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前男友的婚礼 by 香水树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甜文

   ☆、初相识20

  你给我一封情书, 我送你一摞试卷——《初相识》
  --
  篮球场。
  沈在途下场换人。
  “操,刚刚耍帅耍够了吧,你没看见我身后那两女生,嗓子都叫哑了。”
  沈在途接过丁城的水,喝了一口,没兴致。
  捡起地上衣服:“回教室去。”
  今周三,温路请假。
  沈在途感觉浑身不得劲儿, 心里缺了一块似的。
  “我说弟媳妇儿不在,你拉着一张脸谁欠你钱啊。”丁城搡他一把。
  “没事儿。”沈在途嘴上说得风轻云淡,心里其实想得不行了。
  “瞧你现在思春的模样儿。”
  两人往教室里走, 还在走廊外面,丁城忽然一把拽住沈在途:“诶?”
  “这程原干嘛呢?”丁城示意他看。
  沈在途望过去,隔着玻璃,程原没看见他们。
  他手里拿着一个信封, 卡在温路的本子里。
  “他鬼鬼祟祟的,”已经有过收情书经验的沈在途看到那封信立马反应过来, 一点儿也压不住脾气:“卧槽,撬我墙脚呢!”
  丁城连忙拉着他走开:“你干嘛呢?”
  沈在途眉毛竖起来:“该去问他干什么吧!”
  “你这脑子,你怎么就知道那封信是什么时候撬你墙角的呢,万一不是呢。”
  沈在途瞪着他:“.......那, 那你说,该怎么办?”
  丁城啧啧两声:“果然爱情使人弱智。”
  俩人进教室的时候,程原在位置上复习,沈在途看了他一眼, 回到位置上,当作什么事都是儿没发生过,等上课的时候,沈在途将卡在本子里面的信封拿出来。
  一封信,不像表达爱意的,但却是**的词句。
  沈在途一点儿也亏心的把信收好,下了课撕碎冲进厕所里面去了。
  那几天程原总是有意无意的看温路,沈在途高度警惕,就像一只护崽的老母鸡,下课上厕所都跟着。
  温路便别扭:“上厕所你跟着我干嘛啊?”
  “我也上呢,一起嘘嘘。”沈在途说得理直气壮。
  温路无语。
  由于沈在途的全方位死守,最终在温路根本不知道程原这个人就把自己情敌解决掉了。
  ...
  “温卷卷同学,你好。我是来自临城一中高三二班的沈在途,虚岁十八,白羊座,AB血型,身高181,身体健康,家族无遗传性疾病,体能各项指标优,喜欢打篮球上网,现在喜欢你和小卷卷,以前的梦想是山东蓝翔,现在是T大···········以上。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喜欢你,这是我的第一封情书,总之,你拆了,就得收着·······”
  里面的话真是不要脸又很‘沈在途’,当然温路不知道这是某人膈应情敌的信,于是才写得,温路脸红着仔细看完后,才问:“你写这个干什么啊?”
  “我给你写得情书啊。”沈在途把信折起来,“赶紧收起来,别让其他人看见。”
  沈在途特宝贝似的让温路收起来,这可是他在家中熬灯点蜡写出来的,垃圾桶里满满的草稿纸,最后才拿出这么一个成品。
  “我怎么感觉像是你的自我介绍啊。”温路噘着小嘴,他虽然没有看过什么情书,但是这分明就是自我介绍啊。
  “谁说是自我介绍,你见谁写自我介绍把祖宗八辈全部列进来的。”
  温路不予他争辩,转头继续做题。
  最后半学期更是不容懈怠,其他年级都还在放假中,高三全部都在学校。
  日子一天一天的滑过去,从开学后,就再也没有了下课教室打闹走廊里欢声笑语的情况,试卷跟考题齐飞,所有人都埋头苦记背读。
  “只要是文科你们只要记住贝多芬就好了。”历史老郑看到同学们天天泡在教室里,有时候上课就会跟他们唠嗑儿,缓解压力。
  当老郑一说贝多芬,有同学不明白了,问:“为什么要记住贝多芬啊。”
  老郑笑了笑:“背才能多分嘛。”
  课堂上瞬间一片了然的唏嘘声。
  因为温路收来沈在途的情书,温路也琢磨着礼尚往来,这天周末,温路把自己的零花钱拿出来,去了书店。
  在里面转了一圈,找了一本五三,还有各大真考题。
  全部买了下来,还细心的用包装纸包着,上面还打了一个蝴蝶结。
  摸着真考资料,温路露出了欣慰的笑。
  周一的时候,沈在途一进教室,就看到一群人挤在他的座位上,可从来没这么热闹过。
  “干嘛干嘛呢,挤在我座位上干嘛。”沈在途推开同学。
  一群人看着他,眼里尽是羡慕。
  “你们干嘛哪,这么看着我,有毛·····诶,这是啥?”沈在途被所有人看得莫名其妙的,突然看到了桌子上的东西,眉头一皱:“谁的啊?”
  那盒子一看就知道是礼物,精心包装过得。
  丁诚笑着搡他:“谁的啊,人家卷卷大清早的就抱着礼物来教室了,给你放在桌子上的。”
  “这都后半期了,我成了高三狗不说,还成了单身狗,天天被喂狗粮啊。”
  “谁说不是啊,可太高调啊你们。”
  同学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温路好歹在班级久了,现在也不像当初那么羞涩,虽然脸蛋儿红着,但心里是开心的。
  大家都催促着沈在途打开瞧瞧,沈在途知道是温路送得,笑得那样儿:“走走走,回你们得座位上去,这是给我的,你们在这儿干嘛呢。”
  好奇心重得同学起哄:“看你宝贝得,打开看看啊。”
  “嘿,给我得,凭什么给你们瞧啊。”沈在途坐在座位上,准备把礼物收起来,结果一拿。
  一只手居然没拿起来,他奇了,看温路:“卷卷,你这是给我买的啥啊,咋这么沉呢。”
  “好东西。”
  “你特意给我买得啊?”沈在途受宠若惊。
  温路点头。
  沈在途摸了摸盒子,不知道什么东西,但是只要是温路送得,他都喜欢。
  “你打开看啊。”温路说着去扯开蝴蝶结,沈在途连忙拦住他,“你干嘛啊,你这是给我的,得让我做主啊。”
  沈在途护得紧,“你跟我买的是什么啊?”
  温路一本正经:“赶紧打开看看,我每周都要检查的。”
  沈在途:“·········”
  什么东西啊,还要每周检查?
  沈在途有些好奇。
  三分钟后。
  “你这周做这个试卷,我都跟你勾选出来了,还有五三,今天放学后,我先陪你做数学,对了,这里还有英语,我发现你每次考试都是英语拉下的平均分,我跟你选了一套提高英语水平的书·········”
  沈在途坐在座位上一脸生无可恋的听着温路给他介绍“礼物”。
  “我还算好了时间,从现在到高考,我们要努力了。”
  温路自顾自地说着,却发现某人心思好像不在,“喂,沈富贵,你在听我讲话没啊?”
  “不是,卷卷,你是认真的吗?”沈在途看到那一摞摞考题试卷,头都昏了。
  “当然啊。”温路抿嘴一笑,“你给我写信,我也想着送给你一些有帮助的东西,这可是昨天我亲自去书店挑选的。”
  他可一点都不敢马虎,这是关于他们以后,关于他们的高考。
  沈在听后,简直途悔不当初:“我给你写情书,你也可以写一封给我啊,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些来表示你对我的喜欢呢。”
  “怎么。”看见沈在途失落的模样,温路抿抿嘴,有些不知所措:“这些,是不是,你都不喜欢啊?”
  “没,没啊。”沈在途连忙道,“是要是卷卷你送的,我都喜欢。”
  可显然不相信,沈在途知道哄不了温路了,深吸了口气,然后将所有考题把自己桌子上摆:“我做,我肯定好好做,然后给你检查好不好?”
  说完,还吹嘘一番:“你看我家卷卷多会选礼物啊,多别具一格啊,跟送什么玫瑰花巧克力都不一样。”沈在途看着五三,决定笑着活下去,“怪不得都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前男友的婚礼 by 香水树 (二) 下一篇:《執聲》 by 淇水之西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