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冬眠之夏》 by 麻酱烧饼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1章 初遇

  撒谎是不对的。
  如果早知道事情将发展到如今这样的局面,袁夏可能不会选择撒谎。
  只是在当时那样的时刻,成为宋辰冬最佳伴侣的机会就放在眼前,袁夏又怎么能放弃呢?
  这个机会实属偶然,能被袁夏抓住,还要多亏了他吃素积德的妈,还有他在AILove工作的发小兼邻居何绪。
  何绪堂堂斯坦佛大学毕业的博士,毕业以后放着旁边硅谷的一众公司不去,选择投奔学长,进入了一家洛杉矶的婚恋公司,着实令人大跌眼镜。
  然而事实证明,天才们就是气人,能令笑话变成一个神话,短短一年时间,AILove成为婚恋届的翘楚,人工智能界的奇葩,通过基因匹配与人工智能运算,为99%的客户匹配到了所谓完美的另一半。能不能白头偕老还缺乏数据支撑,但99%的结婚率已经足够秒杀所有同类型的平台了。
  只是袁夏从来不信这东西能靠谱,还动不动就嘲讽何绪的科学。
  “你爱信不信啊,”何绪像是没骨头一样瘫在了袁夏家的沙发上,举着手机打游戏,随口说道,“哦对了,宋辰冬今天来我们公司了。”
  “吴彦祖去你们公司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不要以为贴上人工智能还有基因检测的标签你就高级了,你们这么厉害,孟非孟爷爷都要失业了!”袁夏带着粉色的隔热手套,把一盘清蒸龙虾放到桌上,盘子与桌面一碰发出“咚”的一声响,袁夏脑子里的弦儿突然接上了,觉出了哪里不对劲——
  “宋、宋辰冬?!你说得是那个宋辰冬吗?”
  何绪忙着打游戏没空搭理他,袁夏连忙跻着拖鞋颠颠地跑了过来,端起桌上的柠檬水蹲在沙发旁,谄媚道:“何博士,何帅哥,何总监,宋辰冬为什么去你们公司啊?”
  何绪懒懒地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等着。
  袁夏露出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小酒窝甜得腻人,等着何博士打完游戏指点迷津。
  “袁大厨,今天晚上吃什么呀?”何博士终于放下手机立地做人,接过柠檬水抿了一口。
  “龙虾,超级无敌至尊大龙虾,勉强配得上您人中龙凤的身份,”袁夏狗腿地接过杯子,真正的人才都能屈能伸,他捧起人来脸一点都不带红的,“怎么当得起大厨呢,您叫我小袁就行了。”
  何绪势要挣回科学家的面子,不冷不热地说:“小袁同学,你的偶像宋辰冬都不觉得我们公司是伪科学,怎么你还成天在这叨叨?粉丝行为,偶像买单,懂吗?”
  “对对,您说的都对,我给我偶像丢人了,”袁夏连连点头,“所以他到底去那儿干什么呀?”
  何绪还在拿乔儿,锤了锤肩膀不说话。直逼着袁夏给他捏起了肩,他才清了清嗓子,慢吞吞地吐出三个字:“找、对、象。”
  袁夏瞬间石化了,过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说:“你……你别开玩笑了。”
  不能怪袁夏不相信,任谁也不会觉得宋辰冬需要走相亲这个路子。
  宋辰冬今年32岁,还远远不到着急结婚的年纪。天赋般的演技,俊朗无双的外貌,令他在二十五岁便斩获金马影帝的头衔。而在此后的几年间,他并没有因为起点太高而停止进步。这简直像是一个奇迹。
  袁夏曾经看到过一个关于宋辰冬的报道,记者的一句话令他记忆犹新:“他是一个永远在攀登更高峰的男人,他是为大银幕而生的。”
  好像有不少影帝都拍过同志题材的电影,不过真正让袁夏心动的只有这一个。
  那时候他还小呢,不到二十岁的年纪,性取向还模模糊糊辨不分明。只是夕阳下宋辰冬回头的那个画面,他觉得自己能记一辈子。
  可宋辰冬是他唯一的偶像,他却只是宋辰冬微博六千八百七十二万粉丝中的其中一个,哦不对,是两个——他的小号也关注了宋辰冬。
  可宋辰冬的微博已经一年没有更新了。
  酒足饭饱后,蹭吃蹭喝的何绪溜达回了对门的公寓。袁夏把盘子碗一股脑儿地扔进了洗碗机里,窝在餐桌旁看视频。
  那是宋辰冬宣布暂别娱乐圈的一段采访。
  那时候,宋辰冬刚刚获得上海白玉兰奖的最佳男主角,正是星光璀璨中最熠熠的那一颗。当颁奖嘉宾念到他的名字时,他从容不迫地起身,上台领奖。他的致辞得体又谦逊,声音诚恳又动听,精致合体的黑色西装下是英挺的身材。
  在颁奖典礼后的采访中,有记者问起下一部戏的计划,谁也没想到,宋辰冬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没有计划,”宋辰冬极富魅力地一笑,他也并不打算卖关子,平静地说,“本来打算悄悄走的,只是想到这么多支持喜爱我的朋友,又觉得一定要给大家一个交代。”
  记者席中一片哗然,闪光灯此起彼伏,光线刺眼得像是在看一片正午阳光下的海。
  宋辰冬的脸经得起一切镜头的考验,他的鼻梁高挺,眼眉深邃,颧骨下方微微凹陷,是非常有男人味的那种英俊。
  这样的脸又时常有万分温柔的表情,他抿了抿嘴,浅浅一笑,似乎带着些歉意,说:“言语难以表达我对大家的感恩之情,这么多年一路走来,全是凭着大家的支持。只是有一些个人原因,让我不得不选择暂时告别娱乐圈。”
  宋辰冬又说了些场面话,就在安保的护送下走向后台。
  记者们像是树林里头被惊起的雀儿,登时炸了开来。他们高举着胳膊越过安保,互相推搡着,竭力想把话筒塞到宋辰冬嘴边。
  “宋辰冬先生,您可以透露一下具体原因吗?”
  “宋先生,退出娱乐圈是否跟您的绯闻前女友方菲吸毒案有关?”
  “——退圈之后您计划做些什么?出国深造——”
  宋辰冬依旧步伐沉着,不急不躁。大家的躁动似乎不能影响他分毫。袁夏看见视频中的画面在剧烈地晃动,记者声音高到仿若质问。
  袁夏也像所有人一样,希望宋辰冬给一个答案。
  然而宋辰冬没有回答任何问题。在走廊的尽头,他终于回过头来,对着刺眼的光带与鼎沸的人潮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会回来的。”他最后说,然后就消失在视频画面里。
  随后的一年里,宋辰冬并非毫无音讯。时而有在洛杉矶生活的华人放出偶遇他的照片,宋辰冬甚至并不拒绝签名与合照的要求。那些合照里的背景是加州的蓝天白云,而宋辰冬还是依旧儒雅英俊。只是他到底在做什么,一直是个谜。
  “都一年了,灰太狼都回来一百八十遍了……男神你要干啥呀……”袁夏关掉视频嘟囔道。
  他在窗明几净的客厅里呆坐了半晌,听到烘干机刺耳的提示音也没有动作,直到家里的主子毛球女士一屁股坐在他腿上,懒洋洋地“喵”了一声,才回过神来。
  袁夏随手撸了撸它背上柔软的毛,笑了:“你还撒起娇来了?”
  毛球窝在他怀里专心致志地舔了会儿爪子,又身轻如燕地跳到地上,妖娆地扭哒走了。
  袁夏还在想宋辰冬相亲这件事儿,他拿ipad刷了会儿微博,发现男神去了AILove的照片被人偷拍,消息已经不胫而走,甚至被营销号拿出来炒作了。更有感情博主借题发挥,口诛笔伐没有爱情的婚姻,呼吁年轻人要有勇气不结婚。
  袁夏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如果宋辰冬要靠智能匹配找对象的话,那不就等于随便一个陌生人都可以?那既然你我他都是一样的,没道理我就不行!
  “天才!我果然是个天才!”思至此处,他拎着猫飞快地冲出房门,又破何绪的门而入,一个飞扑抱紧了何绪的大腿,哀求起来。
  “何博士!何帅!老何!哥!我求求你了!”袁夏抓着自己的猫一起对着何绪卖萌,上下摆弄毛球的爪子,“你看在咱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上,看在刚刚大龙虾的份上,你就告诉我宋辰冬要在哪里相亲吧!”
  何绪奇怪道:“你要干嘛?”
  袁夏哭诉说:“我要截胡啊!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多喜欢宋辰东吗?你真的忍心让他和别人在一起吗?你可知道这样会让我心碎!”
  “那你就不要在深夜里买醉!”何绪接茬儿。
  袁夏:“……”
  何绪扯了会儿皮,又认真道:“对偶像的爱对恋人的爱是不一样的,这你真得好好分清楚了。”
  “分不清楚,这就是一样的,”袁夏狡辩说,“说不一样,只是因为偶像永远不会回应,骗自己的说辞而已。”说罢,怀里的毛球跟着“喵”了一声,示意自己支持铲屎官的立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豪门》 by 云观出岫 (三) 下一篇:《冬眠之夏》 by 麻酱烧饼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