让老妈知道他让夏飞和面,肯定得挨呲儿。

    “没事儿,进来,”夏飞拿过他手上的盆儿转身进了屋,“张青凯,和面!”

    付坤一听夏飞叫了张青凯的名字,就没再犹豫了。张青凯是夏飞的同学,一星期七天时间得有五天都泡在夏飞家。

    “张青凯帮我和面!”付坤跟着也着喊。

    刚走了一步,付坤感觉到手被人抓住了,他回过头看到付一杰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还带着个小孩儿,要付一杰不拉他,他都忘了。

    这刚当上哥哥还得适应适应才行啊……

    他牵住付一杰的手,带着他进了屋。

    “哪儿来的小孩儿?”张青凯洗了洗手,把盆儿放到桌上,开始和面。

    “我弟弟!”付坤再次得意洋洋地大声回答,忘了先前还觉得有个弟弟没什么稀奇的,他扭过头冲付一杰笑笑,“一截儿叫哥哥好。”

    付一杰看了看夏飞和张青凯,低下了头,不吭声。

    “一截儿?”夏飞笑了。

    “付一杰,一截儿叫着顺嘴。”付坤看看低着头一动也不动的付一杰,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小孩儿要一直是这样,自己以后得多没劲啊。

    老妈开始包饺子的时候,付坤拉着付一杰坐到了桌子边儿上:“会包么?挺好玩的,我教你?”

    付一杰看着桌上的饺子馅,咽了咽口水,点点头。

    “看着。”付坤立马来了劲头,平时他可找不到什么机会能教人的,实在要教,也就教人打架和逃跑了。

    “洗手,”老妈拍开他的手,又看着付一杰,“一杰不热吗?屋里暖和,咱把棉衣脱了好不好?”

    付一杰犹豫着点了点头。

    “帮弟弟脱衣服,我手上都是油。”老妈指挥付坤,手上动作很麻利地包着饺子。

    付一杰看了看付坤的胳膊,躲开了付坤想帮他脱衣服的手,自己低头解着棉衣扣子。

    付一杰脱下棉衣的时候,付坤看到他里面就穿着一件劳保手套改的旧线衣,顿时觉得这小孩儿挺可怜,虽说他自己身上穿的毛衣也不过是老妈拆了爸爸的旧毛衣给他织的,但比线衣暖和多了,难怪付一杰一直穿着棉衣也不觉得热。

    “坤子,里屋我跟你爸的那个柜子里有给一杰买的新毛衣,你拿给他换换,线衣穿着冷。”老妈一边包饺子一边说。

    “新毛衣?”付坤挺惊讶,他不到生日和过年都轮不上穿新衣服,“什么时候买的啊?我怎么不知道?”

    “你知道管用么,又不是你的,快去拿。”

    柜子里有一个大袋子,付坤拿出来翻了翻,小毛衣小棉衣有一堆,他拿出了一件黄色的毛衣往自己身上比了比,小声嘀咕了一句:“还真不是我的。”

    付一杰换上了毛衣,皮肤被黄色的毛衣一衬,显得特别白,就是有点儿瘦,穿着棉衣的时候付坤还没觉得,现在衣服一脱,看着就特明显了。他从门口的炉子上把热水拎了进来,一边往洗脸盆儿里倒一边说:“一截儿,你肉都长脸上了吧,看你脸挺圆的,衣服一脱就剩这么点儿了……”

    付一杰走过去,把手放进了盆儿里很认真地低头洗着,也不出声儿。

    付坤蹲在他身边,很有兴趣地看着他的手,付一杰的手也跟脸似的,挺肉乎,之前他就觉得牵付一杰手的时候软软的特好玩,现在又忍不住伸手上去捏了捏:“真好玩儿。”

    “有个弟弟你就什么也不用干了,就看弟弟得了。”老妈笑了。

    “我得教他包饺子呢,”付坤把左手放到盆儿里扒拉了两下,“一截儿帮我搓搓手。”

    付一杰点点头,抓住了他的手,用手指在他手心里搓着。

    “哎哟,”还没搓两下,付坤就忍不住笑着把手抽出来了,“你挠痒痒呢?行了,就这么着吧。”

    付坤站在桌子边上,付一杰站在他旁边,比桌子高不了多少。

    “拿张皮儿,”付坤开始正式教学,这是他头一回教人东西,特别严肃,“放手上。”

    付一杰够着胳膊捏了张皮儿放在了自己手上,然后抬头看着他。

    “放馅……”付坤想想,怕付一杰手里没数弄多了包不上,于是伸手拿筷子挑了点儿馅,“我来帮你放吧。”

    付一杰看了看手心里的皮儿和馅,继续抬头看着他。

    “包,”付坤指了指皮儿,“先对折捏一下中间……嗯,然后把两边往中间推推,好,捏,捏紧。”

    付一杰很专注地按付坤地指示把饺子皮儿捏在了一块儿,虽然动作很慢,有些笨拙,但基本是个饺子的形状了。

    付坤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看到如此成功的教学成果,很兴奋地拍了拍桌子:“妈你看!包出来了!我教得怎么样!”

    “不错,”老妈笑着点点头,“一杰真聪明,包得真漂亮,比哥哥包的漂亮。”

    付坤一向对老妈表扬别人没什么感觉,反正他一年到头能不挨骂就算不错了,这会儿看到自己的“徒弟”包出了一个还算是饺子的饺子,别提有多美了。

    付一杰没说话,也没什么表情,只是一直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那个饺子。

    “怎么样,会包……”付坤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

    付一杰盯着饺子看了一会儿之后,一抬手就把这个刚包好的饺子放进了自己嘴里。

    付坤瞪着他看了好几秒才吼了起来:“你干嘛啊——”

    付一杰被他这声暴喝吓了一跳,很惊慌咬着饺子地往后连退了好几步,都靠到了墙上才停了下来。

    “哎我的宝贝儿你怎么直接就吃上了,”老妈也吓了一跳,扔了手里包了一半的饺子,手胡乱往围裙上蹭了蹭,跑过去弯腰搂住了付一杰,“没煮熟呢,快吐出来,一会该拉肚子了。”

    付一杰看着老妈伸到他眼前的手,没敢往上吐,但被吼了一声之后,也不敢咽下去,就那么含着一个饺子愣着不动了。

    “你刚喊什么喊啊,让你吓着了吧!”老妈扭头压低声音冲付坤瞪了瞪眼睛,“一惊一乍的!你这么大的时候在地上捡虫子吃我都没喊呢。”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头回见着吃生饺子的还不让我诧异一下么……”付坤挺郁闷地也压低声音,“我什么时候吃虫子了!”

    “哟有了弟弟就是不一样,都会诧异了,”老妈没再理他,转回头用手指在付一杰鼓鼓的腮帮子上点了点,“一杰,吐出来好不好?咱上外面吐掉?”

    老妈领着付一杰在门口吐饺子的时候,老爸提着一大兜东西回来了。

    “爸!”付坤听到了老爸的脚步声,冲了出去,一眼就看到老爸手上的兜里有个飞机翅膀,“买飞机了?”

    “还有电动火车,”老爸蹲在了付一杰身边,“一杰,还记得我吗?”

    付一杰往后缩了缩,又盯着地看了。

    “先进屋,老付,”老妈拉了拉老爸,“都看呢。”

    老爸进屋用各种玩具都没能把付一杰逗出声,更别提叫他一声爸爸了。

    “你别急这些个了,”老妈很迅速地把剩下的馅儿用两张皮包上了,捏了个小老鼠,“慢慢来吧,他怕生,愿意叫就叫,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

    “肖淑琴,”付坤坐在椅子上托着腮,肖淑琴是老妈的名字,“快下饺子,饿死了。”

    “付小狗你找抽呢。”老妈瞪了他一眼,端着饺子往厨房去了。

    “爸,”付坤反身跪在椅子上扳着椅背前后晃着,“一截儿好像不喜欢玩那些东西。”

    付一杰对于老爸一件件拿出来摆在他四周的玩具都没看几眼,只是低着脑袋看着自己的手指。

    “那也没你什么事儿,你都多大了,”老爸看了他一眼,“晃吧,晃倒了再把左胳膊打上夹板,对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赌徒 by 卿曦(下) 下一篇:竹木狼马 by 巫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