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重生之巨星是个受 by 清雾潋月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娱乐圈 情有独钟


程向南为了周宇桐和家里翻了脸,被程家赶出了家门。

程向南不以为意。但是没想到被程家赶出门的第二天,
他就看到周宇桐和秦家大少在他的公寓里翻云覆雨,
这时他才明白周宇桐爱的不过是他的身份。

男人到处是,他又何必吊死在周宇桐一棵歪脖子树上。
但是他从会所出来的路上,却出了车祸。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悲催的发现,
他从一个官二代变成了一个三流小明星。

CP:顾炎X林泽川   1V1   HE

1、chapter 1

  “嗯,轻一点……快,就是这里~~啊~~”带着情/欲的声音回荡在屋里。
  另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带着情/动产生的沙哑低笑道:“是这里吗?”紧接着是一阵淫/靡的撞击声。
  “啊……”周宇桐的手指紧抓着男人的后背,急喘道:“我,不行了,轻点儿。”
  男人低低地笑着,腰间的动作却丝毫没有放缓,反而更加狠急:“骚/货,这样就不行了?”交/合处已是一片湿漉。
  
  程向南打开打开公寓的门,就听到房间里传来周宇桐的浪/叫声。他的眸子暗了暗,手已经紧紧握成了拳。
  房间里的门都没有关上,程向南在房门口就看到了屋内的景象。床上一片凌乱,两个赤/裸的男人交缠在一起,连交/合出都看得一清二楚,嚣张而淫/靡。
  这两个男人程向南都认识。一个是他恋人周宇桐,一个是他的对头秦明。
  “滚出去。”程向南沉声道。
  交缠在一处的人这才发现门外有人。
  “哟,这不是程少吗?”秦明抬眼看向程向南,语气轻挑丝毫没有被人撞见的尴尬。他的下/体慢慢从周宇桐身上抽了出来,白色的液体缓缓流了出来。
  “我再说一遍,你们两个,给我滚出去。”程向南冷声道。他极力克制着不冲过去打死这对狗男男。
  
  秦明整理了一下,走出房门的一瞬,凑到他耳边轻笑道:“你就为了这个婊/子和家里翻了脸?眼光实在不怎么样。”程向南对着秦明的腹部狠狠地打了一拳,拎着他的衣领,冷笑道:“我眼光是不怎么样,但是不劳你费心。”
  秦明和他一样,都是在军区大院长大的,从小就认识。以前可以说关系相当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几年却和他相当不对付。
  
  待秦明走后,程向南冷眼看着床上的周宇桐。这就是他爱了几年的人啊。当年,周宇桐还是个小明星。他和周宇桐在酒吧认识。喧闹的酒吧,他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吧台边喝酒,眼神清明,表情疏离。和周围嘈杂的环境格格不入。有几个人上前搭讪,他理都不理,只是自顾自的喝酒。让程向南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追到周宇桐还是费了他很大一番力气的。知道周宇桐是因为不愿潜规则所以出不了头,他费钱费力把他捧成了天王巨星。家里虽然接受了他的性向,却不同意他同一个戏子搅在一块儿,他就为了周宇桐和家里翻了脸。
  
  想起过往种种,程向南冷笑了起来。当年去酒吧为了引起他的主意,估计周宇桐花了不少力气吧。自己当初瞎了眼,才把婊/子当莲花。不愿潜规则?估计被潜得不少吧。
  “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得爬秦明的床?”他捏住周宇桐的下巴,淡淡道。
  周宇桐笑了:“程少,如今您什么都没有了,您还能给我什么呢?”
  程向南气极反笑,手上力道渐大,眼眸深处阴冷无比:“你还真是实诚。不过我既然能让你红起来,就能让你消失。别指望秦明能够帮你。”
  看着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程向南,有恃无恐的周宇桐也不禁瑟缩了一下。也许这才是程向南的真面目。那个温柔**不过是个表象。
  说完,程向南放开了周宇桐:“滚出去,看着你让我觉得恶心。别让我说第二遍。”
  
  赶走了周宇桐,程向南将床单被子扔了个干净,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烟。这么对年来,他对周宇桐掏心掏肺的,却不想他的一片真心在周宇桐眼里就是垃圾。抽完了一包烟,他抓起车钥匙出了门。
  
  “哟,程少。什么风把您吹来了。”金鹰会所的周经理看着走进门的程向南,赶忙招呼道。“最近有什么好货色吗?”程向南随口道。
  周经理笑道:“最近还真来了几个好货色,最重要的是干净!”
  “嗯,给我叫一个。”
  
  幽暗的包间内,程向南一杯又一杯地灌着伏特加。包厢的门被轻轻打开,程向南眯着眼睛看向门口。来的是一个少年,五官看得不是特别清楚,能看清秀气的面部轮廓。
  “过来。”程向南对着那个少年招了招手。那个少年走近程向南,程向南这才看清了他的脸,的确不错,眉宇间带着和当年周宇桐一般的青涩。
  
  “坐。”
  少年有些局促不安地坐在了程向南旁边。来之前,周经理叮嘱他千万别得罪了这位客人,要让这位客人尽兴。
  “多大了?”
  “二十。”
  “二十……”程向南低低地重复着,嘴角的笑容有一丝玩味。当年他认识周宇桐的时候,周宇桐也才二十。
  “坐过来。”
  
  少年乖巧地坐在了程向南的腿上。程向南用手捏着少年的下巴,轻笑着说道:“陪我喝酒。”说完,不待少年说什么,程向南就给他灌了一杯伏特加。因为灌得比较急,有些酒液就从少年的嘴边缓缓滑过他纤细的脖子,滑进了白色衬衫里。**昏暗的灯光下,**非常。少年的手落在了程向南衬衫的扣子上。
  眼前少年的影子却不经意间与当初的周宇桐混了起来,程向南心底一阵烦躁,抓住少年解着他扣子的手,淡淡地看了一眼少年:“出去。”
  少年楞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客人。
  程向南有些不耐烦:“滚!”
  “是。”少年咬了咬嘴唇,起身离开了包厢。
  
  不一会儿,周经理进来,赔笑道:“不知道小西哪里惹得程少不快,我已经教训过他了。程少不要生气,要不要我给程少换一个乖巧的。”
  程向南挥了挥手,说道:“出去,别让人来打搅我。”
  “好的,程少要什么就吩咐一声。”看出程向南心情不好,周经理连忙离开了包间。
  待程向南离开了包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包间满地都是碎玻璃和空酒瓶。
  
  程向南醉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他驾着车准备回公寓。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伴随着耀眼的白光,程向南只觉浑身剧痛,随后便没有了意识。
  
  “嘶——”程向南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头嗡嗡地疼痛不已。他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昨夜他喝醉了酒,出了车祸。但是,除了头疼,他并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他觉得有些奇怪。起了身,他才发现他在的地方地方并不是医院,也不是他的公寓。当他走到穿衣镜前时,他的心情已经不知道如何来形容了:镜子里的人并不是他!程向南已经二十六岁了,但镜子中的却是一个十□岁的少年,而且是一个长相极其精致的少年。程向南扯了扯嘴角,镜中的少年同样扯了扯嘴角。
  程向南迅速镇定了下来。他脑海里闪过一个极其荒谬的想法,却也是最能解释眼情况的想法:借尸还魂。
  
  他查遍了整个公寓,发现并没有其他人。也就是说这个少年是这个公寓的主人。在公寓里他找到了身份证手机和存折。通过身份证和存折,他知道了这个身体的主人叫林泽川,十九岁。存折的里大概有十万元,对于程向南来说真的是少得可怜。但是看这公寓的装修和家具,这少年并不是个富裕的人,那么这十万元对这少年来说真的不少了。
  
  程向南皱了皱眉,他除了知道这具身体的名字,其余是一概不知,这对他则有些麻烦。他又仔细地搜寻了一下公寓,很惊喜地发现了这个少年的日记本。
  坐在床边翻完了少年的日记,总算理顺了这具身体的基本情况,然后他感到深深地悲剧了……
  
  林泽川,十九岁,从小的理想就是做明星。所以高中毕业后没有继续学业,凭着精致的外貌很顺利地同一家影视公司签了约。
  这家影视公司程向南熟悉得很,去过无数次:周宇桐的经济公司——海兰传媒集团。
  林泽川签约时间不长,又没有关系,所以混到目前为止也不过是个三流小明星,在一些电视剧电影里打打酱油。
  而林泽川和他一样,是一个GAY,但是却是个0号。他的男友程向南也知道,偶像剧一线小生肖涵江。
  程向南知道肖涵江并不是因为他是明星,而是肖涵江被他一哥们儿包养了两年。
  林泽川是服安眠药自杀的,原因很狗血:他被肖涵江甩了。
  
  程向南深呼吸了很久,才吸收了他所知道的情况。他从一个官二代兼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变成了一个三流小明星。从一个1号变成了0号。这比他被周宇桐劈腿凄惨万倍还不止啊。
  况且,以他现在的身份,他拿什么去回敬那对狗男男?别说当初和他身份相当的秦明,就连周宇桐都能一根手指捏死他。程向南有些头痛。
                     
作者有话要说:求包养,求收藏,会暖床~~么么哒~~看我纯真的大眼睛(⊙o⊙)~~~因为笔名觉得很古风,所以想开个新马甲专门写耽美。但是编编说不能开新马,所以把新马甲的文搬了过来。南曲就是我。

2、chapter 2

  就在他头疼的时候,手机响了。程向南看了一眼屏幕上跳跃的名字——江印天。他在日记本上看过这个名字,他是林泽川的经纪人。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电话。
  
  “泽川,身体好点了吗?”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很温和。让程向南有些诧异。因为林泽川是个不红的三线小明星。如果是大牌明星,那么经济人当你是爷爷,如果是个小明星,那经纪人就是你爷爷。程向南以为林泽川的经济人打电话过来首先就是讲林泽川耽搁工作的问题。因为自肖涵江甩了林泽川,林泽川就心不在焉昏昏沉沉,已经半个月没有开工了。
  “好点了。”
  “那就好。别为了肖涵江而伤心了。”江印天说道,随后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什么,最后还是说道:“不值得……”隔着电话,程向南也能听到江印天低低地叹息。
  “我知道。”程向南说道。他并不是林泽川,自然不会为此伤神,况且他知道肖涵江。心底也为林泽川叹息,为了这样的人自杀,太不值。不过,他没想过死,却也因为周宇桐送了命。两人算是半斤八两。他自己死得更不值。
  
  “你能想开最好。对了,《潜行》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开拍了。你好好养身子。这次你的角色戏份挺多的,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嗯,我会努力的。”
  “那就好,那我挂了。”随后电话传来嘟嘟的声音。
  程向南也挂了电话。这通电话虽然不长,但是林泽川和江印天的关系也能让他猜得八九不离十。林泽川有一个待他很不错的经济人。只是他有些不明白,凭林泽川的外貌加上一个不错的经纪人,怎么混成这样?他见过肖涵江,长相虽然不错,但是和林泽川比则是差了一个档次。如果说是出道时间比较短,肖涵江和林泽川是同时出道的,但是如今的地位却是天差地别。
  
  暂时放下这个疑问,程向南开始思考未来的路到底该如何走。
  他本想重新考个大学。毕竟这具身体还年轻,才十九。然后争取公费出国。他才能有资本安身,同时也能让这对狗男男不好过。
  但是林泽川和海兰传媒签的工作条约是五年,如今才过去一年。也就是说还有四年,他的时间安排要听从公司的安排。
  不过从江印天对林泽川的态度来看,他提出考个大学,江印天应该会同意吧。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程向南,哦不,现在应该叫林泽川了,已经逐渐开始适应了这具身体,包括这具身体带来的身份转变。早上,他就又接到了江印天的电话,让他去公司。
  他打的来到公司,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见到他就向他走了过来。这个男人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穿着西装,看起来很儒雅。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这个男人就是他的经纪人江印天。他对着江印天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气色不错,看样子恢复得不错。”江印天拍了拍他的肩,笑道。
  林泽川淡淡地应了一声。
  “走吧,具体安排去工作室详谈。”
  林泽川便跟着江印天走进了海兰传媒的大楼。玻璃幕墙在阳光下显得华贵而气派,这是林泽川重生后第一次走进海兰传媒。
  
  “让开让开。”电梯门被打开,里面传来很不耐烦的声音,紧接着出来几个保镖模样的人,将在电梯门口等电梯的人推开。最后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在保镖坏绕下出了电梯。被推开的人虽然有不满地皱着眉,但是没有说什么。想来这样的阵仗他们早就习惯了。
  
  这个带墨镜的男人一出门就被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团团围住,闪光灯不停地闪着,“咔嚓咔嚓”的拍照之声不绝于耳。无数支话筒争先恐后得往那个男人嘴边凑。
  
  “周天王,对于国信集团程总的死,作为**您有什么看法?”
  “周天王,请问您同秦少是什么关系?有人目击您同秦少一前一后从公寓里出来,请问这是真的吗?”
  “让开让开。”一边护驾的保镖奋力推开记者,护着周宇桐上了一辆加长版林肯。在记者不死心地追堵下绝尘而去。
  
  周宇桐……本在等电梯的林泽川看到周宇桐,眸子一下子冷了下来。如果他没死,对周宇桐的背叛也许会心痛会愤怒会在意,但是不会如同现在这样如鲠在喉。因为作为程向南,他拥有的太多,很快就能恢复过来,可以像看小丑一样看着周宇桐,动动手指就能让他跌入尘埃。但是作为林泽川,他一无所有。甚至同样作为艺人,周宇桐在顶点,他在最底层。在公司,他还得仰人鼻息。这样的落差,他不接受也得接受。而周宇桐和秦明这对狗男男也就成了他从底层向上爬的动力。
  
  “喂,该上电梯了。”江印天将林泽川的奇怪反应都看在眼里。心里有些疑惑,但是现在并不是问的时机。
  林泽川笑了一下,努力使心情平静了下来,便随着江印天上了电梯。
  
  “啧啧,不愧的天王,看这架势。”电梯里羡慕者有之。
  “嘁,耍什么大牌,还不是一样出来卖的。”不屑者有之。
  “有本事你也卖个试试,人家老板大爷还看不上你呢。”支持者有之。
  “听说同时爬了程少和秦少的床呢,还真是有本事。”嫉妒者有之。
  “不止呢。听说连XX部长的床都爬过。”八卦者有之。
  
  圈子里的潜规则大家都司空见惯习以为常,所以并没有什么好羞耻的。甚至连爬上谁的床都能成为众大小明星攀比的内容。
  林泽川心里冷笑,他以为的爱情不过是周宇桐炫耀的资本和向上爬的梯子,原来所有人都清楚,就他当局者迷。
  
  “叮——”电梯里的人都走了,林泽川却没有动。
  “到了。”江印天提醒着还在发呆的林泽川。
  
  林泽川沉默地随着江印天来到工作室。江印天的工作室很简陋,三十平左右。和周宇桐的经纪人方中远豪华办公室差得远了。
  “随便坐。”江印天倒了一杯水递给了他,“你好像心情不太好?”在见了周宇桐之后。后面一句话,江印天并没有直说。
  林泽川闭上眼喝了口水,的确是心情不好,但是原因他无法和江印天说,所以随便拉了肖涵江来垫背:“看到他又听到电梯里的议论,总是让我想到肖涵江。”
  
  肖涵江被他哥们儿包养了两年,想来也是个靠潜规则被人捧的主儿,所以这个理由也说得过去。
  江印天有些诧异:“原来你知道。”
  林泽川沉默地点了点头,程向南当然知道,“林泽川”自然是不知道的。日记中,肖涵江的形象可是相当完美的。他心底嗤笑了一声。
  而江印天看到沉默地林泽川,只当他是心情糟糕,而之前遇到周宇桐的奇怪表现,也有了解答。
  将纸杯放在茶几上,看出江印天的忧心,林泽川说:“放心,我不会消沉下去的。”
  
  江印天看着林泽川,发现他除了刚才脸色有些不好,并没有半个月前那种死气成成的抑郁之色,便放下了一半的心:“你能想开,这是最好不过的了。”说完,他坐到了办公桌后面,手肘支在桌面上,手指交叉,补充道:“其实论资质,你要比肖涵江好很多。但是每次一有什么好角色,只要肖涵江要,你有毫不犹豫地让给了他。否则,你早就红了。况且,娱乐圈呐,如果不接受潜规则的话,路还是比较难走的。”
  
  这句话一下子就解开了缠绕在林泽川心中的疑问,为什么之前的“林泽川”资质不错,却始终只是个三线小明星。
  
  “以后不会了。”林泽川微笑着说道。
  “那就好。”看着这样自信的林泽川,江印天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那我们谈谈关于《潜行》的问题。剧本你看过了吧?”
  林泽川点了点头。《潜行》的剧本林泽川在重生后的一个星期翻过,他对这个剧本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但是合同都已经签了,如果违约,以他目前的存款,他还赔不起,所以只能演了。
  
  “周宇桐是主角,所以即使你看到他心情不好,也只能放在心里,别影响了发挥。”
  
  林泽川心一紧,他现在可是一点都不想见到周宇桐。但是周宇桐是《潜行》的主角的话,那岂不是天天在他眼前晃?而且在《潜行》中,他饰演的是主角忠实的……下属。最后为主角挡枪而死,而且是死而无憾,死得……高兴。保护了完美优秀的主角,死得是众望所归。这配角还真是还真是炮灰中的战斗机。真是人生何处不狗血。这人生简直比剧本还要狗血。
  
  林泽川微笑道:“我尽力。”江印天见他面色如常,便放下心来。但是他没有看到林泽川说话的时候,牙齿咬着没有松开,真正的是皮笑肉不笑。
                     
作者有话要说:求包养(⊙o⊙)~~~

3、chapter 3

  在交代了明天去剧组的注意事项后,江印天叮嘱林泽川要好好休息后便让他离开了。
  
  林泽川在重生之后便将公寓重新收拾了一边。将原本放满和肖涵江的合影的照片,肖涵江的海报,以及零零碎碎的花里胡哨的东西扔了个干净。原本显得有些拥挤凌乱的小公寓马上简洁明了了起来。
  林泽川给自己倒了点红酒,漫不经心地倚在沙发上。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潜行》的剧本。《潜行》的剧本林泽川已经翻过两遍了。电视开着,但是他并没有看。纯粹是觉得太静了,一旦静下来,他就忍不住想一些事情。
  
  “这里是国信集团总裁程向南的葬礼现场……”女主持的话依旧从容优雅。林泽川立马抬起了头,死死地盯住电视画面。屏幕上首先出来的是一张镶着金框的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一个俊美的男子,笑得从容优雅。林泽川看着照片,笑得有些落寞。才一个星期,他都快忘了自己的长相了。
  紧接着换面一转,已经切换到了葬礼现场。葬礼上的人他几乎都认识。他微抿了一口酒,如今他虽然活着,却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只是让他有些惊讶的是秦明居然也来了,而且脸色很差,不复以往的意气风发。林泽川冷笑了一声,猫哭耗子假慈悲。然后他烦躁地关上了电视,将遥控随手一丢。
  
  第二天,他准时来到片场,江印天已经在片场等他了。由于他是个小明星,所以没有专门的化妆室,所以只能排队等着化妆。
  
  各个片场他去的次数不少,都是去探周宇桐的班。每次去片场都是众人随侍前呼后拥的,导演都赔笑打招呼。如今连画个妆都是排队等候。两相对比,怎一个凄惨了得。不过好在林泽川心态还不错,已近有了从基层奋斗起的觉悟,虽然这是被残酷的现实给逼出来的。
  
  “嘿,泽川,轮到你了。”一个林泽川不认识的演员画完妆提醒道。估计是“林泽川”以前认识的。林泽川虽然并不出名,但是片场的人对他还算友好,想来林泽川的人缘还是很不错的。他对着那个不认识的演员笑了一下,表示感谢后就坐到化妆师前面的椅子上。
  
  给他化妆的人是一个装扮入时的男人,气质很娘C。往林泽川脸上扑粉的时候,林泽川很汗颜地看到他翘着兰花指,并且时不时地捏着林泽川的脸感慨:“啧啧,这皮肤真好。”林泽川很想甩开这只咸猪手,但是只能苦逼地忍着。因为凭他现在的身份,即使是个普通的化妆师,他都得罪不起。万一惹恼了这个化妆师,把他化残了他找谁说去,他自己又不会化妆。画完妆还对他抛了个媚眼,让他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江印天带着他去换衣服,突然片场一阵骚动。林泽川转过头看去。原来是一辆保姆车开到了片场。这车林泽川认识,还是他买的呢。车门滑到一边,周宇桐面无表情地走了下来,引得片场的女人们一阵尖叫。
  
  “太帅了。”
  “哇哇哇,以后就能天天看到周天王了,幸福死了。”
  “这身材,这脸蛋,要是能和他上/床就好了。”这个声音林泽川知道,就是那个帮他化妆的娘C化妆师。恶心得林泽川浑身发麻。
  
  周宇桐身上那点他没见过,就看到连在床上的浪/荡样这次数他都记不清。不过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个星期前看到他被秦明干的样子,比会所的少爷都浪。现在装个什么正经。
  他转回头,随着江印天去换剧服。
  同林泽川这样的小明星不同,周宇桐不但随身携带着助理,还有专门的化妆师和造型师。
  
  《潜行》主要讲述的是一个卧底警察潜伏在黑道搜集证据,最后将涉黑团伙一网打尽的故事。故事并不复杂,主线也比较简单。但是要演好并不容易。因为涉及到大量的内心戏。其中有一段是讲主角一度迷失,后来即使醒悟。副线是男女主角的感情戏。男主角是卧底警察,女主角是帮派老大的女儿。女主虽然身在黑道世家,但是个性善良。面对天职和爱情,男主抉择艰难。这个套路虽然被用烂了,但是并不妨碍观众们还是乐意看。商业片,能抓住观众的眼球的片子就是好片子。片子还涉及到大量的枪战,特效也是一大看点。还有就是大牌云集。男主角是天王周宇桐,女主角是新晋金安影后谢菲。还有当红小花旦刘薇薇,一线小生黄元鑫的加盟。这部电影一共有1.8亿的投资,可以说是本年度投资最大的华语电影了。
  
  林泽川所饰演的角色叫赵霖,是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警察。他毕业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同他的上司,也就是周宇桐饰演的刘乐朗卧底海龙帮。换句话说就是刘乐朗的小弟。虽然在演员表中他连配角都算不上,顶多比打酱油的强,但是胜在角色本身。因为是主角的下属,很多跑腿打杂牵线挡枪的事儿都是他干,所以戏份也比较吃重,可以说是仅次于饰演主角对头裴帅锋的黄元鑫。能争到赵霖这个角色,估计江印天是花费了不少精力的。
  
  《潜行》导演是大名鼎鼎的商业片导演王飞。王飞以拍警匪片和赌片出名,凡是他导演的片子很烧钱,几乎部部都是大投资。他讲究的就是场面大,特技绚丽,人物美型。林泽川能接到角色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容貌。
  因为赵霖这个角色是紧跟主角刘乐朗的,所以第一场戏他就要上场。
  
  王飞他是认识的,周宇桐与王飞合作的次数不少。而他每次周宇桐拍电影总是会去探班。所以和王飞见过几次。王飞很适合娱乐圈,是一个非常油滑的人。只要是王飞的片场,他去探班周宇桐的时候,王飞总会过来打招呼,笑容讨好,会在合适的时间内为他的电影拉投资。其实最初周宇桐不出名的时候,第一次演主角是他投钱王飞的片子让周宇桐演的主角,才让周宇桐打开了以后的路。
  
  此时,王飞坐在摄像机前。快到中午了,所以温度比较高,王飞是个胖子,所以额角已经开始沁汗了。一边的场记顺便兼职着场务,给王飞递水送毛巾。
  
  “准备好了吗?那就开始吧。”王飞见演员已经到齐了,说道。场记牌随即打下:“Action!”
  
  第一场是精英警察刘乐朗接到秘密任务,卧底黑帮。组织让他挑一个可以帮衬他的下属。他选中了刚从警校毕业的赵霖。不仅仅是因为赵霖是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警校的。更是因为赵霖通过了层层额外严格的考核,不仅身手强,头脑机敏灵活,而且心性坚定。赵霖还有一个很优越的条件——他长了一张非常漂亮的脸,笑起来带着若有若无的邪气。这一点能够让他很难引起别人的怀疑。这很考验林泽川的演技,因为脸是合格了,这眼底的邪气要靠演技。
  
  赵霖很崇拜刘乐朗,在警校的时候刘乐朗就是赵霖的偶像,所以当刘乐朗找到赵霖的时候,赵霖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刘乐朗。
  
  “卡!”王飞吼道:“林泽川!赵霖是崇拜刘乐朗,你看向周宇桐的时候目光是尊敬的!是崇拜的!你他妈怎么看他像个仇人!重来!”林泽川嘴角一抽,要让他尊敬地崇拜地看周宇桐?!
  
  “赵霖,这项任务不但充满危险,而且时间也许会很长。或许你的青春就会全部耗费在此。在此期间,你内心背负的不但是罪恶,还有无法排解的孤独……你愿意吗?”不得不说周宇桐的台词功力相当强,咬词精准,声音轻柔却带着无以言喻的气势。
  “我愿意。”林泽川看着周宇桐,努力代入角色。
  ……
  
  “林泽川,你到底会不会演戏!只要是个人,演技都比你强!他妈的比猪还笨!”NG无数次后,原本就脾气不好的王飞忍无可忍,差点摔了摄像机。王飞导演过电影无数,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第一幕就拍得如此不顺的。
  林泽川咬着牙不说话。他一来本身就不会演戏,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再怎么努力代入角色,但只要与对上周宇桐的眼睛,他的情绪总是会失控。
  
  因为林泽川的拖累,周宇桐也被逼着不停地重复着同一情景。这种情况在他红了之后就很少遇到,所以也没有什么耐心,冷眼看着林泽川被王飞训斥。而且不知什么原因,他觉得林泽川对他有敌意,而林泽川只是一个小明星,所以即使是表面的友好,周宇桐都不屑于给予。
  
  一边的江印天看看出林泽川情绪很不对,便不停地对导演打招呼。
  “给他一天时间调整状态,如果明天还不行,就给我滚蛋!”王飞对着江印天冷声道,然后对着场记说道:“准备第六幕。真他妈不顺。”江印天忙道谢。
  林泽川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手指却无声无息地紧握着。江印天其实是一个颇为自负的人,因为他而如此低声下气。
  
  江阴天和他走出片场,对着他说:“你今天情绪很不对,是因为周宇桐?”
  “嗯。”林泽川应道。
  “你是演员,现实中的情绪不能带到角色中。”
  “我知道,我会调整的。”这个道理谁都懂,但是并不是谁都能轻易做到的,“我先回去了。”林泽川说道。
  “好。路上小心。”江印天并没有责怪他,只是淡淡地叮嘱道。
  

4、chapter 4

  林泽川从片场出来,并没有直接打的回去。他在街边慢慢地走着,脑海里不停地回想着这一个星期来所发生的事情。荒谬到让他以为这只不过是他醉酒后的一个梦境。
  
  周宇桐的背叛,自己的死亡,身份的转变。他连惊讶都没来得及,一切便已经发生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身份会从天之骄子变成了他们圈子里最不屑的戏子。当初程家不接受周宇桐就是因为周宇桐是一个戏子,即使他是红得发紫的天王巨星。
  最无法置信的事他居然也成了从前程家最不屑的戏子,还是不入流的那种。
  
  程向南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生在军政世家,母亲是沈氏集团的小姐。一路走来顺风顺水。自小成绩优异,凭自己的实力考上国内首屈一指的A大,学的是金融。然后被A大保送出国,以全额的奖学金硕博连读H大的金融专业。因为有程向南的大哥程思杰和二哥程子林在,而程向南又对政治没有兴趣,程家又对这个最小的儿子极为宠溺,所以对程向南大学选学金融并没有反对。随在此期间,他创立国信集团,如果没有沈家的资金支持和程家的暗中支持,那国信要发展到现在的规模,需要走十五年年都不止,但是他才用了五年时间。
  
  当初程向南喜欢男人这件事在程家曾引起轩然大波,但是最终还是被程家接受了。和周宇桐交往,程家是知道的。但是并没有阻止和反对。就连他一掷千金并动用关系碰红周宇桐,程家都没有说一个字。如果不是他提出要公开两人的关系并且移民去加拿大领证的话,程家不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实际上传言并不完全实属,程家没有赶他,而是他自己想离开程家,这样他的移民计划就不会受到程家的干扰。只是,这一切在他看到发生在公寓里的那一幕的时候,都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笑话。
  
  然后他重生到一个小明星身上,随后发生的事一件接着一件,以他现在的身份,他根本无力去抗拒。以为经过一个星期的调整,他可以平静地面对眼前的这一切。只是当周宇桐依旧光鲜地站在他面前,而他却跌入尘埃的时候,当从前巴结讨好他的人如今趾高气昂地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比猪还笨的时候,他却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个不会演戏的明星,一个没有任何后台的人,他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幸福不是情歌 by 淡月微明 下一篇:意料之外 by 独孤冢(暗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