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别无选择 by 鲁庵(强强/黑帮/复仇)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黑帮 复仇

两年前一场意外中的血雨烈火,让背景迥异的两对爱侣生死两隔。

阴差阳错,当事人再度相遇,在情与义中纠结**,却皆不识对方庐山真面。

避无可避,当深埋经年的真相破土而出,当彼此的身份揭穿,所有爱恨纠缠都在瞬间化为灰烬。

是高举复仇之剑,还是一笑尽泯恩仇?一切,都似乎已别无选择!


第 1 章

  齐非目不转瞬地盯着眼前指住他额头的乌黑枪口,慢慢松开被自己压在肘下的精壮汉子,直起身。几名黑衣人冲上前按住他,又把他一直护在身后的两名少年拉出来,三拳两脚打倒在地,又狠狠踢上几脚,两人痛叫着在地下翻滚。
  
  “住手!”齐非大吼,他甩开禁锢,想要上前拦阻,却不得不在身着黑风衣的男人黑洞洞的枪口下止步。
  
  “齐二少,我家老板请您喝茶,还请赏光。”男人微微抬了抬枪口,目光上下打量,嗓音温和。这少年相貌清秀,身手极佳,他这次带了十几个人来,竟然都没能抓住他,如果不是瀚哥还等着消息,倒真想亲自试试这小子的功夫。
  
  银河酒吧的霓虹灯在不远的巷口处闪烁着,齐非环视四周,这条后巷一向偏僻,没有人会进来援手,更别提警察了。他自小病弱,虽然在外国读书这些年苦练了跆拳道等功夫,可要凭这天生单薄的身体,从十几个经过专门训练的黑道打手手中救出两个同伴,却是极困难的事情。何况,他们手中还有枪。
  
  他仰起头看向黑风衣男人,目光中露出少年人受惊后的瑟缩畏惧,咬牙道:“事情是我做的,和我朋友无关,请你放了他们!”
  
  刚才只顾苦撑着和这些人狠斗,也不知挨了多少拳脚,这会儿一停下来,身上各处都叫嚣着疼痛,几乎难以支持。
  
  黑风衣男人刀削般的脸上勾出一抹笑:“没想到你还挺讲义气,好!”他偏头示意,几名手下立刻将两个几乎吓瘫了的年轻人扔到了巷子深处,接着有人上来抓住少年的手臂,狠狠拧在背后,取了手铐铐住。
  
  齐非毫不反抗,只在手臂上的伤处被撞到时,低低哼了一声。
  
  “走吧,瀚哥等着呢。”男人懒懒地收了枪,率先转身向巷外走去。
  
  “是,辰哥!”
  
  龙帮的地下刑室内,灯火通明,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双臂被大大拉开,高高缚在刑架的铁环上,披散的发粘着汗水遮住半边脸庞,鞭子无情地落在他单薄的身体上,带来一声声嘶哑的惨叫,上好的冰丝衬衣被血染得看不清颜色,碎裂成缕,早已不能蔽体。
  
  隔着整面墙的单向玻璃,是一间装潢考究的静室,房间不大,宽大的白色意大利手工真皮沙发占去了近一半的空间,墙上唯一亮着的一盏壁灯正吐着淡淡的幽光。房门旁静静站着两个身强体壮的黑衣保镖。
  
  身着考究白衬衣的男人舒适地陷在沙发的阴影里,两臂随意地搭在沙发背上,左手食指上一枚乌金戒发出阴森的寒光,映着他同样阴冷的脸庞。他微眯着双眸,近乎欣赏地看着宽大的玻璃后残忍的血腥与暴力。
  
  门被轻轻敲了两下,一名黑衣人拉开房门,见到来人,叫了声“辰哥”,躬身让了他进来,齐非随后被推搡着入内。室内光线暗淡,他一眼就看到大玻璃后明亮的刑室内的情景,顿时骇得呆住了。
  
  “大哥!”他惊呼一声,便扑了过去,被身后两名强壮的保镖趁势牢牢按在厚厚的玻璃上。
  
  不知从哪里传出的刑室里的声音深深刺痛着他的神经:“齐大少爷,我周文江也不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你家二少损了咱们两千万美金的货,用你大少爷这条命来换,也不为过吧!”
  
  刑架上的人努力睁开肿起的眼睛,看了看面前执着长鞭的文雅男人,轻轻摇了摇头,“放过……我二弟……”缚在铁环上的齐家大少爷已几近昏迷,他挣扎着张口说出这句话,血也从嘴角渗了出来。
  
  隔着巨大的单向玻璃,刑室内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齐非脸色发青,用力撞击着玻璃要冲过去,“住手!住手!”
  
  身后突地传来冰冷而缓慢的磁性嗓音,**中含着冷酷的杀意。
  
  “是谁指使你做的?”
  
  少年猛然回头,看到了暗影里的男人,愣了愣,顿时明白这人大约才是真正的首脑,大声叫道:“是我自己报的警,真的没人指使我!你放了我大哥!”他神情激动,挣开束缚扑过来,很快又被按跪在地。
  
  男人面色冷峻,雪茄薄薄的烟雾渐渐将他黑黢黢的眸子遮住,过了片刻,淡淡道:“齐大少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放了我大哥!我犯的事我自己担着,和我大哥无关!”被牢牢按住的齐非努力扭转身子抬头,挣扎着,死死盯住这个男人。
  
  竟然是他!
  
  龙帮现任舵头,林瀚!冷冽英俊的相貌,淡漠无情的声音,他曾无数次地细细揣摩过,绝不会错认!
  
  “说出幕后的人,我就放了他。”仰靠在沙发上的男人冷冷道。
  
  “没人指使我!你要我说多少遍才相信!”齐非大声叫道,“你放了我大哥!”
  
  “怎么,还不愿说?”男人扬起夹着雪茄的手,朝玻璃方向点了点,淡淡吩咐,“去砍了齐大少爷的左手,他还不说,再砍右手……”
  
  “慢着!我说!我说!”齐非惊惶叫道,“你放了我大哥,你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少年终于垂下高傲的头颅,身子微微有些发颤。
  
  此时,他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羸弱的身体,不能亲手救护大哥,救护那个唯一疼爱他的亲人。
  
  男人被他突如其来的软弱怔住,没想到如此熟悉的神情会在这个少年的脸上出现。从他这个角度,能看到少年头顶温和的发旋、柔软的黑发和肌肤细腻的后颈,正如莫风……温顺的时候……
  
  他心中一动,身子忽然前倾,伸出右手食指勾起他的下巴抬起。少年清秀的脸庞因为强自隐忍的愤怒而泛着浅浅的红晕,深褐色的眼瞳中像燃着熊熊火焰。
  
  同样的倔强傲气,同样的纤细坚韧……
  
  男人冰冻的脸上有了一丝松动,眉头微挑,目光闪动。他拇指指腹在少年红润的唇上轻轻摩挲,脱口道:“二少,留在我身边吧?”
  
  立在他身后的莫辰露出一丝讶异,看向半跪在老大身前的少年。
  
  齐非也惊诧地抬起眼睛,正望入男人深幽得看不见底的乌黑眼瞳,一股冰冷的寒意从僵硬的后脊背窜起。
  
  “我……”他张了张口,聪明地选择了沉默。以他五年来对这位龙帮现任掌舵林瀚的了解,这个男人出身显赫,虽然早已是上流社会的顶级人物,平日出入的也都是纸醉金迷的豪华会所,可他的私生活却干净得让人找不出一丝污点。那么,他让自己留在他身边,是什么意思?
  
  这时门外有人进来,走到林瀚身旁低声说:“瀚哥,锦华集团总裁齐欧锦求见,一个人来的。”
  
  “哦?让他进来。”他摆摆手,两名手下将齐非推入了一旁的暗室。
  
  咚的一声,静室的门被大力撞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冲了进来,在看到刑室里的情景时脸上顿时没了血色。
  
  “林先生,是我对不住您。您的损失我全数赔偿!求您放过犬子!求您了!”他嗓音有些颤抖,语中含着恳求。
  
  林瀚本来也就是杀鸡儆猴,如今肇事的小子捉到了,气也出了,犯不着得罪这位业界大亨,乐得做个顺水人情,“阿辰,让阿江放人。”他微微欠了欠身子,说,“齐先生,我林瀚是个讲道理的人。说好要你家二少爷来换人,您二少爷可没来。不过既然齐先生亲自来了,总得给您个面子。”
  
  他顿了顿,接着说,“损失的财物或许您能赔得上,可我龙帮的声誉您拿什么来赔?咱们道上的人讲究恩怨分明,我只要一个齐非,换您家小平安。”
  
  林瀚面带微笑,礼貌而温和,仿佛谈论的只是风花雪月、醇酒美人,可齐欧锦却清楚地知道,眼前这人是怎样的恶名昭昭、狠辣无情。他咬了咬牙,沉声道:“好,三天内,我会亲手把那小子送到您的面前!”
  
  “这倒不必麻烦齐先生。既是交易成了,二少便是我龙帮的人。”重新陷入沙发里的男人字字客气却目光冰冷,“阿辰,替我送客。”
  
  再次被带到男人面前的少年明显颓丧了许多,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虽然一直都知道父亲不喜欢他,以至于大哥后来把他送去了美国,希望他毕业后能主管那里的分公司,可没想到在这生死关头,齐欧锦竟然这么轻易就放弃了他这个亲生儿子。
  
  这一刻,他竟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感到绝望与难过,却只能强自忍着,把仅属于自己的卑微和脆弱深深隐藏在心里。
  
  “你也听到了,你父亲已经答应,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我会遵守诺言,现在……”林瀚探近身,用夹着雪茄的手指轻轻挑起少年遮住了半边眉眼的额发,又慢慢松开,看着那一缕细碎的黑发一点点滑下,重新掩住那深褐色眸子里浓重的悲哀。
  
  他缓缓靠进沙发里,悠闲地将雪茄送到了唇边,看向面前瘦削的少年:“说吧,是谁指使你做的。”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按个爪吧~~(*^__^*)

 


第 2 章

  
  这少年出身富家,背景清白,在A国学的是工商管理,拿了硕士学位刚刚回国,大约是准备进入家族企业。锦华集团是国内零售业巨头,齐欧锦又是个本分的商人,那么,能让这少年掺入这场黑道交易的,必定是另有其人了。
  
  齐非被他冰冷的目光扫过来,心头划过一丝莫名的战栗,他已经无比后悔管了这件事情,他从下飞机到现在才不过三天!
  
  数年来,他身在异国,勤奋苦读,以他的聪明睿智获得了无数嘉奖和赞誉,他不过是众人眼中那个前程似锦的天才少年齐非……
  
  周文江送走了齐欧锦回来,见他仍旧低着头不语,抬脚扫在他的腿弯,把齐非踢跪在地上。
  
  “瀚哥,把这小子交给我吧!我龙帮刑堂可不是吃素的!”昨天那批货是他亲自负责的,出了这么大的岔子,对这少年自然是满腹怨气。
  
  周文江生的一副文质彬彬的书生样,却是龙帮刑堂堂主,他这一脚够狠,几乎把齐非的腿踢断了。齐非忍下痛,紧闭着双眼,对于自己未知的命运,内心有着深深的不安。
  
  “齐非,你胆子可真不小。”沉缓的语声从渐渐浓烈的雪茄烟雾中飘出,凌厉的杀气一丝一缕地侵蚀着少年的身心,“还不愿说么?”
  
  “是个警察……卧底警察……他说他叫K……他死了……”齐非将头埋了下去,心中略有些愧意。他暗暗告诫自己,他现在只是个初出校门的富家少年而已。
  
  ☆ ☆ ☆
  
  昨天中午,大学时的师兄卢震约他在海天酒店吃饭。
  
  齐非来得早了些,他拒绝了门童的泊车服务,自己开着车子驶入了地下停车场,他要欣赏一下师兄口中堪称本市最豪华酒店的内部设备。
  
  刚驶上坡道,迎面跌跌撞撞冲过来一辆黑色轿车,他急忙闪避,不料对方车子打了个转儿,直接撞到柱子上熄了火。
  
  又是个醉酒开车的!
  
  对这种不要命的人,齐非向来是不予理会的。他停好车走向电梯,正巧路过这辆熄火的车,就随意伸头看了看。不料隔着半暗的窗玻璃却看见一个满头鲜血的男人伏在方向盘上,他吓了一跳,忙敲了敲窗玻璃,叫道:“先生!先生你没事吧?”
  
  里面的人一动不动,丝毫不回应。齐非有些担心,试了试车门,伸手拉开,不料这人竟顺着敞开的门滑了出来,栽到了地上。
  
  他连忙把手指放到这人鼻子下试了试,松了口气,可摇晃呼叫他好一会儿,这人都没醒。齐非摸着他脉搏混乱,呼吸急促,只得打了急救电话,想了想,又拨通了卢震的手机。
  
  “卢师兄,我在地下停车场。嗯,你晚点来没关系。正巧这里有人出了点事,大约要耽搁……”他忽然住口,僵直了身子,一动也不敢动。一个冰冷的硬物抵在自己颈动脉上,那坚硬的熟悉触感让他在一瞬间判断出这是一把真正的枪。
  
  “你是谁?”
  
  保险哒的一声打开,这人声音有些发颤,手中的枪却握得极稳。
  
  “我约了朋友吃饭,下来泊车。我只是个学生。”齐非极力使自己的语气保持镇定,这时候任何惊慌的表现都有可能引起这人杀人的冲动,“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么?”
  
  “学生啊……”男人沉稳的手忽然开始颤抖起来,枪慢慢滑了下来,接着,一个小小的光盘塞到齐非手里,“帮我交给……警局重案科……”
  
  齐非转头看去,男人眼神涣散,满头虚汗,喃喃说了句“我是K……”话音没落,人已经昏迷过去,一柄极小巧的手枪跌落在了地上。
  
  “齐非!齐非!”手中的话筒里传来卢震焦急的呼叫声。
  
  “师兄。”齐非看向躺在自己脚边的男人,有些犹豫,“这里有个人似乎是服食了大量的致幻剂,我已经打过急救电话,你看……”师兄卢震是个警察,他不知道以这人的状况是不是需要报警。
  
  卢震似乎并不想听他说这些,急声问:“那人刚才说什么?他叫什么?他给了你什么?”
  
  “K,好像是。他给了我一张光盘。”齐非翻看着这张掌心大小的光盘,“是你朋友么?”
  
  这时,停车场入口处传来救护车的鸣叫声。话筒里短暂的沉默后,传来卢震郑重的声音:“听着,齐非,把K给你的东西收好!你先送他去医院,我马上就到。”
  
  卢震很快来拿了光盘匆匆离开,K到底没能救活,因毒品注射过量而死亡。警察处理了一切,给他录下详细口供。
  
  直到今天中午卢震又约了他吃饭,齐非才知道,K是个警察,卧底警察,不知怎么被人发现,才要杀人灭口。那张光盘是龙帮的绝密资料和最近几次交易的详细消息,极为重要。警方因此掌握了主动,在昨晚截获了一批两千万美金的黑货。
  
  卢震絮絮叨叨说了许多,最后苦笑着说:“K是个优秀的警察,他是我的老师。他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可前些日子……都失踪了。”
  
  齐非看见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水光,不由垂下眼睛,慢慢转动手中的红茶,开口问道:“师兄,一条命换这些……做警察,值得么?”
  
  “值得!”卢震回答得斩钉截铁,齐非却微微哂笑。
  
  真的值得么?他慢慢捏紧了杯子,极力压抑住那些挣扎着要跳出脑海的片段。心脏处突如其来的疼痛使他几乎难以负荷,他不为察觉地收回左手,慢慢抵在了心口。
  
  如果可以,他宁愿……忘却!
  
  ☆ ☆ ☆
  
  面对着龙帮老大,齐非把那天的经过都说了出来,只是没提卢震。他已经倒霉了,可不能再害了师兄。
  
  “就这些?”男人缓缓吐出一个烟圈,语气平淡。
  
  “是。”齐非的双手还被铐在身后,他挣扎着爬了起来,迟疑道,“你……你想要我做什么?”父亲既然不要他了,当然也不会替他还清这两千万美金的损失,那么,他算是欠林瀚或是龙帮一笔巨款了么?
  
  男人饶有兴致地盯视着他,这少年干净温和,眉眼灵动,气质卓然,和莫风少时,竟是那么相像。
  
  “我该怎么处置你?”他悠悠道。
  
  一旁的莫辰忽然开口:“瀚哥,这小子好像是什么名牌大学的硕士,就让他去瀚海集团打工吧,莫风那里缺人。”莫辰对这少年很有好感,不想他被龙头老大当作了炮灰。
  
  瀚海集团?
  
  齐非仿佛突然找到了希望,他急声说:“是!损失的美金,我……我可以给您赚回来!我是N大的工商管理硕士,瀚……哥,我对金融投资很有研究,请您相信我!”
  
  林瀚忽然笑了,这不知死活的小子,不知道自己杀了他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么?居然还敢讨价还价!他上下看了看这清秀的少年,单薄的身子,白皙的面孔,微微翘起的薄唇上还有细细的绒毛,他嗤笑着说:“小毛孩子,想死得快些么?看你这样子,还没二十岁吧。”
  
  他身后的莫辰也笑着说:“咱们老大还是正牌的N大博士呢,谁没听说过瀚海集团林瀚林董的大名!”
  
  齐非慢慢抬头,看向眼前英武得近乎冷酷的男人,一时无法将杂志上那人谈笑风流的儒雅面貌和眼前英俊中透着狠戾的黑帮老大合为一体。相同的一张脸,却是气质迥然……
  
  他怔了一会儿,才低声说:“我,我说的是真的,我今年二十一岁了,刚毕业回国。我能行,你们可以去打听。”
  
  林瀚,这样大名鼎鼎的人物,他又怎么能没听说过呢?他在心里暗暗给出一个讽笑。
  
  十年前,古老而神秘的林氏家族忽然掀去了面纱,走到大众面前,迅速在商界崛起,很快拥有了瀚海集团这个庞大帝国。而林瀚,正是主掌瀚海集团的青年才俊,财经杂志上的风云人物。
  
  齐非最初看到他的资料和图片时,无疑是崇拜和艳羡的。能在这样的人身边工作,应当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吧。可惜,很快,他就了解了这个人的全部,包括他身为林氏家族下龙帮的现任掌舵身份。
  
  心口微微有些抽痛,齐非不由自主皱着眉闭了闭眼。翔哥,你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命运开了一个这么大的玩笑,我见到了林瀚,还是这样的见面!
  
  直觉上,林瀚相信了眼前的少年。瀚海集团扩张得太快,最缺的就是人才,莫风……也太过劳累了。可这样就代替了惩罚,怕是底下的兄弟会心有不甘。
  
  “你的提议我会考虑,不过你不受任何惩罚就逃脱罪过,我没法对下面交代。这样吧,给你两个选择。”他想了想,指向对面的玻璃墙内,“第一,到我龙帮刑室接受惩罚,能挺得过来我就接受你的提议。”
  
  龙帮的刑室可是赫赫有名,再强悍的汉子进去了都别想站着出来。虽然刚才只见了大哥一眼,可那血淋淋的躯体仍深深刺激着他的感官,齐非不由偷偷瞥了周文江一眼。
  
  林瀚笑了:“我赌你挺不过去。第二么,今后做我的仆人,当然,什么都要做。两个里选一个,我就接受你的提议。”说到最后,他的语气已满是调侃,想来这个纯净如水的少年也不会轻易答应这么屈辱的要求。
  
  看着他霎时变得灰白的脸色,林瀚嘴角不由勾起,带着一丝玩味般的嘲弄,目光紧紧盯着齐非,不放过他任何细微的神情,看一个落在自己掌中的小兽做无谓的挣扎也是一种乐趣吧。
 
作者有话要说:请多批评~~

 


第 3 章

  齐非目光低垂,紧紧抿着唇不说话。林瀚好脾气地等待着,直到他打算代替齐非做出决定的前一刻,终于看到他动了动嘴唇,轻轻吐出一句:“我愿意接受惩罚。”
  
  林瀚点头,释然地站起身,看着眼前柔弱的少年,淡淡道,“如果你能活着出来,就去瀚海集团吧。”
  
  他大步走出门,身后传来少年焦急的声音:“林先生,请您遵守诺言,今后不能再伤害我的家人和朋友!”他嗓音有些轻微的颤抖,似乎是在极力隐藏着自己的惧意。
  
  “家人,朋友……”林瀚喃喃低语,忽然间觉得索然无味,自己也不明白刚才怎么就对这个少年起了逗弄的意思。
  
  他脚步不停,出了门径直向电梯间走去,早有人按开了电梯门等着。莫辰跟着林瀚跨了进去,电梯门慢慢收拢,在即将关闭的一瞬,林瀚突然伸出手挡住了门,转过头对他说:“去告诉阿江,不要伤了他。”
  
  “是。”莫辰答应着退了出去,看着电梯门在自己面前重新关闭,雪亮的不锈钢封门映出自己满是疑惑的脸,不由摇了摇头,瀚哥可是极少对什么人这样在意过。
  
  周文江对林瀚的吩咐很不满意,他黑着脸道:“怎么,瀚哥是要收了这小子?”
  
  莫辰摇头:“多半是给莫风的,这小子是个人才,瀚海集团用得着。”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要把人给弄残了,影响咱莫总的形象。”
  
  周文江愣了愣,忽然一拍桌子道:“瀚哥有什么好事总是先想着风哥!他妈的,老子嫉妒了!”
  莫辰哈哈大笑,不再和他废话,亲眼看着他命令手下把齐非带进刑室责打四十藤杖,才放下了心。这种藤杖,即便打得皮开肉绽、痛彻入骨却不会伤着筋骨。
  
  周文江送了他出来,又跟着他到了地下停车场。莫辰手下的兄弟都让他打发着跟林瀚先走了,他拉开车门进去,发动了车子,见周文江还没有回去的意思,便降下车窗看他:“阿江,要送我回家么?”
  
  周文江尴尬地笑了笑,弯下腰手扶车窗贴近身子小声问道:“辰哥,你跟瀚哥最久,你说瀚哥对风哥……是不是……那个意思?”
  
  莫辰听了顿时板起脸,压低了声音狠狠道:“不要胡说!小心我告诉瀚哥,让你自己进刑堂去!”
  
  严厉的声音引得不远处的几名手下都偷偷看过来。周文江见他认了真,耸耸肩不再多说,随口道:“待会儿人送哪里去?”
  
  莫辰想了想:“先送山上去吧,等伤好了再说。”说着一踩油门,黑色宾利无声无息地滑了出去。
  
  一个小时后,汽车下了高速公路,拐过一个大弯,驶上了山道,从这里往上就是私家宅邸,极少有外人进来。从不久前灯红酒绿的都市到现在寂静无声的山野,莫辰不由恍惚了片刻。抬目远望,半山处的隐约灯火更加让他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龙山上的图兰苑是林家的老宅,向来是家主居住之处,可以说是林家的权力中心。
  
  林家现任家主是林瀚的父亲林平,自两年前的一场变故,林平便去了澳洲,再没回来。而林瀚却偏偏出人意料地从市中心的豪宅搬来了偏僻的图兰苑,退居幕后,将瀚海集团的行政大权都交给了副手莫风全权负责。虽然林家的几名掌权者也都在老宅里有自己的房间,可除了林瀚和莫辰,大多忙于各自事务,很少有人回来居住。
  
  莫辰停好车,去书房向林瀚复命,这位舵头老大只嗯了一声,连头也不抬,继续翻看着文件,莫辰便辞了出去。
  
  房门无声地关闭,林瀚直起身子,啪的一声合上卷夹,拿起手机慢慢在掌心中摩挲,过了好一会儿,他深吸口气,拨通了那个熟悉之极的号码。
  
  “阿风,还没休息呢?”
  
  “是,瀚哥,还有点事。”
  
  “要注意身体,早些睡吧。”林瀚的声音中透着小心和关切,“阿风,我给你找了个投资经理。”
  
  “谢谢瀚哥,让他直接来上班吧。”仍然恭谨有礼,却是公事公办的口吻,“没事我就收线了。”
  
  话筒里随即传来嘟嘟的声音,对方先挂断了电话。林瀚凝视着话筒,低低说了声:“阿风,晚安。”他唇角慢慢勾起一抹苦笑,疲累地向后靠上椅背,闭上了眼。
  
  虽然明知道莫风志不在此,虽然明知道他不情不愿,虽然明知道这样的日子对两人都是一种折磨,可自己却仍强留下他,不舍得放他离开,希望他总有一天能接受自己……
  
  ☆ ☆ ☆
  
  第二天一早,周文江亲自送了人回来,随身跟着一位护士小姐,齐非却还是发着高烧昏迷着。
  
  莫辰安顿着齐非在客房住下,试了试他额头,再看到血肉模糊的臀腿部,自己都吓一跳,不由埋怨周文江:“怎么打这么重?”
  
  “兄弟们已经手下留情了,谁知道这公子哥身娇体弱的。”周文江歉意地笑着。
  
  莫辰看他神色,知道周文江大约仍是为丢货的事情不爽,齐非如果真是进了瀚海集团,今后大家都是兄弟,就再没机会出这口气,便也不多说,更没敢告诉林瀚,只吩咐人去请相熟的周医生来。
  
  齐非一直迷迷糊糊睡着,到了晚上退了烧醒过来,却死活不愿让护士小姐换药。
  
  林瀚和莫辰刚回来,听了手下禀报,都觉着好笑,便一起过来看看。到了跟前,见房门关着,护士小姐正站在门外,不觉奇怪,莫辰指了指门内问道:“谁在里头?”
  
  “没人……不,齐少在……他要自己换药,让我出来。”护士小姐低下头结结巴巴说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冷血动物 by 雪安 下一篇:当明星遇到明星 by 啊易(强强/黑帮/明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