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黑色不知落寞 by 严岭先生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边缘恋歌 青梅竹马 花季雨季 都市情缘

 ☆、超过我肩上的山

  记者会召开的顺利,在星云公关强力的运营下,舆论瞬的倒台,明明是小川的母亲,只能说有这么漂亮的妈才有这么帅的儿子,不负责任的媒体,还我们小川的清白。
  司嘉利拿着手中的报纸扔到桌上。今天是楚朗答应吃饭的日子,所谓的一家人坐在米其林餐厅的包间里,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我不想让你进娱乐圈的原因就是这个,没有半点隐私,还好这次有你董叔叔帮忙,否则会给你母亲造成多大的困扰。
  司百川撇了撇嘴。
  “像小朗这样多好。”梁秋含着笑意说了句。
  “妈,我哥是学霸,我是学渣怎么能比!”司百川跟梁秋撒起娇来。
  楚朗早已决定要面对家里的任何事,此刻坐在餐桌旁,听着一家的对话,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司嘉利一正色问道楚朗
  “楚朗,你觉得我多大了?”
  楚朗没想过会问这个问题。
  “您看着很年轻。”
  “不要说客套话,直接点。”司百川心里想老爸今天怎么了?问这个问题而且咄咄逼人。
  “46.”楚朗直视他的眼睛回答。
  倒是有一点凌人的傲气。
  “看着年轻吧?”梁秋一听司嘉利略带调侃的语气松了口气。“看着比我年轻。”
  “哪会,你连一点皱纹都没有。”
  “咳咳”司百川打断了老两口的打情骂俏。
  楚朗也终于明白司百川这点跟谁长了。
  “我看着年轻,但是这里老了。”司嘉利话锋一转。
  指着自己的心脏。
  “时跳时不跳,中文专业术语怎么形容。”
  “心脏骤停。”司百川接了句。
  梁秋一个眼神埋怨司百川的直接。
  “所以,楚朗,来帮我干活吧!”
  “啪。”梁秋手中的叉子掉落在了盘子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来继承我,祖上的家业可不能断送在司百川着小子上。”
  梁秋的眼中闪过一丝紧张。
  司百川却是高兴了,自己终于自由了。
  可是楚朗心里却苦笑了起来。
  “我继承?”司叔叔这一点红酒就有点上头了么?楚朗把司叔叔三个字要的极重。
  “呵,梁秋,到现在还不和我说实话,不和楚朗说实话么?”
  梁秋眼神一黯。
  “楚朗,那天在律所你可是说了只要有血缘就会答应,说话可算话。”
  楚朗突然有些想逃避,他害怕,害怕听到司嘉利的言语。
  “我和你母亲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那时我作为留学生回到A大读书,你母亲和我谈了3年,因为家里的原因没能立刻结婚,我回到美国,也暂时和你母亲失去了联系。
  我费尽心思说服了家里的人,同意把你母亲接过来,但是才发现你母亲已经结婚了。
  但是,”
  梁秋的手隐隐的抖着。
  “梁秋我了解你你心里有我,不会那么快就会爱上别人,和别人结婚。”
  “原因是你那时候已经有了小朗,是,吧?
  “你因为想生下这个孩子,所以你嫁给了你的好朋友楚寒冰不是么?”
  瞬间,楚朗像被雷击中,麻痹掉了。
  “毕业那会,你忧心忡忡,给了我很多暗示,我年轻不懂,这会才知道,楚朗本来就是我的孩子。”
  “你应该相信我,我会来找你,虽然我不怪你嫁给了楚寒冰但是我们的孩子这二十多年你都没向我说过,如若不是无意间听到你和小川的谈话,我竟不知。你为什么要留小朗独自一人在中国,是怕我爸妈说你前夫的事么?还是你太狠心!梁秋!”
  “不是,不是这样!”
  “不是这样?”
  “楚朗不是你的孩子,我只是让司百川去找他哥,你理解错了。”
  “你在怕什么梁秋,楚朗一看就是我的孩子,长相,气质哪一点像楚寒冰!”
  “够了!司嘉利别这样逼我母亲,我是你儿子也好,不是也罢,你说的事情都不可能发生。”楚朗乱了,自己深信不疑的东西竟然一点一点在崩塌。
  “那你为什么仅二个月就嫁给楚寒冰?”
  “我!”
  “梁秋,别说你不知道,他不可能碰你的。”
  “你知道了?”
  “我不想伤害你,只是小朗我不能放弃,我也是个父亲。”
  梁秋的眼泪在打转。
  “为什么这么执着,不说真话。”
  “因为楚朗的奶奶让我妈发誓永不说出这个真相,给他楚家留个后。”
  梁秋眼睛一睁,看着淡淡说出口的司百川。
  “妈,那会你带我回国,虽然我小,你觉得我不记事,虽然你从没告诉过我这些,但是这件事我记得,她不让你见楚朗,你还是忍不住在初中的时候又回去了一趟,结果楚家直接搬了家,换了号码,再无联系,不是么哥?”
  楚朗一怔,初中的时候,母亲回来过,但是奶奶说她不要我,嫁给别人去了,狠心的母亲,楚朗怨恨了她多年,没想到竟是这样。”
  “妈,是吧?我都记得,你经常哭思念我哥难道真的狠心抛弃?明明就是楚家不让你见他!”
  “你发誓不能说,但是我没有,这样不公平,而且哥现在一个人,不知有多难,妈,别再信守那些没用的东西了,给哥一点真实,给哥你的爱吧!”
  梁秋哭成了泪人。
  “楚寒冰是我的好朋友,他是一个同志,当时你走的时候,我已经怀孕2个月,在那个年代我饱受压力,正好寒冰的父母催促寒冰找对象结婚,多以我们就假结婚在了一起。”
  “他不小心染了病,还没等楚朗出生,他就去了。”
  “楚朗的爷爷奶奶来看我,发现我没事也没有传染病。因为寒冰根本没碰过我,我自然不会得病。”
  “楚朗的爷爷奶奶才知道他儿子在外面的事。但是这个孩子他们是要定了。所以楚朗,对不起,我一直信守着诺言,苦了你。”
  “对不起嘉利,没告诉你,我们还有一个孩子。”
  “我现在算是解脱了,那些诅咒就忘我身上来吧,我真的轻松了,楚朗,对不起!”
  话落的瞬间,梁秋的眼泪飞出呼的晕倒在了地上,凳子翻倒,咖啡杯由于推力清脆作响碎了一地。
  “梁秋!”
  “妈!”
  “妈!”楚朗叫出妈的瞬间饱含了种种的不相信,但是那声原始的冲动让楚朗不能多思考,他究竟要的是什么!只是揪心的痛,关切的痛,害怕的痛,焦虑的痛!
  “爸,你今天飞要把妈逼死是吧,她本来身体就不好!她一点准备都没有,你就这样直轰她最软弱的地方!”
  司嘉利眼神一灰,他知道他错了,只想着考验楚朗,却是伤害了他最爱的人,但是沉着冷静的他知道现在该做什么。
  “先别说这些。”司嘉利连忙上去准备抱住梁秋。
  却发现楚朗早他两秒的反应晕倒的瞬间便扶住了梁秋,正在探查她的呼吸,脉搏。
  “你,妈怎么样?”司嘉利看向冷静的楚朗,心里的情绪翻腾着。
  “暂时没事,但是司百川还不快点打电话!”
  “噢,好,哥!”
  司嘉利松了口气,从另一侧扶住了梁秋,父子俩离的很近,模样闪进了对方的眼里,交汇的瞬间又分散开来。
  “你懂医?”
  “懂一点。”
  “现在怎么办?“
  “呼吸微弱但是渐渐平稳,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可能是情绪激动引起亦或是长期的压力,而且本身身体状况也不太好。”
  
 
☆、破晓黎明
 
  楚朗走在破晓黎明的街道上,清晨的凉风萧瑟而宁静,经历了最漫长的夜晚,母亲情况的好转,所谓父亲的眼神,自己的心明朗中带着迷茫,深呼吸一口,冰凉的感觉使自己清醒很多。
  内心的激浪把自己屡屡拍到礁堡,一层一层弥漫。
  苏禾,想见你,只要一个肩膀,我想我便会平静坦然。
  苏禾的家,周末两人会去住,不论是赖床也好,加班也好,苏禾会安静等待,等待着我,回家看到的饭菜,有了家的感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黑色不知落寞 by 严岭先生 (二) 下一篇:《我们已经分手了》 by 御小凡 (一)