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先结婚后恋爱 by 甜蜜生活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生子文

 

 
文案
 
相亲开始,先结婚后恋爱。
 
小白狗血文,只图一乐,大家包涵~
 
 
 
1
 
1、初见 ... 
 
 
  肖雨泽搅着咖啡杯,有点无语。从刚才进来到现在十分钟过去了,对面的男人没有一丝要开口的打算。
  肖雨泽决定打破沉默,他清了清嗓子,刚发出一个你字,对面的男人就张开嘴吐了一句话。
  “什么时候办手续?”
  ……
  肖雨泽愣住了,他以为这个男的也是被家人强拖过来,大家敷衍一下就好,尼玛什么时候办手续?什么叫——什!么!时!候!办!手!续!啊!
  肖雨泽有些抓狂,面上露了些烦躁,抬手爬了爬头发,看到对面男人露出嫌弃的表情,心里一阵快感。
  
  “你愿意跟我结婚?”内容很神圣,语调很轻佻。
  男人犹豫了一下,接着坚定的点了点头,“嗯!”
  
  我操啊!还真愿意!肖雨泽摸摸下巴,不大明白这是哪一出了。他是刚下班一开家门就被老妈拖出来说是跟个男的相亲去。
  肖雨泽跟上个男朋友分手快一年了,情感空窗期整个人每天都散发着“我不再相信爱情”的绝望气息,专心在家里当宅男,如果不是要上班,形象可以媲美赛亚人,吓得五十岁多岁的老两口放下对儿子出柜的不满,立马猴急的到处给他找男人。
  
  然后,上了两天夜班回来的肖雨泽,由于脑子不甚清醒,就顶着一张沧桑脸被父母抓到了这个咖啡馆。
  然后跟面前这个低气压的男人瞪眼互看了十分钟。
  
  “咳,我的意思是,结婚,那种结婚,真的结婚啊?”肖雨泽不死心的继续问。
  
  男人的表情有些不耐烦,还是耐着性子回答:“是真的结婚,怎么,你不愿意?”
  
  口气理所当然,跟我结婚你竟然还不愿意?
  肖雨泽有点囧,他听出了男人口气里对他的不满,以及对自身条件的自信。
  
  男人长相不算帅,就是脸上线条极硬,具体工作肖雨泽还没来得及打听,但是看气质应该不是普通公司的白领,尤其是说话时一副他人无需置疑的模样,让肖雨泽怀疑他老妈给他找了个大款来傍。
  
  于是被定义为大款的男人敲了敲桌子,唤回肖雨泽乱飘的思维,口气有点冷,“你父母没跟你说过我?婚事到底定几号?”
  
  肖雨泽张着嘴巴一脸呆样,“我不认识你……”
  
  男人嗤笑一声,抬了抬下巴,“那你回家跟你父母商量商量,这周五给我回复。”
  接着起身利落的走了,留下还回不过神的肖雨泽,等着男人背影消失在街头的一辆黑色小车里,才慢半拍的吐出一句“我操啊!”
  
  晚上回到家,父母殷切备至的凑上来询问结果,肖雨泽突然想起男人的那句话,问父母:“妈那个人是谁啊?”
  肖家妈妈抬手打了自个儿子一脑袋瓜,怒其不争的说:“在公交上跟你说了一路,臭小子感情是一句都没听进去?”
  妈妈扯着嗓子大有开骂的趋势,肖雨泽赶忙投降,“不是,不是,我刚上了两天夜班啊老妈,困的要死,哪里记得住你讲的什么啊。”
  
  肖妈妈看着儿子乌青的眼圈,叹了口气,拉着他坐到沙发上,吩咐老伴去厨房舀碗绿豆汤,然后开始巴拉巴拉。
  
  “那是郑家的二小子啊,你们小时候还一块玩过呢,整天追的人家轩哥哥轩哥哥的叫……”
  
  “轩哥哥?”肖雨泽恶寒一下,不确定的问。
  
  “对,就是这么叫的,哈哈,你小时候牛皮糖一样整天黏人家,你郑阿姨还问过是不是要当他家媳妇,哈哈哈哈!”
  
  肖妈妈越笑越欢,张着嘴不停地说:“人家逸轩不要你,你还追着人家要当人媳妇,哎哟,你小时候脸皮可厚了。”
  
  “妈——”肖雨泽面无表情的瞪着他妈。
  
  老太太又笑了几声然后停下来,呼了几口气,然后脸色慢慢严肃起来,“小泽……妈其实不反对你喜欢男人的事儿了。可是那件事儿都过了那么久了,你,你不能总一直栽在里面,爸爸妈妈都老了,哪里能看你一辈子……”
  
  说着眼眶就红了,老太太想起一年前儿子半夜里突然出现在家门口,如果不是老伴起来上厕所听到外面的动静,估计他早就烧死在自家门口了。
  送到医院医生差点下了病急通知,有那么一个错过,老两口就永远失去儿子了。
  
  肖雨泽眼神暗了暗,手腕处仿佛传来熟悉的疼痛。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家老妈的头发,白色已经占据了一大半。他的老妈是个很臭美的人,四十八的年纪还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跟人家小姑娘争眼球,头发也是每周都染,不过一年……老太太就尽显衰老,仿佛过去隐藏的时光都重新叠加的返回来。
  
  肖雨泽有点想哭,叫了声“妈”就说不出话了,低着头不住的抽鼻子。
  
  老太太强迫自己笑了几声,把儿子揽过来,像小时候无数次被欺负了抱在怀里,“我的小泽永远是妈妈的宝贝,妈妈不希望你过的不开心啊,妈如果不在了你怎么办啊……”
  “妈……”肖雨泽将脑袋埋在母亲的胸口,听着里面不那么强健的心跳声,哑着嗓子问:“那个人怎么样啊?”
  
  肖妈妈开心的亲了亲儿子的额头,提着嗓音说:“我就知道我儿子没那么孬!逸轩是个好孩子,我和你爸也算看着他长了几年,虽说不知道在国外有没有长歪,但看样子应该还不错,这次还是人家先来找你的呢……”
  
  “他们来找我?”肖雨泽一个机灵从母亲怀里跳出来惊讶的叫道。
  
  “是啊,”肖妈妈也一头雾水,“就是前天你加班的时候,你郑阿姨来咱家了,跟我聊了半天,最后才说想给他家小子找个对象。”
  
  肖雨泽张着嘴巴,“啊……他们不是出国了么?怎么突然回来了?”
  
  肖妈妈说:“也没全回来,只有逸轩一个人回来了,说是想在国内发展,把国外的业务全给搬回来了。”
  
  “那为啥急着给他找对象?”肖雨泽急急的问。
  
  “这个,”肖妈妈笑了笑,“还不是跟你一样,据说是跟朋友分手了,好半年都缓不过来,整天工作不回家,郑家父母怕他闹出病来,就到处张罗着相亲呢。”
  
  “可为啥是我?”肖雨泽还是疑惑。
  
  肖妈妈被问的烦了,一巴掌呼上头顶,“哪来那么多为什么,人家逸轩一表人才,你这么傻被看上是福气!”
  
  肖雨泽有点委屈的抽抽鼻子,“妈你要把儿子卖了啊?”
  
  老太太叹了口气,看着儿子不算健康的脸色,语气带了点哀伤,“父母不能陪你一辈子,你总得有自个的家,三岁看老,郑家那小子我看着他长到十岁,不会欺负你的,你这么傻,得要个强硬的人来管着……”
  
  肖雨泽嘟囔了一句“谁傻了”便不再追究这个问题,打着哈欠说:“既然这样,那我就考虑考虑啊。”
  
  肖妈妈宽慰的笑了笑,小心的掩饰眼里的焦急和担忧,“那你好好考虑啊,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儿了,小心人家不等你!”
  
  肖雨泽翻了个白眼,“妈你这是给我找对象啊还是嫁女儿,着个啥急啊。”
  
  肖妈妈宠溺的笑了笑,“臭小子快去洗洗脸,眼屎都有了!”
  
  肖雨泽惊叫一声窜到洗手间捣鼓去了。肖妈妈在后面看着儿子闹腾的身影,心里止不住的发酸,看到厨房老伴小心探出半个脑袋,给了个安慰的眼神,然后强打着精神哼着歌去收拾衣物了。
  
  肖爸爸将半温的绿豆汤倒进保温杯里,连着一碟切好的水果一块端到肖雨泽的卧室,四处打量了一下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地方,便放心的出去帮老伴叠衣服了。
 
 
 
2
 
2、意外来访 ... 
 
 
  嗯,肖雨泽有些惶恐。
  面前这个笑容可掬一脸宠溺表情的老太太是谁啊?
  
  “小泽?”老太太开口。
  肖雨泽下意识的“哎”了一声,然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您好……,这,您来找我父母?”
  
  老太太笑眯眯的摇了摇头,“我来找你,你不记得我是谁了吗?”
  
  肖雨泽皱着眉悄悄打量了一下对方的穿着,啧!这一身的花销怕是他半年工资都供不起,他的记忆里可没有这种富婆,嗯,他妈应该也没有。
  
  “对不起啊阿姨,我记不起来了。”肖雨泽礼貌的说。
  
  “没关系,我这不就过来跟你认识了吗。”老太太好像料到他会这么回答,轻易的把话带了过去。
  
  “你小时候还成天嚷着要做我家媳妇,怎么这会儿阿姨都找上门了你倒不认了啊?”
  
  肖雨泽脸上笑容一僵,我去!媳妇!媳——妇——!哎妈啊!这是他相亲对象的娘啊!
  
  肖雨泽迅速调整脸上表情,“啊,郑阿姨啊,哈,我哪里不认了啊,主要是您打扮的太年轻了,我实在没想到啊。”
  
  面不改色的给自己找借口。
  
  郑家主母是谁啊,能让这么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给唬住,她笑了一下,说:“瞧你讲的,阿姨有这么年轻?小泽,阿姨这次找你为了什么你知道么?”
  
  肖雨泽想了想,然后点点头。
  
  “嗯。你昨天应该也跟逸轩见过了,你觉得他怎么样?你想不想跟他结婚?”
  
  肖雨泽黑线,这郑家人说话都是这么直接的吗!他要是个黄花大闺女早就羞愧的没脸见人了!典型的旧社会结婚模式啊!
  
  可肖雨泽还是点了点头,决定实话实说,“见过了……人应该挺不错……”
  好吧,他对父母的话向来都是盲目认同。
  
  郑玉凤笑了笑,“既然这样,那婚礼就定在这个月20号怎么样?那天是大吉,小轩的哥哥和妹妹那天都有空,我们一家会回来参加,你看怎样?”
  
  肖雨泽愣了一下,脸上笑容渐渐冷了下来,尽量用平稳的声音说:“郑阿姨……这个事情我还是在考虑一下,毕竟,婚姻大事也不是那么儿戏的。”
  
  郑玉凤了然的点点头,然后理了理耳边掉下来的碎发,声音轻柔:“小泽,我和你家父母也算认识了十几年,你和小轩小时候感情那么好,而且,我听说你一年前发生了点事是吗?其实也不是非要有感情才结婚的,婚后培养也是可以的,你说是不是?”
  
  肖雨泽这会儿心里已经惊涛骇浪了,果然不是无缘无故找来的,可是人家说的是事实。半年前他还住在医院里,几次都下了病危通知,是父母流着泪不停的安慰他开导他……
  
  这半年他虽说是正常上班,生活也挺平稳,可他父母总是躲在门外偷偷看他在屋里干什么,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过来三四趟。
  
  肖雨泽低着头用手掌盖住脸,郑玉凤也没打扰他,然后屋里的气氛冷了下来。
  
  “郑阿姨……”肖雨泽抬起头,声音有些发哑,“是下个月二十号吗?酒店在哪里?我需要做什么?”
  
  郑玉凤笑了笑,眼神带着点自信,口气温和的说:“你不需要做什么,婚事方面我们来操办,你只要好好的休息,到时候别挂着两个黑眼圈参加婚礼就好了。”
  
  肖雨泽点点头,有点疲累,“那麻烦您了,我就不送了。”
  
  郑玉凤宽容的笑了笑,站起来不介意的摆摆手,“那我先走了,别,不用送了,看你这脸色难看的,小伙子晚上不要太熬夜啊,身体会垮的……”
  
  肖雨泽跟着她走到门口,听着这像教训儿子的口气,随口答应着:“是是”
  
  郑玉凤转过头看了他两眼,神色有些郑重,“小泽,你不要担心,我们……会好好待你的。”
  
  肖雨泽怔了一下,然后“嗯”了一声,心里稍微有些释怀,看着她姿态优雅的往楼下走,心情颇为难讲,想不清楚就不想了,有些事情或许顺其自然就好。
  
  以前他就是想得太多才会栽了那么大一个跟头,再爱的人都能说变心就变心,何苦现在去琢磨对方用心是否真诚。
  肖雨泽对爱情的全部憧憬都葬送在前男友那里,这样跟一个几乎陌生的人结婚对他来讲,或许,真的可以开始一段新感情,新生活。
  肖雨泽心情明朗了起来,对未来又稍微有了那么一些期许。
  
  十点多老两口从菜市场回来,然后看到自己儿子的房门紧闭,肖妈妈有些担忧的对老伴儿说:“这孩子昨晚又熬夜了?怎么还没起?”
  
  肖爸爸摇摇头:“没有,我昨晚一点多起来看过,灯是灭的,没动静。”
  
  老太太松了一口气,提着菜往厨房走,吩咐老头子:“去把水果给洗了,一会切好了端客厅去。”
  肖爸爸“哎”的应了一声,乐颠颠拿着水果往阳台走。
  
  肖雨泽在床上听到父母的回来的动静,也听到了他们谈话的内容。
  老爸昨晚又过来看他了?
  
  肖雨泽心里有些难受,他到底有多不孝才会让父母受这份罪。不过是爱一个人不想放手,不过是试着争取了一下,就导致了他们家现在的境况。
  说不恨那是假的。
  
  可是冯简已经结婚,这会儿应经做爸爸了吧。他心里有些酸涩,七年的感情说变就变,他到底还该怎么去相信有爱情这种事情。
  肖雨泽苦笑了一下,七年的恋爱都能分手,没有感情的婚姻有什么好纠结的,他想,离开父母,跟别人结婚,对自己对父母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肖雨泽狠狠拍了脸颊两下,你个孬种!有什么好怕的!
  对,有什么好怕的!
  而且他总有种父母很希望他跟郑逸轩结婚的感觉,很急迫,很焦急。
  肖雨泽将这归咎为半年前的那场意外,没有再深入细想下去。
  
  有的时候,人生就是这样,或许就只是一个念差,就会错过很多事情,错过很多人。
  
 
 
 
3
 
3、请假 ... 
 
 
  六月刚冒出来几天,肖雨泽就被父母催着赶紧请假。
  肖雨泽撇嘴,打着精神琢磨待会上班该怎么跟老板请假,结婚?算了吧,还得发喜帖,谁都晓得他在医院里躺了小半年,哪能突然就蹦出个老婆来。嗯,肖雨泽将郑逸轩定位为老婆。
  
  生病?住院?家里死人了?
  肖雨泽囧了一下,觉得还是请病假比较保险,一天还是两天,或者三天,他想应该不会有什么蜜月之类的,嗯,那就三天好了。
  
  然后6号的前晚他特地熬了个通宵打游戏,然后第二天黄着一张脸,头没梳早饭没吃,又颠簸着坐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公交,到了公司他都感觉有点腿软,然后不出意外的迟到了,听到新来的女孩子叽叽喳喳的讨论化妆品衣服,他感觉头真的有点疼有点晕了。
  
  额,肖雨泽囧囧的呐喊,不要这个样子啊!老子不想生病啊!
  
  然后他就顶着一张沧桑脸走进了经理的办公室。
  
  “方总,我想请个病假……”肖雨泽弱弱的说。
  
  方经理不大高兴的抬起头,看到是肖雨泽,然后神色缓和了一些,“小肖啊,生病了?要请几天啊?”
  
  肖雨泽看到经理这么通融,当即心花怒放,忽的咧开嘴想笑,结果忘记今早没喝水又做了快一个小时的车,嘴巴早就干的起皮了,这一咧就咧开个小口子,流出几颗血珠。
  
  “哎!别说话!”方经理急忙出声提醒,起身去饮水机那儿接了杯水,还贴心的兑成半温,然后抽过一张纸巾,全部递到肖雨泽手里。
  
  “怎么憔悴成这样?哎,你们年轻人太不拿身体当回事儿了。”
  
  肖雨泽僵着嘴干笑几声,用纸巾捂住嘴巴等了一会,然后一咕噜将水喝光,然后说:“也没有什么,啊,不是我病了,是我家人,我妈妈昨天突然住院了,我爸一个人顾不过来,那个,我想……”
  
  方经理坐回转椅上点点头,“嗯……家里有事是要做子女的帮一下,你母亲病的很严重?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
  
  肖雨泽赶忙摇头,“不用不用,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就是做个小手术……”
  
  “哦……,那就好,行!你就先回家帮忙吧,什么时候忙完再回来好了。”方经理大方的说。
  
  肖雨泽要被感动的热泪盈眶了,干着嗓子不停的道谢,胡乱说着“等我妈做完手术就回来报效公司给公司添砖加瓦不停向上不停发愤……”
  
  不带逗号难得方经理还听懂了,安慰的说:“你也不要着急,好好陪老人家,等身体恢复好了再来上班,公司不会为难你的。”
  
  肖雨泽这下子是真感动了,泪光闪闪的看着方经理,方经理被这殷切的目光看得有点发麻,有点寒的想要赶紧把他打发了,“小肖啊,要没什么事儿就先出去吧,我看你脸色也不怎么好,要不进今天也先回去好了,公司这几天也没什么要忙的业务。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你不要不当回事……”
  
  肖雨泽噙着泪光点点头,出了办公室连自己的座位都没碰一下又原路返回去了。
  
  他没想到这假请的这么顺利,这个方经理是上个月刚调来的,他一个小职员打杂的压根没跟他接触过,原来竟是这么好的一个人啊。
  
  还是好人多啊,走在路上肖雨泽想。
 
 
 
4
 
4、试礼服(上) ... 
 
 
  接下来的几天,肖雨泽就宅了起来,他以为郑家人说没他事儿就真没他事儿。
  整天吃了睡睡了吃,日子过得跟猪一样,滋润的连前半年一直没调理过来的脸色也养的红润健康了许多。
  老两口感动的热泪盈眶,越发认为让儿子跟郑逸轩结婚的决定是对的。
  
  又过了几天,肖雨泽觉得自己快成仙了,郑家那边突然来电话说第二天开车来接他去试礼服。
  
  然后大清早七点不到就被肖妈妈从床上挖起来。
  
  “起床!去试礼服!”肖妈妈言简意赅。
  
  肖雨泽睡眼朦胧,“?”
  
  “洗脸去!眼角一堆眼屎,收拾的利索点啊!”肖妈妈大着嗓子扔下以一句话就转身走了。
  
  肖雨泽继续迷糊,试礼服?试什么礼服?哦,对了,他要结婚了。
  肖雨泽打了个哈欠,玩了一个礼拜他都快忘了这是请的病假,哦不,某种程度上来说的婚假。
  
  摇摇晃晃的爬起来摸到洗手间,闭着眼睛刷牙洗脸,顺便用水扒了扒头顶乱翘的几根毛。
  
  穿啥呢?肖雨泽有些惆怅,一年前从C市回来他几乎什么都没带。以前上班参加活动穿的正装都留在前男友冯简那儿了,现在他工作轻松生活随意,别说正装,连个像样的衬衫都没有,二十六的岁数差不多越长越小了。
  
  肖雨泽很纠结的对着衣柜里老土过时的T恤衫牛仔裤,用手在胸前比了个阿门,暗想这结婚后都是要朝夕相处的,早点看清我的本面目早点认命。
  嗯,肖雨泽也觉得是自己高攀了。
  
  肖妈妈在客厅等了半天没等到那墨迹儿子出来,不耐烦的冲进去打算来硬的。
  然后她看到自家儿子一身白T恤衫水洗蓝牛仔裤,还骚包的在头顶戴了个棒球帽,就差在头顶写着“我很青春”四个字了。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肖妈妈痛心疾首的捂脸。
  
  肖雨泽回头瞪着眼睛,小老虎一样呲着牙,“再活回去也是你生的儿子!”
  
  肖妈妈摇摇头,“哎,儿子啊,不是妈妈说你,都二十六了,咋还能这么穿啊,还有一个多礼拜就结婚了啊,老跟个小孩子似的怎么行。”
  
  话虽是责备,语气却是温柔宠溺的。
  
  肖雨泽怂下肩,无奈的摊手,“妈,我现在上班也这样穿啊,我没有其他的衣服了。”
  
  肖妈妈皱着眉想了想,然后一拍脑门决定把肖爸爸年轻时的衬衫西服拿来给儿子穿,肖雨泽赶忙制止。
  
  “哎!老妈啊!你儿子我穿那些衣服出去会笑死人的啊!还不如这样穿呢!”
  
  然后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任肖妈妈如何劝说都不肯换下来。
  
  肖妈妈不知道儿子心里那种所谓“反正日后要朝夕相处,早点认清本面目早接受”的外星想法,决定放弃让他去商场买新衣服的念头。
  
  然后母子俩就坐在沙发上干瞪着眼等郑家的车。
  
  在肖雨泽啃了两个苹果半块西瓜后,郑家的车才姗姗开到了楼下,他感觉自己有点尿频了。
  
  来人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自称伍伯,说是郑家的管家。
  
  肖雨泽心里嗤了一声,这年头还有管家,有钱人钱多没处花啊。
  
  肖妈妈笑眯眯的请伍伯进家门,伍伯笑容得体的拒绝:“亲家母不必客气了,少爷还在那边等着呢,我这就先带二夫人过去。”
  
  肖妈妈笑容一僵,肖雨泽也囧着一张脸——二夫人?
  
  这家人到底是哪里有毛病啊!现在同性结婚虽说是搬上法律了,可也不带这么磕碜人得啊!二夫人你妹啊!
  
  伍伯不自知的继续笑,然后看到肖家母子越来越黑的脸,终于发现了那么一点什么,急忙鞠了个躬:“我很抱歉……肖少爷,在国外我们一直是这么称呼的,让您困扰了,那么现在您能跟我下去了吗?”
  
  肖雨泽一挑眉,好吧,少爷总比夫人好。
  
  然后跟肖母打了声招呼就跟着伍伯下楼坐车去了。
  
  肖雨泽是个车盲,他姑且认得车前头那个小人的标志是电视上常说的那些名字里的一个,可要分辨出来到底是哪一个,他还是不知道。
  
  车后座很宽敞,有点淡淡的茶香。肖雨泽头一次坐这么豪华的车,不自在的扭了扭屁股,感觉浑身都有点别扭。
  
  伍伯在驾驶座后视镜看到肖雨泽的动作,慈祥的笑了笑,心里暗想希望这个年轻人能温暖少爷一颗“沧桑”的心,让郑家老少早点走出低气压的天气。
  
  肖雨泽姿势僵硬的坐了一会儿,发现不是往自己熟悉的路走,然后瞅瞅前座伍伯专心开车的脸,将疑问咽了回去,把帽子盖在脸上,脑袋一歪,就稀里呼噜会周公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肖雨泽被拍着脸醒了过来,棒球帽滚到脚旁边,他蹲□把它捡起来重新盖到脸上,几秒钟后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然后睁开眼把帽子拿下来,看到一张写满不耐烦的男人脸。
  
  男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跟肖雨泽差不多,就是成熟稳重的多。
  
  男人弯着腰,看到肖雨泽睁开眼,拿开自己的手,敛着眉目说:“肖先生您好,我是郑总的助理黎昕,您睡醒了么?郑总在里面等了您好一会儿了。”
  
  内容恭敬无比,语气却是掩不住的不屑。
  
  肖雨泽点点头,还用手擦了擦嘴角,看到对方眼里更浓的鄙夷,他粗神经的笑了起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实大变假 by 月桃 下一篇:网游之这才不是人参 by 木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