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我们已经分手了》 by 御小凡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破镜重圆 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第21章

  陈谦穿着刘帆的内裤出来,表情有些怪,两人size不同,刘帆的穿他身上明显是有些紧了。刘帆道了一声“卧室空调开了啊”就旋风一样地冲进浴室,这大夏天的浑身酒味汗味烧烤味也是够受的了。    
  这房子就一套二,一间卧室一间书房,刘帆洗了澡出来,湿漉漉地回房,房间里灯光昏暗,只在床头柜旁边有一盏地灯。陈谦躺在他床上看手机,空调毯搭在大腿上。
    刘帆这会儿早就把李瑜的电话抛在脑后了,擦干头发往床上一躺,把陈谦身上的空调毯往自个儿身上扯,“今天够折腾的。”
    陈谦动动眉毛,不置可否。
    刘凡知道这对自己来说是折腾,对陈谦来说是常态。他翻回身,陈谦的身躯灼热。大夏天里抱着绝对不算舒服,却可靠安心。陈谦放了手机,一撸他的头发,“睡了。”
    看着刘帆抬着眼看自己,陈谦亲了下去,干净的肌肤挨在一起,有种很舒适的感觉。刘帆感觉到陈谦身体变得更热了。那种被体温蒸腾出来的雄性味道,让他忍不住伸手去摸。结实的肌肉均匀的附在陈谦身上,充满了男性的美感。刘帆心中很动情,手朝下摸到陈谦下身,隔着内裤的性器有了勃起的迹象,沉甸甸的一大块。陈谦似是不自在地退开了点。刘帆笑问,“怎么了?”
    陈谦那脸色像是不知道怎么说。刘帆把他推后了点,然后起身往下挪了点。
    陈谦压住他的肩膀,皱眉问,“你要干嘛?”
    “下午不是说了嘛,”刘帆坦然地道,“吃你下面啊。”
    陈谦:“……”
    空调毯落在一边,两人的身体都露了出来,刘帆还套了件旧棉T,陈谦就只穿了条内裤。刘帆看着已有点打湿的白色内裤,俯下身去,鼻尖几乎要碰到鼓起的那一包,笑着道,“内裤小了。”
    陈谦干脆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上岔开腿,抬起一边眉毛挑衅似地道,“那是你的。”
    刘帆随着他的位置移了移,也不觉得丢脸,陈谦那话儿以前看过就不小,现在看这样子还不知道有多大。自个儿那是标配,这家伙是高配。
    他隔着布料舔了一下,看着那处颜色变得更深了,便把内裤退了下来。陈谦的性器跳了出来,已经接近全硬了,笔挺粗长,沾满前列腺液,凶神恶煞的气势和它主人很像。刘帆目测,暗暗咂舌,这东西没个18也得有17吧。妈的,这吃什么长的!
    陈谦支起的大腿摇了摇,好似还有点放不开,但刘帆感觉没什么,他自己是个纯gay,性幻想的都是这种,而且和陈谦老夫老夫的该做的早就做过了,虽然时隔许久,技术生疏,但至少心态上是完全没障碍的。
    他握住根部,舌头沿着前面的冠状沟舔了一圈,然后将手轻轻往下撸动,推开包皮让饱满的龟头全露了出来。刘帆低头将整个头部吃了进去,舌头抵着阳筋慢慢滑动,那里是神经最密集的地方,被这么刺激,陈谦大腿上的肌肉都绷紧了。而刘帆还在越吞越深,直把嘴里塞满,抵到喉咙。
    陈谦的喘息渐渐加重,把手按在刘帆头上,但并没有把他往自己身下推,只是揉着他的发根,又去摸他的耳垂,宠爱地一遍一遍捋着他的头发。
    刘帆停了一下,等稍稍适应了那种干呕感时便开始替陈谦深喉,他眼角挤出生理性的泪水,类似窒息的紧张感让他大脑缺氧,头晕目眩,光是帮陈谦口交自己的性器都硬了,等陈谦射到嘴里时,他下意识地把精液吞了下去。
    刘帆呛咳了几声,被陈谦拉了上去。陈谦用拇指滑过他有些发红的嘴唇,旁边还沾了些许白液,便用手指擦过,伸进刘帆微微张开的嘴里。刘帆睨了他一眼,温顺地舔干净了。
    陈谦突然激动起来,不由分说地吻了上来,把刘帆压在身下,他手朝下,用力地扯开刘帆的内裤,握住刘帆的肉根粗鲁地滑动几下,之后就偏偏不碰最敏感的上端,只在稍微迟钝的根部打转,时不时揉着下面的阴囊和会阴,指头在刘帆后庭外来回揉按。这样不完整的刺激让刘帆硬的流水,却又总得不到个痛快,十分难受,他咬了一下陈谦,恨恨地道,“你玩我啊!”
    陈谦舔舔被咬的地方,邪邪一笑,“为了你好,射了被插不舒服。”
    为了我好个屁!刘帆抬脚想踹他,却被陈谦手腕卡住膝窝,往上一抬,放到他的腰上。这个体味让陈谦的性器轻易顶在刘帆的后穴上,他仿若示威地动着腰,让龟头在刘帆臀缝里滑来滑去,“我硬了,嗯?就这么进去?”
    “你他妈想杀人啊……”刘帆咽了口唾沫,怕的缩了缩,想到刚刚才吃过的巨大肉棒如果就这么不管不顾地捅进去,不知怎么地又有点期待。陈谦看到他那一瞬间的失神,抱着他的肩膀沉声道,“你怎么那么浪呢?”
    刘帆屏住呼吸,性器硬的发痛,察觉到那根东西的头部已经在往里挤了,本能地紧紧抱住陈谦。
    但是陈谦并不是真的舍得把他弄伤,意思意思就停了下来,“你这里有什么润滑的吗?”
    “床头柜……”刘帆喘着气道,“第一层抽屉里,有……”
    陈谦松开他,反过手去开抽屉,杂乱的摆了不少小玩意儿和家常用药。他暴躁地随手乱翻,翻出一管护手霜。
    把护手霜全抹在性器上,陈谦重新抱住刘帆,让他整个人都靠在自己怀里,下面缓缓捅了进去。这种润滑也很有限,性具在甬道里摩擦时的生涩带着扩张的痛感,可又不仅仅是痛,等陈谦全部进去,两人都浑身冒汗。
    刘帆瞳孔微扩,张嘴想要大口呼吸,又被陈谦吻住。陈谦压在他身上,蛮不讲理地开始抽插,插得刘帆呜呜闷叫。刘凡只觉那根东西又粗又长,每次都把直肠顶的满,就算直插直出也总能撞到敏感点,在粘膜上拖拽时的刺激像要起火。
    “我……”刘帆失声**了出来,侧趴在床上,一只腿弯曲,被陈谦抬着,后门因为这个姿势而大开,毫无防备地被啪啪啪地进出着。陈谦腰力绝佳,从侧后撞得刘帆不停往前耸。他抓紧床单呜咽,被陈谦翻过来继续操干,快感一浪高过一浪。爽的他几乎要痉挛,含着陈谦的部位不受控制,一阵又一阵的收缩。
    陈谦肉棒一涨,几次深顶后停了下来,射了出来,在他耳边问:“夹这么紧做什么。”
    刘帆还没射,憋得想骂人,幸好陈谦及时上了手活,这回没为难他,把他伺候得射了出来。
    本来就累,体力又跟不上,干完一轮,刘帆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了,挺在床上直喘气。陈谦拍拍他,“去冲个澡,床单在哪儿?”
    刘帆眼睛都没睁,马上就要睡过去了。
    陈谦捏捏他的脸,看刘帆毫无反应,只得裸着身下床去,先打水拿毛巾帮刘帆整理了,自个儿去冲了个战斗澡,在卧室翻箱倒柜找了个新床单,偏偏刘帆死都不肯再挪一挪。
    陈谦也不想再闹他了,直把床单折了垫在弄湿的地方,“喝点水不?”
    因为他的各种动作刘帆无法睡沉,已是快炸毛,侧身拿背对着他,含含糊糊地道,“滚。”
    陈谦躺上去,把他扒拉到身边,把人看了又看,一时睡不着,就抱着刘帆又揉又亲。像是喜欢得不知怎么才好。
    刘帆心道,妈了个鸡,老子要揍人了啊。
    却没精力说出口。
    陈谦终于消停了,从后面抱着刘帆,两人心跳贴在一块,卧室里安静了下来,心里都流淌着暖意。
    他们从没有问过对方再分开的时候有没有过别人,却从刚才的性事里确定了,每一丝每一毫的反应都是互相熟知的,没有别人的痕迹。仿若他们其实从没有分手过,只是漫长的暂别。
    在重逢前,一直孤独地思念对方。
 
  ☆、事后
 
  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刘帆第二天早上十分自然地赖床了。乱七八糟地被陈谦扯出被窝时他眼前都是花的。
  陈谦把他拖到浴室,把挤好了牙膏的牙刷塞到他手上,就拿起剃须刀对着镜子准备修面,“赶紧,出去吃现成的,送你去公司。”
  刘帆慢慢低头刷牙,刷着刷着眼看着整个头都要按进洗脸水槽里了。时不时瞄他一眼的陈谦赶紧把他拉起来,看着这家伙跟冬眠的仓鼠一样抱着牙刷好像就能这么睡过去,简直是忍无可忍,倒了杯水给他,“漱口漱口。”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我们已经分手了》 by 御小凡 (一) 下一篇:《我们已经分手了》 by 御小凡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