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强取豪夺 by 南枝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取豪夺 豪门世家 南枝

 

清境,虽然已经博士二年级,其实只二十三岁,看起来像只软绵绵的干净可爱的小白兔,本来以为只是一次非常平常的教研室聚会,却在会所里因为见义勇为而得罪了不好惹的大人物冯锡。
冯锡什么样的美色没有见过,却不成想会被傻乎乎单纯的清境吸引住,从此强取豪夺,用尽手段,只想把他绑在身边。

☆、第一章 小白兔清境

  第一章
  
  清境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乖巧得像只可爱的白兔的大男生,走出门,没人会觉得他是已经读到博二的博士生,只觉得他像个高中生,而且还是个懵懂的低年级高中生,那些从S大附属中学走出来的学生,看着也比他成熟多了。
  
  每年进教研室来的师弟师妹们,第一次见他,还以为是在教研室做创新课题的本科生,在得知他是师兄之后,全都跌破眼镜。
  
  其实,清境的年龄一点也不大,十五岁多就上了大学,刚进大学时,才一百五十几公分,在一干同学面前,大家还以为他是小学生,这几年在这所学校里成长起来,也总算有一百七十几公分了,虽然面相依然稚嫩,但总算被认为是小学生的时候好多了。
  
  他因是直博生,到博二,也才二十三岁左右,比起教研室里任何一个师弟师妹年纪都小呢,不过他怕被人调笑,所以从来不说年龄,除了导师知道他准确年龄,别人是一概不知道的。
  瞒着年龄,他板着脸的时候,也可以在一干师弟师妹们面前威严一下,展示一个大师兄应该有的样子,虽然这个样子,不免很快就破功,又变成了大家眼里的小白兔。
  教研室里最新来的研一小师弟都能够欺负他,让他帮忙收拾桌子,可见这个人实在是太软绵了。
  
  大学本科的时候作为班级年龄最小,寝室里的最小的小弟,也总是个跑腿的,要打扫寝室就不必说了,要是和女生那边有什么事,他就必定被推出去帮忙。
  这是和他的年龄长相有关,女生们都看他可爱,把他当成小弟弟,对他毫无防备,男生们所以就总是让他去女生那边帮忙送东西,甚至有人和女朋友道歉,都是让他去传话。
  要是别人,估计早就不满不高兴了。
  偏偏清境是个心性极其单纯的人,智商高情商低,软绵绵好揉捏,当然,他也不是那种任人随便揉捏的人,谁真正触到他的底线,或者真正伤到他了,那么,他的一根筋会让这个人吃够苦头的,从此真不理人,无论怎么道歉,也拉不回他的心。
  
  这种性格的人,往往如此,平常好说话,真正把他惹到了,那么他是最硬心肠的。
  
  他的这种温和可爱的性格,让大家都以为他必定有个非常美满的家,其实,并不如此。
  当然,这种事,他也无法对外人说的,甚至从来没对人说过,即使是本科时候最好的朋友。
  
  他的父亲是一个战斗机设计院的高级技师,一年大部分时间在外面出差,很多时候大半年不回家,写信通电话都有国家监管监听,他有军衔,且不低;母亲是大学里的音乐老师,还兼职艺术中心的主任职务,美丽而优雅。
  由此可见,这两人虽然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但是职务千差万别,性格也不可能会有多合拍。
  清境就是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的。
  
  他家里父母虽然不和,倒并不吵架。
  
  他父亲爱他母亲至深,平常什么都依着她,而且他沉默寡言,自然不和她吵架;他母亲是个优雅而温和的人,即使对他父亲没有爱情,也忍受不了他的很多习惯,但是也只是沉默不语并不在家里闹腾,清境的小时候,倒没有觉得自己家里父母关系有多不好。
  只是,在他十岁左右的时候,他父亲发现他母亲和她学生搞到一处出轨时,一时没有控制住,差点把她打死了,他才知道家里父母之间的问题到底有多大。
  但他那时候还太小,只是茫茫然地看着母亲被送往医院,之后也只是一直沉默。
  
  他曾经以为父母会离婚,他想好了去和奶奶住,不过之后他父母自然是没有离的,因为他父亲不愿意,而她母亲因为出轨也没有权利主动提出离婚。
  他的家就这样维持了下来。
  
  因为父亲不在家的时间本就多,即使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家里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还是和以前一样过日子,只是从医院里回家的母亲变得比往常沉默了,几乎不和清境说什么话,虽然在这之前,她和儿子也是不怎么说话的。
  家里一直有保姆,有厨娘,有园丁,清境和家里这些佣人说的话倒比和他妈说的话更多。
  
  慢慢地,清境也就长大了,他不知道自己的性格是不是有受家里父母关系的影响,而且,他一直觉得自己成长得非常健康,没有什么问题。
  到读大学之后,他回家的时间就变得很少了。
  刚读大一时,他那么小年纪,又到新环境,父亲送了他到校就没再管他,他难受得想哭泣,想家,却没人可以倾诉,只得抱着书去图书馆里,一本一本看小说,就是那时候把眼睛熬成了近视眼。
  
  过年戴着眼镜回家,也只是父亲问了他一句怎么近视了,母亲则是一句过问也无。
  清境因为离过家,所以明白了自己对于这个家庭,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母亲并不爱他,父亲也是工作更重要。
  之后每年暑假,他便不怎么回家了,多数时间在外旅行,也有在学校里做课题,一年只寒假回去,但是在家里,和父母之间的话语也不多,连他保研读本校研究生时,也只是和父亲说了一声,父亲说,“读吧。”
  然后,他就读了。
  家里没管他。
  
  此时读到博二,一次恋爱经历也无,只在读大一的时候喜欢上过一个大三的师姐,但是对方自然是把他当成小弟弟的,此女现在已经是一个六岁男孩儿的母亲了。
  除此,清境也没有喜欢上别的人。
  身家清白地就到了博二。
  
  清境的导师是楚慕,是个非常严格的人,而且是属于现在学术界非常有良心对弟子非常好的很少数的那一部分导师。
  清境是非常尊敬且喜爱他的,把他当成自己的父亲一般,对他有着孺慕之情。
  他自从进了楚慕的教研室,就改掉了本科时候在被窝里看小说看通宵的习惯,而且做事兢兢业业,生怕不能让楚慕满意。
  而他,自然也是楚慕的得意门生,楚慕非常看重他和照顾他,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关心他的身体,关心他的学业,关心他的个人问题。
  
  在他读研二的时候,楚慕就有意让他出国做交流生,但是清境怯于自己英语水平不高,没有去,把机会让给了另一个同学。
  现在他博二了,楚慕又问他之后的打算,清境是没有什么打算的,算是个得过且过的人,以后随便做什么工作都行,混口饭吃就成了,没什么追求。
  而他家里,其实也不算不关心他的出路,他父亲可以安排他回他母亲所在的学校,T城T大去做大学老师,但其实清境并不想回去,毕竟回去了就要住家里,爸爸妈妈冷战的时候,他会在旁边,总觉得心里难受,所以对于父亲的安排,他只是支支吾吾并不回应,没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
  而这时候,他的导师楚慕就为他安排好了出路,帮他申请A国一所世界闻名的学府里去做博后,做出点成果,两年之后回来,就可以进稳当进S大了,他会帮他申请正式编制,不然,以清境现在的成果,没有办法留本校。
  楚慕为自己的孩子,大约也只能安排到这种程度了,清境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对导师自然是感恩戴德,又和父亲说了一下这件事,S大比T大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他父亲也没有理由反对,很是感激清境的导师。
  
  清境后路定下来,自然是没有和别人说的,以免被人说导师厚此薄彼,或者说是因为他家背景好,导师这是讨好他父亲,如此这般,他把这件事瞒下来,连他已经出去工作的好朋友也没说。
  
  清境以为,自己的一生,大约也就按照这种安排好的既定路线走了,不可能再发生什么变故。
  而在他的认知里,人生不过如此,即使如他父母那么水火不相容的人,也这么磕磕绊绊地活到了五六十岁,更何况他这种天生不会叛逆的人呢。
  似乎站在二十岁,就能够看到六十岁的样子了。
  关于他将来的伴侣,他倒是没有想过,身边也有很多女孩子,只是都成了好朋友,他总有让女孩子把他当成同类的特质,谁也没办法把他往男朋友那方面想,所以,至今无一个**对象,可怜可悲。
  
  这一年马上要元旦节了,教研室要趁着这个时候聚会玩乐的。
  清境受母亲的熏陶,钢琴小提琴和古筝都会,却不会唱流行歌曲,所以,每次教研室聚会唱K,他都觉得很没有意思,所以也并不期待。
  最后导师定了去一个高档会所廷舞里唱K,他自然也没有多大期待,只是到那一日了,就跟着大家一起去罢了。
  只是没想到,就是这么一次平常的教研室聚会,就改变了他整个之后既定的人生路线。
                         
作者有话要说:开冯锡和清境的文了~~~~~

 


☆、第二章 闯祸

  第二章
  
  廷舞是S城集娱乐休闲聚会运动等于一体的高档私人会员制会所,一群学生,在之前大约连其名也没听过,听过其名的,也只是听过而已,完全不知道里面是何种样子,所以就夸大其词,对其他不知道的宣传,最后让所有人都对这次去廷舞玩兴致勃勃,想去见识一番。
  
  所以,一群学生,被导师楚慕带到廷舞里来玩乐,从进门上电梯开始,就一个个像乡巴佬进城,四处打望。
  结果,自然是让大家很失望的。
  虽然各方面显示这里的高档奢华雅致精妙,却也没有让大家觉得有什么非常特别的地方,无非是各方面比较豪华而已,根本没有任何一点劲爆点来满足大家的好奇心。
  
  甚至来了之后,就只是被带往包厢,包厢里布置典雅,小的地方的设置非常现代化,一群二十多岁三十岁的学生,进了里面之后,就开始唧唧咋咋说这里不如想象中那么具有曝点。
  
  楚慕平时在学生眼里过于严谨认真,他呆在这里,势必让学生们玩不好,所以坐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了。
  让大家可以随意点酒和其他吃的,不用想着为他省钱。
  
  楚慕一离开,就有人说,“这里的确很高档啦,只是,和学校旁边的KTV也没有什么区别嘛,除了设备好些装修豪华一些之外。”
  
  有人回应,“还以为会见到一群漂亮小姐少爷门口迎接的场面呢,根本就没有啦,一路过来,只见到几个黑衣保镖,什么都没看到。”
  
  大师姐笑大家,“哦,你们这是要老师花钱请你们嫖/娼呢。”
  “师姐,你干嘛说得这么低俗,我们也只是想长一下眼界而已嘛。”
  “什么低俗?难道你脑子里不是那么想的。呵!”
  “我发誓,我没那么想。”研二的小师弟蔡童指天发誓,又祭出清境来,“蝴蝶师兄,你说吧,快替我向大师姐保证。”
  清境的背上有一块蝴蝶样的胎记,被大家看到后就得了个蝴蝶师兄的称号,每次清境听人这样叫他,心里就又窘迫又想生气,奈何性子软,气自然是没法发出来,憋闷着道,“不要乱叫我。”
  “你不替我澄清,大师姐要误会我的,我以后还怎么过日子。”蔡童故作伤心。
  清境道,“师姐马上就毕业了,你不要担心啦。”
  
  此句一出,就被炮轰了,大师姐骂清境,“小蝴蝶,你是不是觉得我马上要走了,就可以不听我的号令。”
  清境赶紧讨好地笑,说一日师姐终生师姐,不敢忘记她的悉心教导。这才被放过。
  
  酒水和食品单上,只有一部分有价格,另外一部分是没有价格的,一群穷学生,坐在那里研究,另外的已经在鬼哭狼嚎地唱歌。
  虽然楚慕说可以随便点东西,但是大家还是觉得应该为导师省一省。
  不过,即使要省,看到最便宜的东西也贵成外面的几十上百倍时,大家都大呼这里抢钱,最后只敢小小点了一点酒水,又点了一些吃的。
  
  清境坐在一边用手机玩游戏,服务生端酒水进来时,教研室一个个色女看得目瞪口呆,只差把人叫住留下来陪酒了。
  等人出去,大师姐简直像发了癫痫,拉着清境不断摇晃,“小蝴蝶,刚才看到了吗?帅得惨绝人寰有没有,比吴彦祖还帅啦。”
  清境就没搞懂过吴彦祖到底有哪里帅过,很不乐意地回答大师姐,“嗯嗯,是的,你不要摇啦,我头晕,头晕……”
  于是被大师姐在背上扇了一巴掌,旁边的小师妹已经在说,“又点一杯果汁嘛,再让刚才那个服务生来送。”
  男生们就鄙视她,“刚才还说我们,你们女人才是真色。”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自己不能满足我们的养眼要求,就在这里羡慕嫉妒恨别人,真是没气量。没美貌就算了,又没有度量,你说你们还要怎么混。”女孩子总是牙尖嘴利的,男生们被说得翻白眼。
  
  清境趁着大师姐和小师妹交流看男人心得的时候,就赶紧躲到一边去,实在受不了大师姐摇人的摧残了。
  蔡童趁着这时候过来叫清境,说,“师兄,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清境不明所以,“出去看什么?”
  蔡童道,“刚才在外面看到有黑衣保镖呢,好神秘的样子,我们去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嘛,你没有一点兴趣?”
  清境想说没有,但是已经被师弟像狗皮膏药一般地粘上了,蔡童一直拉他,“师兄,你陪我出去看看,一个人还是有点心虚。”
  既然心虚,那就不要去看了嘛。清境在心里这样说着,一副苦恼样子看着师弟。
  
  蔡童道,“走吧,出去看看嘛,不走远了,就在门口看一看。我一个人出去,到时候楚老师问起来,不大好。”
  因为楚老师问起来不大好,你就拉我出去做垫背的了。清境这样想,嘴里却没有说,只说,“还是不要出去了。”
  蔡童哀求地看着清境,故意对他眨眼睛,把清境恶心得想扇他巴掌,不过,他一向是老好人,自然巴掌扇不出去,只被蔡童拽着说道,“这里是会员制啦,除了这一次,以后我们都没有办法再进来的。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现在不去看,以后就没有机会啦。师兄,你看在我平常为你做牛做马的虔诚态度上,你就陪我出去看看吧,真就看几眼!”
  
  清境心想你平常根本没有在我面前做牛做马,而且态度更没有虔诚过。但是,看蔡童不断哀求,真是恶心死人了,最后只好答应了他,“好吧,不过就只在门口看几眼哦。”
  
  蔡童兴高采烈地说只在门口看,于是带着清境一起走到了门口,鬼鬼祟祟开了包厢的门,发现门口站着两个帅气的男服务生,对着他们礼貌地微笑,蔡童有点做贼心虚,清境倒平静镇定得多,说,“我们就在走道里透透气。”
  对方也只是微笑着躬身提醒不要走太远。
  
  蔡童一个劲往前走,清境只好跟在他身后。
  虽然蔡童要叫清境师兄,其实年龄还比清境大了半岁,也是个娃娃脸男生,长不大似的,一直读书,没有一点社会经验,好奇心又重,四处看着,一直往前走。
  一路上根本没有遇到人,到处都很安静,这里像是一处幽谧奢华如梦境的城堡,静得可怕,却又让人期待着,似乎一个转角,就能够看到一位永世不老的绝艳公主,安静地站在那里,等着她的王子到来。
  以上纯属蔡童胡思乱想,嘴里却和清境说道,“师兄,一直没看到女服务生呢,刚才男服务生那么帅,你说女服务生该多漂亮啊!”
  
  清境想了想,说,“也许这里是没有女服务生的呢,为了不被贴上□场所的标签。”
  蔡童道,“怎么可能会没有女服务生,据说这里有S城最美的公主,你懂不懂!”
  清境想说自己不懂,嘴里却道,“走了,回去了,没什么好看的。”
  
  蔡童道,“也许是这一楼没有,那边有楼梯,我们去别的楼层看看吧。”
  清境想说不要看了,蔡童已经走上前很远了,他就只好又跟上去。
  
  在楼梯口时,遇到两个面无表情的高大黑衣保镖,两人被拦了下来,对方说,“你们是什么人,这里不允许乱走。”
  蔡童道,“我们不是乱走,我们马上回去。”说着,指了指楼上,“我们是楼上包厢里的。”示意清境和自己赶紧往楼上走。
  清境无奈地只好跟着他往上面去了。
  
  这一楼是周家的自留地,看客人上楼去了,保镖也没有多说,楼上是重中之重贵宾区,通话让楼上的保镖注意着,他们也就没有多管。
  主要是看清境和蔡童都是单纯样子,还以为是客人自己带来的玩意儿,他们不好多说。
  
  没想到一上楼,蔡童就要去闯祸。
  为了保证客人隐私,楼道里是没有任何监控措施的,蔡童的课题,是电子通讯和数学的交叉领域,因为有过不少经验,所以能够判断出这里面没有监控设备,笑着让清境陪他到处走,有一边包厢门口都有保镖,他们不敢过去,蔡童就偷偷摸摸让清境和他往另一边去。
  
  地毯吸走了所有声音,一边的一扇门留着一道缝。
  门是红木门,蔡童□着要去推门,清境拉住他,用嘴型说,“不要看了,我们下去。”
  蔡童道,“再看一下这间就走。”
  
  正说完,听到里面的声音。
  “不……不行了……放过我……救命……啊……啊……”声音里带着喘息,很是痛苦的样子,又有种说不出的挠人。
  
  两人愣了一下,这次是清境先于蔡童推开了门,外间是一个色调**多用金黄色装潢的小间,沙发,还有莲花一样,从莲蓬里不断往外冒水的小喷泉池,水在迷离的光线里流光溢彩,分外美丽,这其实是洗手台。
  而一边的沙发上,有一个高大的男人把另一个人压在靠背上,像是要把人掐死的样子。
  清境当时哪里能够多想,救人要紧,一下子冲过去,从高大男人的身后将他拉起来,看也没看,一膝盖顶过去……
  

 


☆、第三章 掠夺

  第三章
  
  冯锡当时能够被清境打到,最主要原因是毫无防备,因为根本不可能想到,会有哪里的愣头青,突然冲出来对他做这种事情。
  
  说起来,这只是刚到三十的冯锡第二次挨打,第一次是小时候被绑架,打过他的人自然是没有活命机会的,这是他人生里的第二遭。
  
  混乱里,他被清境顶到了胯/下,当场痛得他一晕,紧接着脸上挨了一拳,但是清境弱质书生,打在人脸上也并不痛。
  趁着这个空档,冯锡已经反应过来,瞬间用力拽住清境又打过来的拳头,一个流畅而有力的小擒拿,把清境压在了沙发上,还顺手给了他腹部两拳,清境痛得控制不住一声痛苦大叫。
  而也是这时候,冯锡才真正看清清境来。
  
  他当场就有种非常神奇的被震撼住的感觉。
  
  冯锡出身不凡,出生时,家里已经是家大业大的一方巨富,而且黑白掺杂,他长大过程中,就万事不羁,手段果决残酷,作为冯家继承人,面上一副花花公子的败家子样子,骨子里却杀伐决断,看事清楚明白,内有乾坤,家中大事,他全都有表决权,甚至很多事情,已经全交到他手里掌控了,虽然他只有三十岁。
  以前别人还叫他冯少,现在都叫他冯先生,称呼上的简单改变,其实包含了很多意味在里面。
  
  要说,这样的出身人物,从小所见美色不计其数,人之皮相对于他,只是一个符号而已,再说,此时整容成风,容貌完美者更是不计其数,如他,真已经对人的美貌完全免疫了,无论是多么漂亮的人,在他眼里也是平平。
  但是此时,他居然会突然被被他压在沙发里的小年轻所震撼到。
  那真是一种震撼的感觉,很莫名其妙,在一瞬间似乎让他无所适从……
  很小的时候,第一次从直升机上跳伞,视线之下,是草原上奔跑的象群,河流如带,从太阳升起的地方发源,在光芒闪耀里一直向下奔腾,绿色从大地上向自己袭来……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那样被震撼住的感觉,此时尤甚。
  
  身下的人,皮肤太白,像是那时候的云一样,眼睛却在**的光线里黑幽幽的,带着愤怒和痛苦。
  这个世界上,一定还有人长得和清境相像的,冯锡想他以前也一定遇到过,但是,只是在这时候,他被震撼住了。
  不知道原因,大约并不是因为清境的长相,而那时候,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体会清境的所谓气质,就如此简单地被他击中了心房。
  那时候,冯锡是不相信世界上有爱情这玩意儿的,也不明白自己是被丘比特之箭射中了,他只是直接地明白,这个人,别想走了。
  他居然坏他好事,又打了他。
  也许,最主要还是,他在自己的身下,就像是握住了他的心,让他一时激动亢奋起来。
  
  清境也是这时候才看到这个被他打了的人,一时间什么别的也没注意到,只被他那一双狭长而危险的深邃凌厉的凤眼所震慑住,当场就像被蛇盯住了,害怕得没法动弹。
  
  而刚才叫救命的男孩子,被人打搅了好事,此时愣愣然看过来,他衣服凌乱,裤子掉到了膝盖处,没想到这种时候会被人打搅,有点回不过神来。
  
  反而是蔡童最先反应过来,他一看那男孩子的样子,他就有点明白刚才在发生什么事。
  虽然他是无法理解同性恋这个群体的,但是马上明白他们是遇到人在办事被他们打搅了。
  
  他要过来拉清境,说,“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这就走。”
  
  冯锡把清境压在那里,回过头,冷冽的目光扫了蔡童一眼,说,“滚出去。”
  蔡童僵了一下,没真滚,陪笑道,“不好意思,我们还是学生,不懂的,先生你放了我师兄吧,放了我们就走。”
  
  冯锡幽深锐利的目光又放到清境脸上去,清境被他扭着手腕,痛得要精神错乱,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哀求地看着他。
  冯锡只觉得他的眼神像是一只软绵绵的手,在他的胸口上拂来拂去,刚才被Sunny那么撩拨也没有来什么兴致,此时却不知为何亢奋不已。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和缘分,往往这么奇妙,就像是一切注定,错不开,改不掉,该来的总要来。
  
  冯锡一脚把过来拉清境的蔡童踢开了,蔡童痛得差点摔倒,这时候,冯锡将清境抱了起来,是扭着他手腕的抱法,清境痛得受不住,脚上挣扎着,嘴里却发不出声音。
  
  Sunny整理着自己的裤子,焦急地叫冯锡,“冯先生……”
  
  冯锡没有看他,就抱着清境出去了。
  蔡童赶紧追上前去,看好说没用,就冲上前去要把清境救下来,这时候,冯锡的保镖来找他,冯锡回头瞥了蔡童一眼,说,“把他抓起来。”
  
  蔡童看情势不妙,最主要是这里的人,看着既大人物又流氓,最主要是没有一点好人该有的样子,当然知道赶紧走为上策,去找楚慕来救人才是最正确的。
  
  他就这样扔下清境飞快地跑了,保镖赶紧去抓他。
  
  当清境被扔进包厢里宽大的沙发里时,摔得头晕眼花,手腕上的疼痛,让他觉得自己肯定是脱臼了,肚子被打了也在绞痛,脸色发白,额头上甚至冒了冷汗。
  他想着缓过气来之后就和冯锡好好说话,解释一番,让他放了自己,毕竟,他又不是故意打冯锡,只是一个误会而已,他何必像是对他有深仇大恨一样对付他。也实在不必派人去抓蔡童回来,一切都是误会。
  
  清境设想很好,只是没想到事情很难向他想象的方向发展,冯锡也在沙发上坐下了,好整以暇俯身在他身上,突然之间捏住他的下巴,狠狠吻了上来。
  
  这还是清境的初吻,没有任何经验的他,于是完全懵掉了,开始根本不明白冯锡这是要做什么。
  清境是个带着一点婴儿肥的大男孩,嘴唇柔软,清新而干净的气息,像是春天里一株刚发嫩芽的兰草,在阳光里从内而外有种幽幽的香气,淡淡地撩着人心。
  
  在这种事情上,没有什么好含糊,冯锡亲着他,完全放任自己,因为滋味好,已经撬开他的齿关缠上了他的舌头,冯锡很少和人深吻,此时却情不自禁。
  从茫然和震惊里回过神来的清境开始反抗,手腕的疼痛让他没办法用手推他,只不断扭动身体,舌头躲避冯锡的纠缠,但是在冯锡看来,这简直是他的**,于是更加来劲,右手已经伸进清境的衣服里抚摸他的身体。
  清境穿着衣服看着一点不胖,摸起来才发现是瘦不露骨,又没有任何一点锻炼出来的肌肉,完全是丰满女人的触感,柔滑的肌肤,让冯锡摸上去,手就拿不开。
  清境被他摸得全身起鸡皮疙瘩,挣扎得更厉害,但是冯锡这种有搏斗经验的高手,一只手就制住他让他挣脱不掉。
  冯锡看他一直不听话,直接伸手解开了他的皮带,拉开拉链来,不知为什么,他毫无芥蒂地就伸手摸上他软绵绵一团的器官,清境动得更厉害了,冯锡在他的大腿根狠狠掐了一把,清境痛得眼眶发红,眼泪往外冒,口腔却被堵住,只发出两声凄厉的闷叫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鸳鸳何必相报 by 梅川秋裤子 下一篇:疯子与疯狗 by 昆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