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当明星遇到明星 by 啊易(强强/黑帮/明星文)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黑帮 明星文

简介:

俩明星碰一块儿,除了养眼,还是养眼。

所有事,无非爱恨

所有事,都是爱恨

自我介绍

  我是一明星。就那些小女孩口中的superstar。这不是吹,这是事实。
  
  从最表面来说,我有一副好皮囊,脸蛋儿漂亮。我自认为很有男人味儿,可网上铺天盖地的花痴评论中却以清秀可爱居多。于是我开始爱上健身,当腹部显出六块腹肌时,胸部和手臂的线条也都恰到好处,不粗壮却有型有力,配上小麦肤色,真是。。。别说我自恋,就是有点儿臭美,圈儿里混的哪个不要脸面?
  
  深层次一些来说,我有演技,演谁像谁。这是天分,也是积累。我15出道,这其中母亲的功劳最大。那时第一次上戏就是男二号,演一个爱上了自己嫂子,坏事做尽的不良男孩。可能是受到母亲大人的艺术熏陶,也可能本身。。。反正演起来如鱼得水,所以,一夜成名,好评不断,自此踏上明星路,各种奖项收尽,人气长虹。就像那句话说的‘小试牛刀便黄袍加身,年纪轻轻便功成名就’。
  
  要问我母亲大人何许人也,答曰:编剧,好编剧,有名好编剧。所以我小时候读得最多的不是唐诗而是剧本。看得最多的不是课本而是电影。这也是造成我在某些方面不足的原因。例如:学习。我的成绩总是一般,因为数学实在太糟糕了,我每每看到那些数字就像看到漫天狂沙一样,很是迷眼,所以大部分数学课我都是睡过去的。
  
  小时候我想当一名警察,为什么?因为我有正义感啊!我不逗猫招狗,不欺凌弱小,捡钱交公。。。当然还有很多,一时想不出而已。上学后我的理想就是成为数学家,因为物理老师说过:所谓理想,就是永远不可能达到的。因此我很理所当然的把数学家归为理想。以至于后来数学老师知道后,还特意告诉我:没天分没关系,只要上课好好听讲就还有希望!我十分感激的含泪感谢他的鼓励,然后,继续睡觉。而这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支票后的零我总是数错,以至于前几年我有个私人助理,跟了我不到一年就开着尼桑和小女朋友跑了。经济大权也直接落到母亲大人的手里。不过现在好多了,因为去年换助理的时候,我特意挑了个数学系的硕士。。。反正他来后,我很少看错表了。。。这之间可能没关系。
  
  出道后,学业就抛在一边,但证件一个也没少。作为一只会下金蛋的鸡,或者说摇钱树,这些都不用我去操心的,到时自然会送到我手里。而我要学的就是演习演得更专业,明星当得更闪亮。有能力再加上背后老妈这个强有力的后盾,有些事情自然是顺风顺水,好剧本好导演好搭档,然后是一部好作品。
  
  作为明星最大的烦恼就是总有人跟,步子到哪都不清闲。还有就是**,无论男女。这种事女人明显更麻烦,不传出个**誓不罢休。我的意思当然不是说男孩子就好,我又不是gay,没这种爱好。面对那些自动爬上床的男孩女孩,我不勉强不羞辱,点到为止。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遇到美人,谁都怜香惜玉。绯闻对他们来说是架梯子,如果可以,我会让他们踩一下。圈子里混到我这境界,可以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是几个绯闻就能打垮的。而且这些事公司会处理得很妥当,既提携新人,又不伤我人气。
  
  这个圈子,混了这么多年,风气始终如一,或者说有过之而无不及。世事都在发展,这里也一样,有不少在进步的地方,当然反之亦然。这个圈子新人层出不穷,更新换代犹如翻书,所以说如我这般站立15个春秋的是件伟事。都知道这圈子乱,的确乱,不过我幸运,有个如此优秀的母亲,足以让我逃过许多肮脏之事。而且我洁身自爱,不嗑药,不摆架子,助人为乐。。。出淤泥而不染啊!
  
  我有正牌女朋友,所谓正牌就是真的,不是那些八卦里说的张三李四。她叫杨雨,我们交往快两年了,她是个护士。要说起如何认识的,当然就是恶俗的拍戏受伤,住院时一来二去,你情我愿,发展发展就成男女朋友了。她很温柔,可能是职业的关系,关心我,也从没有向我要过什么。和她在一起很纯粹,很安静。过了春节我就是而立之年,以前我希望可以在30岁完成终身大事,如今看来,还要等几年。可这并不影响我和雨的生活,我们仍就甜蜜。
  

 


**

  晚上给雨发完短信就接到母亲大人的电话,要我后天晚上准时回家,弟弟生日。明天就是杀青戏,她的信息总是很准很灵通。我打电话给助理张助让他给及时我订机票。
  
  这部戏讲的是宋太宗赵匡胤灭南唐称宋帝的传奇故事。明天的杀青戏是讲其在当过两年皇帝后,将囚禁的南唐后主李煜赐酒毒死的戏。剧本已经看过,这种角色不难演,演皇帝重要的是气场。
  
  正值十月份,虽然早晚已有凉意,但到了中午一身古装假头套,外加满脸妆,还是酷热难耐。最后一场,我右手端着酒杯,缓缓从王座上走下,微笑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李煜’,嘴角上挑,慢慢抬起左手,用食指挑起他的下巴。一张脸毫无表情,没有侮辱,没有憎恨。只是平静的与我对视,然后优雅的拿起酒杯,风轻云淡的眼神里透着丝慵懒,还有淡淡的讽刺。我笑,他也笑,可‘我’远没有他潇洒,我气愤而骄傲的走上王位,看他笑到最后一刻,血流,人倒。。。我微扬起头,不知自己能否这样笑到最后。。。最后的镜头是我微仰着头,一脸的坚定冷酷,和寂寞。
  
  大功告成,喊卡的时候,我有些沉浸其中,演李煜的男人是个风头正进的年轻人,叫刘轼。他是歌手,出踏演艺圈,能有如此演技着实让我吃惊。他的戏份不很多,和我面对面的对手戏更是只有两场。他是这部戏导演刘导的儿子,又被公司力捧。不过抛去层层缘由,他的确适合演这个角色。李煜手拿酒杯赴死时的神情不是容易拿捏得,而他处理得很完美。整场戏,一条通过。
  
  卸过妆后,已是下午。大家换回自己的衣服,请了几家媒体,要开个杀青酒会。照相,提问,微笑,吹捧,举杯,敬酒,喝酒。。。我和女主角尤静形影不离,这很正常,这是我们第二次合作,彼此也都熟了,大家心里明白,这时候东家都要炒作一下,直接给他们炒作的东西会更简单。电影重要的是剧本和演员演技,但要卖出电影票这些是不够的,还要加上强大的宣传,而宣传的方面方法就多了些杂了些。
  
  尤静的戏份前几天就杀青了,今天是专门赶过来的,喝过酒拍过照,供大家‘审问’一番后就被经纪人叫走了。女主角走后,媒体开始转向我和刘轼。刘轼上边穿了件粉色T恤,下边仔裤,眉宇间三分慵懒两分无所谓,看起来干净潇洒。我也是一身休闲装,站在一起,有些齐头并进之感。媒体的问题无非我们合作怎样,我是否又提携‘新人’,刘轼是否要凭此进军影视界,这部电影有啥新感觉新突破。。。该说的说,不该说的打太极。刘轼显然也是应付惯了的,但他懒懒的声音又让人觉得很真诚。待到一群人转向导演后,我终于可以安抚一下可怜的胃。我和刘轼抓准机会走到清静之地吃了几口东西。
  
  “什么时候走?”
  
  “明天一早”
  
  刘轼把上身斜向我,在耳边问我:
  
  “晚上有事儿吗?我去找你”
  
  热气喷在耳朵上,我已经明白他的意思。想来他现在的走势已经不需要这种事情作为跳板,还很可能已经有些人以他为跳板了。刘轼很漂亮,说漂亮,不仅因为他的外表,还有慵懒的神情,让人觉得很性感。我不是个保守的人,圈子没有保守的,你看哪次红地毯上女星不象泳装大赛?一个比一个穿的少,上边露胸露肩,中间露腰露臀,下露大腿小腿,全身没有二尺布。所以对于合胃口的美人自动入怀,何乐而不抱之?
  

 


休息~~

  
  太累的缘故,万事抛于脑后,洗过澡后倒头便睡,所以当他站在我床前的时候着实吓了我一跳,直接摔下床去。我哆嗦着打开灯,才叹了口气,你说如此黑灯半夜,锁门关窗的,睁眼还看到个人形物,谁知是什么东西。
  
  我无视自己的狼狈演出,只关心眼前这只的目的。我上下打量他,他穿着浅黄浴衣,头发还在滴水。。。
  
  “打电动忘看表了,没想你这么早睡”
  
  他仍是一副慵懒的样子,脸色有些苍白。想我都累成这样,这孩子还能熬得住?看来白天之约还是改日再续好了。我爬上床想继续周公,看他也没要走的意思,就随手把怀里的抱枕扔给他,往边上挪了挪,留出空地。
  
  “在这睡吧,累死了”我觉得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要么走人,要么踏实睡觉。他倒不客气,摆好抱枕,还揪过我半个被子倒头就睡了。
  
  早晨手机把我吵醒,助理说两小时后的飞机,我说了俩字‘不坐’就扔了手机继续睡。今天搂的抱枕有些硬,脖子痒痒的,我抬手去摸,入手的却是头发,思摸着自己是不是还带着妆,怀里抱枕就动了。我低头,他抬头,才记起不是一个人睡的。
  
  正有些尴尬,手机又响了,这回是母亲大人的音乐,我忙找到手机,大脑也动起来:看来我的助理与母亲大人的关系有些匪夷所思。。。不敢怠慢,赶忙清清喉咙,装出一副早就醒了的样子“喂。。。”
  
  “小张在车里等你,下楼,去机场”
  
  母亲大人从不看琼瑶的的戏,一句话,她说那玩意儿‘聒噪’。
  
  “好,我这。。。”对方已挂线,我满脸黑线。下床,穿衣,洗漱,动作干净利索,颇有军人风范,这当然也要归功于母亲大人。刘轼一脸迷迷糊糊,半睡不醒的样子,支起身子看我,让我想起家里以前养的那只猫,我走上前捧起他的头就是一吻。
  
  “走了”我带上门,留下刘轼一张迷茫的脸,奔向我那忠诚的张助理。

 


生日

  
  我弟弟和我并没有血缘关系,因为母亲大人和老爸都是二婚,然后各自带着个拖油瓶组建了如今的四口之家。我们在一起九年了,已经成为真正的一家人。弟弟叫王啡,不要笑,老爸说那时候他特别爱喝咖啡,所以给孩子上户口时,就随口说了这个名字。当然不能说老爸忽视儿子,只能说他是个性情中人,办的也都是性情中事。母亲大人解释我的名字时也很简单,因为我那死去的亲爹希望我继承他文艺方面的衣钵,于是给我取名‘肖继艺’。王啡上大四了,过完生日就22,也就是今天,他22,我打电话问他要什么礼物,毕竟这么2的生日一辈子恐怕就一次。他说先回来再说,这么好的机会得沉思熟虑。
  
  我在飞机上打趣我家‘红杏出墙’的张助理,“哎呀!小助啊,我失策啦!”我揪住他衣袖,摆出一副弃妇的样子,张助被我说的有些摸不到头脑,我继而凄凄然,泪眼婆娑:“人家请你是让你为我观敌破阵的,什么时候你成敌人的卧底了呀?我好悲惨的命啊~~~天啊!!!”张助真是变胆大了,丝毫不把我这个老板放眼里,立马摆出一副无奈的模样。唉!我失落的低下头,等张助上钩。此法百试百灵,其实张助小我一岁,由于家里有四个弟弟妹妹,所以身上有股浓郁的哥哥气息,在他面前,我更习惯当弟弟。“好了,你的起床气我又惹不起,到时候又耽误事。”你看,一副哄孩子的样子吧。“这几天有事么?”“老乔说杨导联系他,本子不错,给你放邮箱里了,尽快给他答复。后天goin杂志专访,去爬几张照片就好,还有几支MV,公司想春节把专辑出了”zzzz我睡了。。。
  
  下了飞机,老乔正在等我们,老乔是我经纪人,也是母亲大人的朋友。。。我娘亲真是广结好友啊!张助开车,我和老乔唠嗑儿。老乔年近五十,于我如兄如父。
  
  “杨导那本子不错,利索的话明年春天开拍,天气上不受罪,你去年说想演这类”
  
  “你看上的错不了,接下来吧”
  
  “呵,想放假了吧?”
  
  “你给?”
  
  “呦,把我说的跟个资本家似的,拍完MV让你休息几个月”
  
  “呵,没谎我吧”
  
  “乔叔谎过你?”
  
  “没有那事儿,只是我太积极了,从不让人生出现可恶的假期”
  
  “贫吧你,要不是你说三十岁生日要三个月长假,今年也不会这么紧”
  
  “谢乔叔安排”这一句是十足十的诚心,干这一行的假期很奢侈,可能因为大家都惧怕假期,毕竟观众最擅长的是遗忘。谁又能在谁心里呆多久呢?
  
  车停在糕点店前,张助想得周到,拎个蛋糕总比空手好看,虽然家里没人在意。把老乔送回家,他说什么也不去我那,说我们一家四口他去不是添乱吗。张助送我到家,也回去‘带孩子’了。于是乎,我拎着大蛋糕进了家门。
  
  王啡挂着一脸笑容接过蛋糕,看来寿星心情不错。给他蛋糕,附送一句,二弟生日快乐。老爸正在做饭,娘亲打下手,他是厨子,我娘亲看上他就因为他为人温柔又烧了一手好菜。其实我是被后者俘虏的。
  
  我洗过澡,王啡正在听歌。“怎么样啊,学校忙吗?”
  
  王啡赶紧摘下耳机,“啊?哦,还行,前些日子开始实习了”
  
  “呵,在哪儿?”
  
  “还是M城,离学校挺近。你那部戏,拍完了吧?”
  
  “呦,关心你老哥啦,昨天杀青”
  
  “哦。。。”
  
  “有女朋友了吧,愣神儿” 看小样儿满脸空虚,莫不是搞不定?我问他用不用老哥给你支招,结果弄他了个小红脸儿。眼睛总是一个劲儿的瞄着手机。。。
  
  “滴滴,滴滴”王啡拿起手机。。。没动静。
  
  “滴滴,滴滴”
  
  “呵呵,你嫂子。。。嗯,刚到不会儿。。。好,我和他说。。。嗯,拜拜,亲一个~”
  
  挂了电话,王啡一脸深思状,然后问我爱不爱雨,我说当然爱,他又问那你回来怎不给她电话,我说忘了就没打。。。
  
  饭菜上桌,满屋香气。
  
  “生日快乐!”
  
  “。。。”
  
  该说的话说完后,就是吃饭,我明显是消灭这桌饭的主力,以致于娘亲给了我几记卫生眼球,你说亲生儿子在外打拼,吃不好穿不好。。。唉!吃饭!
  
  “小啡该谈恋爱了吧?”娘亲的眼光一直这样,看人又快又准,王啡也一把年纪了,竟又被问得脸红了。娘亲一直希望我能早些生儿育女,她喜欢孩子,不过现在这情况,估计她把希望寄托在老弟身上了。没了话,老爸赶紧救急“小啡,实习过了去旅游怎么样?小艺有时间么?正好冬天,去个暖些的地方。”
  
  难得全家都有时间,这事就定下了。对着蛋糕他认真的许了愿,看他一脸天真,我就想起小时候养的那只猫,后来有一天它突然不见了,于是我每天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寻猫,我天真的认为它一定会回来。。。为此我还特意去了趟雍和宫,把诸位大仙拜了个遍。。。但事实是,它在消失的第一天就死了,娘亲怕我难过就没有告诉我,所以我找了它五个月零十一天。希望是一股力量,支持着我们的生命。
  
  我又问他要什么礼物,他说先欠着,将来我得还给他,我说过期不候,他就叫了我一声哥。。。成交。
  

 


兄弟MV

  我休息两天后开始复工,专访,广告,MV。。。老乔把工作都安排在这两个月,如今工作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光明近在眼前。
  
  最后一支MV,无关爱情,是讲两个经过出卖背叛又和好的黑道兄弟,那个男孩儿有些青涩,拍出来总觉得貌合神离,导演又临时考虑换人的事。我在一旁等着,张助递给我手机,说刚才刘轼打电话过来。自从那次‘吻别’后,我们就没通过消息。给他拨过去,滴声过后,传来悦耳的声音“呵,找到你不容易啊”上次的事没有尴尬,反而觉得熟了。“时间的问题,你要半夜找准容易”“我得成人之美啊”“呵,是那时你没时间吧”“是啊,一到晚上就想你呗”再说下去估计就叫**了,我可不想通过手机和一个男人**,这是导演喊我,问我这MV往后推几天再拍行不行,我喊了声等会儿,又转向手机,“想我就过来,正好少个演员,过来客串一把?”“行,两天,我明天过去”“答这么快,你时间没问题?”“没问题,明天见”
  
  挂了电话,我和导演说,别找人了,明天刘轼过来。一群工作人员都愣了,我问怎么了,有人站出来说,刘轼M城跨年演唱会,而且眼看就到年底了。。。他们问我这到底是真的假的,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今天已经二十号,要在这十天内抽出两天,还要进行彩排,宣传。。。这两个月太忙,我一直没有关注过新闻,所以如此大事我才知道。不管怎样,就看明天好了。。。
  
  第二天一早,不管他来不来,大家已经处于待命状态,不到九点,手机响了,刘轼让我去接他,在火车站那边,地方不熟。我把车停下,准备给他打电话,结果在摸电话的时候看到旁边车里扒这个人,侧脸甚是熟悉。我下车,靠近玻璃看清楚:是刘轼,头发长了些,散在前边挡住了眼睛。穿了身休闲服,早已入冬,显得有些单薄,脸色也有些惨白。。。正不知是否叫醒他的时候,手机又叫起来,我急忙按了拒绝键,再看他已经做起来,搓了两把脸,开门下车。
  
  “怎不叫我?”
  
  “我开车,你接着睡会儿”
  
  “嗯,走吧”刘轼上了车,找个舒服的姿势就合上眼,看着他重重的黑眼圈,我有些不解。。。把暖风开到最大,我轻手轻脚的启动,开向片场。
  
  到了片场,化妆,讲戏,走位,开拍。。。可以看到的疲惫,透着丝慵懒无奈,嘴角带笑,凄凉落寞,然后一个人走在江边,无视周围已渐渐围上来的人。。。一条过,这场戏是我出卖他,他得知实情后在江边独自等待暴风雨的戏。接下来的动作戏,他只需摆几个姿势,走好位,其余的让替身补齐。
  
  晚上又怕了两场对手戏,一场是我还没出卖他时,晚上两人在沙发上一起看碟,电视的光忽明忽暗,而我和他早已靠着对方入梦,背影随光忽隐忽现。再一场还是在这个屋子,他尽释前嫌,和我‘深情相拥’。
  
  两场戏拍完已经凌晨一点,他脸上疲惫更深,张助把我们送到住处时,他已经睡着了,横躺在后座上。我让张助回去,自己留在车里。没息车,开足暖风,把椅背放低,也闭眼睡去。
  
  第六章内心暗涌
  
  早晨被张助叫醒,他一脸惊讶的看着直接睡在车里的我们,我打开门,吸了口新鲜空气,清醒了不少。刘轼还在睡,估计他来之前就一直没睡。没有叫他,直接去片场。
  
  到了片场,简单洗漱后,刘轼继续赶他的戏份。没我戏时,我就在一边看昨天拍的带子。在沙发上看电影的那场戏总让我联想到杀青后的那个早晨,也是相靠而眠。。。一片安静中,有些**,但看起来和谐至极。张助走过来,递了瓶水,就在旁边和我一起看。“你怎么把刘轼请来的?”“他自己说来就来了。。。大不了到时候有来有往,这人情先欠着”干这行都是这样,来来往往,要的就是一平衡。“嗯。。。饿不饿?”“不饿,你先吃”一场戏拍完,工作人员去拿盒饭。刘轼走过来,看到带子就笑了。“怎么了?”刘轼撩了下头发,坐在我旁边,慵懒颓废。我记得网上总有人说‘愈颓废,愈美丽’,刘轼就是这样的人,给人种什么都不在乎的洒脱感。
  
  看到那场戏,刘轼问我:“哪天一起去看电影吧?”“给自己捧场?”“呵,找找感觉呗,学习”“好,随时奉陪,累不累?”“累啊,有补偿?”他的声音还是懒懒的,但很好听,毕竟唱歌的,嗓音不错。我总觉得每次和他说话都有**的倾向,话说着说着就向**发展,也不知是谁先带出来的。
  
  补偿还没想好,张助递盒饭过来,我转手递给刘轼,“给,补偿”。
  
  刘轼和我相视一笑,张助在一边莫名其妙。
  
  刘轼最后一场戏:我和刘轼面对面擦肩而过,我身后跟着几个小弟,气焰嚣张,后边那个故意推他一下,他一个踉跄险些摔倒,我转头一撇,恰好对上他的双眼。。。
  
  “卡,不错”大家收拾道具,围上来表达感谢,一个个热情无比。刘轼站在中间,微笑着回应。
  
  我把刘轼送到火车站,他的车存在那儿,本来张助说他来送,但人是我请的,自然要有始有终。在车上我跟他说这次欠他一人情,他说记下了,以后讨回来。回到片场,我又给他发了条信息,说让他注意身体,希望演唱会成功等。
  

 


内心暗涌

  
  早晨被张助叫醒,他一脸惊讶的看着直接睡在车里的我们,我打开门,吸了口新鲜空气,清醒了不少。刘轼还在睡,估计他来之前就一直没睡。没有叫他,直接去片场。
  
  到了片场,简单洗漱后,刘轼继续赶他的戏份。没我戏时,我就在一边看昨天拍的带子。在沙发上看电影的那场戏总让我联想到杀青后的那个早晨,也是相靠而眠。。。一片安静中,有些**,但看起来和谐至极。张助走过来,递了瓶水,就在旁边和我一起看。“你怎么把刘轼请来的?”“他自己说来就来了。。。大不了到时候有来有往,这人情先欠着”干这行都是这样,来来往往,要的就是一平衡。“嗯。。。饿不饿?”“不饿,你先吃”一场戏拍完,工作人员去拿盒饭。刘轼走过来,看到带子就笑了。“怎么了?”刘轼撩了下头发,坐在我旁边,慵懒颓废。我记得网上总有人说‘愈颓废,愈美丽’,刘轼就是这样的人,给人种什么都不在乎的洒脱感。
  
  看到那场戏,刘轼问我:“哪天一起去看电影吧?”“给自己捧场?”“呵,找找感觉呗,学习”“好,随时奉陪,累不累?”“累啊,有补偿?”他的声音还是懒懒的,但很好听,毕竟唱歌的,嗓音不错。我总觉得每次和他说话都有**的倾向,话说着说着就向**发展,也不知是谁先带出来的。
  
  补偿还没想好,张助递盒饭过来,我转手递给刘轼,“给,补偿”。
  
  刘轼和我相视一笑,张助在一边莫名其妙。
  
  刘轼最后一场戏:我和刘轼面对面擦肩而过,我身后跟着几个小弟,气焰嚣张,后边那个故意推他一下,他一个踉跄险些摔倒,我转头一撇,恰好对上他的双眼。。。
  
  “卡,不错”大家收拾道具,围上来表达感谢,一个个热情无比。刘轼站在中间,微笑着回应。
  
  我把刘轼送到火车站,他的车存在那儿,本来张助说他来送,但人是我请的,自然要有始有终。在车上我跟他说这次欠他一人情,他说记下了,以后讨回来。回到片场,我又给他发了条信息,说让他注意身体,希望演唱会成功等。
  

 


**

  今天拍一些需要修补的镜头,张助已经订好机票,明天回家过年。
  
  晚上正收拾东西,刘轼打电话过来。“干嘛呢?”
  
  “收拾东西,明儿回家”
  
  “拍完了?”
  
  “嗯,演唱会准备好了?”
  
  “嗯。。。”
  
  “怎么无精打采的?想我啦”
  
  “呵,答对,明儿过来啊?”
  
  “靠,和一帮小女生听你唱歌?举个牌子写上‘刘轼我爱你’”
  
  “切,你可以选择上台”
  
  “给你伴舞啊”
  
  “到底来不来?”
  
  “行,砸了别赖我”其实答应下来我都不知道去干什么,但是我说一句让过来他废话没有立刻赶来,我也不能太差劲儿吧。
  
  张助听到我说话,问我是不是真要过去,我说是,自己过去就行,你回去。张助毫不犹豫,一定要跟我过去,我和他说,这次过去不会露面,我又不是孩子,身边老要有个人照顾。张助微低着头,有些难过,我不晓得还有人放着假期不要,却非喊着要‘出差’。我拍着他肩膀让他放心,要他回家踏实的享受自由。这孩子今天却别扭起来,说跟着我也挺自由!我说我老是霸占着你心里愧疚,让你连谈个恋爱都因为没时间而弄个分手的结局。
  
  张助的所有时间几乎都是围着我转,确实让我觉得于心不忍。可能因为很少提及这个话题,眼前这个二十八九的男人竟然脸红了。看此情景,又让我想打趣他“呦,脸红了,看上哪家小姑娘啦?”
  
  “你。。。”
  
  “呵呵,不好意思了啊~~没事儿,我带你去提亲。。。”
  
  “别闹。。。什么提亲。。。”
  
  “诶?那就是真有了?谁呀?”
  
  “算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别无选择 by 鲁庵(强强/黑帮/复仇) 下一篇:方程 by 昕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