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总有人要先离开》 by 空唠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娱乐圈 七年之痒

   ☆、第三十三章

  房间内的白亦挣扎着,他的手腕被申霖初死死的拽着,生疼。
  “你给我松开。”白亦着急的吼道,用另外一只手去扒开申霖初的手。
  那人还是没有松开,只是冷冷的看着白亦。
  “我疼。”白亦说着,眼睛红了,他心里委屈。
  “对不起。”申霖初的心口猛地疼了一下,他缓缓的松开了白亦的手腕。
  只是那手腕已经被掐红了一圈。
  “这么晚了,你有事吗。”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会在你家。”申霖初低头看着白亦。
  “就问这个?”白亦无奈的笑了。
  申霖初盯着眼前的床看了许久,上面一床被子,两个枕头,床铺有点乱。
  看样子,他们真的住在一起了啊。
  “我说当初你为什么走得那么决绝,原来也是有喜欢的人啦。”申霖初低声笑了起来。“你说当时你要是告诉我多好,我们也不用这么彼此瞒着对方,多累啊。”
  白亦摸不着头脑的看着申霖初。
  “你说你,装的一脸清纯无害,早早的就和那个男人鬼混了吧,我说你当时为什么在衡镇呆这么久,原来这里有你的小**啊。”申霖初说着伸手捏住了白亦的下巴。
  白亦一下子明白了,这人是误会了,误会自己和唐灵均的关系了。
  “我....”
  “你确实很厉害,不过我还想问问”说着申霖初贴近白亦,把人圈在墙角,轻轻地凑近白亦的耳边,说道“你被我压在身子下面这么多年,现在还能艹男人嘛。还是说,外面那男人是上面的那个,恩?”说完吐了口热气。
  白亦愕然。
  这人怎么会说出这样子的话。
  “是啊,你这不已经看见我现在过得日子了吗。还有别的问题吗。”白亦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冷哼着说。
  “你果然也出轨了,我就知道你不安分。”
  “是啊。彼此彼此。”
  申霖初看着眼前的白亦,觉得陌生的很,这个人什么时候变了,变得这般冷血。
  “你可以走了吗。”白亦问道,伸手要推开圈着他的申霖初。
  “呵。”申霖初哼了一声,粗鲁的拽着白亦的胳膊,把人直接压在了床上。
  “你说,外面那男人要是知道你现在这么被压着,还能接受你吗。”说完,伸手去解开白亦的睡衣扣子。
  申霖初不知道怎么得,他看见现在的白亦就心里窝火,那个曾经在自己怀里啜泣的小绵羊哪里去了。
  他连想都没时间想,现在他就想把白亦弄哭,弄成曾经的样子。
  那个楚楚可怜窝在自己怀里的样子,而不是现在,冷巴巴的木头。
  “你住手。”白亦看着眼前发疯的人心里更加委屈,咬着牙说道。
  申霖初的手直接伸进了白亦的睡衣里,轻轻的揉捏着白亦的腰窝。
  “你滚下去。”白亦吼道,腿用力的踢了一下身上的申霖初。
  那人什么也没说,一只手紧紧的把白亦的双手压在头顶,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
  他觉得白亦的身子烫的厉害,他忍不住的想去抚摸。
  白亦眨了一下眼,泪水成串的滑下。
  “申霖初,你恶不恶心。”
  那人明显楞了一下,手往下移去,拉住了白亦睡裤的边边。“和你一样恶心。”说着强行吻了下去。
  申霖初烦得要死,他一想到白亦和别人在一起了,他就受不了,他一想到白亦的身子被别人碰过,他就难受,他想把白亦身上别人的气味去掉。
  突然被粗鲁的吻着,白亦觉得实在太耻辱,他用牙狠狠的咬了一下申霖初的下嘴唇。“你这是猥亵,□□,你知道吗。”
  “我们没关系了,你知道吗。”白亦带着哭腔喊道。
  “你别碰我,你碰了我你就对不起彭泽。”
  那人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松开了白亦的双手,一点点从白亦身上起来。
  “对不起,我刚才失态了。”申霖初说着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没有出血,果然,白亦还是下不了那个狠手。
  “你走吧,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刚才的事情我可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只要你永远不出现在我的面前。你的道歉,我就接受。”白亦用手整理着睡衣,头也未抬。
  “网上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申霖初缓了缓神,刚才的一切历历在目,如果不是白亦及时制止了他,他会怎么做,在这里强要了白亦吗。
  “你走。”白亦指了指门口。
  申霖初瞥了一眼坐在床边的白亦,最终还是拧开了门。
  刚才他迷了心智,他一想到白亦和门外的男人在这张床上翻云覆雨,他心里就堵得慌,他就想狠狠的占有白亦。
  可他们已经分开了啊。
  门被打开了,申霖初看着门外的三个人,呆住了。
  “你们?怎么在这?”申霖初拧着眉问道。
  “我艹,你个大傻逼。”说着魏舒阳直接一拳打在了申霖初的鼻子上。
  他又伸出脚狠狠的踹在了申霖初的腿上。“你怎么不去死。”
  “舒阳。”肖宁看着眼前的情景,直接揽住了还要揍人的魏舒阳。
  “你来做什么,走啊。走!”魏舒阳指着申霖初的鼻子吼道。
  三个人就这么干耗着。
  一旁的唐灵均,直接绕过申霖初走了进去。
  “小白。”
  申霖初听到那人叫白亦小白,心里扑腾一下,果然那人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你赶紧走吧,有事以后再说。”肖宁催促道。
  申霖初回头看了一眼卧室的两个人,眸子一沉,离开了。
  “你还拦我,你也是混蛋。”魏舒阳挣扎着,可他的劲还是太小,根本挣不开,他抬起脚狠狠的踹了下去。
  只见揽着他的那人冷哼了一声。“乖,你别激动,有些事情只能他们自己解决。”
  “解决?解决什么?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早就没了。”
  “舒阳,有些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
  屋内的白亦静静的坐在床边,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好笑。
  那人今天来是来羞辱自己的吗。
  果然,那人一听彭泽的名字就清醒过来了。
  果然,那人还是不信任自己。
  果然,没有爱情,他们什么也不是。
  白亦咧开嘴苦笑了起来。
  “小白,没事的,我会陪你。”唐灵均安分的坐在白亦的旁边。
  他内心是愧疚的,如果不是刚才随意开了门,那人也不会冲进来,白亦也不会这么难过。
  “小白,对不起。”唐灵均轻声说。
  只见床边坐着的人摇了摇头,“没事,小唐。”
  “我想一个人静静可以吗。”白亦抬起头看着唐灵均。
  “那你,不舒服记得叫我,记得叫我。”说完,唐灵均起身离开了,顺便带上了门。
  唐灵均虽然有时候有点笨,但他不是一个纯傻子。
  他知道白亦现在一定非常非常难过。
  因为他见过白亦上次难过时的样子,而这次比起上次,白亦的神情更加冷清,满眼都是凄凉。
  “他说他想自己呆一会。”小唐对着门口的两人说道。
  魏舒阳低下头,叹了口气。
  肖宁揽着那人一步一步晃悠到了沙发边。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
  只有白亦自己才能救自己。
  屋内的白亦躺在了床上,他把自己蜷缩在被子里。
  刚才他想否认的,可是当他听见申霖初嘴里说出的那些话后,心彻底碎了。
  原来那个人竟然这样看自己,这样想自己。
  白亦用手指狠狠的摩擦着自己的嘴唇,想把刚才那人的印记彻彻底底的擦。
  明明他们已经分开了,为什么还要来找自己,就为了那三个字,对不起?
  可对不起又有什么用,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
  要是杀了人再说声对不起,那死去额人就能活过来吗,不能,一切都晚了。
  白亦想着刚才的一幕幕,不争气的又哭了。
  那个人可真是让他伤心让他难过让他痛不欲生。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总有人要先离开》 by 空唠 (三) 下一篇:《三不惑》 by 降千军臣服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