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豪门》 by 云观出岫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豪门世家 娱乐圈 成长

 第48章 梦境

当天明臻走得很早,等顾宁晚上拍完最后一场戏的时候都已经快到半夜。影片结尾那场用头撞玻璃的戏份,终于拍完,满脸都是黑红的血浆,即便知道是假的也颇为吓人。
  林豆子在顾宁卸妆时帮他拿着衣服,看洗手池四周没人,到底忍不住,悄悄往顾宁身边凑了凑。
  “今天早上,慕杨不是迟到了么,导演还怕她故意不好好演,威胁了一通。后来,咱们不是顺顺利利把场景都拍完了么。”林豆子忽然凑过来和自己说八卦,叫顾宁终于提了点精神,但也没完全提起来,到底忘了这地方人来人往,口杂多事。只是顺着问了一句。
  “然后呢。”顾宁关了水擦了擦脸,又照了照镜子,眼角还是发红,像卸妆没有卸干净一样。
  “然后我听说她助理和她在化妆室嘀嘀咕咕说了个没完,好像还摔了东西。本来慕杨是想发通稿,说自己在剧组受欺负的,但好像被摁住了。说是这个时候,正是上升期,不好轻易得罪人,就是有粉丝为她‘伸张正义’,但叫别的导演看见了,会觉得是她这个人多事,不好合作,以后的机会就少了,所以叫她忍忍。之后,慕杨似乎就跟受了什么刺激似的,忽然把东西摔了,声势弄的还挺大,差点没把管服装的小姐姐吓着。可没过了多久,她出来的时候和平常一样,脸上挂着假笑,倒也看不出到底是怎么样了。”林豆子的嘴就从没停过,即使是在说话,也含着个吃的。
  “都是别人的事儿。再说,人家现在也有资本去折腾,毕竟是真火了。”顾宁觉得自己在心大这一点上和明臻很像,他对能威胁自己的私生子心存怜惜,而自己能对别的演员爆红而不眼热。
  “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再说,一个抄袭剧,有什么可追捧的。”林豆子狠狠地咬着嘴里的饼干,即使里头是他最爱的抹茶味,依旧抵消不了他心中的不平。
  “那部剧我也看了。说实话,节奏很快,而且情节起伏不小,看着玩玩确实也不错。”顾宁虽也觉得那剧不怎么样,但总是自诩可观,面对别人强烈的站队总想站到另一边,平衡下两边。即使这话说的有些违心。
  “你就是太善良了,半点都不担心。”林豆子叹了口气,又打开一袋蚕豆,“我听说现在《无相》的剧组压力很大,同样的题材和故事,如果赶着上映,总会因为先入为主的定式而降低收视和评价。因为新鲜感都没了,而且这部剧到底厚重,不如太子妃那个轻快。就是我都不一定喜欢《无相》里虐心的地方,看着就难受。”
  “所以喜剧一直是市场上最受欢迎的,也是最难创作的。”顾宁终于把脸洗了个干净,然后觉得自己又清醒了不少,完全不想去睡觉了。
  “明天又是一天的戏,今天早点睡。”林豆子咔嚓咔嚓把烧烤味的蚕豆吃了个精光,然后洗了洗手,要和顾宁一起回宾馆。就算是Q市里明臻有房产他们也不好过去住,毕竟明天要早起,况且明臻今晚据说又飞了回去。
  “嗯。”顾宁点了下头,根本没把这话放在心上,谁知当晚就做了噩梦。
 
  “你以为你是谁?”恍惚间,顾宁推开房门的时候,看见熟悉的房间里交叠着两个肉体,一个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明臻,另一则匆匆披上衣服的,这是许久不见的白小姐。
  “我……”顾宁不知为什么,一个字都说不出出口,好像所有的话都被堵在了嗓子眼里,嘴也张不开,只能艰难地动作,想要表达出一点自己的情绪来。
  “我不管你想说什么,我和白小姐已经结婚了”面前的明臻分外陌生,好像与以前的认识的那一个判若两人。顾宁后退着想要往外走,却一脚踩空,醒了过来。
  原来只是一场梦罢了。顾宁扶着脑袋叹息了一句,本以为自己再睡过去会忘掉刚才的梦,谁知一闭眼,迷迷糊糊又到了明臻的家门口。
  “谁呀。”顾宁没有抬手敲门,门便自然开了,里头衣冠不整地出来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声音很是熟悉。等她把头发一撩,露出面容来,顾宁才发现原来是慕杨。
  “你还想着明总呢。”慕杨仰着下巴,一双细长眼自上而下往下一压,似乎要把自己眼中的顾宁挤扁下去,“明总花巨资,给你投了这么多的钱,到头来你还是一事无成。也只有我,才配站在他身边。”
  “我……”顾宁这一回终于多了点自信,觉得周遭的一切不太真实,跳着脚想往里头探一探,但自然无果,被慕杨一把推出了门。
  下一刻顾宁便孤身一人站在了大街上,眼看着明臻从对面的车上下来,看都没看自己就进了办公楼里。
  “我……”顾宁穿过车流,走到明臻面前,依旧说不出话来,连比带画想要说明意思,确实半点都办不到。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明臻看着自己,好像都一次看见他一样,温和而礼貌的点头微笑,却比慕杨的讽刺来得更大。
  “没有。”顾宁晃了晃脑袋,让出了道来,想傻子一样目送着明臻一步步里去,越走越远……
 
  “顾哥,顾哥?”林豆子没想到,短短一个晚上,顾宁就病的那么厉害,浑身都烧得这么热,脸上烫德都能煮鸡蛋了。
  “嗯?”顾宁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看了眼林豆子,终于明白自己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但浑身都虚弱难受得厉害,只能勉力睁开肿胀的眼睛看人。
  “你发烧了,我和导演请个假,今天就不去了。”林豆子说着就要给贺祥打电话,却一把被挣扎起来的顾宁摁住了。
  “不用。我没事儿,你去楼下帮我买点退烧药,喝点热水就好了。总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耽误大家的工作。今儿全是我的戏,要是我不去,什么都得往后拖,更赶不上进度了。”顾宁心里还想着昨天说得提前上映的事儿。接着慕杨的名头,说不定能提点票房出来,只是这时间得赶,不能慢了。
  “非得去什么,就算工作再重要,身体还是第一位的,带会儿要是晕在片场怎么办?”林豆子还是不放心,嘀嘀咕咕的。
  “那就晕在片场。正好混个工伤。”顾宁不以为意,起床时到底还是晕了一下,扶着林豆子才能站好,一时也无心去想自己的梦境,仿佛醒来就已经忘记。
 
第49章 劝说
 
顾宁虽然说是要混工伤,但到底是打起精神来起了床,甚至还特意化了点妆,把自己的病容遮了遮。反正这圈子里上镜的需求很多,男艺人平时带妆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儿。不过,相较来说,林豆子更加把他的病放在心上,转身就给明臻报了信儿。
  “有事?”坐在明臻对面的明成见他一低头眉头就皱了起来,连带着腿都不安地跟着动了一动,到底多了一句嘴。
  “没有。”明臻下意识防备地晃了一下头,然后反应过来,自己对这位堂哥似乎用不到如此可以,继而苦笑了一声,把手机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刚有人告诉我说一个朋友病了。本来想去看他,但是现在,还是不要拉着人下水了。”明臻眼角往下一瞥,没再抬眼看明成的表情。
  “是顾宁?”明成早知道自己这个堂弟和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混在一起的事儿。他本来就对这种事无感,虽也不会特意抗拒,但也觉得前路艰难,未必是一端好的感情。不过听说华夫人都没有去寻人家的不是,他再多嘴,就真的多事了。
  “嗯。”明臻闻言看了明成一眼,也不觉得人家知道了这么个人,自己再隐瞒下去有什么必要,就直接点头认了,“他这两天拍戏赶进度,估计是吹着风了,有点感冒。”
  “真是不巧。”明成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本来没你的事儿,结果现在叫你卷进来,一时也走不了了。”
  “这有什么。明氏集团里还有我的股份,帮着参谋两句,操点心,也是应该的。”明臻知道明成关心的地方并不在顾宁的身上,也不愿与人多说自己的私生活,因此很快把话题转了回来,“那你决定怎么办?要拿着全副身家去跟着进行一场豪赌吗?就算是赢了,恐怕也是自损八百。”
  “这事儿本来就由不得我们。”明成一脸的淡然,眼里似乎木得很久了,他眨了眨眼睛,半垂下了头,阳光透过窗子照在他的身上,面孔藏在了阴影里,“我原本还特意找人查过父亲和二叔的死因,但是一无所获。当地的飞机、相关的人员,还有那时候的天气,根本就不该出现这种事故。就算是有那么一两个环节出了问题,也不该一个都没有逃出来。没想到,原来早就有人帮着三叔掩盖,然后借着这把刀,反手捅了回去。现在,倒开始借着这件事,来威迫我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豪门》 by 云观出岫 (二) 下一篇:《冬眠之夏》 by 麻酱烧饼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