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執聲》 by 淇水之西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异神怪 娱乐圈

 ShadowⅢ替生-1

 
大学对奋斗了小半辈子的学生来说是神圣的、自由的,这意味着从应试教育中解脱,不必再这考那考,念完大学完全可以选择升学或就业,不会再被揪着耳朵扯着脑袋说不读书你以后能干什么。
可以说考上了大学,许多学生就放飞了自我,尤其是家境不错的孩子,更是恣意挥洒这四年青春时光。
方翊声对生活的态度一直很朴实,没钱了就去赚钱,赚钱时好好的做,领一分钱尽一分的力,年纪渐长,他也不必忍让业界不公,颇有资历和技艺的他也没人敢让他吃亏,他也不占人家便宜;在学校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老师教什么念什么,助教吩咐了什么作业就做什么。
分组报告这玩意儿,就是来折腾人打坏同学情谊,杀伤力堪比同居。
都是大一新生,大家都皮,这个女孩说我不会,那个女孩说我要打工没空讨论,你们决定就好,这男孩交出了自己的部份,一看,网络上复制的,连标点符号都舍不得改。
一组五个人,就一个书呆和一个方翊声像点样子,书呆给出了教科书式的资料,方翊声给了自己整理的历年空污资料,就这样没了。
到了交报告时候,理所当然整组被留下来批评质问。
“你们这是什么东西?”助教一脸不满,身为研究生平日田野调查、专题撰写、实验数据整理以及机械实验搞掉了他大部分精力,现在还要面对这群根本没把自己交待下去的工作当回事的大一生,他还肯听他们解释已经是修养高深了。
那些偷懒的人像是没想到自己打混的部份真的没人帮忙,一时面面相觑。
“我要的东西不难吧?我只不过想要近五年空气污染数据,希望你们整理并且分析原因,这有那么难吗?”
助教把报告摔在桌上,纸张散开,第一张就是工作分配。
“历年空污指数有了、环境可能污染源有了,请问,分析的部份是谁做的?谁又是做统整的?怎么,你们五个人只交了两个象样东西,还有,这个东西是谁弄出来的?”
助教毫不留情撕下报告其中几张。”从网络上直接复制是不是,你们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抄袭!连看也不看连整理消化成自己东西都懒,你们上什么大学,有什么脸说自己是大学生?”
越说他嗓门越大,从教授那儿得来的压力全数转嫁在学生身上,一怒他把报告摔到地上。”念什么书,从我这你们一分也别想拿到!”
人抄起东西走了,留下噤若寒蝉的学生们。
这些怒骂对方翊声来说不痛不痒,在其他人头皮发麻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已经转头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他的冷淡和不合群好像让其他人找到攻击目标。
“欸你去哪啊!”女孩喊。
方翊声回头看他一眼。”我的数据已经交了,接下来没我的事了吧?我有工作,抱歉先走了。”
女孩脸一热,她就是那个老说要打工和朋友有约有事,总不出席讨论的人。
“你不怕啊,期末不及格就要被当了!”
被当是什么是大事吗?方翊声耸肩。”他真把我当了,我这堂课再拿去打工,把学费赚回来就好。”
其他人目瞪口呆。
方翊声已经走了,留下剩下几人在后面批评骂他冷漠自以为又不合群。
他不在乎,他连自己组员名字都没记牢。
一踏出校门手机响了,听见那轻柔的歌唱声,他动作一顿,方才的高姿态瞬间崩塌,他手足无措的捧着手机,不知要接还是要装死。
这是某人的专属铃声,某人对着他手机轻哼的歌。
好像是他现在拍的戏的角色曲。
铃声响久了切掉了,方翊声才松口气铃声又响起,走到校门口,一个戴着墨镜的长腿美男在那里对他微笑,手上手机正拨号中。
方翊声觉得自己太天真了,有陈燕亭这样的经纪人,卫南钧哪会是省油的灯。
这样大剌剌的在门口等人,他是笃定自己不会被认出来吗!
加快脚步,方翊声瞪着大墨镜底下含笑的眼睛。
“我订了位,一起吃饭。”
方翊声正想反唇相讥说没空,又想到自己行程表陈燕亭那**不知道从哪个管道全知道了,卫南钧只要想当然也能知道。
这种如出一辙的不要脸……
“我就是摆脱不了你们两是不是?”
这点程度的酸言酸语卫南钧春风拂面,波澜不惊。”你不是想吃泰式料理吗?我知道有一间还不错。”
“你……”
“从外地回来你就不接我电话。”打断方翊声的话,卫南钧轻声说。”我能怎么办呢?”
方翊声的心好像被轻轻拧了一下,气急败坏的拒绝全咽了回去。
“你觉得我死缠烂打吗?可是我也说了你能拒绝我,我没指望什么,朋友间通个电话吃个饭不是很正常的吗?你连这机会都不给我,我能怎么办?”
颀长的身影背脊依然挺直着,但方翊声就是从他身上看出了几分萧索委屈。
卫南钧垂着眸,眼尾轻轻扫了方翊声一眼。”你说啊。”
墨镜只要近到一定距离,还是可以看清的,方翊声就看见了那欲语还休的一眼,那一眼丝丝缕缕,如缠如绕。
他心几乎都被哪一眼裹住,他终于无话可说了。
“你真的不想看见我?觉得我很烦,想踹了我?”
方翊声放弃抵抗。”没……”
卫南钧满意了。”我车停在你们学校停车场,走吧。”
“你真不怕被认出来?没有狗仔追着你?”
“我和我朋友吃饭光明正大,怕什么?”卫南钧推了一下墨镜,神色无比淡定。”至于粉丝?她们只会怀疑,不见得真会凑上来的,认不认得出来还两回事呢。”
“……”他就仗着现在时间学生少才嚣张吧?
这个时段就算有空堂,学生也是在图书馆打发时间等着下一堂课,鲜少出来鬼混,上班族更别说了,全蹲在办公室那座牢笼里不得自由。
现在放眼看去,路上来往的车多,人却少。
方翊声叹气。”走快点,真被认出来反而多事。”
“以后我就在停车场等你。”
“少得寸进尺。”
在卫南钧美妙的计划中,这是一顿在小包厢,只有你和我的午餐,可是当服务生推开包厢门,看见里面不请自来的陈燕亭时,他突然感受到了方翊声在校门口看见他的心情。
那种特别想揍人的感觉。
“你们两真不够意思,居然自己出来吃饭,我好不容易从那乡下旮旯出差回来,也没人要请我一顿接风洗尘饭!”她笑嘻嘻的,神色一点也没从乡下旮旯地方爬回的困顿厌倦。
好像她是去美国血拼一顿的神采奕奕。
一见她方翊声就胃痛。
“老师还好吗?”他装作很镇定的问。
这一问,陈燕亭特别来劲了,她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小方来,坐。你给我说说你老师吧。”
“……”
“你那什么眼神,他男未婚我女未嫁,打听打听怎么了。”陈燕亭理所当然的说着,抄起菜单翻了起来。
“妳都和他回家了,还打听什么。”方翊声淡淡的说着,选择陈燕亭对面坐下。
“话也不是这么说……”陈燕亭嘟着嘴,手把菜单翻得哗哗响,被看不下去的卫南钧一把抽走。
“燕姐,妳究竟来做什么的?”卫南钧问,口气非常平静温和,人也很规矩的坐在方翊声身边,只是一坐下手就特别委屈的寻求身旁青年的安慰。
感觉腰被揽了一下,方翊声差点弹起来。
他腰背都敏感,很讨厌人家碰。
瞎摸什么,这是普通朋友会干的事吗!
完全没察觉对面狗男男桌面下的偷来暗去,陈燕亭不满嗔道。”你怎么说话的,我在这不行吗?我和你们都什么交情了,蹭顿饭能怎么样。”
方翊声懒得理她,连目光都欠奉,直接扭头对着窗外景色发呆。
卫南钧无奈,把菜单推了过去。”想吃什么尽量点,我请客。”
在卫南钧来之前陈燕亭早研究好想吃什么了,按铃叫来了服务生,她利落的叫了一桌子菜。”我听江哥说了,小方吃酸吃辣就是不爱吃甜,那些口味偏甜的我就不点了。”
卫南钧闻言挑眉。
陈燕亭还想寒暄,手机不识相的响了起来,一看,她唔了声起身出了包厢。
看门被带上,卫南钧手支颐欣赏着青年优美的侧脸,窗外光线在他面容线条打上一层粉,看起来柔和极了,他褐色的瞳虹浅淡得像发光的玻璃珠,睫毛几乎化在光里。”真的不爱吃甜?”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執聲》 by 淇水之西 (一) 下一篇:《執聲》 by 淇水之西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