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我们已经分手了》 by 御小凡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破镜重圆 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慢慢来

  虽然是在外面,但小区内的花园小径上没有什么人,寂静无声,是个打电话的不错选择。刘帆拉着陈谦到一个长石凳上做好,看着陈谦翻出通讯录。
  做了几秒钟心理建设,陈谦正要点下去,刘帆突然道:“等等!”
  陈谦本来全神贯注,被他这么吼一嗓子,手机都差点掉下去,“干嘛!?”
  “不是。”刘帆惊恐地看着他,“我紧张。”
  陈谦一脸见了鬼,“你紧张个球!是我打电话啊!走远点!你在这里影响我打电话!”
  “但……”刘帆对他的口是心非早就习以为常,视线余光瞄到亮着的手机屏幕,“哎?通了!”
  这回换陈谦紧张了,一张受惊的哈士奇脸盯着开始计时的通话显示,明显他刚才不小心碰到了拨号键,一下拨了出去。
  既然已经接通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陈谦肃着一张脸,把听筒按在耳边,“喂?”
  刘帆扒着他肩膀,耳朵凑上去听。
  那边安静了片刻才有个温柔的女声慢慢地道:“陈谦,你现在还好吗?”
  陈谦低低地嗯了一声,“妈,我对不起你。”
  听到他的声音有些不对,刘帆安静地抱住了他。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别说那些。”赵柔柔声道:“既然打电话过来,这一页咱们家就翻过去了,好吗?”
  陈谦深吸口气,稳住声音,“这么多年没有联系你,是儿子不孝。你和爸身体还好吗?”
  赵柔道,“还可以,你爸的身体一直很硬朗,现在早上每天都去晨练。我也还好,不说我们了,你呢?”
  在和陈谦的聊天中,赵柔一直很平静,就好像她的儿子只是出了趟差,并没有和她用那样激烈的方式分别整整七年。
  最后,赵柔才商商量量地道,“你爸的脾气这几年也缓和点了,什么时候合适,也回来一趟吧。”
  “我也是这么打算的。”陈谦看了一眼刘帆,“妈,有件事要告诉你。我这回回家,想把爱人介绍给你。”
  那头好一会儿都没说话。
  然后赵柔开口问:“你还是坚持吗?”
  她话不挑明,但意思三个人都懂。
  陈谦道,“是的。”
  “你爸那边估计还是很难接受。我觉得一切慢慢来比较好,陈谦,先别带那位先生回来吧,免得对别人太失礼。”赵柔道,“其实当时我也只是震惊,说实话,要接受,是真的很难。你爸又那么传统……但你是知道的,你和你爸的决定,我一向都是支持的。虽然你还年轻,可你和你爸很像。你们都是有主见的人,这种大事不会随便说说图个好玩。”
  陈谦闭上眼,“谢谢你,妈。”
  “这些年,我也查了不少关于这个人群的事,我觉得与其去改变一件不能改变的事实,不如另外想办法了解它,就更能接受了。”赵柔叹了口气,“陈谦,妈妈现在也还是希望你能娶妻生子。”
  陈谦没有吭声。
  赵柔用轻而软的语气劝道,“我和你讲道理,希望你也和我讲道理,这回回来,不要和你爸对着干,说话软和点。”
  “好。”陈谦道,“我听你的。”
  趁热打铁,和赵柔约好这周末就回家,陈谦挂了电话。刘帆看着他紧绷的侧面,率先笑道,“我还是陪你过去吧,在车里等你。”
  陈谦沉声道,“我不知道要待多久,你过去干嘛。”
  刘帆不以为意地道,“哦,反正我知道地址,自己打个的去咯。”
  拿他总没办法,陈谦摸摸他的头 ,算是默认。
  *
  周六一大早,刘帆一反常态地早早起床,替陈谦选好衣服。陈谦生物钟准时,也和他一起醒了。
  两人互相也没怎么说话,吃过早餐静静地待了会儿,10点的时候出门。这里是老小区,里面没有什么停车位,陈谦把车停到最近的停车场,把车钥匙刘帆,“自个儿先去吃饭,想逛就去逛一逛,想回车里待着就回车里,要不找个地方坐坐。”
  他这么叮嘱直是把刘帆真的当个小孩。刘帆收了钥匙,也是习惯他这种风格了,“嗯,你要过来电话联系。我先陪你过去吧。”
  徒步走到小区门口,陈谦脸色微变,显是有点近乡情怯的味道,却还是强装着淡然对刘帆道,“我待不了多久,吃了午饭就下来。”
  “你不要挂着我,我看看附近哪里有网吧。”刘帆倒是希望他能待久点,这证明他和家人相处得融洽,“我等你就是啦。”
  他是有些担心陈谦上去说上两句脾气又犯倔了,但这时候说些劝慰的话跟屁话似的,该知道的陈谦自然都是知道。只能希望一会儿一切顺利了。
  刘帆目送陈谦上楼去,还站在楼下等,生怕不到十分钟就听到陈谦愤怒的脚步声。还好他只是杞人忧天,二十分钟过去,风平浪静,多半是没事了。
  晃晃悠悠地找了地方吃饭,刘帆又跑去网吧上网追新番,轮着看了一个遍,陈谦还没发消息,看来效果喜人。
  不过转念一想,别是被打死在家里了吧……
  脑补了一场家庭暴力,刘帆停住脑洞,这会儿又快到了吃饭的点了。陈谦发了短信过来,让他自己解决,吃完先回家。
  看样子是要久待了。
  刘帆很满意这样的结果,他直接在网吧叫了简餐,吃完也没心思上网了,转回停车场,开了车门坐了进去玩手机。
  天色擦黑,刘帆被车窗上的敲击声吵醒,他迷迷糊糊的打了个哈欠,把车锁打开,“晚上吃的什么?”
  “一大桌。”陈谦坐回驾驶位,责怪道,“不是先让你回去了吗?在车里睡了一下午?”
  “玩了会儿手机。”刘帆用手背擦了擦眼睛,比了个来抱的动作,“我回去也没事儿做啊,怎么样?你和你爸怎么说的?”
  陈谦本来没有多高兴的样子,抱了他一下,浑身上下隐隐炸起的毛就顺了不少,“没说什么。就聊了一下近况。”
  那就是没有聊到核心的问题,但陈冲没有一开头就劈头盖脸训问,也确实从侧面证明赵柔的话,他脾气比之以前有所收敛了。
  而陈谦何尝不是,没有再在父子对话里句句带刺,给双方一个可以各自退让的理由。
  刘帆拍拍他的后背,放开道,“万事开头难,一步一步来嘛。我们的事不着急。”
  左右拖了那么多年了,现在总不会比以前糟。
  陈谦许久后才无奈地点点头。
  *
  陈家父子之间的关系也算是自此破了冰,陈谦一个月里总要回去两三次。转眼夏天都是末尾了,最重要的话题还是没有说出来。有些时候陈谦觉得不如就这么说了算了,大不了再打一次,但赵柔明显不想让重新和好的家庭再出波澜,总是柔声柔气地说好话,劝陈谦再拖拖。
  刘帆没觉着有什么大不了的,然而陈谦却会为此焦虑。
  “有什么啊,我觉得你妈说得对,等你父子关系再融洽点了,再说出来比较好商量嘛。”
  这种说法陈谦并没有那么赞同,“不能接受的事如果不提前说清楚的话,什么时候说都是一样的。”
  刘帆多少还是同意的他的话,但也想不出什么更缓和的方法。听陈谦的意思,陈冲是那种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人,就算在自个儿身上用苦肉计,估计也没什么效果,搞不好他还能上来补刀。
  “唉……”刘帆揉了揉陈谦眉头之间的皱褶,“你放宽点心吧,你看你最近这焦虑得哦。”
  之前没在意,现在这么一提,他是觉得陈谦有些操心过头,最近这家伙常常若有所思的模样,也不知是在想什么。                        
 
 
  ☆、醉酒
 
  立秋过后,到了三伏。
  每次在外面走一趟都会觉得自己热成一条死狗,刘帆只想走哪里都抱着空调不放,“今晚一起去吃饭啵?”
  “我不想再去当你和你们家陈总的电灯泡了。”刘梦娇刷着睫毛膏,“再说我晚上也有约。”
  刘帆呜呜呜地假哭两声,“好吧,我被抛弃了,晚上只有吃碗牛肉面了。”
  “哎?”刘梦娇放了睫毛膏,转头看他,“你晚上又一个人?你们陈总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我们已经分手了》 by 御小凡 (二) 下一篇:《娱乐圈之非他不可》 by 掉了个坑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