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前男友的婚礼 by 香水树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甜文

   ☆、再相遇14

  因为你不站在茫茫人海里,你站在我的心里——《再相遇》
  --
  第二天沈在途醒来已经八点多了,撑起身子,盖在身上的毛毯滑在地上,他四处看了看。
  昨晚的事情只有模糊的记忆片段,但大体上记不清楚了。
  听见厨房传出声音,沈在途回头第一眼就看到了温路。
  他站在厨房里,将豆子放进了豆浆机里面弄早餐。
  梦梦在一边打下手。
  两人在厨房里忙忙碌碌,没有发现他醒来。
  沈在途默默地看了他许久,一点动静也不敢弄出来。
  还是梦梦先看到了他。
  梦梦喊:“爸爸,沈叔叔醒了。”
  温路这才看向了他,问:“你好点了没?”
  沈在途点点头,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
  他不知道昨晚上自己喝醉后,胡言乱语些什么了,只知道跟温路打了电话。
  温路接他回了家。
  说得到底是好话还是不中听的话,他都不知道。
  喝醉后没皮没脸,现在清醒了倒有些不自在了。
  梦梦把面包片端在桌子上:“沈叔叔,吃饭了。”
  说完,梦梦走过来,拉着沈在途去卫生间,从柜子里拿出新的牙刷出来:“这个是新的,给你。”
  梦梦跟沈在途见过几次面了,混得熟了,便像在学校时许多小伙伴的大姐头一样。
  沈在途摸了摸梦梦的脑袋,头发是卷卷的,“梦梦真乖。”
  说完,沈在途偷看了一眼厨房,蹲下身,小声道:“梦梦,乖,昨晚上沈叔叔有没有乱说些什么啊?”
  梦梦眨眨眼,顿了几秒,忽然大声问道:“爸爸,沈叔叔昨晚上有没有乱说些什么啊?”
  沈在途:“···········”
  沈在途连忙伸手捂住梦梦的嘴巴:“我不是问你爸爸,是问你。”
  梦梦调皮地对沈在途眨眨眼:“可是我又不知道,爸爸才知道啊。”
  沈在途眨眨眼:“昨晚上你爸爸在照顾我,那你没有听见什么吗?”
  梦梦歪头想了想,摇头:“听见了。”
  “你这,到底是听见还是没听见啊?”
  梦梦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点头说:“没听见啊。”
  沈在途:“···········”
  这丫头怎么这么调皮呢?
  梦梦嘿嘿的笑,沈在途心里就有点悬。
  按一般情况来讲,小孩子是最不会撒谎的,可看小丫头的表情。
  他就觉得有什么事情像是他不知道的,心里不上不下。
  沈在途起身,心里对这个小丫头有些无语,明明看着挺可爱挺惹人喜欢的的,怎么这么调皮。
  这性格肯定不是随温路的,温路的性格不会这么讨厌。
  这小丫头的性格肯定是随妈的。
  沈在途想着那个女人,跟梦梦的性格差不多,就有些气。
  就这么个性格是怎么把温路骗到手的。
  梦梦蹦蹦跳跳的跑去厨房里,温路刚刚没听清梦梦的话,这会儿才问:“你刚刚叫我干什么呢?”
  “没有啊,我给沈叔叔拿牙刷。”
  “不许胡闹,去吃饭。”
  梦梦抱着豆浆,憋着嘴:“我才没有胡闹,昨晚上爸爸那么晚才睡,今天还起来这么早。”
  温路笑着,摸她的脑袋:“好啦,去桌子上吧。”
  沈在途洗漱完就坐上了桌子,温路也不看他,像没看见他这个人。
  三人静静的吃着早餐。
  梦梦在两人之间看来看去,眼珠子转了又转。
  她还记得昨晚上,沈叔叔拉着她爸爸的手不放,最后爸爸在地上蹲了好久才起身进房间。
  她不知道沈叔叔跟爸爸之间有什么事,总觉得他们直接有一种她看不明白的东西在里面。
  温路看了温梦一眼:“吃饭。”
  梦梦连忙收回视线,哦了一声,快速塞了面包片,混着豆浆囫囵吞枣的吃了跑进房间里面了。
  猴急的不行,一点女孩子斯文的样子都没有。
  温路余光扫过沈在途,要是换做以前他还会指责梦梦两句,但今天他一点都没发声。
  因为沈在途的眼神一直在梦梦身上。
  看得还挺专心。
  会不会认出来?应该不会吧,这又不是电视剧情节,总会有一种神奇的心灵感应。
  就在温路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见他说:“梦梦不怎么像你,性格。”
  温路像被提住了尾巴的猫,故作平淡道:“嗯,不像我的。”
  “挺像她妈的。”
  沈在途脸色说不上来是什么,总之不是很开心。
  “性格不怎么好。”
  温路没答,主要是这话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说她妈性格也很不好,还是说她妈性格比梦梦还不好?
  两人一时还有些各怀心思起来。
  沈在途偷偷看了看温路一眼,他自认为刚刚的话有些阴险,像个小人。
  明明那个女人都不在了,他还想着怎么去挑拨别人的感情。
  温路喝完豆浆,走进了厨房才松了口气。
  这是他一直期待的,他,沈在途,梦梦,三人在一起吃早餐。
  只是,现在他却不敢面对,三人呆在一起,就像一场沉默的电影。
  明明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唉,温路摇摇头,打开水龙头,将杯子冲干净。
  吃完饭,梦梦还有课,温路送梦梦去了学校。
  回到家后,沈在途还没走。
  “回来了。”沈在途像是一直在等他,看见他站起来。
  温路点头。
  “能,出去走走吧。”
  沈在途说完,便径自出门。
  温路看着他的身影,或许他应该趁今天将话说清楚,这么想着,温路拿着钥匙就跟了上去。
  从一开始见面的生疏,凭着几句话就能在心中掀起波澜到现在两人既然能默默的走在路上。
  温路感叹,人果然是一个适应能力很强的物种,无论怎么硬气,最后还是会低头。
  就如现在,他从来没有想过某天会跟沈在途一起走在这条路上来。
  心情却又像这秋季萧瑟的天,带着物是人非的寂寥。
  温路跟着沈在途,他心中像有一个目的地要去,等他们下了车到了。
  温路才发现,他们正站在临城一中门口。
  温路望着那四个铁锈斑驳的大字。
  沈在途去校门口跟门卫说了两句,门卫看了他们两眼,将门开了。
  今天是周末,学校没人。
  温路惶惶然的进去,一瞬间学生时期的记忆全部浮现在了脑海中:“来这里干什么?”
  “好久没回来了,想来看看。”
  母校里面还是老样子,没变,许多教学楼外面又刷上了生漆,墙上还扯着好几条红幅:
  “祝高三学长学姐高考一切顺利,金榜题名——高二七班献上。”
  “祝学长学姐们高考会的全对,不会的全部蒙对——高一三班献上。”
  ········
  横幅有许多,都是高考的祝福语。
  “我们当年高考的时候怎么没弄这些啊。”沈在途笑着说。
  温路浅浅的笑了一下,又转头看向了别处。
  像是在追忆,又像是在拥抱已经逝去的青春。
  操场,草地,老教学楼,长在花坛里的老银杏树,还有那奔跑在篮球场上的学生,和飘在旗杆上的五星红旗。
  无一不是青春的记忆。
  最后走得累了,温路找了一块石阶,坐下,看着篮球上肆意奔跑的少年。
  沈在途去小卖部卖了两瓶水来,坐在一边。
  “温路。”沈在途将矿泉水瓶拧开,递给他。
  “谢谢。”
  温路喝了一口,放在一边。
  沈在途沉默半响,忽然感叹一句:“学生时代的时候真好。”
  “是啊 ,那时候真好。”温路望着远处,心有一丝丝无法不被察觉的酸楚,跟怅然。
  这里的一切都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着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前男友的婚礼 by 香水树 (一) 下一篇:前男友的婚礼 by 香水树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