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总有人要先离开》 by 空唠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娱乐圈 七年之痒

   ☆、第二十二章

  这种日子又持续了半个多月。
  还是没有人能联系的上白亦,他仿佛在这个世界蒸发了一般。
  本来他的圈子就不大,这一躲起来,还真没有谁能找得到他。
  在衡镇就这么安安稳稳过了半个多月的生活,白亦还是去了一次医院。
  陈医生又给他开了一些氟西汀,告诉他要按时吃药,他的状态比上一次好了许多,大概和心底的结解开有关系。
  在这半个月闭关状况下,白亦存了快7万字的稿子,他打算开始发表了,先发表个20章,后面就定日期发。这样算下来,这些存稿够他吭哧一个多月了。
  网上的事情发酵了两三天就下去了,申霖初也一直没有回应,娱乐记者扒皮半天,什么也没有扒出来。
  所有人都默认这只是影帝和白亦之间的小矛盾,毕竟影帝什么也没说,既没承认也没否认,所有人都觉得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和好,毕竟这种事情,娱乐圈见得多了。
  白亦半个多月没有打开过手机,他最近在衡镇重新办了一张新的手机卡,毕竟新的东西,永远都代表新的开始。
  可能是他太久打开过手机,刚一登陆上微信,铺天盖地的一堆信息弹了出来。
  有后来魏舒阳没忍住给他发的;有肖宁问他在哪里,魏舒阳找他找的着急;有申母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告诉家里的;有申霖初问他去了哪里的;还有其他人发来的一些简单问候的消息。
  只是通讯录那里显示的①格外刺眼。
  白亦点开看了一眼,头像是一只可爱的大肥猫,名字是,西酞普兰。
  这个名字是治疗抑郁症的一种常规药,白亦脑海里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这个人会是谁,于是直接忽略了。
  手机上铺天盖地的消息,白亦总觉得不回复一点不太好,尤其是申母,那个把自己视如己出的人。
  心里想着,手上动着,白亦就打开了和申母的对话框,写道:“申阿姨,我知道您找我找的很着急,我很抱歉,走的匆忙,一去好久,没有联系您,这段日子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告诉您,我和申霖初真的散了,谢谢您对我的关爱,我现在很好,您请放心。”,写完直接发了过去。
  可能是白亦消失了太久,申母时时刻刻关心着他,这不他刚一发过来,申母就看了。
  眼泪不争气的落下,那个懂事的孩子,竟然叫自己阿姨了,申母想着心里越发的难受。
  可年轻人之间的事情,还得年轻人自己解决。
  申母想了半天,最终只是简简单单的回复了一句,团团要照顾好自己啊。
  白亦盯着手机屏幕上申母发过来的信息,心头突然一阵暖意,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有长辈是关心自己的,即使不是自己真正的家人,也胜似自己的家人。
  片刻后,白亦回复道:“阿姨您也是。”
  回复了申母,也得通知一下魏舒阳,那小子应该急坏了,那冒冒冲冲的性子,谁也管不住。
  “舒阳,我一切都好,不用为我担心。”
  可能是魏舒阳没拿着手机,那条消息发过去后就再也没人回了。
  津地的申母一收到白亦来的消息就通知了申霖初,她知道自己作为家长什么也不能解决,这件事情就得让孩子们自己解决。
  可白亦那个性子,用脚趾头猜猜也能猜到,他是不会主动联系申霖初的。申母想着,干脆自己直接通知了。
  白亦还在一条条看消息,申霖初的微信电话就直接打了过来,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终他还是接了。
  “有事?”白亦清了清嗓子,不慌不忙的问道。
  申霖初对白亦这突然消失的行为还有点生气,说道:“你什么也不和我商量,就直接发了声明走了,是吗。”
  “恩,声明有什么问题吗。”
  “你在哪里,咱们当面谈谈吧。”电话那头的人语气明显已经有点不太好了。
  白亦呵呵了两声,不以为意的说道:“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问题吗。”
  “你回家,我们好好谈谈。”
  “回家啊?回哪个家?谈谈啊?谈什么?”
  “回咱们以前的家,我知道你肯定不在那里。”
  “你自己回去了吗,你就知道我不在那里”白亦觉得电话那头的人智商下降了不少,苦笑着说:“申霖初,你也知道那是咱们以前的家啊,那你为什么还要把人带回去?故意让我难堪吗。”
  申霖初愣住了,他把彭泽带回家这件事,白亦是不可能知道的啊,除非有人看见通风报信了。
  “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解释为什么咱们家会出现用过的润滑剂和剩下的避孕套吗。”白亦闭上了眼,用手扶额,他现在一想起来那些东西内心就恶心。
  自己呆了那么久的家,到处充斥着别人欢爱的痕迹。那个自己睡了6年多的床,也被别人睡过。白亦脑子里一想,心口就窒息的疼。
  申霖初皱了皱眉,这些小细节他早就忘了,家里那些东西也常有,只是这次.....
  “你心里比我要清楚的多,我们没什么可谈的,就这样吧,你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了,我们互不打扰挺好的。”
  “团团,对不起,我知道这一声对不起比起你受的伤害,真的无足轻重,你要什么我都给你,那套津地的房子也留给你。”申霖初仰头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说。
  “申霖初,你的道歉,我接受了,以后别再联系了。还有,别再叫我团团了。房子你自己留着吧,我不需要。”白亦一口气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强忍着内心的悲痛不让自己哭出来,他知道,这样的结果就是最好的结果,互不打扰比一切都好。
  电话那头的申霖初还没反映过来,电话就已经被挂了,他其实心里也知道,他和白亦大概就到这里了。
  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变得越来越像陌生人呢,是彭泽的出现,还是别的,申霖初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通,他觉得大概是在白亦身上找不到心动的感觉吧,没有了感觉,还在一起,那就是在为难彼此。
  一通电话,俩人就此断了联系也彻底断了关系。
  申霖初心里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喜悦,也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反而闷闷的,压抑的喘不过气来。这样子的结局并不是他最初想要的。
  津地的那处房子,申霖初从出院那天就再也没有回去过,那里就像白亦所说,有太多他们之间的回忆,小到家里的一个装饰品,都是他们当初一起挑选的。
  魏舒阳看到白亦发过来的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激动的拿起手机就拨了过去,他觉得一切都没有比听到对方的声音能让人觉得安心。
  电话铃声响起,白亦一看是魏舒阳的,就接了。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带着一丝的喜悦。“小亦亦,你终于联系我了,你知道这半个多月我多么担心你吗。”
  “停停停,你一个大男人不要冲着我撒娇。”白亦听见对面的声音,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我很好,放心吧。倒是你,你怎么样。”
  魏舒阳用手指绕着自己的一缕头发转了两圈,说道:“我能怎么样,就那样呗,你都不要我了,丢下我一人就走了,我自己孤寡老人没人关心没人要了呗。”
  “啊,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和肖宁在一起了呢。”白亦把魏舒阳当成小孩子一样逗他。
  “他还那样吧,死缠烂打的,也不知道为什么非缠着我。”
  “喜欢啊,喜欢一个人眼神是不会骗人的,他喜欢你所以缠着你啊。”
  “啊,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神仙,我预测到的。”
  电话那头的魏舒阳愣了两秒说道,“那我就借小神仙吉言,试一试了。”
  白亦站起身,走向窗边,看着外面树上慢慢长出的嫩芽,轻声说道:“一切都会更好的。”
  魏舒阳憋了一肚子的话,在听见这句话后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白亦这种不痛不痒的样子最让人心疼,还不如他大哭一场说我难受更让人能接受一点。
  “那你现在在哪里啊。”魏舒阳试探的问道。
  “衡镇,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有空你也可以来玩。”
  “好,你在那边要好好的,这样才能接待我,知道吗。”
  “知道了。”白亦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总有人要先离开》 by 空唠 (一) 下一篇:《总有人要先离开》 by 空唠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