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娱乐圈不真实杀白甜》 by 沈余奂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年下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娱乐圈

 第1章 缺席典礼

  十二月,宁慈市国际剧院,华表奖颁奖典礼现场。
  出席的明星个个身着单薄,在华北仲冬的冷瑟天里笑意盈盈,一眼看去竟觉得赏心悦目。
  华表奖,中国电影行业三大奖之一,不知道是多少演员导演编剧挤破头皮都想得到的殊荣。
  媒体把会场围得水泄不通,争相采访本届提名的影帝影后。不过这一届,在媒体关注名单上的,还有一个刚崭露头角的小导演。
  许棠,年仅28岁,凭借自己编剧导演的动画作品《风铃草》斩获6亿票房,提名优秀故事片奖。热度一直居高不下,据说他还有望冲击明年的百花奖。
  导演生涯的大满贯,他的一部动画似乎就能在而立之年前实现。
  最佳男演员、女演员,导演……荣誉一项项被颁布。
  “悠悠千年文明,凝聚风华史诗。《风铃草》,画面瑰丽,制作精良,不仅展现了浓郁的中国风和人文情怀,在二位动画制作上也有了质的飞跃……风格奇幻大气,细节精致细腻。特授予华表奖优秀故事片奖。”
  十部影片的颁奖词念完,台上已经站好九人正待领奖。
  没错,九位看起来已经上了年纪的导演,甚至有很多大众熟悉的面孔。
  许棠他缺席了如此盛大的颁奖典礼。
  在城市的另一边,绚烂的霓光投向水面,冷色的路灯在车辆飞驰间倒退成线。
  各色跑车,引擎轰鸣,那是宁慈市最大的酒吧群。
  许棠开着他银色的小轿车在街上龟速挪动,和周围喧哗浮躁格格不入。
  他缺席自己的颁奖典礼,只是因为金主爸爸的一句话。
  他被约在Beating,B区最大的同志酒吧,谈一份他根本不想接的合同。
  停好车后许棠靠在车上,带上墨镜,整理好衣领和袖口。
  望着周围纸醉金迷的景色,他在嘴里叼了根烟。拇指摩擦着火机的滚轮,烟头点红,烟草味在他鼻尖散开。
  轻吸了口,烟夹在修长的指间,他熟练地弹掉烟灰,悠悠吐出一串烟圈。
  走进酒吧,被热烈的音乐包裹,突然的响声还让他有些不适应。绚丽的灯光在眼前交错,酒气扑鼻。许棠挑了挑眉,望着舞池里热舞的人。
  “先生?”服务生见他立在门前,小心试探了一句。
  他从头到脚一身黑西装,实在难容进酒吧疯狂的氛围。烟雾缭绕间,手腕上的黑色纹身露出半截,像是朵玫瑰花。
  “约了人。”他勾了下镜架,俯身看了眼服务生,低沉着嗓音。
  不等他反应,许棠径直走向转角,左拐,走到底。
  门虚掩着,他抬手,迟疑几秒,还是直接推开了。
  坐在里面的男人见他带着一身烟味,挑眉道:“少抽点,别死了。”
  “这就死了,也太容易。”许棠没有留恋尼古丁的香气,在烟灰缸里捻灭烟头。
  见他如此听话,他不由得冷笑了声。
  许棠摘下墨镜,看到自己桌前那杯琥珀色的朗姆,冷冷勾了下嘴角:“承蒙顾导厚爱。”
  他把“厚爱”一词说得咬牙切齿。
  顾翊昀没有回应,许棠修长的五指擒着酒杯,蜜色的甘蔗酒在他鼻尖散发着微醺的气息。
  “怎么,不敢喝?”
  许棠摇头,戏谑道:“导演睡导演,您又想创造一段业界奇闻?”
  虽然嘴上这么说,许棠还是端着杯子,用余光打量着房间。
  “马上就不是了。”顾翊昀从身后抽出一份文件,“缺席自己颁奖典礼的感觉好吗?”
  许棠知道这次搅局是焰华背后的金主,顾翊昀不过是传话的。但听到他阴阳怪气的语调,暗暗挑眉:“什么意思?”
  “崭新的舞台,焰华最近准备做的综艺,我是出品人兼总导演。”
  “关我什么事?”
  “带班,做班主任,兼主持人。”
  许棠不知是该生气还是笑,嗤笑:“焰华是穷到要倒闭了吗?”
  顾翊昀收起了玩笑的意味,往后靠了靠:“许棠,你别忘了你能有今天的荣誉都是谁给你的。”
  算是威胁?许棠在心底冷笑,不为所动,只是敛起眸子,端起酒杯,薄唇轻覆在冰球上。
  他狭长的桃花眼微垂,纤细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碎影,看不出喜怒亦捉摸不透。
  鼻梁高挺而细窄,显得瞳距有些宽,薄唇泛着天然的红润,白净的脸上有着天生疏离又鲜明浓烈的矛盾感。
  “这是你的想法?”
  “你只管签字。”
  许棠没接话,伸手拿合同,袖子往上滑了一截,那枚纹身全部露出来。黑色的玫瑰花瓣包裹着他手腕的弧度,尽显骨感。
  然而花的枝干却被触目惊心的伤疤取代。七八厘米长,缝合的针脚清晰可见,天然就是株带刺的玫瑰。旁边还纹了串花体洋文。
  顾翊昀啧了声:“纹身洗了,上节目,影响不好。”
  “谁告诉你我要签这份合同?”许棠懒懒接话。
  崭新的舞台,新人演员选秀品训综艺,由全国百余家经纪公司推荐新人参与培训。老艺术家亲临指导,专业训练团队助阵,青年艺人带班,同吃同住,共同进步。旨在体现青年活力,弘扬演员品格,以及所谓的传承。
  “这是谁的意思?我是动画导演,去什么演员选秀综艺?”
  “捧红你啊,许棠,作为年度新晋导演,你一定会成为节目的焦点的。”
  然而他目光的晃动还是逃不过许棠的眼睛。
  他试探道:“该不会是骆平的意思?”
  骆平,骆阳影视集团的老总,焰华最大的投资方。
  顾翊昀被他反问,突然脸色一沉。
  许棠隐隐觉得气氛不对。
  “不是……”他顿了顿,起身从酒柜里拿出另一个酒杯,打开红酒,倒满,转身搁在桌上,“严喻哲,你们应该很熟吧?”
  “什么?!”听到那个人的名字,许棠怔在原地。
  严喻哲,他大学四年的同窗好友。
  以及,他的前男友。
  “许棠哥……”
  隔间的门突然被推开,许棠听到他的声音,抬头对上他早已褪去当年青稚的脸,眉宇间成熟的气息让他觉得陌生。
  他起身,眼神直勾勾盯着他俩。
  看着顾翊昀自然地环着严喻哲的腰,昔日种种清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像是朗姆酒甜腻的气息,抓心挠肝的爱恨在他心里交织。
  他已经泛红的眼睛看向顾翊昀:“你们怎么搞上了?!”
  严喻哲眼神灰扑扑的,和他对视了一眼,落荒而逃般低头,一声不吭。
  顾翊昀揉了揉他的头才接话:“当年你受伤后严喻哲代替你去了央视,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觉得是他害了你,他的处境你能理解吧。”
  旧事重提,许棠沉默。
  他们那届,全校所有艺术生里保送央视的名额有四个,许棠专业第一,严喻哲第二。大三暑假他们一起去片场实习,他受重伤差点成残废,名额自然落到严喻哲身上。
  半晌,他才缓过神,冷冷道:“当年那个片场拍的不就是你们焰华的戏?你们为了少赔钱查得模棱两可,现在知道做好人了?”
  “许棠!”
  “没必要再说了。”许棠咬着后槽牙,看着合同上的空白的乙方,解开西服扣子,从内侧口袋里取出钢笔,推着吸墨器的活塞,一点一点,在纸上溅出乌黑的墨花。
  “这件事我拒绝在任何人前提起。”
  墨水很快渗透了几页厚的合同。
  许棠敛起眸子,拧好笔套,淡淡道:“不好意思,笔漏墨了。”
  言罢,他收好钢笔,抚平了西服的褶皱,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严喻哲支支吾吾道:“顾导,对不起我……”
  “对不起什么?”顾翊昀打断了他的话,看着桌上乌漆墨黑的合同,把他的脑袋揽在肩头,“放心,我有办法让他签。”
  包厢外,刺耳的乐声和彩色灯光浮动,男人的腹肌,女人的大腿,一层薄薄的彩虹旗根本遮不住,整个酒吧充斥着热烈与放纵。
  他这才想起,今天好像是Beating每季度的LGBT之夜。
  人潮汹涌,许棠目眩,隐隐有些心慌。又想起严喻哲方才那脆弱躲闪的眼神,他心里更加难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娱乐圈之非他不可》 by 掉了个坑 (三) 下一篇:《娱乐圈不真实杀白甜》 by 沈余奂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