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冬眠之夏》 by 麻酱烧饼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35章 我好爱你,我祝福你

  宋辰冬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说算了吧,”袁夏手臂一撑,从床上坐了起来,背对着,不敢去看宋辰冬,“都是我的错,从刚开始到现在,我一直都骗了你。”
  宋辰冬整个人被弄懵了,袁夏的一句话扔在他身上,他猝不及防,登时被撞得魂飞魄散。先前的期盼与雀跃被兜头浇了盆冰冽冽的水,他怀疑自己的理解能力出了问题,中文他听得懂,却怎么也不明白袁夏这话的意思。
  他不敢置信道:“什么叫算了吧?”
  “我骗了你,本来我以为这没什么,但现在想想,”袁夏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趾头,面皮绷的紧紧的,“我骗了你,让你以为你应该喜欢我,你其实本来应该喜欢艾默的。”
  宋辰冬只觉得这话太过荒唐,我喜欢谁不喜欢谁,有什么应该不应该?这事儿是别人能决定的吗?这又关艾默什么事儿,醋也不能乱吃啊。袁夏这想法实在是太过可笑,但他确实是笑不出来。
  “什么叫应该?”宋辰冬想要发火,却对袁夏怎样都生不起气来,他翻身下床蹲到袁夏跟前,抬眼看他,竭尽全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温和,“宝贝儿,你怎么了?”
  袁夏一张脸惨白得毫无血色,配上一双肿得像核桃仁似的眼睛,显得分外可怜。他仍是低着头,哀哀地说:“你的真命天子根本就不是我,是艾默,是他应该和你相亲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我是故意的……”
  袁夏简直要崩溃得说不下去,他手指紧紧得攥着床单,仿佛这样心里的痛就会少一些:“我只是一直不信什么智能匹配,我以为只要你也愿意和我在一起,就没关系。我早就认识何绪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拜托他告诉我你要去哪儿相亲,顶替了艾默的位置。”
  袁夏绝望得透不过气:“对不起……你也感觉到了吧,你和艾默有多般配,你和他在一起那么开心……真的对不起……我错了,我不求你们原谅,我就是个骗子。”
  宋辰冬还来不及消化袁夏的话,他只是觉得袁夏这副惨兮兮的样子让他心疼得都要碎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为什么他放在心尖宠的宝贝儿会因为他弄得这么狼狈?
  “你们看过一样的书,知道同样的电影,都长得这么好看……”
  “你懂他的舞蹈,你和他能一直有话聊,你也那么喜欢和他待在一起。你们一起跑步,一起玩水上运动,甚至连喜欢吃的东西都一模一样。这些我通通都做不到。”
  “你知道吗?我挖空心思做了一桌各种各样的蛋,omelette,scrambled egg,french toast,煎蛋、鸡蛋羹……可你还是最喜欢他的白水煮蛋,这是本能是直觉是习惯,我就算做再多有什么用呢,不合适就是不合适……如果一开始不是我这个骗子,你们早就在一起了……”
  袁夏急于将他心里的证据摆出来,以为这样能求得解脱,哪知道每说一句心就往下沉了一分,最后竟是连个全尸都找不见了。
  他一眨眼,眼泪就掉了下来,他索性自暴自弃地丢掉了最后一点体面,大哭着说:“我真的……真的对不起……”
  他说:“我好累啊,我坚持不下去了……我知道错了。”
  “我让你这么累吗?”宋辰冬皱着眉看袁夏,惨淡地笑了,心中有种好没有道理的感觉。
  他和何文黎也看过一样的书一样的电影,他也懂吴薇的舞蹈,他能和健身房的人一起锻炼一起运动,全世界有那么多人喜欢吃白水煮鸡蛋,可他并不爱他们,一点爱的感觉都没有,他也确定自己并不喜欢艾默。
  可是,偏偏他爱的这一个人跟他说,我累了,我不想再爱你了,坚持不下去了。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如此荒谬,难道两个人不是处处相同,他就不能爱上他吗?
  有些话藏在心里太长时间,经久的自卑与惶恐在黑暗中变质成了有毒的瘴气,摇摇欲坠的心不需要怎样的风暴,而最后那根稻草业已压了下来。
  袁夏的眼泪断了线地流,心里却平静又疲惫,他不得不承认,确实累了,他从小到大的生活太过顺遂,一直简简单单开开心心,没爱过也没吃过爱的苦头,直到遇到了宋辰冬心中才有了各种繁杂的心思。他闭了下眼睛,说:“我根本就配不上你……你看的书,看的演出,我全都不懂,每次都要你和我解释,辰冬哥,你不累吗?”
  我不累,宋辰冬想说,他想说我就喜欢你听不懂看不懂时迷茫的样子,从来也不会不懂装懂,坦率又可爱,他想说我特别享受给你解释的时候,你那种崇拜我的眼神。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啊!可你还信吗?!
  宋辰冬不想表现得歇斯底里,他知道现在心底的愤怒和惶急都不是因为自己的抑郁症和焦虑症,可他确实一瞬间有一种伤害自己的冲动,他想把自己的心挖出来捧到袁夏跟前,连着血带着肉,问他:“你看见了吗?我爱的是你。”
  可这样不会让袁夏更累更想逃跑吗?没有人会爱一个疯子。他眼眶发红,压抑着自己心头的戾气,看着袁夏说:“我不累,是你说你累了。”
  为什么会累呢?宋辰冬突然醒悟过来,在这段感情中,原来一直以来都是袁夏在迁就着他,为了他去了解自己根本不敢感兴趣的东西,然后自己一个人在背地里难过,可他呢?他一点都不愿意为了袁夏妥协,袁夏最喜欢做好吃的,但他连全都吃光都做不到,可是美食又不是毒药,他凭你什么做不到?
  我简直是个废物,他恨恨地想。
  他又想到了许多许多事情,袁夏挖空心思给他准备礼物,袁夏离开了生活了那么久的家、经营了那么久的餐厅,陪他回国,一句怨言都没有过。网上的人因为他无端地攻击袁夏,说他的宝贝儿这不好那儿不好,袁夏也只是笑笑,好像不在乎,可宋辰冬你难道不知道吗?面对那样的压力,袁夏怎么可能真的不在乎?!
  宋辰冬忽然发现,袁夏是会累的,他上下嘴唇一碰,说句我爱你,可他付出的远远没有袁夏多。他的爱还带着那么多其他的东西,全部都成了袁夏的负担,而他却闭上了眼捂住了耳,以为袁夏是开心的是幸福的。
  他装聋作哑地享受着这份岁月静好,哪知道背后全是袁夏的付出和隐忍。
  “我不会让你那么累了,”宋辰冬说,“我会让你幸福的。”
  “我再也不想说谎了……我是个骗子。”袁夏只是说。
  人世间的悲欢并不相通,世人总爱自说自话,宋辰冬早就知道这一点,只是他没有想到,这句话放到相爱的两个人之间,竟也是适用的。
  他过了许多许多天才想明白,但凡当时再冷静一点,都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只是身处其中,他又怎么能明白,他们一个在意的是自己给对方带来的伤害和阴霾,另一个介意着自己曾经的欺瞒、在不对等的感情中满是自卑,就这样驴唇不对马嘴,竟然也达成了共识。
  宋辰冬一把攥住了袁夏的手,盯着他的眼睛,近乎于哀求地说:“我不在乎,我愿意让你骗我!我知道我爱你,你不也是爱我的吗?”
  “爱,我爱你,我好爱你。”袁夏喃喃道,“只是可能我大概真的没那个本事,不属于自己的人是不应该碰的,我……我有点爱不动了……”他感觉自己所有的力气都跟着眼泪流出身体,内里只剩下空荡荡的茫然,他甚至不知道愧疚和嫉妒能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他是不想和宋辰冬分开的,可是话赶话的,就走到了这一步。
  分开会更好吗?分开辰冬哥会更幸福吗?就算没有艾默,也会有许默赵默钱默,这个世界上有两万个人适合宋辰冬,他们不会像自己这样,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唯一拿手的只有做饭,而这还恰恰好是宋辰冬最不需要的技能,适合宋辰冬的那个人只要会煮个鸡蛋就够了。
  袁夏真没想到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竟然还在介意一枚水煮蛋。
  这真是,一个鸡蛋引发的血案呀。
  他有点想笑,可是心脏像是被人攥住,揉搓,就连呼吸,都连带着会疼。
  爱不动了……
  爱不动了……
  听到袁夏那样哀伤地说出这几个字,宋辰冬霎那间就安静了,他松开了扣着袁夏的手。他忽然也想像袁夏这样哭出来,更声嘶力竭,更用尽全力,这样会更好受吗?这样就能放得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冬眠之夏》 by 麻酱烧饼 (二) 下一篇:《遇见》 by 沐倾之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