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我们已经分手了》 by 御小凡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破镜重圆 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同学会

  ——你打开的不是一封邮件,而是一段美好时光
  刘帆看到这封电邮的时候以为这又是哪里来的广告,卖海苔的吗?居然成功地避过了垃圾邮件的过滤系统。
  然而他的工作让他不会排斥广告,于是本着观摩一下的心态戳开了邮件,内容居然还不少,抒情部分占了80%,在刘帆觉着软广要转硬广开始推荐什么产品时赫然看到余下的20%包含了这封邮件的主旨和各种详细地址及联系人电话等等干货。
  这是一封同学会的通知书。
  刘帆蛮是讶异,他和高中同学的关系都还挺好的,不过大学是在外地读的书,赌气一样地一连三年都没有回过家乡,同学之间的联系自然就断了,一连好几次同学会他都没有去。
  唔、这就又要开同学会了吗?
  他倒是有些想看看原来的同班同学们,但是既然是同学会,那家伙也会去吗?可是好像仔细想想,总觉得以那人的性格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才是。
  “有新电影上映了。”坐在刘帆旁边的刘梦娇翻着团购网页,早上这个点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叹着气定了电影票,“唉,又要去占个单座了。”
  “啊?”刘帆就此回过神来,“你男朋友呢?”
  “分手了啊。”刘梦娇托着腮,听到手机叮当一响,懒懒地拿起来看了一眼。
  “不上星期才认识的吗?”刘帆顺手关上邮件,“为什么分手了?”
  刘梦娇眉头一皱,转头看他,“上周他陪我去书店买点设计书,等结账的时候你造他买了什么吗?”
  没等刘帆回答,刘梦娇就翻了个白眼,不过美人就是美人,翻白眼也是很好看的,“书店有卖那种东西的么?他买了五本心灵鸡汤啊卧槽,一口气看五本齁不死他啊。”
  刘帆:“……姐,你这理由也太……”
  “反正我不能接受看心灵鸡汤的男人 。”刘梦娇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难过的样子我见犹怜, “为什么就是找不到一个靠谱的?”
  刘梦娇其人,长得称得上一句国色天香,大杏眼瓜子脸,一头大波卷衬出了十万分的女人味,又爱又会打扮自己,时时都是一副明星范儿。而刘帆有着一张作为男人而言过于艳丽了些的脸,长相和这位大美女不相上下,站在旁边一点不逊色于她。两人在工作上一个是文案一个是设计,性格合拍,沟通无碍,常常出双入对厮混一起,在不知情的人眼里直接就是金童玉女,虐狗传奇。
  然而那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刘帆是个gay。
  性向不同怎么能谈恋爱,刘梦娇看着刘帆,“难道好男人都去当gay了吗?”
  刘帆无言以对,只能当一只安静的基。
  可是刘梦娇既然说起兴趣了自然是不会放过他的,“其实也无所谓,拉你出去看电影也是很有面子的,能不能腾个日子出来给姐姐啊?哦,对,这个周末相亲么?”
  这话如利剑一样刺痛了刘帆的心,他脸色灰败地侧过脸去,整个人都无声黑白了。
  一切尽在呵呵中。
  对他的痛苦刘梦娇表示深切慰问,虽说到了这个岁数就要开始头疼这个问题,不过她是外地人,父母亲戚都不在身边,天高皇帝远,在个人问题上要自由得多,“阿姨也是蛮拼的。她到底哪里找的男人来和你相亲啊?”
  其他人还没来,所以她问得也没什么顾忌,只是显然她并不知晓卖保险的人可以拥有多广阔的人脉资源,“你就不能和阿姨好好讲讲吗?”
  “你不懂,我妈在说服人这件事上的魄力……”刘帆想到他妈慈祥地问他喜欢什么样的男孩纸,还细心地问他是0是1还是0.5。
  他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刘帆捂住额头,不知这次他妈又找了什么妖魔鬼怪来和他过招,猛然想起那封邮件,眼睛一亮,“不过这周末我可以去参加同学会!”
  听到他犹如找到救命稻草一般的开心声音,刘梦娇怜悯地塞给他一个牛轧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周不见下周见。你见或不见,相亲对象就在那里。”
  刘帆含着牛轧糖嘤了一声,倒在电脑前,这到底是个怎样残忍的世界,怎么都已经同性恋了还逃不过相亲的噩梦。
  不管了,能跑脱一天是一天。
  抱着这个目的回了邮件,刘帆记下来疑似曾经班长余晖林的电话。下班特意绕回父母家对自己的妈严肃地提出了这件事,重点在于他已经和他亲爱的高中同学们失联了多少年,这场同学会对他而言是多么的弥足珍贵。
  “可是都和对方约了……”孙依依为难地看着儿子期盼的双眼,只要是除了找对象这件事之外,她是很顺着儿子意思的,“好吧,我去问问人家可不可以换个时间,你说你这孩子……”
  刘帆很是无辜,“我也不知道会收到同学会的信啊,你看这是突发事件,你卖保险那么多年还不知道人生有很多意外吗?”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刘兴笑呵呵地插嘴,“就换个时间嘛,同学会肯定是要去的,一辈子可就这么一群高中同学。”
  孙依依本来也不是想反对,只是多叮嘱了几句刘帆要重视找对象这件事,就回头和人联系去了。
  刘帆这才松了劲儿,坐倒在沙发上叹个不停的气。
  “叹什么气呢,你说你也是。”刘兴了然地道,“都25岁了,还没个男朋友,你妈能不担心嘛?”
  刘帆每次都觉得这种对话略显奇葩,耐不住他家二老经常聊经常聊,把性取向硬是聊成了一件很正常的事,刘帆也只能随他们去了,“爸,这种事要讲个缘分吧?哪能像我妈这样乱来。”
  “你妈那叫乱来吗?还不都是担心你。”刘兴皱眉道,“你妈眼光还是不错的,挑到你面前来的你都考虑一下嘛。”
  “上一个和我炫耀他每天上班打个卡就能下班,还上一天休息一天,出门相亲连钱都不带。”刘帆面无表情地细数,“上上个来相亲还带着一本梦的解析,一来就和我聊了一下午佛洛依德,风格太高,我高攀不起。哦再上上上个,七月七号的时候给我发条短信祝我**节快乐。”
  刘兴也是个时尚的大叔,“那不是**节么?”
  “农历七月七号才是**节。”刘帆用漂亮的丹凤翻出个死鱼眼,“公历七月七号是七七事变的国耻日好么?呵呵。”
  还有一个当天晚上就要他去家里看月亮,说是在郊外空气好,月亮特别清楚。这一去当晚就甭回来了。
  还看月亮呢,是不是看着看着就要化身为狼了,这特么是相亲还是约炮啊,刘帆只能回咱们还是在各人家里看吧,祝大家天涯共此时。
  不能说,说多了都是泪。
  刘兴:“……咳咳。”
  “你们爷俩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呢?”孙依依打了电话回来,看到刘帆脸上那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又忍不住开始了,“每次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吧,你又不说,给你介绍吧,你又不喜欢。答应是答应得好好的,结果去了又给人家甩脸子。刘帆,你不找女的也就算了,我和你爸尊重你的选择,可你男的也不找,你什么意思!”
  刘帆快给他妈跪了,难道洁身自好也错了,“妈,不是我不找,但是也不能乱找啊!我要找肯定要找个过日子的,不是玩玩而已,当然要慢慢找。”
  孙依依柳眉一竖,“上次不给你介绍个能过日子的,你怎么对人家的!说,你是不是还把人家拉黑了!”
  麻麻你好高端,还知道拉黑哦!
  “你说哪个啊?!”刘帆有要抓狂的倾向,“是不是那个40岁离异小孩已经能打酱油的?”
  孙依依反驳,“40岁怎么了?年纪大会疼人,有了小孩不是正好,反正你们也生不出来。”
  刘帆脑子都木了,只觉得现在每次和他妈聊天都让他身心俱创。他僵着脸道,“可是他还秃头。”
  “秃头怎么了,你难道还担心和他生孩子也秃头吗?你们俩要真能生孩子,秃头我也认了。”孙依依苦口婆心状,“帆帆啊,你还年轻根本不懂。两个男的在一起不容易,只要人踏实,外貌不重要,而且到了40岁谁都也好看不到哪去。”
  你就扯吧!
  明明活生生的证据就坐在他们旁边!刘兴年过五十,身材没走样,头顶也没秃,照样是一个美大叔!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黑色不知落寞 by 严岭先生 (三) 下一篇:《我们已经分手了》 by 御小凡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