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总有人要先离开》 by 空唠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娱乐圈 七年之痒

   ☆、第一章

  “他应该会在这人世间某一处好好活着,过着属于他自己的生活”白亦敲完这段字,按了保存,存入了草稿箱里。
  终于把《过往》这本小说写完了,如果按照时间的话,大概一个星期,最终章就会在网上呈现出来,那个时候,也不知道读者会不会把我打死,哎,竟然给写了一个开放性结局。
  白亦想着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气。伸手拿过桌子上的手机,没有微信也没有短信更没有未接来电。申霖初已经一星期没有回家更没有联系过他。
  说起申霖初,这个人不得不好好说道说道。
  在2012年基本上没有人敢站出来宣扬同性的时候他却和白亦公布了恋情,轰动了整个娱乐圈导致微博瘫痪了好几天。
  作为一个演员,那个时候的他相当于断了自己的前程,会被直接封杀,可是说来也巧,偏偏遇见了一个‘不怕死’的导演用他做了男一,出演了一部宣传同□□情的电影,一下子夺得了那年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成为那年的影帝,又一次轰动了整个娱乐圈。
  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科技的发展,人们的思想也不再传统,渐渐接受了同性恋爱,但是国家一直没有下达那条婚姻法,可以说是一个小遗憾了。
  而那年的白亦仅仅是一个大学刚毕业没多久的一个普通写小说的孩子,没有人会想到他们是怎么相识怎么相知,但是就是这么两个挨不着边的人在一起了。
  一晃7年。当年那段轰动娱乐圈的爱情可能早已经变了质了吧。
  白亦拿起手机给申霖初打电话,电话那头一直没有动静,过了一分钟,终于接通了。 
  “霖初,你还不回来吗?”白亦拿着手机轻声说道。那边似乎有一些吵,听见些许声音。
  “不回”电话又被挂断了,这是这一星期不知道第多少次他说不回来了。
  白亦低下头把自己蜷缩在一起,眼睛看着屏幕,看着屏幕上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却笑出了声。
  在白亦高考前夕他父亲因为工地施工出现问题直接进了监狱,房地产项目一下子干不下去,13条工人的生命,那是多少钱财也换不回来的啊,而他的母亲直接抛下他走了,也不能说直接走了,只是改嫁了,虽然也时常联系白亦,可是变了质的家庭,连糖都是苦的。
  偏偏在他最颓废无助的时候,申霖初就像一道光闯进了他的胸膛。
  那年申霖初出演一部热血少年剧,讲的是一个有梦想却一直被欺凌的少年,在一次又一次的逆境中实现自己的梦想,虽说那部电视剧很中二,但是因为申霖初的颜一下子火了,收视率也很高。就是那么一道光让一个心死的少年又活了回来。
  “哎呀,你这是又怎么了,怎么又和小白亦闹别扭了”肖宁拦过申霖初的肩膀,晃着手里的酒杯,笑道。
  “没事”说着申霖初推开了肖宁的胳膊。低头看了眼手机。
  “我说,明天你家小白亦在京南有签售会,你怎么今天也看看人家啊”说着不怀好意的碰了一下申霖初。顺便揽过来右边的人,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申霖初站起来拿起了沙发上的衣服,走出了包间。
  外面的风有些许的冷,刮刀子一样刺在脸上。3月份的天气冷的和人心一样,冰凉凉的。
  申霖初从兜里掏出一根烟,却没有点起来,在嘴里放了两分钟又扔在了地上。他是个吸烟的人,从不节制自己。可他却从来不在家里吸烟,因为白亦闻不得烟味。
  晚上12点的天黑的厉害,又冷的厉害。申霖初从酒吧到家开车也就花了10分钟的时间。
  他突然想回去了,想去看看那个一写小说就停不下来不会理会他的白亦了,想看那个一边写小说一边哭泣的白亦了。
  钥匙转了两圈,门打开了。客厅关了灯没有人,冬天还没有完全过去,家里还有地暖可家里却冷清的厉害,仿佛没有一丝生活的气息。他走到卧室门口,推开门。
  屋里开着台灯,散发出一丝的暖色调。床上蜷缩着一个人,背对着门,紧挨着右半边的床边。
  白亦就是这样一个人,一张床绝对只睡属于自己的那半边。申霖初脱掉了外面的呢子外套,一点点靠近床边,轻轻的爬上床,抱住了被子里的白亦。
  被子里的人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不舒服的动了动。手慢慢的伸了出来。
  “乖,别揉眼睛”申霖初抓住了白亦的手,那手有一丝的凉。“你手怎么这么凉,恩?”
  “没,你回来了啊。”白亦轻声回答着,身子不舒服的转悠了一下,面对面对着申霖初,顺便轻轻的推了他一下。申霖初身上还带着外面的冷气,还有酒吧里的烟酒气。
  “我去冲个澡,你乖乖睡”说着申霖初从床上爬起来转身去了浴室。
  白亦把手从被子里都伸出来,拉了拉被子,把脸紧紧的埋在被子里。叹了一口气。白亦啊白亦,你就是离不开申霖初,他就是扇你一巴掌再给你一块糖,你都会觉得幸福。
  像一只没人要的哈巴狗,摇着尾巴钻进他的怀里。浴室的门过了一会被推开了,申霖初擦了擦头发,穿着浴袍钻进了被子里,轻轻的揽着白亦。
  “你能不能别生气了,恩?我最近很忙,好多拍摄工作,怕你找不到我,我提前都跟你报备一下”申霖初的声音特别好听,像哄小孩子一样的话,白亦却爱听的不行。
  “恩”“就一个恩字?这么不乖了?还是你生气了,还是吃那个女明星的醋了?我不是和你说了她是那部戏的女主角,乖,咱不吃醋了”说着便低头在白亦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顺便拉低了一下白亦的睡衣。
  “别,明天还有签售会”“那好”说着又舔了一下白亦的脖子,轻轻的吸吮着撕咬着“别,疼”
  “乖,你总得让你老公在你这留下点痕迹吧,要不外面那群小妖精又惦记着你了”。
  等申霖初松开白亦的时候,白亦的脖子已经出现了一个红印,耳根子全红了。
  白亦就是这么一个心软的不行又容易害羞的人,你跟他说两句好话,他就心软了,你十天半个月不回家,微信短信不回,电话打不通,只要你突然回来,他还是会心软的问你,怎么了,最近很忙吗,而不是和你质问。
  七年,他们在一起七年了,人的一生,又会有几个七年呢。
  第二天,天刚亮,白亦就起来了,床的左边早就没了人,也不知道申霖初什么时候出去的,申霖初最近总是这样,回来的很晚,早起走的又很早,不知道的还以为白亦就是他养的金丝雀,偶尔过来看看,安抚安抚。
  而白亦仿佛习惯了这种生活,穿好衣服,洗完漱,推开卧室的门,客厅的桌子上竟然还有早餐。白亦不由得笑了笑。
  每年白亦都会有好几场签售会,人每次都很多,不单单是他写的书畅销的缘故,还有一部分是他男朋友申霖初的铁杆粉丝。
  想来看看这个一拐就拐走申霖初七年的男人,这个申霖初爱了七年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  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手机铃声打破了屋子的宁静。
  “喂?小魏啊。我马上好,行,恩?南站对吧,好,我8点左右到那。好。3站台见”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今天京南的签售会,在下午2点。小魏是白亦的助理。也可以说是好朋友,从白亦火起来签售开始,小魏就跟着他,一跟就是4年。
  说出来也有些可笑,小魏打电话催他的次数都比申霖初给他打电话的次数多。刚挂了电话,又一通电话进来。手机屏幕上赫然写着霖初两个字。白亦按下了接听。
  “醒了?我早起有点急事就走了,没叫你,起来了就好,下午不是还有签售会吗,别累着自己,桌子上我给你留了早饭,记得吃”电话那头的申霖初声音有点沙哑,连带着几声咳嗽。
  “恩,我没事,你也照顾好自己,最近天气还冷,你多穿点,记得吃药,你看你嗓子又哑了,我没事,挂了,恩”说完,那边就利落的挂断了电话,仿佛每一次的问候与关心都是任务一样,从不拖泥带水,问完就挂。
  这种日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呢。
  好像最近都这样子。身在演艺圈的申霖初总是有数不完的花边新闻,每一次签售会的结束,总有记者堵住白亦问他们之间的事情,问他申霖初是否出轨的事情。
  有些事情,被问的多了,难免心里会有疑问。
  可是七年了,申霖初的枕边人只有他白亦一个人,所有的花边新闻都是一起拍电视剧电影的同僚,说来也可笑,一个早在七年前就公布恋情宣布性取向的男人,在今日还有人传他和女明星的绯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只为遇见你》 by 张文爽 (三) 下一篇:《总有人要先离开》 by 空唠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