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重生之渣受 by 爱看天(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爱看天

  重生

  -->
  “本市今日上午发生一起连环车祸,据悉是由于大面积降雪、路面普遍结冰造成,目前已造成1人死亡,3重伤,由于一辆装载54人的中巴车辆也在其中,具体伤者数量还在统计……”
  丁浩眼睛被血糊住,勉强看到自己跟前的那个男人,他穿着身黑西装,身前身后的依旧跟着一堆的人,嘴抿的死紧,眉头皱得要拧下水来。
  白斌?丁浩想跟他打招呼却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他这是怎么了?哦,对,出车祸了,他昨儿喝多了又跑去狂欢了一宿,早晨开着车就忍不住打了瞌睡似乎还撞到了别的车……
  “少爷,我跟下头交代好了,就说是路面滑这次车祸是‘溜冰儿’造成的,丁家的老头很识趣,没有再说什么。”白斌后头的一个人凑过来,丁浩认得他,是白斌的心腹董飞,没大事都不带出来的,这回他都来了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了?!
  “丁浩……他已经死了,哥你就放了他吧!”后头一个小丫头呜咽出声,也是穿的一身漆黑,趴在白斌身上就哇哇大哭。
  我,我这是……死了?!丁浩忽然发现他能起来了,他的手穿过白斌的,穿过他们握得死紧的手,他听到白斌用沙哑的不成声的嗓子说:“媒体那边不能再出乱子,我跟丁浩保证过要照顾好他那一大家子……”
  董飞点头。
  “你带白露回去吧,”白斌说着,用手擦了擦丁浩脸上落的雪,丁浩脸上有血,被抹开了更是渗人,白斌却不管,小心的给他这么擦着。“我再陪陪他。”
  丁浩飘在上头看着,心里一抽一抽的发紧,他真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白斌对他这么上心。就连那张死了的脸那模糊的乱七八糟的脸丁浩看了都嫌,他以为白斌对他不过是表面儿上的东西,过了年轻这个冲动劲儿也就没了,不是图个新鲜吗?他丁浩也爱玩儿啊,他玩过的男人女人还少么……妈逼的白斌你把手从老子脸上放下来!你给老子揉成一团儿算是怎么回事啊!老子还要附身回去啊!!
  丁浩开始往里自己身体里冲,不过是撞花了脸,大不了老子整容得了!可是冲过去总是被什么拦着似的一下就给弹开了!丁浩蒙了,他这是真的回不去了。
  他忽然闪过许多以为忘记了的东西,那些事总少不了白斌,萝卜头的白斌,半大的白斌,少年的白斌,青年的白斌,和现在的白斌……他一直以为他可以利用白斌对他的好玩着**多得些好处,却一直不肯去认自己心里那些不愿承认的感情,其实,他很喜欢白斌对他好,有些事,总他妈是人死了才知道。
  他丁浩,离不了白斌。
  如果有下辈子,他还愿意跟白斌混在一块儿,他愿意也对白斌好。
  丁浩再睁开眼的时候,手里紧紧攥着个手机。还是他死前用的那个,黑壳的直板诺基亚,刚松了口气立马又被抓着手机的手吓得瞪圆了眼睛。
  那是一双小孩儿的手,丁点儿大,抓着手机都勉强,丁浩顺着那只小手往上看,小胳膊果然是接在自己身上的……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丁浩欲哭无泪,他那跟了他二十几年的壳子呢?怎么就混到一几岁大的小屁孩子身上了。丁浩正想着,忽然就听到窗户外头有人在喊他:“浩浩?浩浩起来了没啊?”
  丁浩听到这声音眼睛又瞪直了,这,这是他奶奶的声音啊!难道不是附身在一个小孩身上而是回到了自己小时候?丁浩心绪起伏,忽然燃起了一丝儿的希望。
  丁奶奶掀了布帘子进来,丁浩下意识的将手里的手机偷偷塞到旁边的被子里,丁奶奶看着躺在床上的丁浩睁着大大的眼睛瞅着自己,笑呵呵的在他脸上捏了一把,“睡醒了也不出声儿,就知道淘气吧!”
  丁浩看着他奶奶眨眨眼,再眨眨眼,忽然就咧开嘴笑了,“奶奶!”丁浩扑到老人怀里打着滚儿的乐,他怎么没想到呢,真是回到自己小时候了啊!趁着自己还没干那些混蛋事儿,他得好好的给自己规划一下人生!
  丁浩咕噜一下从奶奶怀里钻出来,竖着五根手指一脸严肃的跟他奶奶发誓:“奶奶,我决定了,我要从现在开始跳过小学,跳过初中,我要从高中开始好好儿的学习,我就不信我在高中蹲个十年八年的还考不上个好大学!”丁浩小手一挥,气吞山河,“奶奶,我要考清华!”
  丁奶奶虽是小学文化但也知道清华的,立刻肃然起敬。“好,咱就考清华。”
  丁浩跟他奶奶手拉着手儿,眼里含了泪花儿,“奶奶,等我赚了钱我好好的孝敬你,咱吃山珍海味胡吃海喝,大虾都只吃不带壳儿的……”
  丁奶奶笑呵呵的摸着丁浩的头发,连连点头,“好,我等着浩浩出息的那天,带着奶奶一起吃好的。”
  丁浩抱着奶奶的脖子不撒手,眼泪真下来了,他记得他奶奶是在他初中的时候去的,脑血栓,医治不及时没救回来。过现在不同了,他回来了,丁浩吸吸鼻子正要再发表长篇大论就被人拎着脖子猫崽儿一样提了起来,耳边哄哄的:“小兔崽子!就知道哄你奶奶高兴!”
  丁浩抬头瞧着自己老爹年轻的脸,咧开嘴笑了:“爸!”
  丁远边黑着一张脸,一手拎着丁浩一手指着丁浩刚睡的那床被褥,怒不可遏:“昨儿又尿床了是不是?!啊!!”
  丁浩一双准备与他老爹热情相拥的手硬生生的就收了回来,扭着小脖子憋红了一张小脸:“不是!不是我尿的!”见老爹大有拳头教育的趋势立刻嚷嚷:“是昨天的我尿的!不是今天的我尿的!!”
  丁远边一张脸生生被这小子气的发青,咬牙切齿不解恨啊!伸手儿就要就扯那床被他儿子糟蹋了的被褥,丁浩嗷的一声从他老爹手里挣扎出来扑到被子上,“我……我自己洗!我自己洗!!”开玩笑!他被子里还藏着个手机哪!
  丁奶奶以为儿子把孙子捏疼了,立刻就站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了?我宝贝浩浩没事吧?跟奶奶说啊,别忍着奶奶在这呢咱不怕……”丁奶奶上下摸了一遍儿,看着丁浩小白脖子上那一圈儿的青指头印子,心疼的揉了又揉。
  丁浩颤颤歪歪从被子上扬起小脸儿,带着可怜巴巴的哭腔,“奶奶,你让我爸出去,我自己洗。”
  丁奶奶立刻往外赶自己儿子,这回连扫把都用上了,“出去,快出去,你看都把孩子吓成什么样儿了!”
  丁远边哭笑不得,又不敢跟丁奶奶较真儿,只得一步步退出里屋,“妈,您这太惯着他了,都多大了……”
  “多大了也是我孙子!”丁奶奶拿着扫把掐腰瞪着丁远边,气呼呼的,“你没看见你把孩子吓得,都吓得要自己洗床单儿了!!”
  丁奶奶说的理直气壮,丁浩在里边忍不住抖了两下嘴巴,他算是找着自己从小跋扈的根儿了……合着是给他奶奶宠出来的。
  三两下把手机掏出来藏好,丁浩又撅着屁股去床上自己拆了床单被套拖着下来,刚下来就跟他奶奶撞了个满怀,丁奶奶看着小丁浩抱着比他都高的床单被套过来被惊的说不出话来,丁浩从床单那头儿跟他奶奶说了,“奶奶,您别老宠着我,我长大了。”
  丁浩这时候还是幼稚园中班的学生,拖着音儿带着那么点奶气,瞬间感动了丁奶奶。
  摆好了大大的洗衣盆,洗衣粉,肥皂,倒好了清凉的井水,在大人的帮助下,丁浩终于开始了他人生中第一次洗床单。
  而白斌,就是这么第一次见到了丁浩。他在院子外看着那个认真地跟洗衣粉泡泡奋斗的小孩儿,看着他揪扯着大块分不清床单还是被套的布料终于一个不小心自己一头栽到盆里去,弄了个满头满脸的泡泡,忍不住就笑了。
  很多年以后丁浩拿脚蹬着白斌问他,我可是有好多第一次都给了你了,我第一次洗衣服你就在旁边呢,是不啊?
  白斌瞅了他一眼,眉毛都不带动一下,你以后就没再洗过别的吧?丁浩一张脸憋得发红,气呼呼的大喊:老子、老子还洗过自己的内裤!
  不过,这都是很久以后的事儿了,这会儿,白斌小盆友和丁浩小盆友历史性的第一次会晤了。

  橘子糖

  -->
  丁浩惊魂未定的从盆里钻出来,抬头就瞧见了白斌站在门口冲他乐,脚下被床单绊住一个咧歪又摔了过去,这下连盆都扣在自己身上了,一盆水哗哗地从他头上流淌而过,向着院子一去不复返,丁浩被盆子扣住淹得哇哇直叫,“奶奶……奶奶啊!出人命啦!!!嗷嗷嗷……淹死我了咳咳!!”
  丁奶奶奔出来就瞧见自己宝贝孙子穿着个小裤衩被个大塑料盆扣住了后背,剩下四根小爪儿趴在地上来回扒拉,小脑袋也被大水浇了个透儿湿,湿漉漉的像只刚出壳的……小乌龟。
  丁奶奶噗嗤一下就乐了,帮丁浩拿起那盆儿,又给他拉起来,擦了脸哄他,“哎哟哟,我的宝贝浩浩不哭了啊,奶奶来了,啊,咱不哭盆盆坏,奶奶打它。”说着拿手在盆上打了两下。
  丁浩嘴角扯了扯,忒丢人了。后头跟过来的丁远边瞧着一院子的水和刚捞出来的丁浩立刻又吹胡子瞪眼,一个大擒拿手就把丁浩逮住了,“小兔崽子又闯祸!”
  “哈哈!小丁,孩子嘛,淘气些聪明啊。”后头一个黑西装的男人进了院子,白斌跟在后头,一板一眼的跟个小大人似的。
  丁远边一副羞愧的样子,举了举拎在手里的丁浩道:“白书记,您不知道,这死孩子淘着呢,三天两头的闯祸,我把他扔在他奶奶这儿也给我惹出这么大的乱子,真是,唉。”丁老爹用了个感叹起做了总结,丁浩也认出面前这人了,白斌他爹,他家老头以前的顶头上司,立刻识时务的挂在他爹手上耷拉着脑袋一副我错了的样子。
  丁奶奶不乐意了,“谁说我孙子只会惹祸了?今儿还自己把尿了的床单洗了呢!是吧浩浩?”
  丁浩一张小脸埋得更低了,他这二十几年都没这么丢人过。他今儿算是在白斌面前彻底没脸了……
  白书记是个很和蔼的人,笑呵呵的把丁浩解救了下来,拍拍他的脑袋,“小孩嘛,都一样,如果都跟白斌一样不做声儿的那就不热闹了,”又从旁边司机那拿来一盒巧克力递给丁浩,“拿去吃吧,跟你白斌哥哥去玩儿。”
  丁浩捧着巧克力仔细看着那上头印的跟花纹儿似的字母,操,全英文的,白斌你老子这么早就能吃洋巧克力平时没少贪污吧……
  白书记自然不知道丁浩心里想什么,让白斌领着丁浩出去玩儿了,丁浩先扯着白斌先回了自己那小破屋,把那巧克力盒子放下改抓了一把橘子糖,开玩笑,这么一盒子出去都不够外边那帮猴儿分的,谁知道白大少下回儿什么时候来啊,他得给自己留点储备粮食先!
  丁浩兜里塞满了橘子糖,装了个满满当当,白斌自然等着他,一身的背带裤小衬衫,脖子上还打了个小领结,坐在丁浩的床上左摸摸右摸摸,“这是什么?”
  白斌拎起件白色的布,上头还绣着鸭子和蝴蝶结,一脸好奇的问丁浩。丁浩嘴角又开始抽抽了,这是什么?这是他的饭兜兜……操!
  丁浩小盆友是在丁奶奶的溺爱中成长起来的,打小儿吃饭就不让人省心,这不吃那不吃,好容易吃点人粮食了,端着个碗哗啦啦的掉东西,气的丁远边好几次都要在饭桌上抽他,丁奶奶自然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可是丁浩小盆友心智初长,已经能明白带上围嘴儿吃饭是要被周围的小朋友嘲笑的,拒绝带围嘴儿。丁奶奶连夜赶了个饭兜兜给他带上,跟大个儿的围裙似的,做的长了些顺道兜住了大半个身子,终于让丁浩免了吃顿饭换身儿衣裳外带几个巴掌的悲惨生活。
  丁浩能直接告诉白斌这是他童年唯N的污点么,当然不能,小心眼一转立刻说:“这是抹布,刚擦完桌子的!”
  白斌有洁癖,萝卜头时期的白斌自然有所表现,立刻放下了那个“抹布”,可能是感觉自己放的太快了怕伤了丁浩小盆友的心,又咳了一声,试探着夸奖道:“挺好看的。”
  有人夸别人家抹布好看的吗?白少你打小儿就不老实啊。丁浩哼了一声,“那是!我奶奶亲手做的!”带着两兜子糖从凳子上爬下来,小手冲着白斌一挥:“出发!”
  白斌被他逗的好奇,“去哪?”
  丁浩一脸严肃,“去小河边消灭敌人!”
  这是个什么年代?这是他丁浩在橘子糖的枪林弹雨下打下来的年代!敌人果然免受不了糖衣炮弹的威力一个个倒了下来……啊不,一个个围在丁浩身边儿巴巴的瞅着他,丁浩那个神气啊,小鼻子都仰到天上去了,“喊浩哥!”
  “浩哥~哥~”周围一圈儿奶声奶气。
  一把橘子糖撒出去,立刻欢腾了。“吃糖去喽~”
  白斌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看着丁浩,五月的天,风吹的还算舒服,白斌看着丁浩撒完了兜里的糖打发了一群小孩顶着一张红扑扑的小脸就冲自己跑过来,爬上石头挨着自己坐下,从兜里翻翻掏掏又扣出两块橘子糖出来,仔细的对比了大小,递了一块较小的给自己——
  “请你吃糖!”被太阳晒红了脸的小孩儿笑呵呵的这么说,一口的小白牙可爱到不行。
  白斌接过那块橘子糖,扁瓣儿的橘子形状还撒着糖粒子,闻起来一阵清香,白斌皱着眉放进嘴里,他接受过的教育告诉他不可以随便吃外面不干不净的东西,但是丁浩给的糖好像散发着格外香甜的气息,他忍不住含着细细品尝。
  “挺甜的。”白斌笑了,摸摸丁浩的脑袋,“谢谢浩浩。”
  丁浩像炸了毛的猫儿,一下从石头上窜起来,“不许叫浩浩!”
  白斌奇怪的看着他,“那叫什么?”
  “叫……”
  “丁小浩!”后头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喊着。
  “我呸!”丁浩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他从小到大的损友兼狐朋狗友,吃喝嫖赌全沾,打架斗殴样样俱全的李盛东李大少,他跟白斌的事这小子当初可没少笑话他!缺德点子都是他出的!!
  丁浩斗鸡似的昂着小脖子,眼神儿斜瞟着李盛东,“你这头剃得不错,阿姨手艺见长啊。”
  李盛东现在长了张小圆脸儿,脑袋被他妈练手儿顺便剃了个凹凸不平的小平头,就那一双微微耷拉着的小眼睛还能看出日后李大少的阴损,如今的李盛东明显跟丁浩不是一个级别的,一句话呛在哪儿就开始摸鼻子,吭哧了半天,瞅了一眼旁边的白斌开始嘟囔:“我说你怎么不去找我玩儿呢,原来有伴儿了……”
  放……放你娘的屁!!李盛东你个兔崽子分明是你抢了老子的变形金刚藏你家里吓得三天没敢来找我!!!
  丁浩嘴都气歪了,这一回到小时候吧,以前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儿突然就清楚起来,还是人家说的那句,小孩子的脑瓜子就是好使啊,这芝麻绿豆的仇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睡一个窝吧

  -->
  李盛东不太乐意了,这破孩子显然是瞧着白斌穿的比他好,那小背带裤多神气啊,别提还有跟大人白衬衣相仿的小领子,板板整整的一看就不便宜。他在白斌旁边转来转去,横竖瞧着坐在石头上鹤立鸡群的白斌不顺眼。
  丁浩心理年龄显然也不是那群追着打仗的小孩那样的,干脆跟着白斌坐在一块石头上,李盛东围着白斌转,等于就是围着他丁浩转。李盛东心眼多坏啊,那眼角一耷拉就能挤出一肚子坏水儿!丁浩瞧着他忍不住开始防备。
  李盛东摸了摸鼻子,这破孩子有这习惯,要么想做坏事的时候要么害羞尴尬的时候都爱摸摸鼻子,真把自己当吴三桂了,而且深以吴三桂那样的枭雄为荣——这话扯远了,李盛东摸了摸自己鼻子,忽然就跑到一边去了,不一会带着几个小屁孩回来了,那眼神就更坏了。
  旁边几个小孩拖着鼻涕伸着手看看白斌又看看李盛东呵呵的笑,丁浩汗毛一下竖起来了,操,不是吧?!他突然想起来了,他当年小时候跟李盛东好的恨不得穿一条裤子,的确是把白斌推进去水里一回,当初就是他动的手儿,几个破孩子把白斌弄成个落汤鸡后来给送回城里去还住了院,白书记来话说是没事,但是都住院了能没事吗?!丁浩跟李盛东过后儿给他们爹打的哟,那真是自个儿亲娘也认不出了。
  丁浩现在显然不是怕疼的心情了,他自打重生后那是有坚定目标的,目标是谁?就是白斌!!他妈的李盛东这破孩子动白斌不等于在他太岁头上动土吗?今儿不给你点颜色瞧瞧……
  围上来的孩子又多了几个,丁浩决定改天再给李盛东他们点颜色瞧瞧。小手偷偷抓着白斌,捏了捏,凑近了小声道:“等会儿我说跑咱们就跑啊。”
  丁浩声音说的很小,白斌从小处尊养优,显然是没有这方面武装冲突经验的,立刻追问了句,“你说什么?”
  李盛东这坏小子已经听出事儿来了,双手一挥:“上!打倒机关大院儿的人!!”
  一群野孩子立刻嗷地一声扑过去将他俩抬起来推手腿脚的往小河里推!嘴里还嚷着:“打倒机关大院儿的!!”
  “你们刚才还吃了我的糖!!以后还想不想吃糖了啊啊啊!!”丁浩护着白斌,也被搬起来大半个身子,扯着嗓子嚎了一句,他这才觉出这群小毛头的威力!他妈的等老子长大了个儿一个一个都揍回来!你们给老子等着!丁浩想哭的心都有了,就他这小个儿扔到水里那不得当场阵亡了啊!想当年白大少也是被淹得进了医院,他这个儿可不经折腾。丁浩拿定主意只能智取,小手从兜里翻了半天,只掉出点糖粉渣子,吞了口唾沫,看着那群破孩子,“那什么,你们把白斌放下,我下午还拿橘子糖给你们吃!”
  李盛东这家伙多坏啊,刚才丁浩分橘子糖的时候这破孩子一块也没少拿,现在又从兜里掏出一把玉米软糖,耀武扬威,“没事!把机关大院儿的扔下去!谁扔下去我给谁软糖吃!”小样的一转身,一脸严肃的指着丁浩,“丁浩叛变了,把他也扔下去!”
  我……我*你大爷啊李盛东!!!
  丁浩被一群刚脱了开裆裤的小破孩们抬着哄笑着就往水里推,他脑袋上的毛都炸了!白斌闷不吭声的,忽然就给了旁边个头矮点儿的小孩一拐子,拉着丁浩就往外跑!
  白斌那下子估计下手挺狠,那孩子张嘴就哇哇的哭了,估计还寻思着不是玩儿吗怎么打人啊,他这还委屈呢,丁浩跟着白斌窜过去,顺带又给了他一脚!丁浩这脚踩在脑门上才叫疼啊,那破孩子咧着嘴哭的更响了,“姥姥……!姥姥……啊!!!丁浩打死我了,呜呜……呜啊啊啊!!!”
  白斌拉着丁浩没跑多远就被李盛东围上了,李盛东在这帮儿里算是大的了,觉得跟着自己的给白斌欺负哭了这算怎么回事儿啊,他面上下不去,小三角儿眼瞅着白斌更阴沉了,手一挥,“举起来!扔河里!”
  几个孩子还举不起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尤其是白斌这样带有一定攻击点数的,不过凑合着扔他们下去还是可以的。丁浩屁股上被踹了一脚扑腾到河里去的时候心里骂了李盛东八辈儿祖宗,好歹他以前追个跳水的妞儿的时候学了几把游泳,如今算是用上了,从河里扑腾着钻出头来,指着河沿儿上瞧热闹的李盛东就骂:“李盛东你个乌龟王八!我告儿你!今儿的事我跟你没完!!”
  李盛东在河边得瑟,“你再说,小爷就撒泡尿进去!”
  丁浩吸了口气,这缺了大德的事儿李盛东这死孩子真能做出来,看着他都解裤腰带了,丁浩也顾不得那么多,抖着手就开始威胁他:“李盛东你你你……你偷拿打火机烧了李奶奶家玉米地!你偷了我变形金刚藏在你爸酒柜里还砸了你爸的一瓶酒!你还偷了你爸的烟我要告诉你妈去!”
  李盛东小盆友现在智商还处于不断发展的阶段,也就是说他现在没多少智商,瞅见威胁还没学会笑着掐死在萌芽里,只会远远地躲开,于是他立刻拉拢着几个得力的小破孩儿就走,“走了走了!玩打仗去!”
  一群小孩呼啦啦就蹿了,剩下几个常吃丁浩糖的又跟丁浩玩得好的,捏着小衣服瞅瞅在小河里扑腾的丁浩两人,苦着张小脸结结巴巴的说:“丁浩,你别急,我找你奶奶去!”说着,也跑了。
  丁浩扑腾了几下,忽然觉得不对劲,白斌!白斌呢?!从刚才起就不大出声可还是有水声儿的啊,丁浩有点慌了,当初他把白斌推下去也是这么一哄而散的跑了,他不知道白斌是怎么从河里挣扎着等到救援的,如今他也跟着白斌掉下河来,历史会不会改变?
  丁浩一阵心慌,看着还冒几个气泡的地方,一个猛子就扎下去,白斌果然在下头,他脚腕子被河底的茅草根儿缠住了,正在使劲儿的拔,白斌看来很少下水,眼睛闭着,眉毛也皱成了一团,只是嘴巴是紧闭着的只偶尔冒出几个气泡,还知道留着点氧气。
  丁浩游过去,沉住了气去扒拉那团该死的草,小河里的水跟游泳池里的不一样,没扑腾几下就变得浑浊了,白斌的小脸已经由红变白了,丁浩急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使出吃奶的力气去拔那些缠住了白斌的茅草根儿!白斌,白斌还没有呼风唤雨还没有只手遮天,他还有那么多事儿没做,他怎么能就这么死在这里?
  被茅草缠住了脚,淹死?太他妈可笑了!
  丁浩嘴里的氧气也不多了,肺里面憋得火辣辣的疼,他眼泪都快下来了,他都这么难受了何况一直没露头出去的白斌了。手里的茅草松动了一下,掀起了更多的浑浊,丁浩却是像看到了眼前的指路明灯,使出最后一点力气手脚并用的掰扯着,毫不管会不会就这么缠在自己身上,他只想着,要是白斌就这么一个人出去也是好的。
  丁浩最后这一下起了作用,茅草根被扯断了几根,仅有的一个被扯出了深埋在底下的老根儿,虽然还缠在白斌脚上,却也足够他探出头去呼吸氧气了。白斌探出头吸了一大口气,猛烈地咳了起来,他怀里抱着的丁浩已经软了手脚,勉强靠着白斌仰着脸喘气。
  丁浩斜了眼顶着水草头发溜湿的白斌,嘿嘿笑了,他从来没觉得白斌这么好看过。丁浩翻个白眼,晕过去了。
  他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到处白惨惨的,要不是旁边睡的正香的白斌丁浩几乎以为自己给送到太平间了,门外有人小声儿说话,“……刚送到,丁浩家大人来了,嗯,我知道了白书记……丁浩缺氧休克了,医生给他输了氧气睡一觉就没事了,倒是白斌脚上受了点伤,好,我知道了,明天就给他们转院……”
  外头的声音又小了,估计是走远了。丁浩转个身瞅着白斌,这小子睡着了,浓密的睫毛垂着,看着格外的温和。他们现在是在一张病床上,白斌靠床边的手上还输着点滴,走廊里透过来一点绿色的应急灯光,丁浩从来没觉得这么安心过,他趴在白斌旁边,拿小脸蹭了蹭白斌的,窝在他身边儿睡着了。

  猪肉脯

  -->
  白书记做事效率果然很快,早上刚吃完早饭的时候就派车来接他们了,丁浩他爸送粥还没走,正在收拾碗,听着是连自己儿子也给接城里去住院,忙道:“我们家的就不用了吧?这孩子皮实,没事儿。”
  丁浩愤愤的瞅着他爹,挺着吃得滚圆的小肚子,对着已经被他吃空了的保温桶,举着勺子把碗敲得当当响,“再来一碗!再来一碗!!没吃饱!!”
  白斌吃得慢,听见他说,立刻将自己手里的半碗向他推过去,友好的示意:“我吃饱了。”
  丁浩悻悻的收了勺子,挑了白斌碗里的肉丝吃了,推了白粥还给他,白斌眉毛都没皱一下竟然就给吃了。
  丁浩心里得意,这洁癖啥的还得从小儿治啊,他大方的摸了摸白斌的脑袋,没等他夸奖几句,白斌就放下了勺子,“还饿?”
  丁浩那小肚子是真一点地儿都没了,拿回手来大方的说,“没事,你吃吧,我不饿。”丁远边一巴掌就拍下来,瞪了他一眼:“小兔崽子你还来劲儿了啊!”丁远边又回头对一路急行车刚到的司机说,“我家的真没事儿,能吃能睡的,怎么好再麻烦白书记……”
  来接的司机说的很委婉,态度却很坚决,两只小的要带走,而且一个也不能少。
  丁远边愁眉苦脸的,他这来的时候都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丁奶奶拦下,要是让丁奶奶知道他宝贝孙子给接到城里去住院了那还不得吓晕过去啊,能上城里住院,这得多大的病啊,至少得是开瓢儿的事……丁远边甚至都能想象出丁奶奶哭天抢地的要他宝贝浩浩的情景,不禁打了个寒颤。
  再回头瞅一眼丁浩,那小兔崽子刚才挨了他一巴掌,现在正在捧着脑袋那装委屈呢,白斌倒是好脾气拿手掌心儿给他揉着脑袋,说实话自家这小崽子不开口说话的时候倒是有那么几分天真可爱,睁着双大眼睛,唇红齿白的,笑起来左边带着个酒窝儿特招人喜欢,可是不一会就原形毕露,闹翻了天去喽!这样真能给带去城里让白书记照顾一段时间吗?
  丁远边深刻思索着,一咬牙,寻思着再折腾也没有掉水里差点淹死厉害吧?丁远边大手一挥,一句话从牙缝儿憋出来:“都带去吧!”
  丁浩先是愣了下,接着欢呼!白少家那得有多少进口糖进口巧克力啊,他得吃饱了都给兜回来!丁远边显然是跟丁浩想到一块儿去了,黑着一张脸,“丁浩,你长了大,做事要有个大孩子的模样儿知道吗?”
  丁浩拍着胸口保证,“爸你放心,我做事有分寸!”
  丁远边一颗心瞬间提的更高了,眼瞅着丁浩是指望不上了,转眼儿对着白斌,端着个慈祥的笑脸,和蔼的对着白斌说,“斌斌啊,你跟浩浩要在一起一段时间,我们家浩浩打小儿就野惯了,不懂事的时候你就替叔叔教训他,啊,也看着他点,照顾着点!”
  “好,”白斌点点头,“叔叔你放心,我以后都会照顾浩浩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梵·高 by 潘郎(竹马) 下一篇:重生之渣受 by 爱看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