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遇见》 by 沐倾之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年下 虐恋情深

 第1章 第 1 章

楔子
  办公桌前的男人缓缓说:“我要回去了。”
  桌子上面的文件真的很多,潘浩今天从早忙到晚,心情很烦躁,只草草应了一句“知道了”。
  男人静静站着看了他一会,走了。
  时间的流逝好像越来越慢,一直在埋头苦干的男人觉得有些不对。
  他叫了一声“英流”。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还有桌子上放着的文件。
  没有人回应他。
  他觉得有些心慌,追到门口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走出一段距离。
  他赶紧上前把人拉住,那人转过身来,脸庞看起来有些模糊。
  “什么事?”
  “我……”他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只张着嘴,说不出来半句话。
  “是吗?”男人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已经没有任何东西,挣开拉着他的手。
  看着男人越走越远,他急了,想叫住他,可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喉咙。
  “等一下,我……”
  还是一样,“我”之后再无其他的话,因为他不知道在“我”之后想说什么。
  男人在这条路上,缓缓走进光里,再也见不到。
  只剩下他一个人回到房间里,面对那沓看起来毫无生气的文件。
  好像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即使心脏的位置很痛。
  ******
  潘浩睁开眼的时候,阳光正好照进他的屋子,让他的屋子看起来亮堂堂的。
  他烦躁的翻了个身,在发现实在是睡不着后,才把被子踢开。
  现在是7月,美国这边今天的早晨天气还算不错,但如果平时也有这种天气就好了。
  空气检测师应该在多做些实验,这样他们就会发现PM2.5的值只增加没有减少。
  在床上坐了一会之后,潘浩才感觉他的头没有那么痛。
  老毛病了,7年前开始的。
  身上的衣服黏在身上,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昨晚像是做梦了,可是梦的内容,他想不起来。
  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不是美梦。
  今天是周日,难得他想在家里睡个懒觉,可惜连身体都不想遵循他的意愿。
  在刷完牙后,潘浩拿出剃须刀想刮胡子,可是在看到镜子中的脸之后,他把手上的刀重新放下去。
  以前他都很少在意自己的脸,导致他现在居然被吓了一跳。
  镜中的男人面容憔悴,眼睛布满血丝,要不是他现在身材还保持的不错,很有可能会被认成40多岁的大叔。
  可是即使现在不是40多岁,那也好不到哪去,今年他已经36岁,再过几年,他就该为奔四做准备。
  岁月真是不会放过任何的人或物。
  以后得去找些运动来锻炼身体,跑步也好瑜伽也好,他不想老的那么快。
  工作昨晚熬夜做完,难得想有一个空闲的周末,可是在打开冰箱们之后,经期把这个美好的想象给扼杀了。
  里头不是发黄的青菜,流黑水的肉,发霉的面包,就是一罐又一罐的啤酒,一点也让人联想不到“空闲”跟“美好”这种词。
  他把冰箱们摔上,但十秒后再次把它打开。
  上次是什么时候清理冰箱,这些食物又是什么时候放的,他已经忘了。
  这些垃圾如果不自己动手清理掉,这些东西就会一直留在里面。虽然他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经理,有公司的股份,身价不菲,可是他完全没有一个关系好到可以来帮他收拾冰箱的人。
  即使他包养过许多年纪比他小的男孩子,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好好跟他一起生活。
  才刚把青菜拿出来,一股刺鼻的味道就迎面扑来,幸好近期都没有吃早餐,否则他肯定会把胃酸给吐出来。
  找了个夹子把鼻子夹住,又戴上橡胶手套,全副武装之后,他才咬牙把冰箱里所有烂掉的食物全部清出来,期间腐烂的臭水顺着手腕流入到胳膊里,让他很是无语。
  以前他是不用做这些事的,很多时候他在干完活,累得像条狗的时候,热腾腾的饭菜已经做好。
  把冰箱收拾好后,现在他一点食欲也没有,可是时间还很早,才9点而已。
  他坐在沙发上发着呆,望着这个他拼搏了10多年换来的房子,没有人会说它不好。
  可是这件屋子里半点□□都没有,要是那天他突发羊癫疯,怕是医生也救不了他。
  越想越觉得凄凉,经期去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又给自己抹了点保养品,想约个朋友出去逛逛。
  可是手机的通讯录翻了半天,他竟然找不到一个真心想约的人。
  这些人要不就是商业上的朋友,没什么真感情,要不就是他包养的男孩子,见面没一会就缠着他要钱。从头翻了一大半,越翻越心烦。
  在看到一个名字的时候,他的手指停了下来。
  以前他还是有一个人能够叫出来,大多时候别人都叫他Caleb。
  另外他还有个中文名,叫做肖寒。
  但他为了寻找真爱,在美国的课程一修完就立马回国了,没有丝毫留恋。
  屁,这世上哪有什么真爱,只不过下半身的**而已。
  他那些得不到的,或者得到后又失去的,他永远都不会承认。
  因为他只能眼睁睁地失去它们。
  在屋里越想越觉得心烦意乱,潘浩从柜子里选了一件以为没那么大的衣服,出门去了。
  潘浩眯着眼睛看着阳光明媚的大街,今天行人看起来好像挺享受着天气。没一会,他便找到一家咖啡厅歇脚。
  在把咖啡喝掉半杯之后,他发现即使把工作都解决完,在这么一天里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把杯子转了半天之后,潘浩开始琢磨他今晚要不要去见包养的那几个小男生。
  电话突然响起来,打断了他的思路。
  潘浩不想接,让它自己断掉。
  可是电话那头的人好像知道他就在手机旁边似的,锲而不舍地打了一个又一个。
  看着不断震动的手机,终于在它响了第十次的时候,把它接通了。
  “有什么急事吗?”
  “总经理,是我啊,你好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朝气的声音。
  “……”。
  潘浩不说话,决定如果对方没有在10秒内说出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把电话给挂了。
  给他打电话的这个男孩子叫做John,是公司刚刚调上来的一个组长,有能力,又有热情,待人亲和,对自己的前景充满希望。
  潘浩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他的号码的,但是想要知道也并不难。
  对方没有对他的沉默便是什么意见,反倒是兴致勃勃地说着。
  “我是Jhon,是这样的,之前不是有一批实习生通过考核嘛,他们在今晚举办一个聚会,想邀请您来参加,不知道您今晚有没有时间。”
  之前公司确实有重新招一批人,在这个高速发展的社会,任何永远需要新鲜的血液。
  但是潘浩的重点不在这里。
  他想起这批实习生里,有一个男孩,有一个长得很漂亮,肌肤泛着年轻人的光泽,还有一双很漂亮清澈的眼睛。
  潘浩觉得他今晚又有着落了。
  在美国这个同性恋婚姻合法的国度,遇见Gay的概率很大,当然,如果那个小男生不愿意,他也不强迫。
  “行,我去。”
  电话那头静乐几秒后,才高兴又惊喜地,“真的?太好了。”
  告诉他今晚的聚会地点在哪里,潘浩听着电话那头兴奋的声音,起身去结账。
  这天余下的时间就好过多了,当你有了期待之后。
  潘浩特意给自己装扮一下,好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他特意在包里带上几个Durex。
  一切准备无误之后,他开着车子出门了。
  车子在一间规模中等的酒吧门前停下来。
  门前有几个人在等着他,里面实习生有几个在公司见过几面,大多数见到他的时候都是毕恭毕敬地跟他打招呼。
  现在他们看起来就轻松多了,每个人都穿着属于他们年龄的衣服,看起来朝气蓬勃。
  不过他们竟然会选择在这种场合叫他来,一群羽翼未丰的小鸟也知道早早找棵大树来依靠。
  “总经理,晚上好。”几个人在John的领导下向他打招呼,接着就有人很大胆地走上来邀请他进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冬眠之夏》 by 麻酱烧饼 (三) 下一篇:《遇见》 by 沐倾之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