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執聲》 by 淇水之西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异神怪 娱乐圈

 ShadowⅠ狂恋-1

明亮的白色房间内无数忙碌的专业人员,发型设计师、化妆师,乃至服装造型师,他们全围着一个男人打转。
镜子中映出一张俊美面孔,深邃的五官,白皙的皮肤,卷密的睫毛因视线而垂敛着。
“南钧最近作息不好吗?”化妆师轻声问,手上海绵轻柔地拍扑着,将细致粉底液均匀拍抹开来。”肤况不佳喔。”
卫南钧淡淡笑了一下。”睡眠质量有点差。”
“是新戏压力大吗?”正吹整着男人头发的发型设计师问。
“或许吧。”卫南钧闭上眼,不再多谈。
其他人自然也沉默下来专注于手上工作。
在这安静只有细微衣料摩-擦声中,门被打开的声音显得异常突兀,女人尖锐的嗓音更是让人吓了一跳。
“南钧!啧,怎么还没好啊?我觉得我们根本被骗了!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人!我觉得就是个骗子!”
女人一头利落短发,踏着凌厉的脚步,褐金色的细高跟更是突显了那份杀气腾腾──足有15公分高!
她的进入让屋内气氛变得死沉,卫南钧能感受到所有工作人员变得更仔细小心,更安静。
“等等见面就知道了。”卫南钧低声说。
“见什么面啊!那就是个骗子!”女人没好气地说,化了浓妆的眼睛扫了眼低眉顺眼工作的女人们,没好气地哼了声。”妳们快点啊,要拍照了。”
卫南钧专属的团队连忙加快手上动作,恭恭敬敬地送男人与她的经纪人离开。
门一被关上,所有人不约而同垮下肩膀松了口大气,彼此交换了眼神,一同苦笑摇头。
卫南钧倒是不把经纪人的态度放在心上,应该说他老早习惯她那个脾气。”什么事让妳气成这样?”
通道上没什么人,卫南钧也就直接问了出来。
“还不廖副导上次说的那个,说……挺有名很厉害的,结果我去查了,大学还没毕业!你有听过大学还没毕业的道士吗?我们绝对是被骗了!廖副导也被骗了!”
“这值得妳气成这样?”卫南钧好笑道。
“不是,嗳!廖副导那样说,我就觉得应该特别厉害,结果……”她一脸纠结又一脸愤慨。”反正就辜负我期待难道我不能生个气?”
卫南钧也不再劝她,大步走向摄影棚。推开大门,里头人来人往,设备架设妥当,摄影师见到他忍不住露出大大笑容,快步迎了上来。
“哇,好久不见,越来越帅了。”摄影师给了卫南钧一个友善的拥抱,与他并肩而行。
“徐姐,好久不见。”卫南钧温和地打着招呼。
“上次合作是两年前吧?替前卫拍封面的时候。”摄影师笑着说。”才两年身价完全不一样了,至爵和前卫可是完全不一样的层级。”
“徐姐这样说前卫总监要生气了。”卫南钧半开着玩笑。
摄影师摆摆手。”哪天前卫能走出国门像至爵那样发行全世界,成为世界级时尚杂志,我再去向前卫切腹谢罪。”
助理看两人就位,立即上前替卫南钧的造型做最后微调,待徐姐表示满意后才退开来。
镁光灯、同色调的无聊背景与道具、打光板,这些都是极其熟悉的日常,卫南钧自在地摆出摄影师需要的姿势,假装自己背后是蓝天白云、是花海,是街道,他的工作就是由无中幻想出有,然后将自己融入其中。
镁光灯不停闪烁,眼前一阵又一阵的强光,他眼神温和地注视着镜头,在深邃黑沉的镜头中,他忽然一阵恍惚,像是有什么存在其中吸引着他。
声音在这片彷佛抽离了一切的安静中轻轻响起,那似在耳边絮语,卫南钧却听不清楚,是女人的声音,但过一会儿又觉得是孩子,他分不清楚,头晕目眩的。
“钧……卫南钧?”
忽然放大的呼喊声让他惊醒过来,一回神定睛一看,就见徐姐皱眉看他。”你怎么啦?怎么忽然不动了?”
卫南钧镇定一笑。”抱歉。”
他没给出自己失常的理由,只是极快地按照徐姐上一个指示更改姿势。
徐姐也不追根究底,继续完成摄影工作。
摄影棚内很安静,只有工作人员工作的动作声,卫南钧从椅子上下来,立即手上多了古铜金复古话筒,助理将他袖子往上拉了拉,露出同色系手表。”南哥手表得露出来,顺便打个广告。”
卫南钧点点头。
“深情点啊,假装是和女朋友讲电话!”
“我和我妈讲电话也挺深情的。”卫南钧开着玩笑,现场一阵轻笑。
他垂着眸,侧头倾听,彷佛电话那头是他最疼爱的女孩那般。
快门声响起,他正要照徐姐指示换个动作,没有接线的话筒突地传来低低的笑声,女孩欢快的笑声。
鸡皮疙瘩从背部蔓延到了头顶,卫南钧强压-下自己甩掉话筒的冲动,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笑意,换个姿势继续倾听。
“爱……叽嘎爱……我爱……叽咖滋……你……”
诡异的噪声声扭曲了女孩幸福的声调,即使是甜美的声音,卫南钧也只感到森冷的毛骨悚然。
卫南钧脸上依然是无懈可击的笑容。
“很好,这笑容很棒,想到谁了?”
卫南钧笑着没答话。
“肯定是女朋友了。”助理嘻笑。
“少乱说啊!南钧没女朋友的!”经纪人突然严厉地斥责,摄影棚内剎时一片尴尬。
“抱歉,燕姐不要生气,我就开个玩笑。”女助理低声说。
陈燕亭白了她一眼。
卫南钧没心思去调和现场气氛,他手脚冰冷僵硬,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继续握着话筒拍照。拍完这组照片,他背后一片冷汗,回到化妆室造型助理还纳闷嘀咕。
“空调坏了?南哥你怎么流这么多汗?”
卫南钧没多说,看他沉着脸,造型师也不敢再问,只吩咐助理将衣服送洗。
门再度被打开,陈燕亭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不满。”真是,现在谁都可以乱开玩笑了吗?还当你是小咖吗?”
卫南钧淡淡瞥了她一眼。
陈燕亭还想再骂的,但在那一眼后,她讷讷闭嘴。
“咳,南钧,今天工作就到这里,我载你回去吧?”陈燕亭干笑着说。
“约了人不是吗?”
“就说是骗……”陈燕亭转瞬翻脸恶声恶气的,但看到卫南钧沉静得近乎无情的眼神,话就吞了回去,但她仍旧很不高兴。”你……”
“走吧。”卫南钧戴上墨镜,不由分说地走出化妆间。
陈燕亭也只能跟上,但满脸的不爽泄漏出她的不情愿。
看两尊大神走了,工作团队又一致松了口气。
“哎唷我天,刚刚拍摄不顺利吗?我看南哥好像心情也不太好……他很少这样对燕姐。”化妆师说着,手上动作极快地收拾自己吃饭工具。
“总有一天南哥会毁在陈燕亭手上,那态度实在……”发型师摇着头,拎起自己工具包。
 
卫南钧坐在后座,他望着窗外,因着一层隔离贴纸看一切都灰沉了起来,明明外头蓝天白云色彩饱和,他眼中仍像是只有灰黑白三色。
那是他心情的映射。
“燕姐,妳等等自己回去吧。”
陈燕亭愣了一下。”啊?”
“我自己和他谈就好。”
“为什么?”陈燕亭声调高了起来。
“我已经三十三岁,不是十三岁,妳难道还担心我被骗?”卫南钧声调很平静,好像方才在化妆间两人的冲突不存在一般。
但陈燕亭和他相处将近十八年,哪能不知道卫南钧心情不好。
她僵着脸,又想骂人,又想劝回卫南钧,可心底深处又有些怕他想服软,百种情绪冲突在一起,搞得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噎了半天,她才吐出一句话来:”你、嗳我……好好好,我等等自己搭车回去。”
卫南钧嗯了声。
陈燕亭透过后视镜瞪了卫南钧一眼,心底暗骂自己没用一回。
将车停进收费停车场,陈燕亭不高兴地快步走向地铁站,卫南钧则戴上鸭舌帽,大摇大摆地走往约好的咖啡店。
一路上他高挑的身材引起不少注目,但也没人将他和明星联想在一块儿,只是暗暗有人低声窃语。
迷妹不是满街都是,路人各自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上,没人会特别观察一个长得高的陌生人,引起满街骚动那样的事情并不容易发生。
哪怕真被认出来,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上前要求签名合照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前男友的婚礼 by 香水树 (三) 下一篇:《執聲》 by 淇水之西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