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强婚 by 廿乱(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魂转换 女王受 忠犬攻

 

神说:杀了他,你就可以回去继续你的人生。
欧克阳:穿到别人的身体里,并且还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附带杀人任务。

国家规定:不可带一切锋利的工具上街,一经发现,将会有以下处罚:
手持尖刀,鞭刑少不了!
携带枪支,要五马分尸!
欧克阳:……那他怎么杀人!还有,那个要被杀的能不能别靠这么近。

某人:没想到他不屑的爱慕自己多年的未婚夫竟然用鄙视的眼神看自己。
他心虚的想,自己只是私生活‘有点’混乱……而已……

某人:“阳阳,你相信我,那则报道是假的,我昨晚真的真的真的没有在嫩模床上!“
欧克阳:“离我远点!”
杀不起他还躲不起吗?

女王受VS忠犬攻
这是一个军人受把渣攻打成忠犬攻的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注意: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01章 任务

    欧克阳从小就被爷爷扔进部队里训练,其为人刚正,品性良好,没有不良嗜好,每个考核成绩都名列前茅,拿到的功勋在家里的展柜已经快放不下了,现在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是上校的军衔。
    其父亲朋友言: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哪。
    近期欧克阳出接了一个境外伪装任务。
    作为一名国家特种部队的上校,他已经将伪装彻底的运用到底,多次从危机中脱险靠的就是他的这个技能。
    不过,这一次的伪装实在是太危险,他要干掉的人是国际大毒枭威海峰。
    春天的季节,绵绵细雨的天气。挺潮湿的,不过也是个生机勃勃的季节。
    欧克阳在演艺圈有个二线明星的身份作为掩护,他是以演员的身份出道的,以他那张可男可女的脸混得还不错,演个几个偶像剧,就这样出名了。
    有了这一层身份他只要保持人气就可以,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一层身份可以给他很多便利,完成更多的任务。
    比如现在的目标国际大毒枭就是喜欢演艺圈男明星,而他又正好有这样的机会,在安排下顺利与这位大毒枭勾搭上。
    在五星级的酒店里将消音枪藏在大腿上的护膝内,子弹已装膛,随时可以将对方干掉。
    以男明星的身份出现,那么在威海峰进来之前就要先把自己打扮好,不可错失良机。
    既然是演员,那么演戏自然是很容易上手。
    拿起香水对着镜子喷了喷,没有朝自己,他不喜欢这款过于浓郁的香水。
    欧克阳只穿了件宽大的睡袍,包在里面的其实是一条短裤,房间的空调开得很低,他半躺在床上,姿态有几分撩人之势。
    五分钟后,一个衣着时尚,全身名牌的男人出现在欧克阳面前,他歪歪地靠在门沿,朝欧克阳道:”我挺喜欢你这张脸。“习惯于快速进入角色的欧克阳朝他抛了个媚眼:”谢谢金主喜欢。“他从床上下来,用浴袍掩盖住自己大腿上的武器,虽然里面有花花绿绿地沙滩裤,但是还是不能让对方发现。
    威海峰见男明星朝自己迎面走来,他没有性急的上前,而是先将门关上,手楼住来人的腰,捏一捏,有锻炼,床上功夫一定不错。
    欧克阳长得虽然可男可女,可是他内心是纯正的大男人,威海峰掐在他腰上的时候,他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恨不得立刻掏枪把这个家伙干掉。
    开始性急的威海峰开始在欧克阳的身体进行全身抚摸,就在他将要摸到欧克阳大腿时,后者快速从自己的大腿上摸出枪,然后用抢抵在威海峰的胸口。”只要扣下去,你就没命。“
    不愧是大毒枭,他是贩毒贩卖枪支的人,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对于抵在自己胸口上的枪他一点也不惊讶,反而是轻松一笑:”做个风流鬼也不错。不是有这样一句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威海峰不慌,欧克阳更不忙,他淡然的扣下板机,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威海峰用力抱住他往开着的窗撞过去,枪声响起来,两人也从二十八楼的酒店掉落下去。
    于是两条活生生的命就这么,没了。
    死前那一刻的痛欧克阳记忆犹新。
    醒了后感觉周围一片吵咋,他立刻明白这里肯定不是军部医院,他进过多次,每次醒来都是安安静静的,医生和护士都知道病人需要休息。
    睁开酸涩的双眼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女用带着愧疚的眼神看着自己,其他人似乎在讨论着什么事情。
    离他最近的妇女喜极而泣道:“谢天谢地,克阳醒了,克阳,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欧克阳没有失去记忆,他非常肯定自己不认识这个陌生的女人。
    带着疑惑,他喝下女人递过来水,然后在大家急切的眼神下开口面无表情的开口:”你们……”
    就在他要说出疑问的时候,他突然眼前一黑,昏过去了。
    众人又继续制造噪音。
    “要不要让旭刚回来看看啊?再怎么说都是因为新闻上的报道克阳才昏过去的。”
    中年妇女叹息,她只是想要个安宁怎么就出这么多事情,儿子这么反感这门婚事也不是办法,可是退婚肯定又不合适,真是让人左右为难。
    “让我想想。”如果可以真想退婚,只是克阳这孩子太死心眼,非自家儿子旭刚不嫁现在还不顾大家的反对住进家里,没有人对他有好脸色也要坚持下去。
    唉,真让她这个做长辈的为难。
    话说刚要说话就昏倒过去的欧克阳听到一个苍老地声音:“孩子,我是神。”
    欧克阳以为自己出现幻觉默默不开口。
    神经病才会说自己是神。
    神:“……”
    神为自己辩解:“神并不是神经病,因为是神所以称之为神。”
    欧克阳道:“不是因为神经病而称之为神。”
    神道:“你真聪明。”
    欧克阳道:“我只是帮你加上这句话而已。另外,麻烦解释一下当前的情况,如果没有猜错,估计我已经死过一回了,病房里的那些人我从来就没有见过。”
    神说:“是这样的,那些是你夫家,咳,就是你现在这个身体未婚夫的家人,我将他的生前的记忆给你过一遍。”
    一道闪电从欧克阳的眼前闪过,他的脑海里快速略地原身体主人的所有记忆,看完后欧克阳死瞪着老态龙钟的神,由于胡须太多太白看不清他的样子,只好收起自己的冷眼。
    神说:“这样看神是不敬的。”
    想到那个身体的各种狗血,欧克阳说:“你是要我继续这个人的人生?”
    神说:“你不愿意?”
    欧克阳说:“当然不愿意,他喜欢男人,我不喜欢。”
    神说:“那你想不想回去?”
    欧克阳:“如果可以,我宁愿回去继续报效祖国。”
    神说:“你的愿望很伟大。我查了一下你上辈子的人品,还有一条人品值可以替换一个愿望。如果你要替换的话,需要将现在这个欧克阳喜欢的人杀掉才能回去。”
    欧克阳:“就这样?”
    神说:“就这样。”
    欧克阳:“这很简单。”他军人出身,这些事情肯定是手到擒来。
    神拍手说:“就这样定了。杀了他,你就可以回去继续你的人生。”
    欧克阳:“我一定会一个月内就能回去。”
    然后,神弹指将欧克阳的意识拉走,他奸诈一笑:“既然把你送到这里来,就没有想过要你回去,男主角是这么容易被/干掉的么。”
    然后,神消失了。
    被扔回去的欧克阳再次睁开眼睛又看到那位中年妇女,根据原欧克阳的记忆,他知道眼前这位就是那个他要干掉的男人昆旭刚的母亲。
    柳美琴是昆旭刚的母亲,面对这个让她全家人都非常无奈的孩子,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让克阳远离自己的儿子。
    见欧克阳再次醒过来,柳美琴松了口气,怎么说这都是自家儿子造的孽,可是无论如何,最亲的都是自己的儿子,别人的孩子永远比不上的,她只有狠下心劝克阳离开才好。
    休息了两天,欧克阳总算是适应自己现在这个临时身份,并大致的了解到现在这个社会的一些情况,与他所在的世界没有什么差别,发展水平也差不多。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干掉那个昆旭刚,从旧记忆中可以得知他的品行作风都不是那么好,就不知道原主人为什么这么不舍,真是烂人一个。
    柳美琴走进病房的时候就看到欧克阳站在窗口一幅深思的模样。
    “克阳,我问过医生,报告显示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阿姨是想问问你是想回自己家,还是回我们那儿。”
    欧克阳正思考到昆旭刚那部分,脸上的面无表情立刻化成原欧克阳柔和的笑容:“柳阿姨,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那个……旭刚,他这段时间会回家吗?”
    柳美琴今天是来劝说欧克阳离开自己儿子的,现在见他如此想念自家儿子,心又开始犹豫不定。
    “你知道旭刚比较……忙,所以我可能也不清楚。”
    欧克阳微微一笑:“没关系,我等他。”
    于是就是说他还是要回他们家住?
    柳美琴声音突然提高:“克阳,柳阿姨说句不好听的,旭刚他对你也不好,我都觉得心疼,这门亲事咱们还是作罢吧,阿姨也是为你好。”
    欧克阳心里巴不得没有这门亲事,可是他归家心切,干掉昆旭刚这个烂人是他必须做的事情,现在什么也阻止不了他住昆旭刚的家!
    欧克阳面露为难又心痛又不舍的表情:“阿姨,可是我,只喜欢旭刚。”
    这种违心的话他当是演戏了,真想吐。
    柳美琴知道这孩子的苦,有点为难,欧克阳时刻观察着她的表情,于是,在她犹豫不定的时候他说道:“阿姨,你给我一个月,如果旭刚还是没有一点点喜欢我,那我就离开,并解除婚约,再也不缠着他了。”
    柳美琴想了下,自家儿子一个月都不沾家,一个月后这事情就结束了,这非常好。
    “那好吧,既然这样,不如现在收拾行李跟我一起回家吧。”
    欧克阳心里阴暗道:昆旭刚,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将你挖出来,是你阻碍我回家的路。
    不过面上却是:“好,谢谢阿姨。”
    正在某片场抱怨女主角胸部不够圆,不够柔软,不够大的某人背脊突然发凉。

    ☆、第02章 换人

    顺利进入昆家的欧克阳开始计划着如何找到昆旭刚,来到这里两天几乎没有他的消息。
    同时他发现昆家的人似乎都不太欢迎自己的到来,他住在这里还是比较尴尬的。
    不过这种局面很快就打破了,为了更加接近昆旭刚,原欧克阳竟然也进了演艺圈,这无疑是给欧克阳开后门。
    今天上门来找他的人正是他的经纪人肖城。
    肖城年纪不大,看起来就不像是捧出过大明星的模样。现在的欧克阳是抱着把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迎接肖城到来。
    为了不暴露他现在的位置,欧克阳没有让肖城进昆家,而是在不远处的咖啡厅碰面。
    作为欧克阳的经纪人,肖城多次想放弃他,哪有哪个要当明星的比追星族还厉害,只要大神昆旭刚的电影他都硬要拿到一个角色,即使是群众演员也无所谓。
    这一次,他决定最后一次帮欧克阳拿角色了。
    他点开自己的电子笔记本说道:“由于前两天你在医院我就没说,今天就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明天在新兴影视城有一个试镜的机会,这部电影的男主角是昆旭刚,你的大偶像,你要可以试镜的并符合要求的角色有两个,一个是主角的弟弟,一个是女主角未婚夫。”
    推开手边咖啡的欧克阳摸摸自己的前额过长的头发:“哪个角色与昆旭刚的互动比较多。”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肖城心想。
    “据说是比较难拿的主角弟弟的角色,你没有演过大角色,个人建议,保守点去试女主未婚夫的角色。”
    肖城年纪不大,模样也还可以。
    不过,欧克阳已经感觉到他对自己的不耐烦,他坚定的说道:“这次我会要男主角弟弟的角色。另外,如果你觉得在我身上比较浪费时间,明天陪我去的经纪人可以是其他人。”
    欧克阳的态度很明显,而且他的决定也不是犹犹豫豫后下的。
    早就不满公司安排的肖城将明天试镜的地点写给欧克阳,然后抬头道:“真感谢你现在有这样的自知之明,更换经纪人的事情我会立刻向公司汇报。”
    肖城很快就离开了咖啡厅,而欧克阳则端起冷掉的咖啡喝了起来,他觉得肖城会后悔的。
    一个小时后,欧克阳的手机接到来自恒星娱乐公司人事调动的电话,并提供了新接受肖城职位的经纪人联系方式。
    新经纪人,有一个很普通的名字,叫何时代。欧克阳刚存好他的电话,对方就来电了,给对他的印象还不错,敬业。
    不过,为了让对方忠实自己,欧克阳接起电话就道:“是何时代吧。”
    对方愣了一下:“你已经知道了。”
    欧克阳可以感觉到他的情绪似乎不是很高。
    “对,明天上午十点有个试镜,在新兴影视城,你和我一起去。”欧克阳道。
    何时代说:“好,我九点来接你。”
    欧克阳说:“不,八点来接我。”
    对方顿了一下说道:“可以。”
    感觉到对方的犹豫,欧克阳说:“你不会跟错人的,无论你现在发生什么事情,明天见面时请把你最好的工作状态带上。”
    经纪人何时代:“谢谢提醒。”
    欧克阳:“不客气。”
    然后他利落的挂上电话。
    今晚要好好休息,希望杀人计划能提前完成。
    欧克阳住进昆家也有几天,可以看出昆家是大家族,昆父因工作关系,欧克阳住进来一周也没有见其一面。
    昆旭刚有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
    大弟进了军队,欧克阳没有见过。小弟正在大学读研博,一个月回家一次,上次见到欧克阳没有给好脸色,他认为欧克阳只是个外人。
    至于小妹,对欧克阳是不闻不问,见面时也只是随意点个头,与他无话可说。
    欧克阳现在对他们家的人也没有好感,这样更好,他可以肆无忌惮的计划杀人。
    刚开始觉得,住在这里他可能更容易掌握对方的行踪,但没想到昆旭刚极其讨厌原欧克阳,守株待兔不是好办法,只有主动出击才能快速掌握杀人时机。
    查阅过原欧克阳的银行卡,上面的显示的金钱并不少。
    现在的欧克阳的长相与之前没有多少差别,说哪里有区别就是没有多少阳刚气势,体型也不完美,身上连一块肌肉都找不到,难怪昆旭刚的一则诽闻就能把原欧克阳气到吐血并进了医院。虽然这种不光彩的事情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欧克阳简直就认为这是男人的耻辱,怎么能够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弄得如此没有主心骨,没有主见,没有抵抗力。
    曾经为了公务在演艺圈里混过一段时间的欧克阳很清楚自己该怎么打造自己的公众形象,挂了新经济人的电话后,他便到从网上找到一家附近较为知名理发店,他要换个粗旷点的发型,现在的脸配上这个发型太过阴柔,根本就是不男不女,永远也当不上男一号。
    欧克阳的身高有一七米八,这身高在模特中比较略显矮,但在电视剧或者是电影,并不会影响他的形象,曾志伟都可以当男主角,他怎么就不可以了,当明星除了形象之外,还要有自信,其他的无非就是运气和能力了。
    将那一头柔软的头发直接理成寸头后,欧克阳觉得自己整个人清爽不少。
    原欧克阳衣柜里的衣服很多,他可以随意搭配。
    虽然原欧克阳看人的眼光很差劲,但幸好衣着的品味没有随之降低,欧克阳可以省去给自己买衣服重新打扮的这一步。
    回到昆家,正好跟柳美琴打了个照面,后者惊讶的看着欧克阳现在这个造型,半天说不出话,原来引以为傲的柔顺齐耳长发,现在被剪成寸头,左耳上戴上了耳钉,这个样子的欧克阳无疑是耀眼的,就连柳美琴也愣住了。
    欧克阳见是昆母有礼道:“柳阿姨,刚回来?”
    柳美琴指着他的头发问道:“这,你怎么把头发给剪了。”
    欧克阳摸摸自己的头发,单纯一笑:“阿姨,您觉得我把这头发剪了后是不是精神多了。”
    原来是这样,柳美琴刚才觉得不对劲的地方终于找出口了,对,克阳更加精神了。
    “这样也挺好的。”柳美琴笑了笑。
    欧克阳单手搂着她的肩进屋:“阿姨,外面风大,我们进去屋去吧。”
    其实柳美琴是一个放弃了工作在家里等待丈夫孩子们归家的母亲,这与欧克阳的母亲很相似,她们同样扮演着好母亲好老婆的角色,不过作为小儿子的欧克阳懂得一放假就回家看自己母亲,陪她一起逛街,陪她一下买菜,一起做饭。
    看到日日孤单一个的柳美琴,欧克阳多多少少会有点怜悯。
    因欧克阳的动作感到温馨,让柳美琴心情好的说道:“对,外面挺冷的,今天风比较大,晚上阿姨给你煲烫喝。”
    欧克阳说:“好。”他们现在算是相处融洽。
    柳美琴对欧克阳还是有许多内疚,当初是他同意他进来住的,后来又发生这么多事情,弄得大家都把他当成瘟疫,连自己的儿子都避之不及,当然这也跟欧克阳之前的表现有关系,他把昆旭刚逼得太紧,再加上昆旭刚本来就不喜欢他。
    闹到现在这种地步,大家都有责任。
    平安度过一个晚上,欧克阳并没有把自己的工作情况跟柳美琴说,如果角色拿下来,他就去公司安排的宿舍住,这里他是不能再住了。
    第二天早上,欧克阳七点钟就起床,精心打扮一番,吃完早餐,与柳美琴挥手后便出了门,到了相约地点等候。
    欧克阳不认识何时代,不过何时代见过他的照片,只是今天的欧克阳打扮和形象与之前的照片相差巨大,他差点儿没有认出来!
    何时代昨晚还在报怨公司的待遇非常的不公,每次他把那些新人带到粉红后,就被上层换新人,自己手上的明星总是没有保下来,一次次的不公平让他很疲惫,可是这份工作又不能放弃,年纪才三十,他的心却开始老了。
    欧克阳他知道,是公司非常不起眼新人,刚进来没有一年半,只喜欢参演有对头公司大神昆旭刚的电影,当个群众都愿意的那种,现在连他的经济人都受不了了,他的形象不错,公司暂时没有放弃的打算。
    正好他最近被抢了明星,现在只好摊上欧克阳这个冤大头,真是疼蛋!
    欧克阳只是个新人没有保姆车,车是何时代自己的,他下了车。
    看到精神奕奕并且神情严肃的欧克阳,何时代不知道为何会有种想敬礼的冲动,他居然会感觉到挺直腰板站在站牌下的欧克阳有军人威严,而且眼里还有杀气。
    揉揉自己的眼睛,他觉得自己看花眼,然后他又看到欧克阳对自己若有若无的勾嘴笑。
    太他娘的邪门了。
    现在的欧克阳从头到脚都是明星范儿,哪里有新人的感觉,想起昨天欧克阳在电话里说的那句话。
    你不会跟错人的。
    是跟,不是带。
    取下墨镜的欧克阳朝何时代伸出手,道:“合作愉快,欧克阳。”
    何时代愣了下也伸出自己的手:“合作愉快,何时代。”
    这……才是成功男人的表达方式,何时代想。

    ☆、第03章 试镜

    两人达成了工作上的共识。
    何时代开车,欧克阳坐在副驾驶座上,他今年十九岁,离二十岁还有一年,已步入成年。何时代想,以欧克阳现在的容貌和发型正适合这个年纪,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在上大学。
    欧克阳严谨的坐姿,他保持着自己军人应有的风茂,这是他个人的习惯,也是长年当军人的习惯。他不多话,何时代在面对不是合作商的时候也比较少话,两人刚上车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交流,就在何时代要找什么话题的时候,欧克阳开口了。
    “我知道公司对我的态度暂时是放牛吃草,今天试镜结果后我们再讨论一下今后的发展方向和定制相关的方案,近期的计划和长远的计划都要定下来,这事儿我们两人知道就好,暂时不要告知第三方。”
    昨晚了解过该国的法律后,欧克阳虽然没有改变自己的杀人计划,但是这个计划似乎也比较难实现,全国范围的共公场合都有武器检测装备,连把水果刀都带不了,一经发现还得被严惩,什么鞭刑,什么五马分尸,比死刑更恐怖。
    在这种不得以的情况下,欧克阳的杀人计划又要更加严谨,为了买到高级杀人武器,还要制造出反检测装备的工具,他需要一大笔钱,只有出名了才能赚到钱支持他这项计划。
    杀人的方法有很多种,他可不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是杀人犯,要是原欧克阳回来,那不是给他找了麻烦,所以,他狙击计划必须非常严谨,想到他堂堂一个特种部队的上校居然干起杀手的活,真是……无语。
    想到那个恶心的神,就知道他会说:这事儿不赖我!
    他来到这里除了可以查看原欧克阳的记忆之外,什么外挂都没有,穿越不都有附带空间,神石之类的用具协助穿越人士完成大业么,到头来还是要靠自己,还得完成杀人任务,看似容易,其实任务难度为特级。
    突然感觉到车内有杀气的何时代缩了缩脖子,然后提醒欧克阳道:“克阳,影视城到了,还有一个小时才开始,不过我会陪你进去等的。”
    欧克阳面无表情的说:“谢谢。”他收起了杀意。
    找好停车位置的何时代感叹道:真是秋天一到,人就会多想。
    《天诚》剧组试镜在十点钟才开始,他们去到达的时间是早上九点,隐约看到一两个工作人员,何时代出面找到试镜的等候地点,是排古装剧的一间屋子的门前,那里放着有四角桌子和板凳,欧克阳没有任何嫌弃的坐在其中一张板凳上,何时代见他没有意见,自己也坐了下来。
    欧克阳打开手机玩贪吃蛇,何时代不知道他是怎么从网上搜到这么古老的游戏,那可是他小时候才玩的游戏。
    何时代说:“最近有一款游戏还不错,叫保护萝卜,你可以从网上搜一搜。”
    欧克阳说:“哦。”然后他找到下载软件,找到保护萝卜开始下载,之后他又继续玩贪吃蛇。
    何时代:“……”
    他有话但是说不出来,问题是他要说什么?
    陆陆续续有试镜的演员进了这间屋子,坐在面前的大坪等候,有人抱怨这些桌子和凳子坐起来非常不舒服,有的演员自带助理,吩咐助理给他们到外头拿更好的椅子,原本安静而整齐的小院内有了声音和些许混乱。
    导演吕越在国内的地位超然,只要经他手制作的大片票房都有一定的保证,而且每两部电影就会有一个吕女郎出现,将二线明星棒成一线的机率非常高,所以今天前来试镜的人非常的多,成不了吕女郎,成个吕小生也可以啊。
    来试镜的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们此时此刻非常想立刻在吕大导演面前展示自己演技,机会从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安静坐在一旁的欧克阳倒是与其他人成了反比,他不骄不躁,淡然的等候导演助理念自己的名字。
    十点钟准时开始试镜,而此时此刻,男主角的扮演者昆旭刚戴着坐导演的旁边协助找演员,毕竟今天试镜成功的人是男主角的弟弟,男主角和弟弟之间的感情可是戏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导演今年吕越挺着个肚子坐在中间看着一个个自信进来又灰心丧气出去的试镜演员。
    他非常不满意抓了抓头发吼道:“现在要找个演员真是比登天还难,安助理,外面还有几个候着的!”
    就在旁边的安助理拿着一堆资料推推眼镜说道:“还有四个,导演!”
    坐在吕越两旁的是女主角任香香和男主角昆旭刚,任香香是去年凭借着一部贺岁电影成功挤香到一线演员行列,她今天会出现在这里,一是为了昆旭刚,二是为了在吕导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积极性。昆旭刚会出现纯粹是吕导叫来的,谁让他也是出资人之一,不过这件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二来是吕导让他一起找适合的演员,他挑吕导比他更挑,现在他也没有看到适合的演男主弟弟的演员。
    昆旭刚手指在桌面上弹了弹:“不如让他们四个一起进来比比,这样就容易找到适合的了。”
    男主的弟弟要一人分饰两角,而且两个角色前后的性情都不一样,演起来非常有难度,可见今天前来试镜的演员都不太合适。
    由于名气的问题,欧克阳被安排在最后面,虽然他来得最早,最后才起来,但是他并没有一点怨言。
    导演助理最后才喊到他的名字:“欧克阳!”
    昆旭刚一听这个让他厌恶的名字,他的手一抖,差点把手边的杯子推倒。
    真是阴魂不散,他到底要怎么样才不出现在他的生活啊,好你个欧克阳一点演技都没有,居然敢跑来这里捣乱。他垂下眼帘,怕又看到那家伙炽热痴狂的爱恋眼神,真的不喜欢啊。
    他的经济人宋谦南坐在一旁,他认识欧克阳,也知道欧克阳与昆旭刚之间的关系,总之,他是真替欧克阳不值,今日再见欧克阳是半年前后了,当欧克阳走进试镜厅时,给他的感觉是眼前一亮,然后,没见到欧克阳眼里对昆旭刚的浓浓的爱意,也没有淡淡忧,而是一副跟他们是陌生人的表情。
    他撞了撞旁边的昆旭刚,低声说:“欧克阳有近视眼吗?”
    昆旭刚冷冷的撇嘴:“我怎么知道。”
    宋谦南说:“他好像不认识你一样。”
    昆旭刚抬起头,正好对上欧克阳望过来的眼神,没有任何情感,难道上次的绯闻让他对自己彻底死了心?
    不容他们两人多想,吕导已经开始布置试镜题目。
    虽然有一段时间没有出镜,欧克阳并没有不适应,他的生活本来就是演戏,那时候他的经济人曾经惋惜的说过,要是你肯好好呆在演艺圈,绝对没有人能够比得上你,真可惜。
    他当时回经济人的是:如果有下辈子,那我一定当一个家喻户晓影帝。
    那个经济人自然相信,因为没有比他更清楚欧克阳的能力,他的能力就是潜能。
    现在的欧克阳没有其他相法,导演布置下面的任务就是与另一个演员搭档演一对情侣,然后演一场分手戏。
    他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青春偶像剧中崭露头角的年轻演员原成智。已担当过两部偶像剧的男一号,现在粉丝数量非常可观,他今天来得比较晚,所以也排在了后面。不过他很自信,一点也不担心,在看到欧克阳后更是放松得不得了,对手根本就没有见过的家伙嘛,虽然他们年轻相仿,不过肯定是自己胜出这个角色,经济人都已经说他有百分之八十的希望能拿到角色,男主的弟弟与他演的偶像剧主角品性很像的。
    导演的规则是两对演员相互比拼演一对分手的情侣,剧情内容场景由导演定。
    吕导对他们四人道:“场景是机场,你们要演的是在机场分手的情侣,台词有两句。男:我要走了。女:别走。现在可以开始思考。”
    表演的两人自行把握表演的情绪,各有五分钟的时间进行配合,表演的时间是两分钟。
    这样的考题让在场参加选角的副导和制片等人表示没有这么闷,他们似乎都更看好原成智,就连昆旭刚都觉得他可以胜出,不过,原成智的对手似乎是欧克阳。
    原成智整整自己的衣领道:“我演男主,你演女主。”
    欧克阳说:“可以。”
    原成智看他一眼,以为是因为自己的气势把他压制了,不过心里却没有感觉到喜悦。
    欧克阳其实对哪个角色都无所谓,之所以没有反对演女角,是因为女角更容易体现演技。
    在他们结束讨论的时候另一对开始在临时场地表演了起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就是萌你 by 米汐兮 下一篇:强婚 by 廿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