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玉雕师 by 爱看天(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青梅竹马 种田文 爱看天


程叶找了村里的老夏学手艺,他只想混口饭吃,却无意中走进了玉雕的世界。
瑞哥打小疼程叶,那也是有原因的。瑞哥说了,程叶可是他家媳妇儿!这是从小就定下的哪!
依旧是小白甜文一篇^_^


1、蒲公英
 
  李瑞第一次见到程叶的时候,那个孩子还像只小猫似的,连眼睛都睁不开,就那么缩在程奶奶的旧棉袄里,小声的哭。
  
  李瑞听他妈说过,他小时候饿了,哭起来简直要人命,恨不得全农场都能听见。李瑞不记得自己那么哭过,他懂事以后就觉得哭是一件丢脸的事儿。他老子说过,哭的不是爷们,李瑞也这么觉得。所以他瞧见隔壁家冯晨嗷嗷大哭的时候,心里就格外鄙视。
  
  但是今天这个孩子不一样,他太小了。李瑞凑近了,踮着脚去程奶奶怀里看,真的跟个猫崽儿似的,哭得鼻子都红了。白事儿棚子那边有放鞭炮的,猛地一挂乍响,把小孩的哭声掩盖下去。
  
  李瑞看着小孩咬着拳头,一直哭,他认为这是饿了。他转身跑回孩子群里,那边有分糖火烧的,李瑞挤进去抢了一块。他拿回来就要塞给小孩吃,“奶奶!给他吃火烧!吃了就不哭了。”
  
  程奶奶忙拦住他,“他可咬不动这个,还没长牙呢。”
  
  李瑞有点失望,他看看小孩,又看看手里那个酥皮小火烧,“那他吃什么?”
  
  程奶奶看着那边的白事篷子,她叹了口气。“只能吃奶哪。”
  
  李瑞点点头,他有点懂了。那时候李瑞还不知道自己会跟这个孩子牵扯一生,他小小的脑袋瓜里只是在想,从哪里去给小孩找点奶吃。
  
  李瑞挨着程奶奶,苦着脸啃完了那个糖火烧,也没想出来去哪里能找到奶吃。磨蹭了一会,这才去了自己爸妈那边。
  
  农场里办白事儿都是搭了棚子,摆流水宴席,李瑞爸妈坐在那边正跟街坊们聊天,“可怜这孩子了!一生下来老三媳妇就咽了气,这会儿程老三也跟着媳妇去了……唉,我刚才看了一眼,瘦的跟小猫崽子似的。”
  
  旁边的街坊搭了话,也是跟着连连叹气的,“可不是!那么小一把,瘦的让人心疼!这才四个月大呢,就没了爹妈,以后可怎么办哟。”
  
  有消息灵通的,凑过来压低了声音跟她们说悄悄话,“我听说程老大想要老三家房子,这会儿把他们家程岳带来,怕是要让程岳去摔老盆哪!”
  
  摔老盆,是当地的风俗。家里有人去世了,儿子一路哭着去坟前摔了瓦盆,如果没有儿子的人家,一般是由亲侄子代替。这里头什么名头也说不清了,但是有一点是不会错的,谁摔了老盆,按旧例,是可以继承这人家里大部分财产的。以后清明烧纸扫墓,是要尽做‘儿子’义务的。
  
  程家老三对媳妇痴心一片,从媳妇难产去了之后,也没了活下去的念头。他大病一场,终是跟着去了。家里只剩下刚盖好的新房,还有一个哇哇直哭的孩子。程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大哭一场之后,还是迈着小脚把程叶抱到自己身边。
  
  程叶太小,不能去摔老盆,如今这么裹着棉袄带出来都让程奶奶揪心。她生怕这孩子被风吹了,活不了。程奶奶抱着程叶,远远的看了一眼扶着棺材走了的人们,前头走着的,是程岳。
  
  白事一连要办好些天,程奶奶为了照看程叶,每天早晚的去一次,之后也不去了。程叶还小,见不得风,而她年纪大了,去了就想起自己儿子,忍不住要哭。
  
  程叶被程奶奶养了几天,虽然只有些米汤喂着,还是长开了些。他像他妈妈,漂亮极了,笑起来有一个小梨涡,浅浅的,要不是开心极了,几乎要看不到。
  
  李瑞最喜欢逗他笑,他听着小孩咯咯的笑声,忍不住去戳戳他的嘴角。软嘟嘟的脸上,戳一下就陷进去,再去戳就会被小孩抓住手指头,扯着往嘴巴里送。
  
  李瑞不敢给他咬手指头,他怕手上不干净。可是又舍不得小孩松开,就那么来回的让他拽着玩儿。
  
  程叶玩了一会,就哭了。
  
  李瑞知道这是饿了,忙跑出去喊程奶奶,“奶奶,程叶又饿了!”
  
  程奶奶正在热小米粥,她是小脚,动作难免慢一些。等到粥放凉了喂进程叶嘴里的时候,小孩已经哭得发抖了,一边哽咽着一边吃。李瑞看着小孩可怜巴巴的样子,心也跟着揪起来。
  
  这天回家之后,李瑞又向自己老妈提了那个问题,“妈,哪里有奶啊?”
  
  李妈妈正在挑拣刚从田间挖来的野菜,准备晒干了包饺子,听见自己儿子问,随手挑了一颗蒲公英掰开给他看,“喏,这里就有!”蒲公英断根里流出浓浓的白色液体,看着跟奶水很像,可是苦的要命。
  
  李妈妈带了几分逗弄的心思,可是李瑞当真了。他自从发现了蒲公英里有‘奶’的秘密之后,顶着太阳去找了一中午,拔了好多好多蒲公英。也顾不得弄脏了衣服要挨骂,兜着回来喂程叶。
  
  程叶原本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小哥哥的,可在喝下第一滴蒲公英‘奶’之后,哇地一声哭了。
  
  李瑞吓得都不敢跑,站在旁边也嗷嗷的哭着喊程奶奶。
  
  李妈妈闻讯赶来的时候,气得要揍自己家的皮小子,“怎么能给程叶胡乱吃啊!你早说是给程叶吃奶,我不就把咱们分场的羊牵过来了吗!”
  
  李瑞这是第一次坏了自己不哭的‘规矩’,他哭完也有点不好意思,扭过头去不说话。没一会,又忍不住扭回来,偷偷看了程叶一眼。他有些担心,“妈,程叶不会死吧……”
  
  李妈妈当头给了他一巴掌!“呸!乌鸦嘴,呸呸呸!程叶长命百岁哪,你快跟我回家去,别在这添乱了。”
  
  李妈妈带着李瑞回了家,她向分场里的老书记打了申请,每天要了些羊奶来给程叶吃。分场里正好有几只喂羊羔的大羊,每只均出点来也足够程叶吃了,老书记大方的签了字。
  
  分场里的小羊能撒欢儿的跑的时候,小孩会喊人了。小羊吃上来年春天的青草的时候,李瑞看着小孩颤颤歪歪向他走来喊哥哥。
  


2、抓野兔
 
  程叶小时候没少喝牛奶、羊奶,他身体不好,程奶奶更是小心照顾着。农场里没有羊奶的时候,老人还会去别处打问。
  
  李瑞有个小叔是干个体的,那时候农场开始有万元户,李瑞小叔瞧见了就跟着人家学。他没去过大城市,但是脑筋活络,他把家搬去农场槐树林边上,自己接了护林的活儿,又让媳妇养了些奶牛,卖牛奶。
  
  农场里订牛奶的人很少,一般都要早起往外送,怕遇着零散的买主,每次都是特意多带些过去。回来的时候,路过农场,就把剩下的牛奶送给李瑞和程叶喝。
  
  程奶奶很感激她,说是要给钱,可胖婶子说什么也不要。她人热情,话说的也实在,“您快别推了,这东西不能过夜,带回去也坏啦!再说了,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给孩子热热喝吧!”
  程奶奶谢了又谢,这才收下了。
  
  胖婶子很喜欢程叶。她以前有过一个孩子,长到6岁大去河里玩,就没再出来了。胖婶子为这哭伤了身子,盼了好些年也没再求到一个,所以一瞅见程叶就打心眼里疼他。每次瞧见程叶都要抱着亲一会,有时候开起玩笑来,还说要抱着程叶去她家。
  
  这次也不例外,胖婶子瞧见了程叶又是亲了好一会儿,她捏着程叶那带肉的小脸,笑得眼睛都弯了。“哎哟哟,终于长点肉了!模样儿也是越来越好看,嗯,长得像我!”
  
  李瑞在旁边伸手护着程叶,生怕胖婶子笑起来忘了,把程叶摔到地上。他听见胖婶子说话,立刻反驳,“一点儿都不像!”他家程叶好看多了。
  
  胖婶子不理这个傻小子,又哄程叶,“小叶跟我家去吧?咱们家有糖豆,还有冰棍儿,想吃啥有啥!”
  
  程叶眨巴了眨巴眼睛,还是向程奶奶伸出了小手。
  
  胖婶子恋恋不舍的放下程叶,看着李瑞带着他去玩了,还在张望。“真是个好孩子……”
  
  李瑞在整个农场里算是个孩子王,打架、斗纸宝、拍贴画都是一把好手,真是上得了果树,下得了池塘,没什么不会的。尤其是他还有一个会跟在后边喊“哥哥”的小不点儿——程叶。
  
  那几年正好是计划生育管的最严的时候,农场属于军分区管辖,里面大部分都是职工和随军家属,怕丢了工作没敢再多要。也有当地人偷着要二胎的,被上头查办了,撤消了非农业户口,这才都老实了。
  
  所以这些孩子里面,有个小弟弟、小妹妹跟着的,那真是了不起,倍儿有面子!
  
  李瑞以前在外边玩完了,也会组织好大家伙一起去看他家的程叶。这进门前都是有规定的,身上得是干净的衣服,也必须洗手,每人可以摸一下,男生里的冯晨除外。因为以前程叶被冯晨捏哭过,李瑞心眼小,特记恨。
  
  后来冯晨不服气,也哭着闹着要他妈给他一个小弟弟玩——结果自然是被冯母一巴掌拍出去。
  
  这次李瑞领着程叶出来,自然也是不肯让冯晨摸一下的。冯晨委屈极了,他们这一帮里没有特别小的孩子,他眼馋,就偷偷去拿糖哄程叶,想让程叶给他摸一下。
  
  程叶被他追着捏过,凡是见到冯晨,都会迈着小短腿躲到李瑞身后去,探着头偷偷去瞧冯晨。要是冯晨再靠近一点,就会揪着李瑞的衣角缩回去。
  
  冯晨其实挺喜欢程叶,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示好,动不动就戳一下小孩的脸,捏一下人家胳膊的,这换成谁都躲啊。何况程叶被李瑞揪着耳朵叮嘱过,不许他跟冯晨多说话。程叶老实,李瑞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一群小孩儿凑在一起无非是在农场里乱跑,李瑞是头儿,喊了大家去七分场那边的沙地里寻野兔。
  
  七分场那边比较荒凉,因为地面上泛碱的厉害,远看着都有星星点点的白色盐粒子。地不好,住的人也就少了,就留了固定的人家在沙地里种种西瓜,零散的放养些农场的羊。
  
  这块沙地里有几个小土坡,只有半个成人那么高,但是在孩子们眼里,却是最好的游戏场所。尤其是他们发现了这土丘上有了三四个兔子洞,来的更是勤奋了。
  
  冯晨绕着那几个带着湿润土气的深洞,很肯定的说,“这里头至少有一只兔子,嗯,书上说‘狡兔三窟’……”
  
  后边的人一齐嘘他,“这是瑞哥昨天说过的!羞羞羞,不害臊!捡人家的话说!”
  
  李瑞抱着程叶坐在另一边,瞧着冯晨笑,附在程叶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但是明显的,程叶好奇的向冯晨看过来了。
  
  冯晨嘿嘿笑两声,不好意思的摸了下鼻子,他这是瞧见程叶来了才想显摆一下,没想到一下就被大伙儿拆穿了。冯晨翻遍了脑袋里知道的东西,总算弄了个成语出来,“那个,守、守株待兔……”
  
  程叶小,跟着学冯晨说话,“守……兔兔。”
  
  冯晨眼睛亮了,连连点头,“对对!这个守株待兔啊,就是守着树,等兔子撞上来!”他怕程叶听不懂,还形象的做了比喻。“程叶你看啊,咱们在这儿种一棵树,然后兔子出来。就会自己撞上去……”
  
  李瑞笑了一声。“冯晨,你脑袋被撞了吧?”
  
  后边的小孩像是得了指令,哈哈的跟着一起笑起来。程叶不知道为什么要笑,他不懂这些,只是被起哄声吓到了,伸手抱着李瑞的脖子缩进他怀里。
  
  原本笑着冯晨的小孩们,一扭头就瞧见了程叶,立刻转移了话题,“程叶躲在瑞哥怀里哭啦!!噢噢噢!”
  
  还有淘气的,当场编了顺口溜闹程叶,“小媳妇,坐花轿,大家哈哈笑,他偏要哭着闹……”
  
  程叶胆小,平时也只敢跟着李瑞玩,如今被大家喊了小媳妇更是不敢把脑袋探出来。
  
  李瑞照顾程叶,一把将小孩抱起来,哼了一声,“没错儿,就是我家媳妇!”
  
  大伙儿不吭声了。这被人喊‘小媳妇’和拥有‘小媳妇’可不一样啊!李瑞原本就有极高的威信,如今更是生生提高到了让人敬仰的地步——这是有‘媳妇’的人啊!
  
  冯晨没李瑞厉害,刚才只顾得去揍那几个乱念顺口溜的小孩,一回头程叶就成李瑞家媳妇了!凡事都让李瑞抢在他前头,这怎么得了!冯晨脑袋一热,张口就喊了出来,“我也要程叶当我媳妇!”
  
  这话不能乱喊,要知道李瑞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抢自己的东西。尤其是程叶,这更是一个手指头都不能少的。李瑞对待冯晨的挑衅,做出了最快的回击——揍他!
  
  冯晨愣了下,立刻也奉还回去!他在这群孩子里个头仅次于李瑞,俩人的位置像是头领与副头领,冯晨最烦的就是当副手儿!
  
  周围的孩子们看他俩打架,围着起哄,还有分了两派喊加油的:
  
  “瑞哥加油!揍他!揍他!!”
  
  “冯晨使劲啊!快踢一脚!”
  
  程叶被李瑞放在远处的土坡上,负责守着那三个兔子洞。程叶这会儿也不哭了,他看看李瑞那边,又看看兔子洞,依旧不敢动一下。李瑞临走围着他坐的那巴掌大的地方画了个圈,说不能出圈儿,程叶缩着手脚,生怕踩到一点。他低头去瞧那黑乎乎的兔子洞——
  
  就这么个闹头,别说没有兔子,就是有——哪怕是个傻的也早跑了。程叶守着那兔子洞,等到太阳快落山了,也没瞧见一根兔子毛。
  


3、糖豆儿
 
  李瑞秋后要去上小学,他有点不适应,一来是平时玩惯了不想去,二来就是担心程叶。他怕自己走了,程叶一个人在家,万一被欺负了可怎么办。
  
  李瑞皱着眉头,一脸担心的把这些跟自己老妈说了。这话刚说出口,就被李妈妈扭着耳朵教训了一顿,“等着程叶一起上学?做梦吧你,程叶能上小学的时候,你都能毕业了!快给我去收拾书包,明天就送你过去!”
  
  李瑞抗议,“程叶比我小3岁半,小学要读6年,他上小学的时候我还在呢我……”
  
  李妈妈被他气得不轻,她认为李瑞这是拿程叶顶事儿,偷懒不想去上学。揪着他耳朵就抽他屁股,“还敢狡辩?不打你一顿,你还就不知道王法了啊!”
  
  李瑞今天依旧是领着程叶回来玩的,他不想在程叶面前丢脸,捂着耳朵直躲。“妈、妈您别这样……”
  
  程叶倒是瞧习惯了,他这小哥哥没几次回家不挨打的。李妈妈动手挺轻,重在教训人的气势,说白了,就是吓唬人。程叶站在门口看着,咯咯的笑。
  
  冯晨死皮赖脸的跟着来玩,这会儿瞧李瑞挨打,表情也很严肃。李瑞刚才说的那些话也是他想回家说的,就连拿程叶顶事儿的理由都一模一样。冯晨比较聪明,他借鉴了李瑞的血肉教训,回去二话不说就屈服了。
  
  冯晨跟他妈说了,“妈,我这就自己去收拾书包,明儿您好送我去学校。”
  
  冯妈妈对他的表现很满意,给了他五毛钱零用。
  
  冯晨美滋滋的,他觉得这是占了李瑞的便宜。他把这钱都拿去买了糖豆,颠颠儿的跑去哄程叶,也不管程叶吓得直躲,一股脑儿的都塞进小孩的衣兜里去。冯晨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回家,程叶就兜着那些糖豆去找李瑞了。
  
  程叶是跟着程奶奶住的,四合院似的老房子,里头带着个小院,还种了点无花果。老房区街坊邻里挨着近,尤其是程奶奶家跟李瑞家——从李瑞家后厨房到程奶奶家大门,就隔着一条2米宽的小路。尤其是夏天开了后门通风,李瑞在这边一喊,程叶都能迈着小短腿儿跑过来。
  
  程叶兜着糖豆去给李瑞吃,他今天站在门口笑李瑞来着,他小哥哥都不理他了。程叶很担心,那兜子糖豆自己连碰都没敢碰全给李瑞供上去了。“瑞哥,吃糖。”
  
  李瑞侧身躺在床上,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来回扒拉程叶托着的那几包糖豆,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不吃了,你自己吃吧。”
  
  程叶更担心了,眼巴巴的瞅着李瑞不敢走,趴在李瑞床头上哪里也不肯去。
  
  李瑞被他这样子逗笑了,弹了他额头一下,随手挑了一包糖豆打开喂程叶。“好吃?”
  
  程叶含着糖豆点头,笑弯了眼睛。
  
  李瑞捏捏他的小肥脸,也笑了。
  
  第二天,李瑞、冯晨他们这一伙人被集体扭送去军分场的小学。途中有试图逃窜的个别人士,揪回来之后,当场施以‘爱的教训’。这个过程忒惨烈,为押赴学校的大军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另外几个摩拳擦掌想叛逃的家伙,看到如此后果,也都消停了。
  
  程叶每天都盼着自己小哥哥回来,他也没有别的小玩伴,等李瑞回来就去跟着李瑞读书写字。程奶奶热好了牛奶就喊他回家来喝,后来干脆热两份儿,一起送到李瑞家来给他们喝。
  
  李妈妈跟程奶奶倒是有些话可以聊,两个人在外边说话,李瑞就跟程叶在屋里写作业。李瑞握着程叶的手教他写字,刚开始学的内容不难,都是汉语拼音和大小写数字之类的东西。李瑞还给程叶买了一份田字格的本子,带卡通图案的铅笔,教的很认真。
  
  程叶人小,但是很聪明,模仿能力特别强。或者说他对图形有一种先天的优势,基本上李瑞教一遍的字母他都能默写出来,字体还跟李瑞的一模一样,该歪的歪,该扭的扭,很丑。程叶把这当成画画的游戏了,一如既往的李瑞说什么,他做什么。
  
  冯晨也常到李瑞家写作业,对程叶这个小不点的模仿力表示了赞扬,“程叶写的真好!来,比着我的也写个?”
  
  程叶看看李瑞,瞧见他点头了,这才踮着脚从凳子上爬下来,跑去冯晨那边学着冯晨写字。
  
  冯晨目的不纯洁,他一直耐心的教程叶,等着程叶渐渐写的有几分样子了,他就让程叶替自己抄作业。
  
  李瑞对他这种行为很干脆的做了回应,他拎着冯晨的书包,连同这家伙一起都给扔了出去!
  
  李瑞不理冯晨在门外边哇哇的叫唤,抱着程叶回到自己那边,让程叶跟自己一起写。他这几天把字体练习地还算方正了,哪怕是个字母都能尽量在格子里不出线,程叶喜欢跟着他学,这点还是要做好表率的。
  
  程叶也有写的不对的时候,弯钩的笔画多了,他就开始皱眉头。一边盯着那个字,一边开始咬铅笔头,铅笔最上面自带的小块红色橡皮擦被他口水浸地湿哒哒的。
  
  李瑞弹他脑门一下,把铅笔从程叶嘴巴里拿出来,给他塞了一颗糖豆进去。程叶揉揉额头,不疼,但是多少有点警告的意味。他不敢再去咬铅笔头,含着糖去看桌面上的其他东西。
  
  程叶不太想写字了,可是又不好意说去玩,揪了下李瑞的衣袖小声的喊他,“瑞哥……”
  
  李瑞低头写字,随口嗯了一声。
  
  程叶不敢捣乱,松开他的衣袖,又可怜巴巴的喊了一遍哥哥。
  
  李瑞看看他,瞧着小孩含着糖欲言又止的,只当他吃了一半糖果不想吃了。“程叶,下次可不允许这样了,你忘了上回挨骂了?”
  
  程叶眨眨眼睛,他有点没听懂。李瑞接下来的动作简单明了,他捏着程叶的小脸,张口就凑过去——吸溜一声,程叶嘴里的糖被夺走了。
  
  李瑞把糖豆咬得卡兹卡兹作响,几下就吞进去。他给程叶重新拆了一包,又低头继续去写自己的作业。这还边写边教训程叶,“下回不能再惯着你了啊!上次那包饼干也没吃完就要拆新的,啧!程奶奶再骂你不许来我家哭,听见没……”
  
  程叶现在就想哭了,他挺喜欢吃刚才的糖豆,一直不舍得咬,刚才只含着小口的舔了几下。呜呜……
  
  外边的冯晨也快哭了,“李瑞!李瑞!!你好歹把许清清的作业也一块扔出来啊!那可是我千辛万苦借来的,明儿早上老师就检查了……你这让我抄谁的去啊……”
  


4、小印章
 
  冯晨的作业最后好歹算是交上去了,虽然被老师批评了字体潦草,但是也比那几个没写完的强。那几个没写完的直接被老班拎出去,到走廊上罚站去了。一块罚站的还有别的班级的,清一色的皮小子。
  
  一眼望去,走廊上有顶着书的、托着作业本的、还有拎着空桶的……这充分体现了各个班级的老师风格不同。
  
  冯晨个子高,跟李瑞一块坐在后排,正躲在课本后边斜眼看那些罚站的。他从后窗户里看了几眼,又回头冲李瑞嘘嘘的喊了几声,“哎,你看那个,是不是程岳?”
  
  李瑞抬头瞧了一眼,是程岳。程岳在他们隔壁班上课,看来今天抽查作业被抓住了,正耷拉着脑袋在走廊上罚站,手里还提着俩空桶。
  
  冯晨消息灵通,对程家那点破事儿知道一些,虽然大人们说的隐晦,但也能听出来是程岳家对程老三的房子有念想。那房子按理说是该给程叶的,可是程叶小,又跟着程奶奶住,程老大就以‘帮着程叶打理、修葺房子’的名目逐渐占了人家财产。虽说现在还没敢明目张胆的住进去,但是瞧着那个意思,也差不多了。
  
  李瑞也知道一点儿,所以平时他们这伙人从来不跟程岳玩,就连上下学遇着也都各走各的。他对程岳罚站没多大兴趣,看了几眼又低头学自己的去了。
  
  冯晨倒是挺高兴,冲外头挤眉弄眼的,等着程岳看过来,又立刻冲他竖起中指——你妹!
  
  程岳气得鼻子都歪了!
  
  李瑞家这几天也不太平,他爸辞了农场的工作,自己跑去开运输。那时候军分区运输刚兴起来,主要是帮着油田来回倒弄点废油,这活儿风险大,首先得贷款买大车。李瑞他爸跟小叔一起凑钱买了一辆大车,为这车两家房子都压出去了。李瑞他妈不乐意,为这跟他爸没少吵架。
  
  女人都喜欢安定的生活,得过且过;男人不一样,他们喜欢冒险,想要做出一番事来证明自己有本事养活一家老小。
  
  尤其是李瑞家,李瑞他妈当年从城里嫁过来的时候,可以算得上农场里的一件大事,当时的嫁妆就不少,满满几车拉过来的。李瑞他爸一直觉得自己没本事,亏欠了老婆,如今有这么个发财的机会,哪里肯放弃!
  
  家里吵得不行的时候,李瑞干脆收拾了书包去程奶奶家做作业。程叶抱着自己的小板凳给李瑞,等着他写完作业,又把自己的小碗、小勺都放到李瑞面前。“瑞哥,吃饭吧?”他这是想留李瑞在他们家吃饭。
  
  程奶奶在旁边笑了,“咱们家程叶还当了回小主人呢!瑞瑞啊,你去前边跟你妈说声,就在这儿跟我们吃吧。”
  
  李瑞瞧着程叶眼巴巴的瞅着自己,一脸期盼的小模样,也难得有了好心情。他答应一声,去前面门口跟自己老妈喊了一嗓子,“妈!我在程奶奶家吃饭了啊!”
  
  那边乒乒乓乓的还在吵架,李瑞懒得等回音,扭头就回来了。一转身就碰倒了个小不点,要不是李瑞手疾眼快,这都得翻个大跟头。“程叶!你干嘛呢,在后边也不出声,脑门上的包刚下去又想添新的了吧,啊?!”
  
  被撞了又挨训的小东西不说话,只是揪着李瑞的衣服笑,嘴角下的小梨涡都笑出来,可爱极了。程叶看着李瑞往回走,高兴起来干脆抱住了李瑞的腰,喊了一声哥哥。
  
  李瑞给他逗乐了,抱着他一起往屋里走,“这么高兴啊?我今儿晚上留下来跟你一起睡好不好?”
  
  程叶当真了,抱着李瑞的脖子不撒手,奶声奶气的答应一声,“好!”
  
  晚上吃的肉炒土豆丝,还有几盘小咸菜,配着煮的米粥吃。程奶奶手脚慢,有几根土豆丝都炒糊了,李瑞也不吭声,都夹到自己碗里一气儿吃了。
  
  吃完饭又看了一会电视,程奶奶家的是老电视,黑白的还出雪花儿,看不清图像,也就听个响声。李瑞换了几个台,也没什么想看的,瞅瞅旁边的程叶,小孩也没看电视,正仰着脸看自己呢。
  
  李瑞捏捏程叶的小脸,带着他去院子里摘无花果。程奶奶家种的是小无花果,这种品种的个头小,熟的晚,但是很甜。
  
  大晚上的也不好找,李瑞打着手电在上头翻找,程叶个子矮,就紧跟着在下边儿扒拉。个子矮也有好处,程叶先发现了一个红了大半的小果子,揪着往外拔。李瑞没来得及阻止,就听见嘭的一声,无花果断了一根茎秆,程叶也跟着摔了个屁股蹲儿。
  
  李瑞把他抱起来,刚想出声教训他,就看见小孩不停的揉眼睛。把他的手拿开瞧了下,是被无花果的汁液喷到眼睛里去了。李瑞气的弹他脑门,抱着就往屋里走,“你傻啊你!自己瞎扯什么,不会跟我说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小流氓VS大尾巴狼 by 妄起无明(温馨搞笑) 下一篇:玉雕师 by 爱看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