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重生发小 by 茶树菇(下)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强强 豪门世家 茶树菇


83、第七十一章
  
  这会儿的动静,显然是大了点,周围已经开始慢慢聚集人了。不少人都纷纷议论着,看着眼前这对年轻男女。就有人指着展子舒说着什么。萧锦程怕出什么事,就走了过来。皱眉看看林娜,然后对着展子舒柔声道:“怎么了?”
  
  展子舒淡淡道:“这还得问这位林小姐了。她硬说是我女朋友。然后说我对不起她。又说我抛弃她。呵呵,这事可真是搞笑了。”
  
  萧锦程面对这种事,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当然知道展子舒,不过那时候他也确实见过展子舒和这个女人走在一起。那时候他还心里难过着呢。但是现在看这样子,似乎又不是这么回事。说真的,这女人一出现的时候,萧锦程心里就紧了一下。他弄不清展子舒对这女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态。因为看上去,他根本就完全没在意。
  
  不过,现在展子舒都说和这女人没关系了。萧锦程也就心定了。他也不愿展子舒和一个女人在大街上纠缠不清。于是就开口道:“林小姐,子舒都说了你们并没有男女朋友的关系。我看你还是回去吧。”
  
  “滚,你是什么人?凭什么管我和他的事。”林娜冲着萧锦程就大骂了起来。
  
  萧锦程有些无奈,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被展子舒一下拦着。
  
  只听展子舒语气非常不好的说:“林娜,他是什么人,还轮不到你管。我再说一次,我和你根本就什么关系都没有。那时候我看你刚从边区过来,你父母过的也辛苦。你父母和我父母都算是认识的。你在学校,我就帮了你一些。还给你家弄了套房子。可是也就是这些了。这些事情,我都没提过要你家还什么。可你现在居然说出这种话。我帮的人多了去了。难道我每帮一个人,那个人就一定是要和我有关系的?我是亲过你了?还是他妈的睡过你了?少爷睡的人多了去了,可就没你!你他妈的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冤大头?告诉你,你要作践你自己,别拉上别人。娘的,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展子舒说着转身就朝着萧锦程说:“走了,别管这什么疯女人。乱他妈的咬人。”
  
  展子舒和萧锦程两人就这么走远了,背后传来林娜一声的大喊:“展子舒!”
  
  萧锦程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道:“子舒,这样不好吧?”
  
  展子舒淡淡道:“不好?什么不好?那种虚荣的女人。这两年仗着我的名头还不知道干了点什么呢。撇清关系也好。”
  
  “可是……她毕竟是女人……”萧锦程说的有些犹豫。
  
  展子舒看了眼萧锦程,就道:“你要是同情她,就找她去呗。”说着头也不回的快步走了。
  
  萧锦程一见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追上去,道:“子舒,我没那个意思。”
  
  展子舒看都没看萧锦程一眼,只管自己走着。
  
  萧锦程无奈,一把拉着展子舒,道:“子舒,你别生气了啊。我真没那意思。就是觉得一个女人,你这么说她,一点情面不留,将来会不会有麻烦。我记得她家好像不是什么国安局的?”
  
  展子舒就瞥了眼萧锦程,道:“国安局?那又怎样?我怕他们啊?敢惹麻烦,当少爷我吃素的呢?”
  
  萧锦程苦笑,他可不就是担心展子舒这种性子么?过去年纪小也就罢了。可现在大家都成年了。一个不小心结了什么仇,关系闹僵也就罢了。可最怕的还是有人背后给你使刀子不是么?展家当然是高门大户,一些有的没的根本不会在意。但是怕不就怕的万一么?而且展子舒的性子也就是个得罪人的。在家里被护的太好,出来根本谁的帐都不卖。就像刚才,他根本也就没想过给个女的留什么面子。那些话,说的可真是句句是刀子。这要是真把人得罪多了,虱子多也咬死象么不是?
  
  萧锦程心里叹息着,可也知道展子舒就不是个听劝的。越劝他还越拧。算了算了,他不是在展子舒身边么?多留心着点,多护着点,也就是了。子舒想怎么着,就由着他吧。
  
  展子舒走了一会儿,见萧锦程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就顿下脚步,回头看萧锦程,道:“喂,你干嘛不说话?你不是说教着么?”
  
  萧锦程闻言就笑了,道:“我哪敢说教你?”
  
  展子舒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也就你会说我怎么着了。行了行了,你也别瞎操心。这事我心里清楚。林娜那是活该,谁让她这么爱虚荣。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两年,她爸还仗着这个事,得了不少好处,否则她能混到今天这样?我那群发小也是个有病的。平白无故的叫出什么‘嫂子’来,不知道的人还不信以为真。我气的那林家太他妈的给脸不要脸。吃了豹子胆,敢利用少爷。自个儿还当真了!比他妈的吃个苍蝇还恶心。我不在国都,不知道也就算了。这回都闹到眼门前了。我要还忍着,我就不是展子舒。”
  
  萧锦程倒是真没想到展子舒居然还有这么一层考虑。原来事情也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而且听上去,那个林家似乎也做了什么不太上的了台面的事。否则展子舒也不能气成这样,连个女人的面子都不给了。实在不太像平时的他。但是这么一解释,萧锦程倒也清楚了。连带着也不爽起那个林娜和她一家了。
  
  萧锦程就道:“他们家怎么专干这恶心人的事?”
  
  展子舒嘲讽一笑,道:“不就是为点权钱么?嘁,以为少爷年纪小,傻呢?”
  
  萧锦程这会儿拍拍展子舒的背,道:“行了,别生气了啊。说吧,等会儿想去哪儿?我奉陪。”
  
  展子舒不以为意,挥开萧锦程的爪子,说:“当我小孩哄呢?刚还不是说我过分了么?”
  
  萧锦程“嘿嘿”笑了两声,道:“我这不是给你赔不是了?”
  
  展子舒懒得理他,“哼”了一声,说:“走,陪我吃老煮去。两年都没吃上了。馋。你付钱啊。”
  
  萧锦程当然乐的屁颠屁颠的,跟在展子舒身后,那要是有条尾巴指不定甩成什么样呢。
  
  国都的老煮是个好东西,也就土生土长的国都人知道。这会儿是差不多半夜时分,其他地界都差不多没什么人了。就这吃老煮的地方灯火通明熙熙攘攘的。展子舒和他那群发小们不定时的,基本都爱来这里吃碗老煮。倒不是多好吃,也就是个习惯。在S市这两年,展子舒可真惦记着。
  
  展子舒大刀阔斧的往边上一坐,光闻味道就想流口水,他眼巴巴的看着。萧锦程就跑去张罗了两碗老煮,端上来之后,展子舒迫不及待的伸筷子,嚼得带劲,一脸满足的样子。
  
  萧锦程带着笑,一边把自己碗里的给展子舒拨了两筷子,一边自己也吃起来。两人都没怎么说话,可就觉得舒坦。
  
  正吃着的时候,没想到一旁边竟然闹起来了。就看到一个年岁不大的年轻人正被好几个流氓似的家伙拉着凳子砸。周围一群被吓的四散人群,还有不少隔着老远看热闹的。
  
  那年轻人大声叫着:“别……别砸脸!”
  
  展子舒本来事不关己,还觉得好不容易吃两口老煮,怎么还遇上这种事。但是一听那男的这么喊,险些一口老煮就给呛到了。咳嗽了好几声,才回头张望道:“靠,这都什么人?打架还想着别砸脸的?”
  
  萧锦程失笑,道:“估计生的不错。”
  
  展子舒就瞥了他一眼,然后几口把老煮扒拉光了,又一口气喝完汤水,拍拍衣服站起来,也不管萧锦程吃完没,就说:“既然说长的不错那去看看呗。”
  
  萧锦程闻言就抖了一下,见展子舒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忙丢了手里的碗,就跟了上去,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天地良心,他也就是这么一说,可没一点其他意思啊。
  
  那几个流氓正砸的欢快,一面砸一面还说:“敢借涛哥的钱不还!操!砸不死你!”
  
  也有另外个流氓在旁边喊:“喂,喂,涛哥说了,可别真砸了他脸。这小子就靠脸吃饭呢。”
  
  那几个动手的,也阴损,就朝着那青年身上的软当里砸。倒是真避开了他的脸。
  
  那青年哭着大喊:“别……别打了……我会还钱的。会的!让涛哥再给两天,就两天!”
  
  “你他妈的以为我们是傻的?两天?两天你他妈的连个屁都还不出。涛哥说了,再给你一周时间。你他妈的就算是去卖屁股,都得把钱给还上!否则,画花你的脸。听到没有。”
  
  青年人整个蜷缩在地上痛哭流涕的点头应声。
  
  而这会儿,远处传来的警铃声,估计是老煮店的老板给报了警。几个流氓骂了几句,丢下板凳就走了。就剩下个年青人在地上怎么都爬不起来。
  
  被砸了部分家什的老板骂骂咧咧的走过去,一把拽起那年青,就说:“操!这算什么事。小子,这些东西你可得赔钱啊!”
  
  年青人这时抬起脸,围观的人这才看清楚,就有人脱口而出:“呦,这长的还真是不错。”
  
  展子舒也看了两眼,觉得挺眼熟。不过,也没怎么注意,就推推萧锦程,道:“呶,你看,还真是长的不错。”
  
  萧锦程彻底尴尬了,窘着脸说:“子舒,我没说他长的好。”
  
  展子舒瞥了他一眼,道:“哎?你这点审美也没了?是长的不错么。”
  
  萧锦程觉得自己要是再多说一句,他就是个傻的。干脆闭嘴,啥也不说了。
  
  展子舒瞧着萧锦程吃瘪,心情愉快,也不爱多凑热闹,哼着小曲儿,昂着头就走了。萧锦程只好跟在他身后。
  
  只是没想到,才不过一天多的时间,展子舒和萧锦程又再次遇到了那个青年。
  
  这会儿,他和萧锦程正赶上方东阳的约。硕大一个酒吧被包了下来,可不少人。认识的不认识的一堆。
  
  方东阳赶着来接待展子舒和萧锦程,顺便把他叔也带来,就介绍:“三少,锦程,这是我叔,方仁喜。现在是曦美娱乐的老板。叔,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展家三少展子舒,这是S市的萧锦程。别看锦程年轻,他可是蓝天集团的老大。”
  
  方仁喜和方东阳挺像,一看就知道是个善于交际的。一上来就是推满笑意,送上名片,一阵的“久仰”之后,才道:“三少啊,您的名字可是总听我这侄子提起来。您在S市念大学还顺利吧?这人生地不熟的。”
  
  展子舒淡笑道:“还成吧。有锦程在S市,还有不少其他朋友。”
  
  方仁喜就笑说:“三少小小年纪就交友广阔啊!将来必成大器。”
  
  展子舒挑眉,道:“抬举了。我可没那么大雄心壮志。混个潇洒就行了。”
  
  方仁喜就感叹道:“三少啊,潇洒可是人生最大目标呢。您这目标可不简单。”
  
  展子舒笑笑,就没答话。和这种人打交道就是这样,什么话到他嘴里那都是天花乱坠的。展子舒过去就不太喜欢这种人,现在就别提了。
  
  方东阳这会儿在旁边插口道:“三少,我这叔过几天也要去S市。到时候你可得帮着照顾点啊。”
  
  瞧吧,这才是目的呢。
  
  展子舒点头,道:“这当然,都是朋友发小,这点忙不算什么。方叔到S市要是有什么事,只管开口。只要我能帮的,肯定不会推辞。”展子舒答的倒也不小气。
  
  方仁喜大喜的感谢。
  
  方东阳就应着景儿的笑,然后找了个理由,就带着展子舒和萧锦程去了一个卡座。那卡座上一看,倒还真是熟人。汪铭斐居中坐着,身边靠了个年轻的,赫然不就是那天被打的凄惨的那人么?不过这回这个青年,一身紧身的雅痞小衬衫加小皮裤,胸口半遮半掩,裤子勒的贼紧,这么斜斜靠着,整个屁股的形都出来了,看着倒是挺翘的。
  
  展子舒看得就眼角抽抽,这算什么打扮啊?全身毛骨悚然的。本能的,他就朝着萧锦程靠了靠。萧锦程这会儿显然也是看出那人来了,干咳一声,不着痕迹的把展子舒半挡在身后,朝着汪铭斐打了个招呼,说:“汪部长,您也在这儿啊?”
  


84、第七十二章
  
  汪铭斐这会儿正和那小年轻聊的高兴,见到萧锦程打招呼,倒是愣一下,估计是忘了他是谁。
  
  萧锦程也非常有自知之明,立刻提醒道:“汪部长,上回在S市我们见过。蓝天的萧锦程。”
  
  汪铭斐顿时想了起来,忙笑道:“哎!可不是。现在人上了年纪,就是记忆不好。哈哈哈!你也在啊?呦,这不是展家的三少爷么?怎么也来了。快坐,快坐。你们不是都在S市?”
  
  展子舒也朝着汪铭斐打了招呼,笑道:“汪部长,我家可是国都的啊。这回放假回来看看。”
  
  汪铭斐点头,道:“那是。应该的,应该的。对了,小萧啊。你们蓝天可不错啊。最近刚有两份文件送到我这里,就是说你们蓝天的呢。”
  
  萧锦程笑道:“那还是要汪部长多提点的。”
  
  汪铭斐点点头,道:“年轻人嘛,做事情总还是要多学学才是。”
  
  萧锦程应声:“是。汪部长说的对。以后还请汪部长多给机会了。”
  
  “哈哈哈!好说,好说。”汪铭斐打着哈哈,也不给萧锦程一个准信。
  
  展子舒在一旁本想说什么,但后来,还是没说话。气氛显得有些微妙。这时,方东阳带着几个形似漂亮的小姑娘走了过来。一来,就笑说:“哎,汪部长您和三少还有锦程也都认识啊?我还想着给你们介绍呢。”
  
  萧锦程应了句:“是啊。在S市见过。”
  
  方东阳点点头,然后热络的招呼几个小姑娘过来坐,一边又道:“几位,我给介绍下,这几个都是我叔娱乐公司旗下新签的艺人。各个能歌善舞,一个顶一个漂亮,有前途。”
  
  展子舒眯着眼打量,倒是没发现几个将来可能出名的。当然,他也清楚,这些女孩,估计也就是个二三流的样子,混口饭吃。好点的,接几部戏,找个好点的要么嫁了,要么包养。差点的,只能轮的拍A片,要么就是像高级**,轮着给人点牌。说好听点,不就是嫖明星么。
  
  几个小姑娘眼看着都挺熟门熟路的,纷纷落座,笑着介绍自己。展子舒和萧锦程给她们敬了酒。方东阳显然是关照过那几个姑娘,要对着汪铭斐热络一点。就至少有两个小姑娘都靠在了汪铭斐的另一边。
  
  汪铭斐乐的和她们喝酒玩闹。这时候,大伙儿都这样了,谁还顾得了谁?不过有点诡异的是,那几个女孩似乎也认识汪铭斐身边的那个青年。那态度可就真不怎么样。眼睛里带着鄙夷的。
  
  那青年也不动气,犹自和汪铭斐喝酒调笑。而汪铭斐显然对这个青年的兴趣更大一些,让一旁的两个小姑娘脸色有点僵硬。
  
  方东阳这会儿也坐过来了,似乎有点发现这样的情况。就无声的笑笑,也不说什么,径自和展子舒和萧锦程他们喝酒。
  
  展子舒就说,今天这是怎么个事?
  
  方东阳呶呶嘴,朝着另一边指指,道:“电视台的几个负责人都在那边呢。我叔想弄个频道专栏,手底下几个艺人先和领导们熟悉熟悉。”
  
  展子舒悄悄凑近一点,就问:“那这人怎么也来了?”
  
  方东阳一看展子舒眼神瞥着汪铭斐,就偷笑道:“没想到吧?这是看上季雨了。”
  
  季雨?展子舒听名字愣一下,倒是有点耳熟的。好一会儿,才终于想起这季雨不是个电视剧角儿么?可展子舒鲜少看电视剧,怎么会知道这个人呢?他不由得有点纳闷,又朝着那叫季雨的小年轻看了看,倒还真是他。
  
  难怪那模样生的是好,否则以后也红不了。当然,这季雨也不是说大红大紫,反正电视剧里多少总能看到他影子就是了。
  
  展子舒也没在意,只是心里不受控制的寻思着。又陪着喝了两口酒,展子舒突然一震,手里的酒杯“啪”的一声就掉在了地上摔的粉碎。
  
  在他身边的萧锦程几乎是本能反应的伸手就把展子舒朝后挡了下,急道:“没伤着么?”
  
  展子舒有些恍然的摇摇头,萧锦程上上下下看了看他,发现没什么碰伤擦伤的,这才松口气,道:“手滑了?小心点啊。”
  
  “啊?哦!”展子舒直到这会儿才回过神。看萧锦程急着就叫服务员过来收拾。
  
  方东阳在旁边笑,说:“三少,你这是手抖呢?美人惹的吧?”
  
  靠坐在展子舒身边的一个小姑娘就笑着不依的缠着展子舒,说:“三少,方哥怎么能这么说,你说是不是?罚他酒啦。”
  
  展子舒随意应了两句,看着就是有点心不在焉。
  
  萧锦程看出点什么来,就低声问:“怎么了?”
  
  展子舒摇摇头,突然站了起来,漫不经心的道:“洗手间啊。”然后就悠悠的走了。
  
  萧锦程眉头微皱的看着展子舒的背影,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可是到底是什么,萧锦程又说不上来。他本想着追上去,但没想到又被自己身边坐的女人和方东阳拖住。
  
  方东阳这会儿喝的有点多,一手搂着身边的美女,一手搭着萧锦程的肩,道:“锦程啊。你现在在S市可混的好了。别忘了兄弟啊!”
  
  萧锦程不着痕迹的略皱了眉,想要推开方东阳的手,但最后还是忍了。
  
  只听方东阳继续道:“锦程,小时候那些屁事,你也就别放心里。我方东阳这里给你赔不是。”说着就端过了酒。
  
  萧锦程只能道:“没事。不用在意。”
  
  “嘿嘿,就知道你小子是个好的。不过再怎么说,也是我们的错。这杯酒小弟敬你。你大人大量,不计较。”说着方东阳先干为敬。
  
  萧锦程同样,一口喝干酒后,才道:“子舒去了好一会儿了,我去看看。别喝多吐了。”说着萧锦程推开方东阳的手站了起来,朝着几个女孩子又点了点头,这才走了。
  
  这会儿这边卡座上也只坐了方东阳和汪铭斐。汪铭斐估计是酒灌多了,这会儿正搂着季雨睡的一脸口水,几个小姑娘都已经坐到了这边来。就听有小姑娘问:“方哥,那两人是什么人啊?看着真年轻。”
  
  方东阳“哼”了声,道:“人家来头可不简单。怎么?有想法?自己搞定啊。”
  
  小姑娘们笑成了一团,知道方东阳是玩笑中不伐几分真意。
  
  “那也得有空隙下手才行啊。那个姓萧的看着还真关心那三少呢。”
  
  方东阳闻言就嗤笑,道:“就个马屁功夫到家。伺候人三少,跟祖宗似的。上个厕所都得跟着。”
  
  小姑娘们又都笑了。方东阳这会儿倒像是正经起来,冲着几个女孩道:“该说的说,不该说的,都他妈的给我把嘴巴闭紧了啊。”这方东阳显然是刚才因为酒多,才说那些话。
  
  而至于展子舒这会儿铁青着脸站在洗手间里,他确实吐了,却不是因为酒。他想起来那个季雨究竟是谁了。
  
  他上辈子的老婆,宋晓苒曾经不止一次的在他面前提起过这个人。他当时真的什么都没想过。只是有一次,他偶然看到宋晓苒和一个男人走在一起。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古怪。自己的老婆有男性朋友,是很正常的。直到,有一天萧锦程竟然来找他。
  
  当时的展子舒很惊讶,萧锦程根本没理由来找他。虽然那时候两人的关系可以说差到了极点,身边的朋友又或者是跟班一旦见到对方,都能立刻火药味十足的打起来。按理说,都处成这样子水火不容了,两个人也该消停点,能避开就避开对方。偏偏这两人都没那意思,所以该碰上的还是会碰上,该吵该闹该打架的还是继续。但是,要说萧锦程专程来找他,那可就奇怪了。
  
  展子舒很清楚的记得萧锦程来的时候,他还讽刺说:“黄鼠狼拜年,没按好心呢?”
  
  然后萧锦程就拿出了一打照片,丢在展子舒眼前,也不说什么,就走了。
  
  展子舒看了照片,里面的人物正是他的老婆和那天看到的那个男人,有逛街的,有挽在一起的,甚至还有接吻的。
  
  展子舒那是什么脾气,哪里能容忍这样的事?直接冲了回去,就把照片扔在了宋晓苒面前。展子舒气的发抖,大声责骂宋晓苒,说她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险些就要惊动两家的长辈。
  
  当时宋晓苒是真怕了,一脸的惊恐,人都差点跪下来,求展子舒,说她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她跟那个男人完全没有一点关系,等等等等。宋晓苒是个美人。而当年展子舒会娶她,一来是因为她的身份,二来也是喜欢她的美丽和纯真的样子。
  
  宋晓苒这么一哭,展子舒也就心软了。毕竟是结了婚的。他们的婚姻和一般人的婚姻也确实不同,不可能去提什么离婚。那样两家就变仇家了。再说,宋晓苒一再说自己和那个男人绝对没有任何关系,那天真的只是碰上了,还是那个男人强吻的。她也一再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再这样做了。
  
  展子舒也就没有再去追究宋晓苒。而至于那个男人,展子舒找了人去查,发现居然就是宋晓苒之前提到的那个什么艺人季雨。这季雨的下场自然不难猜。全线封杀。很快就消声灭迹了。宋晓苒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这件事,就算这么揭过。展子舒不愿提,宋晓苒当然更不会提。
  
  但这事让展子舒反倒更恨起了萧锦程。这个萧锦程算是什么意思?拿着这种照片来恶心他,而他还被萧锦程给抓了个痛脚。展子舒随时提放着萧锦程会拿这件事出去说,又或者来威胁他。然而,萧锦程一直到后来展子舒出事,他都没再提过这件事。但是,当时的展子舒,心里可是真恨的。这种事都被萧锦程这个人知道,他该有多丢脸?所以展子舒本能的想让自己忘记这件事,也是有原因的。
  
  可这回,那个季雨竟然就这么生生的出现在了展子舒面前。这时候的季雨和当时照片里的,以及展子舒偶然看到的时候,实在差别巨大。现在的季雨显得稚嫩,而且又是一副**的打扮,妖里妖气,哪里能想象今后的模样?而当初展子舒也根本没留意那男人究竟是啥模样,只隐约记得一点。然后他就让人把事儿给办了。对展子舒而言,要封杀一个没啥大名气的小明星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连理由都不用给的。因此,展子舒才会在一开始没认出来。而听到季雨这名字的时候,也是愣住,可心里还是忍不住去想。
  
  这种龌蹉事,生生让展子舒想起来,他就是觉得一股子反胃。而他一直都不愿想起来的宋晓苒的脸,也在他记忆里开始变得清晰。展子舒的手重重抓在洗手槽上,指骨都用力的发白了。现在想想,或许宋晓苒是真的恨他也不一定,还有就是那个孩子……
  
  展子舒再度控制不住,吐了起来。
  
  萧锦程刚一推开洗手间门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幕。他吓了一跳,赶紧上前两步,扶着展子舒,一边轻拍他背后,一边从旁抽了两张纸巾给展子舒擦拭。
  
  萧锦程皱着眉,心疼的语气道:“怎么了?喝太多?”
  
  展子舒喘着气,大声的咳嗽,全身无力,险些就要瘫倒在地上。所幸萧锦程在他身边扶着,他就把全身的重量都转到了萧锦程身上。好一会儿,展子舒才喘回一口气,看上去好了那么一点,但脸色实在是称不上好的。
  
  “子舒?好点没有?刚才就不该喝那么猛。”萧锦程担心的一边说一边给展子舒顺气。
  
  展子舒无力的靠着萧锦程,摇摇头,沙哑着声音道:“没事。”
  
  “这还没事?去外面坐一会儿,我给方东阳他们打个招呼,就回去了。”萧锦程决定道。
  
  展子舒没反对,就任由萧锦程半扶半抱着他走到洗手间外面的休息沙发上坐着。萧锦程匆匆就去了酒吧,给方东阳他们道了别。方东阳还愣一下,说三少的酒不能这么少吧?而且电视台的几个人还没给他们介绍呢。
  
  萧锦程谢了方东阳,就说下回吧。正要走,方东阳还是送了出来,看到半倒在沙发上的展子舒,倒是真有点愣,这才殷殷把人送走了。
  
  萧锦程拦了车,让展子舒先坐进去,然后自己才跟着。才准备对着那司机说展家的地址,没想到袖子被展子舒拉住。
  
  展子舒就极轻的道:“我不回。去你那儿吧。”他清楚,这时候的心情和身体状况恐怕都不太合适回家,要是被家里人看到了,估计又该担心了。
  
  萧锦程愣了下,就对着司机说:“去万豪酒店。”
  


85、第七十三章(上)
  
  回到酒店以后,展子舒又吐了一回。萧锦程有点急了,想送他去医院。展子舒不肯,澡也没洗,就在床上躺着。好一会儿后,人才算缓过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发小 by 茶树菇(上) 下一篇:竹马,都是腹黑的 by 懒懒晒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