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网配之你的温柔 by Auryfy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网配 甜文 强强 破镜重圆

   ☆、陪伴(改bug)

  只是朋友?
  呵呵。
  礼物?
  呵呵。
  陆非青面无表情,内心呵呵你一脸,十分不爽。他可以居心叵测一点,说上官月好一招以退为进。
  然而自己不能做些什么。
  郑若杭看着再次递过来的画,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收下了。这幅画对他吸引力不可谓不小。
  “谢谢。”郑若杭笑道。
  “不客气。”上官月俏皮地笑着。“那我就先回去了。”
  郑若杭以及陆非青目送着上官月离开,然后郑若杭又小心翼翼地把画捧回去了,门被关上。
  陆非青什么也看不着了,有些怅然。
  他想起“若杭”说的话。
  或许,他们之间真的可以重新再来一次?
  陆非青一个人在原地思索着。。
  “阿嚏!”郑若杭刚刚把门关上就打了一个喷嚏,吸了吸鼻子。
  先把画放在客厅的桌子上,赶紧进屋换衣服,顺便把空调又调高了几度,然后再度拿起画。
  然而仍然感觉喉咙不舒服,一早起来整个人就昏昏沉沉的。果然不能喝太多酒。
  昨晚胃疼到半夜,又爬起来吐个不停,估计那时候就着凉了,幸运的是没有发烧,起床以后发现感冒药已经没有了,干脆先洗了个澡,打算洗完澡去买药,不然等发烧就麻烦了。
  穿好衣服后想了想还是先把画收到他的画室。也就是以前的储物室。
  他已经把东西整理出来,储物室变成了他的画室。
  放好后他就出门了。
  没多久,陆非青发现郑若杭已经穿戴整齐了出门。
  戴着围巾,穿得很厚,还戴着口罩,偶尔听得到一两声咳嗽。
  看得出来精神状态不是太好,刚刚一直站在门口脸色就很是苍白,现在倒是看不清楚他的脸,毕竟戴了口罩。
  陆非青看着他从自己前面经过,郑若杭看见他有些惊讶,但只是点点头示意一下然后就继续走了。
  陆非青面不改色地站起来,跟着郑若杭保持一段距离。
  厚脸皮地想着反正他现在认不出他。
  郑若杭有所察觉,但是不知道陆非青要干什么也就是留了个心眼但却不是太在意。
  真是糟糕,早上在门口吹的那会儿风估计让感冒加重了,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已经发烧了,感觉头昏脑胀的。
  就这样走了一段路,陆非青也跟了一段路。
  到后来郑若杭已经不记得自己后面还跟着个人了,难受得只能喘着气。
  就快到医院了。
  陆非青在后面离郑若杭越来越近,他已经知道了郑若杭想去哪里,毕竟以前在这里住了那么久。
  郑若杭的步伐慢慢的越来越不稳,好几次差点撞到电线杆。
  看来是病得不轻。
  刚刚这样想着,郑若杭就突然踢到一块石子往前面扑去了。
  陆非青一急马上快步上前几步,抱住了他下坠的身体。
  “你……”郑若杭虚弱地看了一眼陆非青,哈出一口热情,神情有些恍惚。
  “Are you ok ”陆非青只一顿,就问道。下意识想掩饰什么,开口就是一句英语。
  郑若杭只感觉胃里一阵泛恶心,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陆非青内心已经纠作一团,但是还是面无表情,想了想把郑若杭背到背上往医院快速走去。
  这时郑若杭还有意识,只不过头痛欲裂,倒是感觉到背着自己的人的意图,剩下的已经不能思考更多了。
  这天寒地冻的,感觉受过伤的右腿都开始有些隐隐作痛。
  真是……
  到医院的时候郑若杭已经没剩下多少意识了。
  赶紧吊了一瓶水。如此来势汹汹的感冒,真是一点预兆也没有。
  而陆非青这个“陌生人”一直陪着他。
  郑若杭无精打采地把头靠在座椅上,陆非青就在他旁边坐着。
  陆非青和郑若杭说要是累可以靠着他睡一下。
  他知道郑若杭英语不错,但不知道他现在高烧能不能听懂,只看见郑若杭呆呆地看了他几秒,然后摇了摇头。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听懂了。
  郑若杭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是喉咙太难受,然后便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悄悄把自己往旁边挪了挪,离陆非青又远了几公分的样子,然后礼貌地冲陆非青笑了笑。
  陆非青懂了,也没有再勉强。
  但是现在他却有些懊悔起自己的身份。
  如果,像两年前那样,两个人没有分开,或许现在他就不用心里难受,想把这个人抱进怀里,却只能像陌生人一样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而他在乎的人却难受地靠在另一边。
  两边煎熬。
  他想,郑若杭是想和他重新在一起的。
  他还记得生日那天YY上的事情。
  那天的那个人一定是他。他既然已经开始关注他网配圈的事情了……似乎还在等他?
  可是他那天再一次拒绝了他。
  郑若杭心里会怎么想?
  陆非青苦笑着。
  今天早上在门口他和上官月说的话陆非青自然也听到了。
  重新来过一次,有没有可能就不一样了?
  这一次,没有暗中的黑手操作了,没有困他自己多年的心魔了,那么是否会不一样呢?
  可是,他似乎还是在怕什么。
  相里和“若杭”说的,他没有自信,他不能否认这句话。
  他身边的这个人,太优秀了。
  陆非青看着郑若杭,郑若杭已经闭上眼睛假寐了,并不能知道陆非青看着他的眼神里毫不掩饰的深情、悲伤、和迷惘。
  假寐的郑若杭,微微皱着眉,想要入睡,却仿佛突然冷了起来,只能用空着的一只手把自己紧了紧,环抱起来。
  但还是冷。
  陆非青几乎想伸手把他搂进自己怀里,手都已经伸出来了,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转而脱下了自己的一件外套。
  即使是室内,其实气温依旧不低,陆非青脱下衣服以后一直忍着没有冷得抖起来。只是呼出来的气都有些不稳了。
  他把衣服给郑若杭盖好。
  郑若杭受到惊动,微微睁开了眼睛,脑袋昏昏沉沉,有些半梦半醒的感觉。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似乎突然暖和多了。
  两个人在急诊打针的地方,早上人渐渐多了起来,两个人就在最角落里。看见这一幕的某些女护士已经忍不住拿出手机偷偷拍了几张照片,忍不住一脸激动,一边路过的男医师们一脸无奈。
  “唉……”陆非青看着他似乎睡着了,轻微叹了一口气。
  他还在顾虑什么呢?
  陆非青自问着,自己还在顾虑什么呢?
  陆非青发现郑若杭似乎是真的熟睡了,才敢靠近了一点点,试探了一下。
  看来是真的很累了,高烧,烧得脸通红,而嘴唇却一片惨白,还有些失水的感觉。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如果不是真的累到极点,郑若杭是不可能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睡着的。
  陆非青看见他还蜷缩着的身体,避开了他打着针的手,把他往怀里按了按。
  心里的某一块似乎得到了填补。很安心。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溢胸腔。
  若杭哥……
  陆非青的一只手小心翼翼地轻轻握住他打着针的那只手,让他不至于太冷。
  有没有舒服一点?
  而郑若杭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过。
  “若杭哥……”陆非青低声喊着。
  那人却毫无生气地躺在他的怀里,没有回应。
  陆非青没有再说什么,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郑若杭轻轻靠在陆非青身上。
  这一幕无疑又落入了八卦的护士小姐的手机相册里。
  打完针了郑若杭都没有醒过来。就连拔了针折腾的那会儿郑若杭都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陆非青有些无措了。
  现在最要紧应该是把郑若杭送回家好好休息。
  已经是下午的时间了,那意味着他已经翘班了一个上午。
  反正他是ceo,倒是不用太在意这些事情。
  那么郑若杭该要怎么把他送回去?
  看来他一时半会儿也是不会醒了。陆非青决定冒险自己把他送回他家吧。
  他找过了,郑若杭身上有家门钥匙。
  就这样陆非青重新整理了一下两个人,把郑若杭按原路背回去。这里离家说不得太近,也说不上太远。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网配之你的温柔 by Auryfy (一) 下一篇:网配之你的温柔 by Auryfy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