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三不惑》 by 降千军臣服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因缘邂逅 破镜重圆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第八章

 -年-月-日晴地点:Z大食堂
  今天和Johnson一起吃饭,遇见了上次给我送海报的那位同学。师兄上次和我说过,他叫宋弦,国文系团总支宣传部干事。他一直看着我,我就和他笑了笑打招呼,没想到他赶紧望了望身后,转回来还一副恍然大悟机智如他的样子。我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搞笑的人,一直偷瞄我也就算了,最后竟然还瞪大了眼睛光明正大地看着……我的饭?——所以这到底是暗恋我啊还是暗恋我的鸡腿啊?哈,开个玩笑。这实在是一个很有趣的同学。被我戳穿了以后,还说我的饭盒长得和他十年前丢的那个一毛一样——我把这句话翻译为:他认为我在十年前曾经偷过他的饭盒。这一点绝对有必要记录下来,日后也好找机会告他污蔑我毁我名誉,总之,必须得要使出浑身解数对他撒泼打滚敲诈勒索,不能轻易放过。
  -年-月-日雨地点:Z大图书馆
  没有带伞,有点发愁。平时叫我男神的女同学们也不见谁来捎我一把——真是大屁|眼子。最后有个人喊我:“易同学!”他撑着伞过来遮住我,说,“没带伞吗?”
  如果是这样,那就无所谓了,大屁|眼子就大屁|眼子吧。还好没有别人把我捎走!
  路灯有点暗,慢慢走回去的感觉还不错。
  我和他说:“我刚刚在那里站了十分钟都没有人捎我一把,我觉得那些喊我男神的人都是大屁|眼子!”
  他闻言笑了起来,说:“你站那里那么黑,谁认得出来你是她们的男神啊!”
  我说:“那你怎么就认出来了?”
  他似乎噎了一下。
  我觉得有点开心。
  -年-月-日阴地点:Z大会堂
  今天是副主席竞选演讲,每个系都要派干部代表过来。他也过来了,座位离礼台还挺近。不知道为什么,有他看着,我还挺紧张的。无意间对视,他悄悄地朝我扬了扬手上的本子,上面写了两个大字:加油^0^~。
  真是想不到,这两个字给我的力量竟然可以胜过其他所有人的千言万语。
  -年-月-日晴地点:Z大公示栏
  中文作文大赛一等奖:
  国文4班:12123030444 宋弦  
  英语5班:12123030508易南窗
  其实几等奖没有什么所谓,我拍个照片留念,不过是因为名字挨在一起了——不过这真的是一件很智障的事。T_T
  -年-月-日晴地点:Z大师训楼
  为了不浪费那么多女同学的心思,我已经广而告之:心有所属,毕业之日,即告白之时。
  他肯定猜不到是他,那个傻小子。
  -年-月-日雨 
  如果这就是最终的结局,也许我该认命了。
  ——节选自《易南窗日记》
  易南窗的名字出自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并序》中“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一句,为其父易博文所取。易博文是大学教授,两袖清风的文人。易南窗的母亲陈茵则是一名中学老师,为人温婉不争,故此,易南窗家虽是书香门第,却并不大富大贵。实则,整个易家家族都十分普通,易南窗家在家族中反而算是上等水平。
  易南窗在大学时,的确有一个喜欢的同学。那个同学却是一个男孩子,也就是宋弦。只是这件事只有易南窗本人和邱从容知道。
  传说中在毕业之前表白的事情,也是真的。
  只是与此同时,易博文就被查出了淋巴癌,治疗费用非常高,家里的积蓄很快就被花得一干二净,亲戚朋友也被借得避之不及,易家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瘟疫般的存在。易南窗为此放弃了一切,包括儿女私情和锦绣前程。原定的考研计划被易南窗丢到一边,从实习期开始,易南窗就正式踏入了社会工作。
  虽知欲速则不达,易南窗却始终无法心平气和地接受社会的磨砺,他靠着英语,做过外贸做过翻译,最初那段时间却因为毕业证还没拿到的原因,工资总是不高不低。后来总算拿到了毕业证了,却又因为不是名校,只是普通本科,还是个应届生,就被许多更高门槛的企业拒之门外。
  眼见治疗费用越来越高,易母夜不能寐,易南窗只好身兼数职,在正职下班之余,疯狂地接翻译工作。与此同时,摸索着创业之道。
  如此数月的高强度工作下来,易南窗终于病倒了。
  那段时间,因为易母陈茵向许多朋友借过钱,其中一个她的同学,当时已经是个企业老板的同学,见陈茵窘迫,想帮她,就曾经提出让她去他公司做些普通的文职工作,他开给她八千一月,也好为她减轻一些负担。
  八千一月,无疑比她的中学老师工资是要高出许多的。只是话说到了那个份上,那个企业老板就已经明显是不计得失地在帮她了,而且那个企业老板曾经也是她追求者之一,基于这种种原因,陈茵婉拒了这个提议。
  易南窗病倒却让陈茵重新想起了这件事。为人妻为人母,她无法看着任何任何一个人倒下,所以她在良心的谴责下,接受了昔日同学的这一份工作。
  初时易南窗很奇怪陈茵为何会忽然换了这份做了几十年的教师工作,陈茵只说是因为教师晚上还有很多作业需要批改,为了照顾易博文,所以换了份清闲些的工作。只是为了避免易博文担心,别告诉易博文她换工作的事。
  陈茵为人师表,做事向来有分寸,易南窗当时相信了这个说法,只是为了安全起见,让陈茵把新公司的地址和负责人联系电话都给了他。
  陈茵转文职以后,相安无事地过了几个月,直到有一天,易南窗下班回家,却发现陈茵还没有回家。易南窗打电话给陈茵,陈茵说她临时被派了些工作,可能还需要两个小时左右。易南窗担心陈茵下晚班不安全,就过去陈茵公司接她。
  当时整栋大厦几乎都已经下班了,易南窗按照地址来到八楼,走到A809那间办公室门口时,听到有个女人似乎是在讲电话。办公室的玻璃门并没有关,易南窗已经看到了陈茵,正想走进去时,女人挂了电话,说了一句:“我说陈茵你到底做好了没有?你不用下班,我不用下班呀?”
  易南窗顿住脚步,他望过去,说话的是个打扮得非常时尚的女人。
  陈茵说:“就快好了,我也赶着回去,我儿子着急呢。小樱呀,这些东西,以后能不能早点拿给我?我不能太晚回去。”
  叫“小樱”的女人嗤笑一声,说:“哟,阿姨,你每天在这儿坐着,工作量那么一点点,还给你8000一个月,叫你加个班,你都不愿意呀?”
  陈茵沉默下去。
  小樱说:“你说,你在这儿要是做花瓶的,赏心悦目也就算了,问题是你都是个40岁的老阿姨了啊,虽然说我们王总也是40,但是,男人40一枝花,女人40老干妈,我们都很奇怪,你是哪里来的勇气啊,你不会以为,王总还能喜欢你这样的老阿姨吧?王总招招手,什么年轻的没有啊。”
  易南窗握紧拳头,阔步走到那女人身前,一巴掌把她扇到了地上。
  那女人懵了:“你你是哪里冒出来的?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无缘无故打人?你敢打我!”
  陈茵看清楚是易南窗后,也大惊失色,忙起身去拉住他:“南窗?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看着他们两个,反映过来,说:“你是那个女人的儿子?你敢打我!陈茵!你这个不要脸的老女人!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易南窗身上泛起来一股戾气,他蹲下去反手又扇了女人一巴掌,冷声道:“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这里这个时间点,所有人都下班了,女人也不敢太嚣张,捂着脸瑟瑟发抖。易南窗说:“道歉。”
  女人怕他再打人,服了软,说:“对不起。”
  陈茵把易南窗拉起来,易南窗指着女人说:“做人要积点口德,没人收你,天要收你。”
  陈茵说:“南窗,算了算了。”
  易南窗拉着陈茵离开那栋楼,陈茵跟不上他的脚步,说:“南窗,你慢点走。”
  易南窗缓下脚步,问道:“多久了?”
  陈茵说:“什么多久了?”
  易南窗说:“你被别人这么欺负,多久了?还是说,从来到这个破公司的第一天就已经是这样了?”
  陈茵说:“没有没有!就是这个小樱说话有点不好听而已。”
  易南窗张开手把她抱进怀里,说:“明天开始,不准来这里上班了。哪里也不准去。乖乖待在家里,知不知道?”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三不惑》 by 降千军臣服 (一) 下一篇:《三不惑》 by 降千军臣服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