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我怀念的 by 一地一地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写一个被抛弃的破鞋寻找第二春的浪漫史……
  结果发现第二春原来又帅又好又多金专情的老套故事……

 

  第一章:我问为什么,那女孩传简讯给我

  许飞出门看着停在门口的自己那辆银灰色的四个圈。
  四轮子爆了两。
  他沉默的按了按额角,隐约觉着自己今天一天大概都会诸事不顺。
  果不其然,中午公司拐角的便当店没了他爱吃的鳕鱼饭,猪扒饭的蘸酱咸的他拼命喝水,结果当看到时隔三个月后刘鹏发来的第一条短信时,更是一口水直接喷到了前面一地中海的脑门上。
  短信内容很简单,就三字:分手吧,都不带标点符号的。
  许飞握着手机,就感觉心脏像在抽风机里搅了五六十圈一样,胃里的酸水都翻了上来连带着眼眶都热的难受。
  他跟刘鹏相识5年,在一起三年,到头来得到的就得了三个字,分手吧
  不是不伤心,怎么可能不伤心?
  许飞扔了下午的会议,他站在刘鹏的公司前面,踌躇了半天背对着大门坐在了前面的台阶上,有些无力的将头埋在臂弯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感觉有人在小心翼翼的戳自己肩膀。
  对方有着一张精致动人的面孔。
  许飞瞧着有点眼熟,渐渐地眼底露出清明复杂的神色来。
  来人仍是很迷茫担心的表情:“先生……你没事吧?不舒服么?”
  许飞抽了抽嘴角,张口问了一句:“你贵姓?”
  对方只愣了一下,赶忙回答道:“免贵姓夏。”
  夏未年,许飞在心里默默的念了遍这个名字。
  怪不得这么眼熟,不正是刘鹏皮夹子里放了不知多少年的那位么。
  夏未年点了两杯奶茶和一个汉堡,他把汉堡递给许飞,还体贴的撕了外包装。
  许飞也不客气,他中午饭吃的少,又被刺激的不轻,现在的确饿的慌。
  他吃饱了才有力气打量面前的男人。
  恩,也可以说是情敌。
  许飞和刘鹏是在大学认识的,学弟和学长的关系,夏未年和刘鹏同龄,自然比许飞也大了2岁,但跟许飞那一身成熟精英味相比,夏未年简直就像个学生。
  “刘鹏还好么?”许飞突然问道。
  夏未年有些惊讶:“许先生你认识鹏子啊?”
  许飞心里嗤笑,何止认识,床单都不知道滚过几回了,不过他这话也只会在肚子里溜一圈,说出来了就会带着酸味,尖锐的跟妒妇没两样,这么没品又丢人的事情他自然做不来。
  夏未年倒只是单纯的以为对方和刘鹏是朋友,但想了想又觉得奇怪,于是问道:“你有事找鹏子怎么不进去呢,我记得今儿下午他没啥事来着。”
  那逗号后面的话怎么听怎么刺耳,真要是是见了光的小三和正房,那活脱脱的就是炫耀,许飞默默在心里说了五遍,他不认识我,才打消了直接指着对方鼻子骂狐狸精的冲动。
  夏未年仍是顶着他那张精致的过分的脸,单纯的不解的望着许飞。
  许飞咬着吸管,含糊的带了一句:“我是来还东西的,结果走到门口发现没带。”
  “哦。”夏未年恍然的点点头,微微笑了起来:“没事的许先生,鹏子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许飞看着对方的笑容,有些控制不住的发抖,就好像体内血脉逆流一样,明明都快燥的沸腾了,面上却越是苍白的冰冷一点表情都不能显露出来,那些委屈的羞耻的□□的情绪。
  夏未年没有错,他和刘鹏20年的青梅竹马,甚至可能那20年都是刘鹏暗恋他的,许飞清楚的记得无数次看到刘鹏换皮甲,而夏未年的照片始终被珍重的藏在最里面的夹层。
  那是刘鹏打在许飞脸上的“巴掌”,而后者还要佯装无知的理解和沉默。
  许飞抹了把脸,他很少失态,也可以说几乎没有失态过。
  那么在夏未年面前更不可以。
  他掏出钱包抽了些零钱递给夏未年,礼貌的笑了笑:“谢谢夏先生。”
  夏未年连连摆手,不肯收钱,许飞也不多劝将钱搁在了桌上,他朝对方轻轻的点了点头:“麻烦夏先生帮我带句话给刘先生。”
  夏未年连忙道:“您说。”
  许飞吐了口气,平静的抬了抬下巴:“再见,谢谢,恭喜。”


  第二章:而你为什么,不解释低着头沉默

  柯礼下班的时候难得看到自家老板还在办公室里,他试探着敲了敲玻璃门。
  许飞正对着落地窗,听到动静才转过一半的脸,他的表情很平静,外面霓虹灯的光影近乎温柔的落在他的侧脸上,透出一股静谧又落寞的味道来。
  柯礼询问的话被卡在嗓子里,一时竟没了言语。
  许飞看到他似才反应过来,看了眼墙上的钟,淡淡道:“下班了。”
  柯礼忙不迭点头。
  许飞没有说什么,他用指节擎着下巴,吩咐道:“你先走,我再待会儿。”
  柯礼想说什么,但张了几次嘴都没说出来,最后只是体贴的为对方关了门。
  许飞静静的坐在黑暗里,喧嚣被隔绝在外,他的面前是整个城市的精彩,他慢慢的弯下腰,终是忍不住,用双手捂住了眼睛。
  半夜12点到地下车库,许飞下意识找自己的四个圈,才想起来今早已经送去修理厂了,他开的是备用车,一辆四年前刚毕业时家里赞助的小凯越。
  刚打开电子锁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旁边停的是一辆路虎,许飞心里想着不会吧,绕过去一看果然两辆车的油箱之间连着一根透明的水管。
  许飞扶额,他现在很有冲动认真考虑一下要不要去烧个香去去晦气。
  这时,路虎车上下来了人。
  圆脸,矮个,女孩,十八九岁。
  许飞抱了手臂在一旁看着,对方带着抱歉又讨好的笑容,搓了搓手:“那个,实在是不好意思……”
  许飞哂了一下:“你们就算要借油,也不带这么饥不择食的。”他指了指路虎:“你这车得用97#的。”说完,拍了拍自己的车后盖:“我这车加的是93#”
  女孩儿立马很狗腿的附和了一句:“没事,难得癞蛤蟆吃天鹅肉的……”
  “……”
  对方显然意识到比方貌似打错了,从善如流的修正道:“哦,不对,是天鹅吃癞蛤蟆肉。”
  许飞认真的想了想:“……你确定他不会吐?”
  对方被噎了一下,似乎也没想到这一茬,不确定道:“要么……田鸡肉?”
  许飞已经无力吐槽了。
  给路虎喂了一半的田鸡肉,女孩儿万分的感谢的把许飞送上车,后者开出老远还能在后视镜里看到对方朝他孜孜不倦的挥着手……
  许飞有些后悔没问对方要那近200块钱的肉钱……
  田芳直到完全看不到那辆凯越的车后灯后才收回了手臂,她慢慢的打量了一眼四周,脸上不再是天真和善的表情。
  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过了一分钟才发动车子,开出地下停车场后她头也不回的朝车后座扔出一块U盘。
  没有硬物落地的声音。
  田芳专心的看着前方,半晌才对着空气开口:“让老K找到黑客不知火,他能处理。”顿了顿,又道:“刚那个人需要监视一个月,我会尽快让老K查清底细,到时候会通知你。”
  许飞有轻微的起床气和低血糖,他喝牛奶,加了两大勺的蜂蜜,皱着眉粗略扫了下早报,他翻得很快,状似看的不认真也不经意,直到最后几页,刚举到嘴边的奶杯顿了顿。
  很小的豆腐块,是一个婚礼广告。
  许飞挑了挑眉,将牛奶喝干净扔进水池,顺手撕了那一页报纸,对折两次,轻轻的放进厨房窗边空的蜂蜜罐里。
  许飞经营的是一家婚礼策划公司,走的是高端自主品牌,口号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们做不到,没有最幸福,只有更幸福。
  有部电影叫失恋33天,许飞公司最近就在搞类似的相亲活动,想当时还是自己亲自敲定的企划案,也的确乘着电影的唬头吸引了很多客户,到头来却像是个讽刺。
  人家黄小仙在33天找到了猫小贱,他才刚失恋第二天,还有整整31天得熬,更何况找不找得到猫小贱还是个问题……
  许飞看着电梯数字一点一点往上升,外表仍是面无表情无懈可击的精英气场,内心早已不知道脑补到第几次元去了,他甚至考虑着下班后要不要去买个向日葵枕头花带回家装点装点……
  柯礼显然没感受到自家老板那内心草泥马奔腾的共鸣,继续给许飞放着最近几场婚礼的结束配乐。
  许飞喊停的时候,正好放着X-BOX的新单曲回忆,他头也不抬的下了定案:“就这首。”
  柯礼有些犹豫道:“老用X-BOX的歌不好吧……要不换一首?”
  许飞不解:“不适合?”
  “……不是。”
  许飞:“那就用吧,不用换。”
  柯礼外表淡定,内心无比纠结的咆哮:老板你其实是X-BOX的脑残粉吧!!一定是的吧!!绝对是的吧!!!
  其实许飞真的不是X-BOX的脑残粉,他连X-BOX是哪五个人都分不清,脸和名字没一个能对上号的,更何况他连对方的所有名字都没记住。
  当然,这些问题并不会影响他挺喜欢他们的歌,并且用他们的歌的频率高达每场婚礼配乐必出一首……
  神秘的盒子,潘多拉,你永远不知道最后被留在盒底的是什么。
  颇有些矫情的X-BOX介绍,不过许飞承认他并不讨厌。


  第三章:我该相信你很爱我,不愿意敷衍我

  盛翀从跑步机上下来的时候整个后背已经湿透了,他撩起背心下摆抹汗,露出完美的腹肌和性感的腰线。
  LUCKY在一旁吹了一声口哨,色情的眯了眼睛:“MAX身材好哦~”
  盛翀淡淡打量了他一眼,笑而不语,他拿了毛巾挂在脖子上准备去更衣室,一旁正在举杠铃的雷耀星奇怪了瞥了他一眼:“不练了?”
  盛翀摇了摇头:“今天还有事。”
  雷耀星点点头:“那行你走吧。”说完突然冲着对面舞蹈房大声吼过去:“林飒林爽你们还不快给老子滚回来!”
  LUCK被他这一吼下得差点从单杠上摔下来,转眼看盛翀的时候发现对方早没影了。
  从背包里掏出无线蓝牙,另一边是耳麦放着他们的新单曲回忆,盛翀套护腕的时候接到了老K的电话。
  “注意,目标6点准时会去地下停车场,开银灰色奥迪A4L,车牌号:XXXXXX,汇报完毕。”
  盛翀压了压帽檐:“收到,完毕。”说完他深吸一口气,轻巧的从四楼窗台跃出,20秒不到顺着水管落地。
  健身房的后面是一条巷子,通的便是地下停车库出来的岔口,蓝牙里老K的声音机械的数着:“10,9,8,7……”
  盛翀:“50米,30米,20米,10米。”他猛的扯掉耳麦塞进包里,护住头部和关键部位,几乎擦着车轮滚了过去。
  老K听到了电话那头冷静的最后一句:“任务完成,完毕。”
  田芳叼着烟很淡定的玩着连连看,好半天才舍得施设一个询问的眼神给老K。
  “perfect,任务成功,非常棒。”老K实在找不出更好的词来形容,颇有些赞叹的道:“阿翀真的太厉害了。”
  田芳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冲着电脑喷了口烟:“废话,国家S级间谍,A组七级公务员,你以为是盖的?”
  老K肃容:“恩……他唱歌也不错。”
  田芳斜眼:“是非常好哦亲,这个月X-BOX的发行量又是榜单第一哦亲~~”
  老K很不解:“既然阿翀这么厉害你干嘛还让他去盯梢那个人啊,据我查到现在的资料表明,那人绝对没问题。”
  田芳弹了弹烟灰:“他介入了案发伪造证明现场我们就要提防,这是内部规定,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人不简单。”
  直觉不简单的人现在完全是一副丢了魂的状态。
  许飞小心翼翼的托着盛翀的脑袋让他尽量躺平,他在对方冲出来的第一时间踩的刹车,但仍是不确定撞的到底严不严重,他现在完全是满脑子天马行空的脑补,什么失忆啊,穿越啊,重生啊,赖着我怎么办,呀!不会是碰瓷吧……
  等到他终于想到应该送对方先去医院的时候,躺地上的那位眼皮跳了几下,慢慢睁了开来。
  脸对脸,眼对眼。
  许飞扯了扯嘴角,尽量让自己笑的自然一点:“那个,咳,你还记得你是谁不?”
  “……”
  许飞现在不确定他是不是重生了,于是很好心的问了一遍:“你哪里疼啊?”
  对方动了动嘴:“……腿。”
  许飞赶紧的把对方的裤腿撩起来,果然蹭破了一大块皮,血淋淋的伤痕累累。
  许飞脸白了白,轻轻的将人扶起来架在肩膀上,他的车后面有医药箱,临时消毒处理下还是没问题的。
  盛翀观察着为自己小心处理伤口的男人。
  皮肤很白,发色漆墨一样的黑,好像一碰就会染上一般,许飞低着头看不清楚五官,只能看见细长上挑的眼角,睫毛长的能在脸颊上拓印出淡淡的阴影。
  许飞处理好了伤口,一抬头就看见摘了帽子的盛翀。
  他疑惑的看了半天,觉得怎么看怎么眼熟:“你……”
  盛翀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许飞又想了想:“你是……”
  盛翀微微笑起来,他有些戒备的绷紧了身子,左手伸进了口袋里。
  许飞皱着眉又看了一眼盛翀的脸,询问道:“请问,你知道X-BOX么?”
  盛翀微微挑了挑眉,将受伤的左腿慢慢舒展开来:“知道。”
  许飞点点头,他本来就是个聪明人,该问的不该问的一提点就明白,他越过盛翀坐到驾驶座去,发动车子的时候顺口问道:“你去哪?经纪人没跟着你?”
  盛翀想了想为难道:“我受了伤不方便回去,家里门口都有狗仔队蹲点着。”
  许飞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男人,后者一副为难又无辜的表情。
  许飞叹了口气,忍不住提醒道:“你不打电话给你的经纪人么?”
  盛翀耸了耸肩,拿出手机,许飞也不看他专心开车,过了一会儿盛翀拿着手机的胳膊伸到了他面前。
  许飞疑问的看了他一眼,盛翀做了个“我经纪人”的口型。
  许飞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过来。
  等到许飞把手机扔回来的时候,盛翀看了下手表,正好1分钟。
  还没等他问结果,对方就很平静的开了口:“你经纪人的意思是让你先住我家,等伤彻底好了再回去,你怎么看?”
  盛翀慢条斯理的点了点头:“我没意见。”
  许飞不再说话,他开了音箱,放的正好是X-BOX的新单曲回忆,许飞看了一眼车后座的人解释道:“恩,你们的歌挺好听的。”
  盛翀笑了笑:“谢谢。”
  许飞想了想,决定认真的赞美下对方:“真的挺好听的,我每次做婚礼策划用的背景音乐最多的就是你们的歌。”
  盛翀:“……”
  许飞又加了句:“新郎新娘们也很喜欢。”
  盛翀:“……”


  第四章:还是明白你已不想挽回什么

  在进许飞家门之前,两人正式做了自我介绍。
  “许飞,言午许,飞翔的飞。”许飞先伸出了手。
  盛翀松松的握了握:“盛翀,你可以叫我MAX。”
  许飞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他把盛翀的东西都搬进客厅,开始整理另一个空房,他住的是一百四十平三居室户,主卧有带独立卫生间,一间客房许飞基本没用过,里面堆着刘鹏一些没用的东西。
  将东西都扔出去,换上新的床上用品,经过客厅的时候许飞正好看到盛翀的目光落在废物盒里明显不是自己尺寸的一条男士内裤上。
  “我前男友留下的。”许飞询问的看向对方:“介意?”
  盛翀思索了一会儿,观察性的看了许飞一眼,和善的摇了摇头。
  许飞撇撇嘴,进厨房准备晚饭,嘴里不停道:“你住客房,都收拾好了很干净,书房你也可以用,不过电脑别碰,我看你也带的笔记本,无限密码是*******,记住了么?”
  没听到回答,许飞又把密码重复了一遍,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腰后贴上了一具温热的肉体。
  说了一半的话被卡在了嗓子眼里,盛翀上半身微微前倾,他比许飞高了半个头,越过他轻松的拿到了顶厨上的马克杯。
  许飞:“……”
  “我有些渴。”盛翀微笑着退开半步。
  许飞咬牙:“你没嘴么?腿脚不方便还乱动什么?”
  盛翀对他的炸毛并没有表现惊讶,仍然好脾气的笑着。
  许飞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他在心里默念了五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才不至于让自己的面部表情失控。
  果然禁欲半年之久不是人干的事情,稍微一点温度就能让他乱了分寸。
  晚饭是炒面,盛翀看着色泽饱满的金黄色面条,虾仁青豆和玉米被摆出可爱的造型,他微微有些吃惊,看向许飞的眼神越发有点深不可测。
  许飞埋头吃面,他完全没注意到另一个房客的心思,一心算计着冰箱里的存货,番茄酱不多了,还要买黄油和色拉,上次买的排骨还剩下2块,明天买点冬笋回来,炒肉丝不知道行不行。
  心里想着,就忍不住问出了口:“你喜欢吃冬笋炒肉丝么?”
  盛翀愣了愣,笑答:“我不挑食。”
  “恩。”许飞抹了把嘴,将空盘子收起来:“明天下班后我会去买菜,你在家等我。”
  半夜两点盛翀突然睁眼,他迅速的带上蓝牙耳机,声音清明:“收到。”
  田芳在另一头笑了起来:“真没意思,你反应的太好,这测试就没意义了啊。”
  盛翀沉默了一会儿,田芳跟他合作了8年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安抚道:“老K跟不知火已经接头了,之前任务的时间差不是你的问题,你已经太过优秀了。”
  盛翀岔开了话题:“不知火如何?”
  田芳赞道:“天才中的天才,怪不得国家情报局把这人藏的这么深,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之前你每次任务的情报指挥都是他,啧啧,你两已经是内部公认的黄金搭档了哟。”
  盛翀对此也有些意外,但并不会表示什么,田芳又跟他扯了些东西,话题自然偏到了他的新同居人身上。
  田芳很好奇,声音都兴奋了起来:“快说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盛翀想了想,答道:“内敛有趣。”
  田芳无语:“这是什么评价?我那天看见他明显是个精英型的成熟男人么……”
  盛翀想了想能买的起这套黄金地段一百四十多平米的房子的男人,算是默认了田芳的评价。
  田芳:“而且长的还挺帅的。”
  盛翀点头:“面瘫。”
  田芳:“……你才是面瘫,你是笑容瘫。”
  盛翀倒也没反对,他想到今晚的炒面忍不住加了一句:“他烧饭很好吃。”
  田芳:“……你不该说这句话的,我刚看了老K给我的个人资料。”
  盛翀不说话了,果不其然,下一秒蓝牙里便传来田芳咬牙切齿的咆哮。
  “为什么天下的好男人不是死会了就都去当了GAY啊!!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许飞在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收到了盛翀的短信,意思是下午要拍个广告,可能晚点回来。
  许飞想了想,给对方回了一条:收到,你的腿没问题吧?
  盛翀并没有回他短信,想来应该是去忙了。
  他下了班照计划去了趟超市,买了色拉黄油番茄酱和肉丝,经过床上用品区的时候他还特意停下来挑了一只猫小贱的向日葵枕头。
  不知不觉的东西就买多了。
  许飞筛选了好一会儿也没筛选出几个没用的,干脆一块儿推去柜台结了帐,正在掏钱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大老远的喊他:“许先生?”
  他回头,看到了夏未年和他身边的刘鹏。
  夏未年一点不认生,跑到他身边殷切的打招呼:“我老远看着像你,果然是呢。”
  许飞面无表情的点了点下巴,其实内心早已翻江倒海□□了,他扫了一眼夏未年身边的刘鹏,自然的伸出手去:“好久不见了,刘先生。”当然下一秒他就后悔了,明明是夏未年先叫的他,就算要握手那也该伸给夏未年才正常。
  刘鹏只惊讶了一秒,立刻淡定的伸手回握住他,连个好久不见都省了。
  要说他两最像的地方大概就是这面瘫功力了,真正是两面瘫碰一块儿能把人冻死,大概也只有夏未年这种神经比正常人粗了一圈反射弧能绕地球一周的人才不会觉得怪异。
  两口子明显是来采办生活用品的,亲亲热热和谐无比,相比之下许飞顿觉得自己苦逼了。他也知道自己是小心眼,就夏未年那智商绝对想不出这种小三类的损招,但心里就是不痛快,控制不住的跟猫挠一样。
  夏未年对许飞很亲近,他就是这种人,对谁都好都熟,碰到自己看的顺眼的更恨不得把心窝子掏出来跟人家好。
  毕竟是在一块五年的人更了解些,刘鹏终于大发慈悲的开了口:“年年,你过来。”
  许飞算是松了口气,继续装着夏未年帮忙装了一半的购物袋。
  等装完的时候许飞才发现整整装了三大袋子,真不是一般的多,刚提起一袋子斜后方就伸出一只手,拎了另外两个。
  许飞诧异的回头,正对上盛翀带了墨镜的脸。
  夏未年和刘鹏也装好了东西,两人看到凭空出来的盛翀都愣了愣。
  盛翀把鸭舌帽往脑袋上一扣,微笑着伸出了手:“幸会,我是许飞的……朋友。”
  故意在关键地方停了下,百转千回的**。
  许飞没词了,没词的后果就是他比平时更加的淡定,还是霸王之气全开的那种,完全自暴自弃了,他摊了手,大方的介绍:“盛翀,我现在的同居人。”


  第五章:想问为什么,我不再是你的快乐

  盛翀正好在超市附近拍的广告。
  他其实打从许飞刚进去的时候就发现他了,没办法,职业习惯,对于目标当事人的动态他敏感度可不是高了一点。
  下意识的观察了一下对面两个人,个高的气场绝对强势,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个矮的并不讨人厌,对许飞是真心的好,这点盛翀自信不会看错。
  许飞对那两人没有敌意,要说感觉吧,夹杂着一点嫉妒委屈倒是真的。
  盛翀多精怪的一个人啊,瞬间就摸透了三人的关系,适时地插进来了一脚。
  许飞带着盛翀往外走,到车边的时候瞟了对方一眼,正巧盛翀正看着他。
  许飞咳了一声,真心说了句:“谢谢。”
  盛翀眨眨眼,微笑回了声:“不客气。”
  许飞将东西放进了后备箱,扶着盛翀坐进副驾驶,看到对方僵硬的伸着腿有些不赞同的皱了眉:“受伤了就不要乱跑,你经纪人也不知道给你推掉点通告的么?”
  盛翀倒不反驳,只将座椅向后调了调。
  晚上如愿吃到了冬笋炒肉丝,许飞把剩下的大排给炸了,正好一人一块。
  吃完收拾好了许飞便去了书房,盛翀在自己房间上网,先看了下娱乐版块的主要信息,等到9点准时登入了内网。
  老K接通了频道,也不废话,就发来了一通方程式。
  盛翀才看了一半就明白了:“不知火?”
  老K在另一头嘿嘿的笑:“如何?滴水不漏吧。”
  盛翀不说话,老K知道他是有点受到了打击,劝道:“术业有专攻,人家玩的就是这个,你那天执行的任务也是高难度S级的危险性质,不也完成的很好?”
  盛翀冷笑:“要是真完成的好,也用不着不知火了。”
  老K语塞,只好说:“那不是没计算好时间么……也不能怪你,是计划人员低估了你的行动力,也怪我没能听你的话,这次不知火也私下给我的电邮,其实说到底最了解你的人是他呢。”顿了顿老K又道:“侵入对方防位系统抹掉了空白时间,嗨,你知道么,我都没告诉他要抹多少,居然一分不差,事后我问他怎么知道抹这么久,你知道他怎么说么?”
  盛翀没有问,老K已经给了他答案:“他说跟你合作了197次,你每一次完成任务的平均时间在23.5秒。说实话,我这个跟你直接接触的线人都不清楚这个数字,他却算的一清二楚,我都怀疑你两是不是认识呢。”
  盛翀托着下巴,既没否认也没有承认。
  盛翀没有说,他其实该死的讨厌这样的感觉。
  对方的确把他摸的通透通透的,可他呢,连对方的影子都没摸着过呢。
  许飞还没下班呢就已经在捉摸晚上吃什么了。
  现在家里多了个人,多了张嘴,他倒也没觉得烦,以前一个人吃太寂寞,刘鹏也从来没在他家吃过饭,现在这状态倒反而有股弥补旧时光的味道。
  柯礼正在大银幕上剪辑一些娱乐片段,来当做婚礼趣味性的材料模板,正好放到一期X-BOX为嘉宾的互动活动。
  许飞自己都没注意目光就被吸引了过去。
  镜头里盛翀秀了一个漂亮的后空翻抢到了花束,他穿的衣服比较宽松翻身时露出了完美的腰线和腹肌,引得现场尖叫连连。
  许飞不自然的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找了个借口道:“恩,这个活动不错。”
  柯礼:“……老板你确定要让每个新郎做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么?”
  许飞面无表情道:“这可以让男人知道,娶老婆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老大难当 by 狄恩恩 下一篇:网游之基三情缘 by D.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